五大行TLAC工具发行提速 资产荒下配置需求如何?
2024年02月08日 00:09
来源: 第一财经
东方财富APP

方便,快捷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专业,丰富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提示: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您的

朋友圈

  最新版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SIBs)公布两个月左右,国内中行、农行、工行三家大行陆续披露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非资本债券发行计划,总规模合计不超过2600亿元。

  这将为满足G-SIBs要求提供更充足空间。对于国内四大行(交行2023年入选后为五大行)入选G-SIBs后一直未发行TLAC工具,此前有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或与存保基金计入标准有关。目前进入实际推进阶段,不少机构人士预测存款保险基金按照实际缴存金额/上限2.5%计入TLAC的可能性较高。

  但前述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这一计入比例可能更低,如能达到上限并计入,当前大行尤其工行发行TLAC工具的必要性较低。

  虽然2025年达标压力不大,但业内普遍预计,入选的五大行中至少工行、农行、中行、建行料都将在年内发行TLAC工具。从落地时间来看,招商证券银行分析师廖志明认为,国内首单TLAC债预计在二季度落地。

  各大行TLAC工具发行在即

  1月26日以来,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先后披露董事会决议公告,宣布将发行TLAC非资本债券,合计金额不超过2600亿元。

  2月1日,工商银行公告称,为满足TLAC达标要求,该行董事会决定提请股东大会批准,自股东大会批准之日起至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批准后24个月为止,在境内市场发行不超过600亿元人民币的TLAC债。

  此前1月31日,农行宣布拟分批次发行TLAC债,发行总额不超过500亿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募集资金用于充实该行总损失吸收能力,期限不少于1年期。

  更早前的26日,中国银行作为国内首家公布TLAC债发行计划的系统重要性银行,公告称董事会同意TLAC债发行计划,分批次发行规模不超过1500亿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

  根据去年11月金融稳定委员会(FSB)发布的2023版的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国内入选银行由4家国有大行增加至5家,其中交通银行系首次上榜并被列第一档,农业银行建设银行则从第一档升至第二档,中国银行工商银行继续保持在第二档。

  彼时就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作为国际上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实现总损失吸收能力达标的重要工具,国内TLAC非资本债券发行预计将加速推进,当前主要障碍在于存保基金计入标准问题。

  据FSB及2021年4月人民银行会同原银保监会、财政部联合发布的《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总损失吸收能力管理办法》相关规定,2022年以前被认定的中国G-SIBs(工农中建四大行),需分别在2025年及2028年初分阶段满足外部总损失吸收能力风险加权比率(TLAC/RWA)不低于16%及18%的要求,TLAC杠杆比率应于2025年初、2028年初分别达到6%、6.75%。2022年1月1日之后被认定的银行(交通银行),应当自被认定之日起三年内满足规定的外部总损失吸收能力要求。

  2022年4月,人民银行、原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发行总损失吸收能力非资本债券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通知》),明确了TLAC非资本债券的核心要素和发行管理规定,为发行工作提供了重要依据。

  但国内四大行入选G-SIBs后一直未发行TLAC工具,有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或与存保基金计入标准有关。招商证券银行业分析师廖志明分析,参考日本经验,国内存款保险基金按照实缴金额/上限2.5%计入TLAC的可能性较高。

  不过前述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部分大行缺口低于上限2.5%,若按照上限计入则发债必要性大大降低,具体落地细节还要观察。从发行落地时间来看,上述三大行TLAC债发行计划尚需要股东大会通过以及监管部门批准,落地时间还存在不确定性。

  廖志明认为,国内首单TLAC债预计将于2024年第二季度落地,四大行年内可能都将适量发行TLAC债,后续交行预计也将发行TLAC债。

  穆迪也预测,除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外,建设银行交通银行预计也将在今年一季度披露TLAC发行计划。此前2月3日,建设银行董事会会议决议通过了关于集团金融债券年度发行计划的议案,但未披露具体发债类型,详情将于股东大会会议资料中披露。

  据惠誉博华测算,在基准情景下(RWA增速8%),至2025年初第一阶段四大行整体TLAC动态缺口约为2.6万亿元,至2028年初第二阶段TLAC缺口约为7.9万亿元。交通银行由于刚入选名单,拥有三年的缓冲期,目前至第一阶段TLAC要求的静态缺口约为4000亿元,基准假设下动态缺口约7000亿元。

  配置需求如何?

  从发行节奏来看,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认为,虽然银行资本补充缺口有限,但考虑银行净息差收窄问题,仅仅依靠银行内生增长以及到期资本工具续发,很难完全满足考核,需要外部力量提供支持。

  中金公司研报指出,今年资本新规的实施或带来一次性利好,但中长期维度上风险加权资产和内生资本积累增速的不匹配可能导致银行TLAC补充压力上升,潜在发行规模可观。不过2022年末我国存款保险基金规模远未达到可计入TLAC上限水平,后续可能存在一定补充空间。

  明明也指出,随着年内《资本新规》落地及监管部门可能提高存款保险基金认定比例,银行资本补充压力还将减轻。穆迪金融机构部高级信用评级主任诸蜀宁也认为,银行考虑TLAC债发行与否、发行规模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存款保险基金认定比例。

  另有机构人士对记者表示,此前业内对TLAC债发行的另一个担忧在于对流动性冲击和债市影响。从年内来看,中金公司上述报告认为,TLAC债今年发行体量或相对不高,主要考虑在于资本新规的利好因素、国有行存量二永债批文目前还相对充裕。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从资产配置需求来看,多位机构人士指出,因为此前国内未发行过TLAC债券,新品种或仍需市场培育过程。但也有观点认为,债市资产荒背景下,银行金融债或将迎来有利的发行窗口。

  “由于存款利率低,预计2024年险资规模明显增长,理财规模可能突破历史最高点,险资、理财对银行资本债的配置需求旺盛,资产荒将明显加剧。”廖志明在最新报告中分析说。

  综合机构观点,考虑TLAC资本补充工具的受偿顺序劣后于商业银行普通债,而优先于次级债券,秉承风险与收益匹配的原则,其票面利率也大概率介于两者之间。

  从配置机构来看,中金公司上述研报提到,预计TLAC非资本债券的持有者结构或与二级资本债相似,主要集中在广义基金等非银机构,这或将导致TLAC非资本债券存在与二永债类似的估值波动性。廖志明也认为,预计2024年5年期国股二级资本债收益率将降至2.8%、永续债降至2.9%以下。TLAC债落地可能使得资本债利差进一步压缩。

  发行期限方面,TLAC非资本债券发行期限较为灵活,或短于二永债,一方面更加匹配广义基金的久期偏好,另一方面受到利率波动的影响或较小。

  随着商业银行赎回“永续债”拉开序幕,也将使得业内重新评估银行业资本压力。不过更长远角度来看,廖志明认为,由于2028年四大行将达标TLAC阶段二要求,且信贷需求走弱信贷增速趋势性下移,预计2030年开始银行资本债余额可能接近零增长。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73
原标题:五大行TLAC工具发行提速,资产荒下配置需求如何?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发布此内容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举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

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关注

东方财富官网微信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4000300059/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