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绝对不愁卖”到“圈矿求变” 非洲锂矿贸易商谨慎“逐梦 ”
2023年04月18日 10:30
作者: 曾楚楚 李子健
来源: 财联社
东方财富APP

方便,快捷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专业,丰富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提示: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您的

朋友圈

  当锂成为“白色石油”被资本追捧的同时,非洲由于富含锂资源及充满机遇,成为中国投资者“冒险”的新目标。“中国人去非洲国家(贸易锂矿)的好多都是小白。”海外矿石贸易商熊平的感叹,侧面反映出非洲锂矿贸易之热。

  熊平作为“逐梦”非洲极具代表性的一员,锂价涨,他们大肆贸易;利润挤占下,他们大胆圈矿;如今锂价下跌不止,他们停步观望,寻求变局。近5年的非洲锂矿贸易生涯,让他经历锂矿从“绝对不愁卖”到“有货不好销”的行业周期。

  如今,虽然“有锂走遍天下”变成“狗不锂”,但经历了2021年以来锂价狂飙戏码的国内A股相关企业,在非洲锂矿布局的动作只多不少。有锂行业资深人士表示,非洲的锂辉石矿的资源,实际上是未来的一个增长点,对中国企业而言是未来去介入的一个很好的领域。

  “逐梦”非洲锂矿

  海外矿石贸易商熊平从业已经十年,他向财联社记者介绍做海外矿石贸易的原则:“我们要做的是,在海外找一些小众的、在国内是紧缺的稀缺品种,对应国内具有一定的价值,贸易利润在40%以上。”

  锂矿是熊平2017年入局非洲选择的矿种之一,彼时,它只是作为工艺品的原材料,与动力电池无关。但从2021年开始,新能源车需求暴涨带动锂盐价格开启一轮飙升,锂矿的价值发生巨变。

  巨大的投资回报吸引越来越多人进入,亦进一步推高非洲锂矿的贸易价格。“当时好多不是锂行业的人,一窝蜂的扎到非洲去买卖矿石,因为在那个时候,碳酸锂的价格一直在持续上升,无论什么价格买回来,都有一定的利润空间。”熊平对财联社记者表示。

  据熊平介绍,从2021年7月份至去年12月份,非洲5%品位的锂辉石的采购价大约从3000元/吨飙升至28000元/吨,国内价格则从7500元/吨突破到42000元/吨。

  疯狂的利润之下暗藏地雷,即使老练如熊平,亦不免“踩坑”。“我最大一笔亏损达到1200万元。”谈起这笔亏损,熊平的语气有些激动与无奈。

  在非洲收购锂矿石,最重要的是确认矿石品位,若出现较大偏差,则无法在国内赚取相应的利润,肉眼判断锂矿品位已经成为非洲“锂矿家”们的看家本领,但是非洲检测机构匮乏或者结果不准确、运输过程的掉包也是难以防范的风险。

  熊平曾经采购1000吨品位5%的锂辉石,其合作伙伴在非洲某国现场肉眼判断符合品位预期,经过两家检测机构化验的结果也没有问题,“但是货到了国内完全两回事。”

image

(据介绍,浅紫色的矿石其表示氧化锂含量约4.5%-5%,浅绿色的矿石约3.0%-4.0%。 财联社记者摄)

  还有一次,“当时有一批货,从肉眼判断,任何人都会认为是(品位)3.5以上的,疯狂的买,结果运回国以后综合品位只有1.5。我们吃了个哑巴亏。但是那时候行情好,只是没赚钱而已。”熊平表示。

  贸易坑的背后,可能是化验机构结构不准确,或者矿石在发货运往国内的过程中被替换,最终到手的货物品位与收购时有出入。熊平则解释称,“很多当地工人会把一些不含锂的矿石掺在里边。”

  “绝对不愁卖”到“圈矿待变”

  即使近两年锂盐价格走出历史行情,但由于海外锂矿石贸易的风险很高,并非所有人都赚得“盆满钵满”。而在目前国内锂盐价格“滑铁卢”之后,连熊平也从“绝对不愁卖”的意气风发,转至“圈矿待变”的谨慎。

  行业内思绪不定,进入去库存状态,厂家采购减少甚至不采购,也有厂家由于环保原因暂停生产。熊平感叹:“去年绝对不愁卖,散卖、大单卖都可以。现在大家相对来说都比较谨慎,我们出货也谨慎,他们购买也谨慎。总之,去年是有货不愁卖,今年是有货不好销。”

  实际上,熊平早在去年8月就意识到,“如果是价格到了一个稳定期,没有足够利润空间的话,单纯做贸易是很难持续下去。”而在下行期,则难上加难。

  “一定要有自己的资源握在手里,你有矿山的话,无论价格涨跌、采与不采,有人会找你合作。”熊平说,从去年开始,熊平与其团队开始“两条腿走路”,一方面继续矿石贸易,另一方面着手圈矿。

