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军:新华联抗周期增长

2015年10月10日 15:21
作者:谢泽锋 孟杰
来源: 英才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摘要
通过香港上市公司获得韩国济州岛博彩牌照,而后与泛海、巨人投资、亿利资源、汇源成立亚太再保险公司,新华联集团(下称新华联或集团)的一系列动作赚足了资本市场的眼球。不过热闹背后却折射出这家曾经以地产、能源资源、酒业等传统实业为主营的公司转型的身影。

  通过香港上市公司获得韩国济州岛博彩牌照,而后与泛海、巨人投资、亿利资源、汇源成立亚太再保险公司,新华联集团(下称新华联或集团)的一系列动作赚足了资本市场的眼球。不过热闹背后却折射出这家曾经以地产、能源资源、酒业等传统实业为主营的公司转型的身影。

  济州岛项目代表的是文化旅游地产,亚太再保险公司则代表的是金融布局,这两个行业也是新华联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傅军眼中集团未来发展的支柱产业。

  独特的多元化经营策略曾经让新华联实现了跨越式增长,地产、石油贸易、化工、酒业等产业板块支持集团规模迅速膨胀。不过面对整个宏观经济形势的低迷,大宗商品价格的持续下滑,新华联的多个产业板块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冲击。

  然而可喜的是,今年上半年,新华联集团实现营业收入完成年度计划的46.37%;净利润却比上年同期增长178.88%,完成全年计划的99.87%。近些年播种的金融投资收益大幅上升成为业绩亮点。傅军在接受《英才》记者专访时坦言,今年可能是他创业25年以来最难的一年,但也有可能是最好的一年。

  实业遇冷,金融火爆,让傅军深刻认识到单靠实体产业难以支撑集团持续发展,只有“实业+投资”双轮驱动才能有效熨平经济周期,同时打造出有价值的新业务增长点。按照这样的逻辑出发,新华联要顺势而为,寻找那些还远未满足市场需求,且盈利能力强劲的行业,文化旅游和金融正符合这样的标准。

  从相关上市公司中报也可看出一些端倪,铝业、煤炭、水泥等实体企业利润下滑严重,而以保险为代表的金融企业业绩极为亮眼,究其原因主要是投资收益增长迅猛。另一方面,旅游产业爆发出强劲潜力,相关公司业绩也大幅上涨。

  位列最新中国企业500强224位的新华联,将沿着“实业+投资”的逻辑前行,对冲产业周期风险。傅军谋划的新目标是2020年实现千亿收入,其在产业上所遇到的困境以及他朝金融方向的转型,无疑代表不少中国民营企业未来的发展路径。

  不追求金融全牌照

  实体冰冷,资本火热。从上年已公布的半年报来看,实业产业与金融公司业绩出现了极大分差,铝业、煤炭、水泥等资源性企业依旧深陷泥潭,而保险、信托、租赁利润增长强劲。实体经济的净资产回报率一般3%—5%,煤炭企业普遍在1%以下,但金融资产一般都是20%以上。

  在经济形势极为困难的情况下,受益于投资收益,新华联半年净利润增长178%。经济周期下行期,越来越多的实体企业开始关注到金融资产的重要性,产融结合成为商业主流趋势。

  不断有传统企业参股或者控股银行、保险、租赁、信托等金融业态,以期望在实业之外寻找到新的业绩增长点。

  “实业+投资”双轮驱动,这是新华联未来发展战略的核心逻辑,也是集团转型的“顶层设计”。在实体产业基本成熟之际,新华联开始补强自己的金融短板。

  新华联(000620.SZ)8月13日公告斥资20亿元与泛海控股全资持有的子公司、巨人投资、亿利资源、汇源全资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国内首家民营资本创办的再保险公司——亚太再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当前国内仅有一家再保险公司——中再集团。2013年我国再保费收入仅占全球再保险市场的2%左右,发展潜力巨大。

