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董监高短线交易“众生相”:有人“神操作”三天暴赚38% 有人100股“买着玩”
2021年07月21日 08:38
作者: 吴正懿
来源: 上海证券报
14人评论
5663人参与讨论
东方财富APP

方便,快捷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专业,丰富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提示: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您的

朋友圈

摘要
【A股董监高短线交易“众生相”:有人“神操作”三天暴赚38% 有人100股“买着玩”】据初步统计,今年以来,A股市场共有约160家上市公司的董监高或其家属涉及短线交易,涉事主体除董监高本人外,“上至父母,下至儿女”均有涉及。

  A股市场热度不减,短线交易也多了起来。

  据初步统计,今年以来,A股市场共有约160家上市公司的董监高或其家属涉及短线交易,涉事主体除董监高本人外,“上至父母,下至儿女”均有涉及。

图片

短线交易部分案例

  多数当事人将违规原因归咎于“不熟悉规则”或“操作失误”,但其中多个案例值得探究。有的当事人长时间内频繁触及短线交易,迟迟未予公告;有的当事人精准潜伏,3个交易日盈利38%后“闪撤”。

  这些案例当中,董监高人员家属“私下”买卖股票构成短线交易的占比不少,主要理由是,当事人不了解作为董监高家属买卖股票的限制性规定。

  根据证券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上市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董监高构成短线交易的,所得收益归公司所有,公司董事会应当收回其所得收益。其中所称董监高人员及自然人股东等,包括其配偶、父母、子女持有的及利用他人账户持有的股票等。

  比如,宁波色母今年6月28日上市后第四天,董事、高管陈忠芳的配偶万世君便在7月1日买入100股公司股份,7月2日卖出100股,这一次交易亏了299元。

图片

  这样小打小闹的“100股”短线交易还不少。例如,万胜智能实控人之一周华的配偶陈蔚于7月6日买入100股,次日卖了100股,短线交易所得5元。*ST百花董事长郑彩红的儿子阎政鹏, 4月7日买入公司股票100股,4月13日卖出,未获利。

  对于此类违规,当事方的“辩解”一般都是“不熟悉规则”。

  今年4月至6月期间,日丰股份独董韩玲的女儿何凇扬发生短线交易,涉及金额约8万元,盈利3116元。公司辩称,何凇扬早期于国外留学,刚刚回国,未掌握相关交易规定,也未就买卖股票事项征询韩玲的意见,导致违规。

  一个令人叹息的案例是,道氏技术监事余祖灯、何祥洪两人各自的配偶,通过股票期权行权于6月底买入股票,数日后卖出部分股票,构成了短线交易。其中,前者计算短线交易收益8.45万元,后者收益2.56万元,事发后两人均将收益上缴给了公司,原本妥妥的股权激励收益被“归零”。

图片

  除了“不熟悉规则”的亲属外,董监高本人的短线交易一般归咎于“手滑”,多见于在增持或减持的过程中误操作进行了反向交易。

  其中,德恩精工的两位高管前后脚“犯规”。公司实控人、董事长兼总经理雷永志,原计划自2月5日起6个月内增持不少于2000万元、不超过4000万元的公司股票。5月26日至7月6日,雷永志按计划共计增持了55.6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3793%。但一不小心,7月6日,雷永志误操作卖出公司股份5000股,构成了短线交易,收益为-175元。

  德恩精工另一董事王富民也“忙中出错”。他在6月9日至7月2日减持公司股份197.455万股后,于7月2日因误操作买入2万股,导致短线交易,收益为-42060元。事发后,王富民提前终止了减持计划。

  因“乌龙指”终止减持计划的还包括东华测试三维通信等公司的高管。

  从当事人的收益情况看,有不少是负收益的,盈利数额都不是很大,少数案例收益超过10万元。

  比如,ST安控今年6月公告了董事刘伟之母俞银仙的短线交易行为,其交易始自去年8月,至当年11月期间频繁买卖,多次构成短线交易,成交金额合计达数百万元,获利16.3万元。奇怪的是,这一违规事项迟至10个月后才对外披露。

图片

  如果说“不熟悉规则”和“乌龙指”尚情有可原,那么在敏感期的短线交易就容易引人联想了。

  比如,海源复材实控人甘胜泉之女甘琳,今年7月14日买入1100股股票,7月15日买入1000股并卖出1100股,而7月15日海源复材恰好披露了半年度业绩预告,怎一个“巧”字了得!

  启明星辰董事、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张媛的配偶高一波,6月16日至7月2日连续买入公司股票,6笔交易合计成交额达170多万元,7月13日卖出1万股成交额34.2万元,构成短线交易,获利6.19万元,该笔交易收益率达22%。巧的是,启明星辰预约8月12日披露半年报并于7月15日披露了半年度业绩预告。

图片

  更有甚者,部分案例中当事人的买卖节奏堪称“神机妙算”。比如,*ST邦讯独董罗建钢的儿子杨杨,今年5月短线交易获利达15.66万元,彼时公告称当事人尚未上缴收益款。

图片

  由上可见,杨杨在5月7日买入15.89万股,5月11日全部卖出,期间仅有3个交易日,而随着公司股价短期连续飙涨,其收益率高达38%。

图片

  大牛股*ST众泰的董事胡增丰之子胡骁的操作也颇为神妙,获利不菲。

图片

  记者注意到,前述案例中,当事人违规后的处置措施均是公开致歉和上缴收益(如有),少数违规的当事人被交易所出具警示函。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3月新证券法实施后,华菱精工华星创业德创环保等多家公司高管因涉嫌短线交易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最新一例是,南大环境今年7月5日晚披露,因董事、高管董迎雯的配偶秦红卫在2020年8月28日至10月28日期间买卖公司股票涉嫌短线交易,证监会决定对董迎雯立案调查。

图片

  值得一提的是,南大环境去年8月24日刚刚上市,据此前公告披露,秦红卫累计买入、卖出的金额分别约200万,短线交易所得收益5990元已上缴公司。

  另外,今年6月,福成股份实控人涉嫌短线交易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经查,其短线交易情形发生在2018年,河北证监会最终对李福成给予警告,并处以8万元罚款。

  “目前监管部门对短线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的监管力度在持续强化,但不同的短线交易案例具体对应何种处罚措施没有明确的量化标准。”投行人士对记者表示,短线交易的动机确实很难判断,对于一些市场关注的案例,需要监管部门从当事人的身份、交易的规模、是否处于窗口期等相关信息,作出适当而有力的处置,提升监管威慑力。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责任编辑:DF398
原标题:A股董监高短线交易“众生相”:有人“神操作”三天暴赚38%,有人100股“买着玩”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举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

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关注

东方财富官网微信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