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基金郑泽鸿:核心制造业的大时代来了
2021年06月08日 09:40
来源: 东方财富研究中心
31人评论
13453人参与讨论
东方财富APP

方便,快捷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专业,丰富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提示: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您的

朋友圈

摘要
【华夏基金郑泽鸿:核心制造业的大时代来了】郑泽鸿在节目中表示,中国优秀制造业的升级机会到来,目前中国制造业在很多细分领域正在实现从追赶者到领先者转变的过程。精细化工、工程机械、军工等领域都处于非常好的时代,未来将在全球抢占市场份额。

  嘉宾介绍:郑泽鸿,华夏基金投资研究部高级副总裁,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经济学硕士。2012年6月加入华夏基金,曾任投资研究部研究员,华夏高端制造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2018年8月31日至2020年6月12日期间)、华夏平稳增长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2019年1月14日至2020年6月12日期间)等。现任华夏能源革新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2017年6月7日至今)。

  随着人均GDP的增长,以及本轮技术周期末端的到来,中国核心制造业的时代机遇已经到来?化工、机械、电子行业里,哪些细分领域值得关注?军工行业的业绩释放长周期已经开启?近期,华夏基金基金经理郑泽鸿在节目中跟大家分享精彩观点。

  郑泽鸿在节目中表示,中国优秀制造业的升级机会到来,目前中国制造业在很多细分领域正在实现从追赶者到领先者转变的过程。精细化工、工程机械、军工等领域都处于非常好的时代,未来将在全球抢占市场份额。

  军工行业方面,郑泽鸿指出,随着新一代装备的猎装,很多军工行业上市公司已进入业绩释放长周期,未来偏上游的公司业绩都会有所表现。这一点与过往的军工行业投资不同,之前板块市场表现可能更多在反映市场风险偏好的波动。

  以下为采访实录:

  1、华夏基金郑泽鸿:核心制造业发展机遇来临

  主持人:您有9年的从业经历,4年的公募管理经验,在这个过程当中,您有没有形成自己独到的投资策略框架,来实现这样一个非常不错的成绩?

  郑泽鸿:应该说从投资框架上来说,我们不断的在投资和研究过程当中逐步形成自己的心得和方法。总结来看,我个人还是遵循自下而上、自上而下相结合的方法。

  自上而下去判断整个宏观环境,就是判断市场大概的所谓牛熊的状态,同时自下而上筛选进入到景气周期的细分子行业,筛选出细分子行业之后,再结合自下而上去选择各个细分子行业的优秀龙头上市公司。通过这样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相结合的方法,去筛选出景气行业里面又是龙头公司,取得穿越整个行业周期的超额收益,这是我们大概的投研框架。

  主持人:您提到包括制造业、军工甚至您之前非常关注的新能源板块等,那您是怎么看待中国核心制造产业发展现状?

  郑泽鸿:我个人是非常看好优秀的中国所谓的先进制造也好,优秀制造业的升级机会。我个人认为站在这个时间点是非常好的,中国制造业在很多细分领域正在实现从追赶者到领先者转变的过程。

  为什么这么说?展开来讲,大的时代背景下有两个方面是非常重要的,第一个方面就是中国正在经历人均GDP从1万美金升至2万美金的过程。翻看很多国家历史可以看到,任何一个工业化国家在经历人均GDP从1万美金到2万美金过程中,都是这个国家制造业腾飞黄金时期。比方说上世纪60到70年代德国的制造业和日本的制造业,那时候他们人均GDP从1万美金到2万美金,期间他们国家优秀制造业获得了腾飞式的发展。

  另外一个大的背景就是我们正处在上一轮所谓叫做技术进步周期的末端。这轮进步周期是什么?是移动互联网和半导体芯片带来的社会效率的提升,而这个社会效率提升已经走到相对的末端。移动互联网渗透到生活各个方面的时候,其实它带来的社会效率提升已到末端。到了末端之后,这个阶段领先者的技术进步就放慢了,因为我们说这一轮技术进步的领先国肯定是以美国和欧洲为代表的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而我们中国作为追赶者的角度,叫做追赶国。