  “一般发达国家的再保险保费收益的比例为30%,我们才5%左右。”傅军告诉《英才》记者,“从天津爆炸事件就可以看出再保险的必要性。此外,核电站、卫星发射、火箭等国家战略资产都必须要再保险。”

  从全球范围来看,发达国家再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总量占据世界再保险市场的主导地位,再保险国际市场也由大型跨国保险公司掌控,70%的寿险再保险和非寿险再保险市场分别由全球前10大再保险公司占据。

  看好中国再保险的市场潜力,傅军与泛海卢志强、亿利资源王文彪、汇源朱新礼等圈中好友今年初就有了成立再保险公司的想法,不到一年时间便开始落地。傅军预计年底会得到保监会批复。

  三年前新华联就着手布局金融产业链,不断增加对长沙银行的持股比例。今年新华联对长沙银行的持股比例达到8.22%,加上新华联石油持有的4.31%的股份,新华联合计持股12.53%,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此外,新华联也作为发起人之一积极筹建民营银行,集团还参股了天津银行、宁夏银行和大兴安岭农村商业银行。

  再保险拓宽了此前集团以银行业为主导的单一金融模式。此外集团于去年在上海自贸区成立了融资租赁公司以及新活力资本投资有限公司,近期还在申报财务公司。另外,寿险牌照也有意染指。

  “中国的寿险还不丰富,农村还是保险的盲地。”傅军认为,这一领域有很大机会,目前新华联在国际市场相中了一家国外的寿险公司。“海外的资金成本低,这个公司盈利也不错。中国有很多好的投资项目,让它的资金发挥作用这也是我们的目标。”

  不过与泛海、平安等力图打造全牌照的金控集团不同,傅军认为新华联应该集中资源,摊子不宜铺得太广,“压力太大。”傅军补充道,“我的目标就是在国内能够控制金融企业两到三家,海外能够控股两家左右。另外,我想做一些长期的战略投资和财务投资。”

  全球筛选旅游文化地产

  住宅地产的黄金期已过,但旅游地产的黄金期才刚刚开始。

  “现在是文化旅游产业发展的最好黄金期。”傅军向《英才》记者分析道,“去年中国出境游1.07亿人次,国内游38亿人次。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改善以后,外出旅游成为一种趋势。”

  从产业角度来讲,中国制造业受制于产能过剩的瓶颈,很多企业尾大不掉,负担沉重。在傅军看来,旅游产业不仅没有产能过剩,而是远远不够。与此同时,朋友圈中的一些旅游项目的成功也坚定了新华联向文化旅游产业转型的信心。

  由长隆集团开发的广州长隆动物园,已经成为很多家庭亲子游的首选。每年接待游客超过1600万,入园游客的高速增长创造了世界旅游业的奇迹。

  另一个项目——珠海横琴国际海洋度假区总投资超过200亿元,也是热度不减。朋友苏志刚的成功让傅军很是“羡慕”:“长隆野生动物园去年的净利润20多个亿。珠海横琴岛的海洋王国投了200亿,我去两趟了,有一天是3.8万人,有一天是5.6万人,端午节那一天可能超过8万,不得了。”

  战略上具备可行性,商业模式又有成功的案例,新华联准备复制长隆的成功。据悉,未来新华联(000620.SZ)60%以上的投资集中在文旅产业。8月13日,新华联发布公告,募资不超过45亿元,用于长沙新华联铜官窑国际文化旅游度假区项目、新华联平谷商业中心项目、韩国新华联锦绣山庄国际度假区项目和偿还上市公司有息负债。

  按照傅军的规划,国内市场将被重点打造。其中芜湖文化旅游项目包含了鸠兹古镇、老街、海洋公园等;湖南铜官窑国际文化旅游度假区未来投资将达到50亿元,打造成中南地区最大的文化旅游项目。“未来5年5A级和4A级景区想做到5个以上。”傅军表示。