  截至目前,熊平在非洲坦桑尼亚手握9个锂矿,包括8个“小矿采矿权”与1个大型探矿权。

  验证一处矿产值不值得收购,熊平只用最简单的方法:只做露天矿,通过肉眼或者通过机挖做一个探槽,做一些简单的评估,确保表层的矿产能够覆盖成本。“对于我们来说的话,把矿石检测完成以后,肉眼能看到对应的矿带,我们就敢拿矿。储量或者含量的话,只能是打问号。”

  即便拿到采矿权,是否开采视行情而定。对于上述矿产,熊平表示:“买完以后就没动。”原因是,第一,目前来看开采达不到利润预期;第二,是有可能还要产生亏损。

  另一非洲锂矿石贸易商对财联社记者表示,从2月中旬碳酸锂接续暴跌情况下,公司国内情况已反馈到国外的同事,慢慢的减少采购或者乃至不采购矿石了,或者不再开采了。

  面对“有货不好销”,熊平在等待机会,“第一,我们也一直在等着市场的企稳。第二,我们在等跟我们深度的合作的大公司,我们可以让出一部分矿权出去。这样的话,我们在非洲的团队,配合他们的团队在国外进行深度的加工或者开采,这是我们更希望看到的。”

  国内A股公司争相入局

  熊平期待与大公司合作机会并非“痴人说梦”。如果熊平的故事只是非洲锂矿贸易商的缩影,那么国内A股公司在非洲布局的一举一动则在聚光灯下。当前国内锂价仍在跌,但作为未来的增长点,A股企业仍在加码非洲锂辉石矿的资源,且动作只多不少。

  从2021年开始,中资企业大规模进入到非洲大陆的锂矿项目,盛新锂能华友钴业中矿资源相继公告收购津巴布韦的锂矿资产。赣锋锂业雅化集团康隆达海南矿业协鑫能科等中资企业陆续签署非洲收购锂矿股权或签署包销协议。

image

(图片来源:国信证券研报

  但这些“正规军”量产难度或从近年来上市公司放量进程可看出。截至2022年,仅有中矿资源布局的Bikita矿山在产。业内有分析称,尽管非洲锂矿的资源储量和品位都具备优势,但由于前期勘探和投资严重不足,非洲锂矿开发进度缓慢,2023年起预计加速。

  其中华友钴业近期公告非洲锂矿项目进展,津巴布韦Arcadia锂矿开发项目全部产线已完成设备安装调试工作,并投料试生产,成功产出第一批产品。Arcadia锂矿开发项目产能为折合约年产5万吨碳酸锂当量的锂精矿。

  除了津巴布韦以外,华友钴业还在纳米比亚拥有UIS锂矿项目,近期完成约3000万元战略投资用于相关项目开发。

  海南矿业总裁郭风芳4月13日在业绩说明会上透露,非洲Bougouni锂矿交割正在按协议推进。

  对于布局非洲锂矿的原因,海南矿业公司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首先,从全球锂矿资源来看,中国锂资源虽然储量不低,但是开发难度较大,国外锂资源如南美、加拿大等地已基本进入开发阶段或面临政策阻力,综合考量价格等多种因素,非洲锂资源相对合适。第二,海南拥有自由贸易港政策优势,公司氢氧化锂产线位于海南,海外矿石运至海南加工再出口,能够节省相关税费,获得成本优势。

  上述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根据合作公司公开数据,按照目前开发计划来看,Bougouni锂矿整体寿命期内平均锂精矿产能预计在20万吨/年以上的水平,从长期来看能够满足公司2万吨氢氧化锂项目对锂精矿原材料的需求。

  财联社记者此前从锂行业资深人士处获悉,对中国企业而言,现在欧洲、北美在某种情绪上确实是限制中国企业去做投资和开发资源,非洲的一些锂辉石矿的资源,实际上是未来的一个增长点,对中国企业而言是未来去介入的一个很好的领域。

  此外还有备受瞩目的全球已发现的储量最大的锂矿Manono,预计在今年建成投产。根据AVZ矿业公司对Manono锂项目的三年规划,公司将于今年第一季度装运第一批锂精矿产品,在第三季度装运第一批硫酸锂产品。值得注意的是,AVZ与中国企业关系密切,天宜锂业(宁德时代天华新能合资公司)与华友钴业是其参股股东赣锋锂业盛新锂能先后与AVZ公司签订承购协议。

  业内有分析称,中国大量进口澳大利亚锂精矿的故事,同样有可能在非洲上演。

  相关报道

  实探“亚洲锂都”:最低成交价跌至16万元/吨 有碳酸锂企业减产一半

  不到半年跌幅超60% 碳酸锂价格跌破20万/吨 企业称10万-15万是理想价格区间

  碳酸锂无悬念失守20万元/吨 五大影响你可能想不到!短线底在何方?专家这样说

(文章来源:财联社)

文章来源:财联社 责任编辑:43
原标题:从“绝对不愁卖”到“圈矿求变” 非洲锂矿贸易商谨慎“逐梦 ”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发布此内容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举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

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关注

东方财富官网微信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4000300059/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