  在这个历史时期下,技术进步周期的末端,领先者的技术进步放慢,而中国凭借强大制造业的能力和学习能力、复制能力,就能实现技术层面的追赶。很多方面可以看到这个过程,新能源是非常典型的板块。十几年前光伏制造业很多环节都要依赖进口,现在光伏产业链各个环节,比如硅料、硅片、电池、组件全球的龙头公司都在中国。因为其实海外已经没有哪个国家在成本方面能够做得过中国、产品制造能够做得过中国,这其实就是中国制造业追赶的过程。

  2、华夏基金郑泽鸿:看好军工、精细化工等领域

  新能源电池方面也一样,五年前中国的电池龙头公司在国际上还排不上前三,但现在已经是全球领头羊的位置。无论是产品技术层面,还是性能层面,已经全面的赶上了之前的领先者。在越来越多的制造业领域会发生这样一个过程,其时代背景就是,对手的技术进步放慢,而中国的优秀龙头公司正凭借强大的学习能力,以及大规模生产的能力,在成本方面全面领先海外竞争对手,因此其市场份额会走向全球。

  主持人:从投资价值的角度上来看,在您心中在中国制造的核心制造整个板块中,您比较看好哪些细分领域?

  郑泽鸿:排序我就不分先后了,但是我可以从自下而上提出一些思考的维度。其实新能源是非常典型的优秀制造业的代表,因为其特点就是行业天花板很高,空间很大。现在全球新能源制造业各个环节的很多龙头公司又在中国,而且其产品已经实现了全球的领先,这就是优秀制造业的典型代表。

  还有其他的比如说精细化工的很多产品,比如MDI,还有很多其他的产品比如钛白粉这种都有这种可能性。未来,这些公司会凭借成本优势去全球抢占市场份额。

  还有比如工程机械,工程机械现在也是处在非常好的时代,中国的工程机械龙头公司已经开始走向全球,未来通过产品力竞争,通过成本优势,会在全球市场上抢占市场份额。

  军工其实也是一个所谓的高端制造业的典型代表,但可能更多的是运用在内循环上,它的壁垒也是非常高。而且随着新一代的所谓军工装备的猎装,军工行业很多的公司是进入到相对长周期的业绩释放的周期里面,所以在我看来也是一个比较好的优秀制造业的领域。

  包括其实像电子,通信里面从1G到5G是典型的中国追赶者到领先者的过程,5G国际标准就是我们国家提出来的。消费电子也一样,很多消费电子龙头已经实现了全球领先,比如半导体领域,我们国家的龙头公司可能在技术层面和海外还存在一些差距,但是这个过程肯定会去发生,中国肯定会逐步追赶上国际优秀同行,在很多领域也都会有这样一个过程。

  3、华夏基金郑泽鸿:军工进入业绩释放长周期

  主持人:刚才提到国防军工,股价表现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大的波动?

  郑泽鸿:军工行业确实波动比较大,因为其β属性比较强。我个人觉得市场对军工的认知还是存在一些片面的地方,过去军工行业股票的表现特点是跟市场风险偏好相关。比如说跟市场流动性相关,当流动性边际变好,风险偏好边际抬升时,市场会炒一把军工行业。过往的军工行业是以所谓的国企、主机厂公司为主,很多业绩释放并不理想,所以其实过往的军工行业特征就是波动大,上去之后回撤也大。

  现在的军工行业在发生重要变化。第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就是,在十四五或者更长的时间里面,尤其是在军队反腐、军队改革之后,新一代军工装备开始猎装了,这是相对长周期会发生的事情。

  随着新一代装备的猎装,很多军工行业上市公司实际上进入了一段相对比较长的业绩释放周期。在未来三年、五年甚至更长时间,可以看到军工,特别是偏上游的公司业绩都会有所表现。而过往的军工行业投资可能很难体现在业绩层面,仅是市场风险偏好的波动。

  从去年开始,军工行业应该是进入到一轮相对比较长的业绩释放周期,行业这几年也上市了很多民营企业公司,这些公司它的业绩释放的动力或者说动能,是非常足的,行业将会进入一个业绩驱动的板块投资机会中。

  军工板块有一个特点,它在很多环节竞争格局是非常好的,在某些环节因为它军队天然的垄断性,能供应这些材料的公司就只有两家,甚至一家,所以竞争不是天然那么激烈。一旦行业进入到快周期的发展轨道,上市公司的业绩应该是进入一个比较良性的过程。

(文章来源:东方财富研究中心)

文章来源:东方财富研究中心 责任编辑:DF150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举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

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关注

东方财富官网微信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