  而韩国锦绣山庄项目被看作集团海外发力的标杆工程,也是新华联取道海外的开山之作。“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人去得最多的地方是新马泰,而现在是日韩,尤其是韩国。”新华联不动产总经理苏波向《英才》记者分析,由于韩国地理位置的优势,韩流文化在中国的风靡,中韩友好关系的基础,以及便利的出国政策,韩国已经成为当前中国人东亚出境游的首选。

  数据显示,2014年济州岛游客数量突破1200万人,其中中国游客达到285万人,同比增长57.8%。济州岛已成为中国访韩游客的第二大旅游地。此外,韩国政府针对济州岛地区的发展推出了多项优惠政策,包括中国公民30天免签及投资移民,为中国游客前往济州岛提供货币、语言等方面的诸多便利。

  去年1月,新华联就与韩国黑石合作,联合开发济州岛。“当前在济州岛,集团已经获取了1700多亩地,计划建设韩国锦绣山庄,包括五星级酒店、大型会展中心、美容整形医院、免税商场、美食一条街、娱乐场所、高尔夫球场等。通过我们的不懈努力,将打造出东亚一个重要的旅游景区。”苏波说道。

  通过香港上市公司介入博彩业务,也成为该项目的一大亮点。数据显示,2014年韩国博彩收入24亿美元,跟全球超万亿的行业规模相比,未来增长空间巨大。有研究机构分析认为,韩国赌场基本只对外国人开放,中国游客的迅速增长有望为博彩业务带来可观的收入。

  从全球范围来看,无论美国拉斯维加斯、南非Suncity、韩国华克山庄、澳门赌场等都为其幕后运作者带来了丰厚的收益。“博彩在韩国是合法的娱乐场所,我们计划将这个项目现有的规模扩大10倍以上,在集团的整体规划中肯定会取得一个比较好的发展。”

  在地域上,未来新华联将不会局限于亚洲范围,而会根据中国居民海外投资和旅游的喜好,进行项目筛选。比如投资安全系数较高的美国、澳大利亚也被新华联纳入项目考察地。

  伴随着货币政策的持续宽松,以及各地方政府放宽地产调控政策,房地产市场出现触底回升,但不可否认,房地产行业的黄金时代已经消逝。住宅市场分化强烈,商业地产由于电商的冲击,也显露颓势。转型步伐最快的万达就将关闭40家亏损最为严重的百货公司。

  鉴于行业的发展趋势,新华联的地产策略也更为谨慎。“从投资的角度来讲,住宅和商业地产会更有针对性。公司还会继续坚持住宅、文旅、商业地产三驾马车的运营方式,但是会把文化旅游作为主要的投资方向。”苏波说,“同时,为了保持公司良好的资金流和运转,房地产项目会实行‘快进快出’的策略。对一线、二线城市优秀的房产工程,还会坚定不移地做下去。”

  搭建海外投融资平台

  斥资5.5亿港元,新华联通过全资子公司新华国际置地收购了JLFBVI持有的50.41%金六福投资股份。完成对金六福投资的控股后,新华联将其更名为“新丝路文旅有限公司(下称新丝路)”(00472.HK).

  此后,新华联便马不停蹄开始布局。8月中旬,新丝路向控股子公司锦绣山庄增资取得其55%的股权。此外,新丝路还以约2.48亿港元的价格收购黑石度假村株式会社从事娱乐场业务的黄金海岸51.5%的股权。

  黄金海岸主要在济州岛KAL酒店经营博彩业务,2013年净利润达到4735万元港币,2014年营业收入1.37亿港元,净利润1900万港元。借道香港公司进入博彩业务,新华联充分发挥了香港资本市场的独特优势,收购完成后新华联将拥有济州岛8张博彩牌照之一,也是A股唯一持有赌场牌照上市公司,稀缺性凸显。

  博彩业务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留住客户。在傅军看来,“不论是打一场高尔夫球,还是博彩娱乐,或者看一场演出,目的都是能让客户留下,成为人们外出度假的目的地。”尽管“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也有过思想斗争。不能以国内的上市公司去搞,所以选择了香港上市公司。”

  另外,倚仗香港资本市场通畅的融资渠道和资金成本优势,新丝路可以担当起桥头堡的作用,成为集团海外文化旅游产业的资本运作平台。“境外投资,我们需要一个国际化的投融资平台,香港的上市公司未来一定会承担起这个作用。”苏波向《英才》记者分析道。

  由于国内政策限制,博彩具备一定神秘性,但是潜在需求极大。近年来,中国内地游客常常不远千万里飞赴澳门地区、拉斯维加斯等参与博彩。在越南、朝鲜等国家也有赌场开设,仅香港上市的澳门博彩公司就达到了12家,知名的如吕志和旗下的银河娱乐(0027.HK),以及金沙中国、永利澳门等。

  有分析就指出,博彩业将点燃投资者对于新华联传统地产企业的想象。新华联将被重新估值。据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新华联不动产实现营收9.24亿元,同比增长7.53%,净利润0.74亿元,同比下降61.94%。在地产转型的大背景下,博彩业务也将成为公司未来新的盈利增长点。

  将金六福招入麾下,傅军有意将其重新整合上市。尽管受三公消费等政策影响,国内高端酒市场大幅下滑,金六福投资2014年亏损1.93亿元,但是大众消费类的酒类饮料持续增长,且具备较强盈利能力。傅军也计划重组酒业整合资本平台,未来向中低端酒品发力。

  按照傅军的规划,未来石油和化工板块也将考虑上市。整个集团除旗下直接控制的新华联不动产、新丝路文旅以及东岳集团(00189.HK)外,将新增两家上市公司,形成完整的资本拼图。

  抄底优势矿产资源

  大宗商品的持续暴跌,让上游资源型企业遭受重大打击。油价自去年100美元/桶暴跌至如今的45美元左右,此外铜价、镍价都触及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准,国际金价也是一路下行。

  这让以镍、金、铜、钴、钼等资源为主的新华联矿业感受到诸多压力,更严峻的是国际经济形势不见起色,需求持续低迷。矿业发展空间逼仄,调整成为必然选择。

  从战略的角度来看,新华联未来矿业转型主要集中在优势资源,包括红土镍和金矿资源。“真拿到好资源永远都不会吃亏,但是大宗商品价格跌到谷底的时候,肯是要经受考验。”傅军认为,即便经济低谷期被“套牢”,“但真正的好资源,我什么时候都不担忧。这些是值钱的。”

  从另一方面来看,在资源价格的低位,顺势抄底品位高的战略性资源,也不失为一种前瞻性的投资策略。傅军表示:“原有的新疆硫化镍矿,我不会放弃。海外市场,在印尼苏拉威西岛预计总投资3.5亿美元,开发丰富的红土镍资源。另外,如果有品位较高的黄金矿,我还要。”

  据资料显示,新华联矿业持有的新疆坡北特大型镍矿资源储量超过200万吨,规模仅次于国内第一大的金川镍矿。而新华联印尼一期镍铁冶炼项目工程于去年12月上旬签订合作建设协议,一期项目预计年底建成投产。

  黄金作为国际战略性资源,具备一定的保值属性。而镍矿是不锈钢生产的重要原材料,我国99%的镍矿需要进口,其中来自印尼的进口量占比高达50%。A股市场上,太钢不锈(000825.SZ)就曾因为印尼政府的矿石禁令而遭到爆炒。可见镍矿对于中国的重要性,低位增持镍矿资产,将会是一个不错的投资选择。

  加码优势资源的同时,新华联矿业也早已开始做减法。镍矿和金矿以外一些资产卖出剥离,通过整合,如果未来重点放在国外,傅军计划将其在港上市。

  蛰伏期的石油化工

  在新华联的实业资产中,主业为氟化工的东岳集团(00189.HK)表现还算稳健。尽管面临行业产能过剩及经济形势低迷的挑战,公司业绩持续增长。今年上半年东岳集团实现营业收入36.76亿元,同比增长4.68%;净利润2.38亿元,同比上涨24%。

  傅军将原因归结为公司的规模优势以及较高的技术门槛。据悉,东岳集团是亚洲规模最大的氟硅材料生产基地,主导产品绿色环保制冷剂、氟化聚合物的规模、技术及市场占有率世界第一。

  “化工行业周期性很明显。”傅军向《英才》记者表示,“最好的一年,东岳集团获得了24个亿的净利润,这些年都是盈利。现在还是历史的谷底。”

  公司股东傅军及新华联控股于8月连续增持共计1400万股,显示了新华联对东岳集团前景的乐观预期。

  “我的想法是公司销售尽快能够做到200亿,让它更上一个台阶,向下延伸产业链,创新产品。”傅军强调,这一板块绝不会丢掉,会继续加大投入将其做大做强。

  石油贸易板块,新华联是早期进口原油牌照的28家企业之一,从事原油、成品油、燃料油的批发零售业务,拥有多个大型油库和近100个加油站。按照傅军的计划,石油板块将有一年整合期,“做到3亿左右的利润时,放在国内上市”。

  随着国家成品油市场的改革,“今后的目标是做到200个加油站,50万立方米的储备,这样一年大概销售200亿至300亿元”。傅军表示。

  顺势寻找新增长点

  纵观新华联的发展史,多元化一直是集团快速成长甚至生存下来的核心思路。除了上述几大产业外,陶瓷、酒业、营养饮料、水处理等领域均有涉猎。

  对于中国民营企业来说,多元化是一把双刃剑,有些民企因为多元化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也有部分企业因为过度投资并不熟知的行业而拖累了整个集团,甚至面临破产的窘境。

  从目前的企业转型来看,多元化分为两类,一类如山东魏桥、东方希望等向上下游产业链延伸的相关多元化模式,另一类则如新华联、联想这样的非相关多元化模式。而在经济低谷期,有专家就指出,大中型企业相关多元化反而会遭受产业周期惨烈的打击,非相关多元化能够有效对冲经济周期风险。

  正如傅军所引用的“篮子理论”,“企业有了一定的资本,就不能把所有的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这个篮子真的要摔一下,那鸡蛋可能都摔破了。但如果我还有一个篮子,一个篮子摔了,还有一个篮子,还剩下一半”。

  在原有业务进入成熟期,利润逐渐变得微薄的时间点,转而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这正是新华联多元化的最初思考。“比如说房地产调控的时候,房地产挣的钱可以用到别的地方。”经过25年的打拼,傅军认识到,“民营企业要活下来真的要多元化”。

  傅军给新华联勾画的蓝图是2020年实现千亿营收,重点发展5个产业,达到4家百亿的公司。其中文化旅游与地产做到200亿,化工实现200亿,成品油批发、零售完成300亿,矿业力争200亿。

  但这些并不足以支撑千亿目标。在主营之外,傅军又将目光瞄向了光伏新能源、生物疫苗、垂直电商等领域。光伏产业已经投资50亿元,并与汉能合作,从事建筑化薄膜太阳能幕墙生产。这一产业傅军计划实现100亿规模。生物医药方面,新华联与协和医院早在2007年就成立了合资企业。近期还与军事医学院联合,研究炭疽疫苗。此外,新华联利用在镍矿资源的优势地位,搭建镍矿电商平台。酒业板块,未来计划整合上市,转型中低端市场,力争达到90亿销售。

  独特的多元化经营,“实业+投资”双轮驱动,重点布局文化旅游地产和金融,让资本实现有效的价值轮动。创业25年,傅军执掌的新华联顺势而为,运筹产业新增长极,打造可持续的发展路径,二次转型也将成为新华联再次出发的新起点。

  独家高端领袖访谈

  都去搞投资,谁去搞实业?

  最坏的一年,也是最好的一年

  《英才》:在你创业的25年中,今年算是最难的吗?

  傅军:新华联集团坚持“实业报国、造福社会”的理念,25年来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在发展中也遇到了许多困难与挑战,今年应该说是最难的一年,经济下行的压力很大,大宗商品价格跌到了谷底,做实业今年确实很难。但可能也是最好的一年。因为我们在投资方面的收获很大。今年的盈利是比较好的,这与集团战略调整有关系。如果这两三年不拿一部分钱搞投资,估计就会非常困难。

  《英才》:实体经济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新华联上半年净利润增长178%,主要来自于哪些方面?

  傅军:新华联以实业为主,但是这两年我们在做一个大的调整,转向“实业+投资”的发展战略。这两三年已经朝着这个方向走了,金融系统的回报是比较高的。信托、银行一般净资产回报率都得20%以上。实体经济的净资产回报率,我估计在3%—7%之间。

  今年上半年销售下降6.38%,利润能增长178%,有一大部分来自于投资。投资有三种,第一是战略投资,派董事参与管理;第二是财务投资;第三就是二级市场的投资,证券投资。

  《英才》:实业板块中,你是否考虑会慢慢剥离一些盈利能力较弱的产业?

  傅军:实业永远不会丢。中国的企业都去搞投资,谁搞实业?实业没人干,就会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没有实业,经济建设如空中楼阁。实业我们永远不会放弃,但是肯定会有一些调整。中国的企业家要敢于担当,敢于为产业发展、为国家发展做出贡献,实现产业报国的梦想。

  旅游不是过剩,而是远远不够

  《英才》:新华联的战略转型主要方向是什么?

  傅军:战略转型有两大方向的布局:一是金融领域,我们准备重点拓展。还有一个就是文化旅游产业。文化旅游产业处在发展的黄金期,最好的时期。

  去年出境游超过了1个亿,达到1.07亿人次;国内游38亿人次。现在旅游产业对GDP直接贡献达8%,下一步的目标是15%。因此发展旅游,我觉得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英才》:文旅方面,是否也受长隆集团的启发?

  傅军:广东苏志刚创办的长隆非常值得借鉴。长隆野生动物园去年的净利润20多个亿。珠海的横琴岛他又做了一个海洋王国。他投了200亿。我去两趟了,有一天是3.8万人,端午节的前一天是5.6万人,端午节那一天可能超过8万,不得了。

  中国的制造业面临产能过剩的巨大挑战,但是旅游产业还远没有产能过剩。你看自驾游服务很不配套,有些地方停车都没有位置。我们的旅游不是过剩,而是远远不够,不适应现在快速发展的需要。而且文化旅游产业符合国家产业政策,所以搞旅游项目,我觉得是一个好的方向。

  《英才》:你会有重点城市的选择吗?

  傅军:海外我们在韩国的济州岛重点投资一个项目。济州岛一年游客几百万,一半到我的项目区,估计也在300万。现在我们在那边搞一个大型的旅游综合项目——锦绣山庄。其中有博彩业务,现在占地只有1700平米。我的目标是1.8万平米,我们要放大10倍。博彩的第8号牌照我拿到了。年底可能就开工了,第一期争取3年投入使用。这个项目估计投资应该在10亿—15亿美元。此外,我们还将建设高档酒店、演艺娱乐场所、购物中心、美容、美食一条街、高尔夫球场等,还包括别墅区,以平衡现金流。

  国内我们在长沙市郊区,运作铜官窑大型综合旅游项目。铜官窑在历史上有过灿烂的陶瓷文化,产品在国际上具有影响力。我们计划开发一个大型的旅游度假区,把历史上的古镇恢复起来。

  企业要与时俱进,不应随波逐流

  《英才》:为什么选择投资金融?

  傅军:金融的净资产回报率一般都是20%以上。国家虽然反复强调支持实体经济,但是由于产能过剩的问题,市场的问题,技术水平的问题,净资产回报率很低,附加值要提高还是很难。

  一家企业自己要活下去,而且要可持续发展,你一定要把资金投向有效益的领域,你一定要寻找最佳的路径来发展自己。

  《英才》:2008年很多民企疯狂地去买资源,现在出现了问题;这一轮民企疯狂地去买金融资产,现在的金融资产是否在未来某个时间点也出现问题?

  傅军:一个企业应该寻找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企业也要与时俱进,不应随波逐流,不能一阵风跟潮流,应该有自己独立的思路。

  我们大概有5年持续的时间都去拿资源。我觉得真拿到好资源永远都不会吃亏,现在遇上大宗商品价格持续暴跌,肯定也是要经受考验的。当时真正买到好资源的并不多。

  好资源我一定要把它牢牢地控制在手里。现在新华联就要集中优势,控制好有优势的两类资源,一个是镍矿,一个是金矿。如果有黄金矿,品位比较高,是好的项目,那我还要。

  我现在非常看好金融,这也是新华联下一步转型升级,准备重点布局的领域。中国金融资源还不至于过剩。一个经济大国,首先是金融大国。经济强国首先也是金融强国。金融不强,成不了经济大国。我们现在的GDP大概60多万亿,10万亿美元,七八年以后可能到15万亿美元,100万亿元,说明未来GDP的空间也就是经济总量是巨大的。

  经济持续发展,金融必须要先行,金融会有一个非常大的发展空间。我们现在的金融体系还不完善。多层次金融市场跟美国比还差很远。我们的银行,把村镇银行加进去,现在可能也就是3000家,而美国现在银行将近两万家了。

  另外,实体经济压力较大的一个问题就是金融服务体系还不到位。特别是对小微企业,服务根本渗透不到,还有很多被遗忘的角落。我们的银行、保险服务水平也还不够。现在搞金融正是时候,绝对不会说由于想搞金融的多了,而中国现在的金融会出现极大的泡沫,机构太多重叠或者浪费,我觉得还早。

  《英才》:新华联的金融会像泛海和平安一样做全牌照的金控平台吗?

  傅军:我是有选择的。首先,我想自己控制几家金融公司。另外,我想作为战略投资和财务投资,参股金融。我们不想拿全牌照,也很难拿到全牌照。我的目标就是最好在国内能够控制2到3家金融企业,海外能够控股2家左右。

  净资产只有两三亿时,没选择

  《英才》:中国民营企业很多都是靠多元化发展起来的。新华联的多元化有怎样的特色?

  傅军:我觉得民营企业要活下来真的要多元化。新华联的发展经过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没有选择地做多元化,那个时候的理念是什么?逮到什么赚钱就做什么。

  你一分钱没有,还挑这个不做,那个不做?那个时候是没有选择性地做多元化,逮着什么能赚钱就做什么。把这些产业做得有感情了。比如说陶瓷我1994年投资的。我投了几百万,每年都盈利,而且一年销售七八个亿,一年利润五六千万,1个多亿的利润,就舍不得丢了。

  做到一定的程度了,原始资本有一些积累了,企业有一定的资本的时候,必须考虑到我不能把所有的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这个篮子真的要摔一下,那鸡蛋可能都摔破了。如果我还有一个篮子,一个篮子摔了,还有一个篮子,能剩下一半。

  《英才》:是从哪年才真正感到可以做选择了?

  傅军:销售做到一两百亿,净资产三五十个亿吧。净资产只有两三个亿的时候,哪有选择的余地?

(责任编辑:DF150)

我来说两句… 举报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点击排行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东方财富

扫一扫下载APP
天天基金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54509984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