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夏华:中国智慧与创新之路

2018年09月09日 13:46
来源: 商界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由世华智业和商界传媒集团联合主办的“第四届全球企业家生态论坛”于2018年9月9-11日在西安召开。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女士发表了演讲:

  尊敬的各位企业家朋友,今天上午我从微观的角度讲一下,一个企业如何成为一个有价值的社会型企业。

  在前天,我们真实地探讨一个问题,中国企业今天到底遇到了什么问题。

  贸易战只是一方面,非常重要的是我们的去杠杆。很多的财税政策可能对中国企业今天是巨大的考验,我相信这个问题比较敏感。但确实我身边很多的优质企业,尤其是产业类的优质企业、上市公司面临着资金的问题,面临着很多问题。

  在这个时候,我更想说大家可能都在看全球的局势,甚至大家也都在看中国的宏观形势,中国企业该怎么走。

  我恰恰说其实有时外面的天气越不好,我们越少看天气预报,关起门来把自己的日子过好,把自己的企业搞好。

  我相信,每一个中国企业都在这样的艰难环境下开始思考我们的智慧,我们的创新之路在哪。

  我有几点特别大的感受,我完整的经历了中国企业的零售模式变化,25年来我总结了几个观点,跟大家分享一下。

  一是从创造增量到激活存量。我不敢说未来中国会产生多少的社会企业家,但我觉得至少中国会产生一大批的产业企业家。

  为什么叫产业企业家,我们在思考产业变革和发展的时候,已经不再简简单单的看企业的内部要素。内部要素就这些钱,就这些人,就这几条枪,就这些资源,但当我们走进产业要素看的时候,你会发现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维度。

  我做服装行业这些年,感受最深的是中国服装行业有特别多的好工厂。在服装这个行业上,我们可以毫不低调的或者毫不客气的说,我们在全世界算生产加工能力超强的资源能力。

  为什么?因为全世界奢侈品50%以上的订单都下给了中国工厂,这就证明我们的质量确实是最好的,最过关的。

  但这些工厂今天都面临着非常大的压力,可能我不知道,明年年初的保险税务联合政策发出后会是什么样,但特别想说这些工厂不能倒。因为他们倒了,不是我们今天有钱有设备就能建立起来的工厂,它是20多年来经过了全球奢侈品的考验、磨合才出现的。

  在这个时候,岚昕的社会企业家,从第一届就开始,我觉得这个倡导特别好。社会企业、社会企业家,不是你去做一个公共型的公司,而是我们在产业里,如何透过你的能力,赋能产业的上下游,让大家一起好才是好。

  我觉得这是中国企业家最本分的社会责任。

  在这个时候我提出了创造增量到激活存量,应该说前面25年我们在创造增量。依文已经是中国时尚界的领军品牌,我们的很多品牌都成为了很优秀的品牌,我们创造的依文时尚管家服务,管理了包括马云、柳传志总在内的,占中国GDP30%左右的优质高净值客户。

  即使是这样,我觉得我们自己的企业现金流好,活的好还不算什么。因为我们能够感受到中国的产业里最大的困境。

  这5年来我感受最深刻的,依文有1200多家的上游供应商,颜料工厂和服装工厂。我每一年的订货会都会特别痛心,因为有很多工厂不来了,牌子还摆在这。我问为什么不来了,采购老总说夏总老板跑路了,工厂倒了。在服装行业,前面很多年,老板跑路是一个传说,但这几年就是发生在我的身边。

  一个合作了20年的上游生产工厂,5000多员工,应该说在中国制造业里算非常优制的工厂。去年年底时他的高管给我打电话说让我给他们老板打电话,他们老板平常就听我的,合作了20多年。我问为什么,他是老板跑路了。我问跑多久了,他说两周,我说那你们呢?他说他们5000人一个都没散。

  当时我听这个话很感慨,我就给他的老板打电话也没接。我发信息,我说回来吧,有多大的事,我们曾经一无所有开始创业,不也搞成今天这个样子吗。我说今天还有5000人等你,有什么过不去的槛。

  他给我回信息,他说夏总对不起,如果我现在不回去,我现在能够给孩子找一个好学校,在国外念书,我还能买保险,日子过的挺好,但回去了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还上,不知道要过什么样的日子。

  我当时给他发信息,我说你一个人跑了,还有5000人在那,有那么多兄弟等你,你能吃得饱饭睡得着觉吗?两周之后他回来了,三天他签了一兜的债条,他背着这些债条跟我说谢谢你,他说他昨天签完这些债条吃了三碗大米饭,睡了10个小时的踏实觉。

  我相信这就是中国企业家。什么是责任?不逃避、不躲闪就是责任,我们敢面对就是责任。那一刻我想的最多的就是在这个产业里,我们每一个企业家如果能成为产业的龙头企业,还能做点什么?

  五年前我们开始做集合制造,集合制造不是为依文这个企业做的,而是为前端的四五百家工厂。今天前端有四五百家制造业最好的工厂,他们都曾经给奢侈品做过生产加工。

  我们的后端有大概十几万个卖家,这些卖家都是有影响力的网红、个体甚至小商户,但他们没有供应链的生产能力。那些好的大的工厂也不愿意给他们加工,因为他们的加工量很少,订单很分散,于是我们集合订单、设计,四五百家工厂加上全球的设计师,我们形成了一个柔性供应链条。

  今天在服装行业里,这个链条已经解决了几百家工厂的订单问题,也解决了上10万家的小卖家的生产和品质问题。

  如果我们早几年干集合制造,假货就会越来越少。大工厂订单吃不饱,小卖家还找不到工厂,只能去找批发市场拿货。在集合制造的概念里,我读懂了产业整合是什么,产业升级是什么。我们不仅仅要创造增量,还要激活那些存量,集合制造就一个产业互联网的平台就激活了产业里的存量。

  所以很多人给我说,服装行业是夕阳产业,我说这太扯了。这么多年你看看身边的人,这是高频刚需,每天大家都要换衣服,尤其是女同志,穿的越来越漂亮。凯文·凯利讲了那么的预言,他也没有预言说哪天科技一发展大家不穿衣服都裸奔了,大家还是得穿。

  只要市场在、需求在,它就是一个好产业。只是我们用什么样的办法,把产能激活,用什么样的办法把产能变的更有效。

  在这个产业里,我做了两个很自豪的工作,一个是集合制造,另一个是依服宝。

  招投标很难,因为没有一个平台能够公开比价,阳光透明,我相信所有招投标都希望阳光透明,银行保险为招投标还搞一个团队。我建立依服宝,所有的好设计方案的供应商等都在这,我24小时在这公开比价就可以解决。

  行业不是没有痛点。

  我经常说一个产业的企业家,我们其实最明白行业那些灰色地带,那些痛点地方,最重要的是我们用什么方式集合去把它解决。而集合解决的核心要点,我觉得就是利益分配法则。

  这些年我终于明白了中国企业今天在社会企业这一步上,管理合作比管理竞争更重要。

  前面的很多年,我们都学会管理竞争。25年前我从政法大学老师辞职,做依文,那时最崇拜的是罗蒙,人家都9亿的品牌。后来我发现不断努力,死一个往前排一个。我对品牌的总结是前面都做死了,你活下来,有越排越靠前,最后排到第一品牌。

  所以我说,中国的品牌不是比谁更火。火是一阵子,活是一辈子。

  谁能活的更久,谁就有希望看见未来,谁就有希望和新技术对接,谁就有希望有大智慧。

  我们从产业里的领军品牌变成产业平台级的合作商,今天用这个方法,我才发现,我原来最不服气的是服装这个产业做不大。今天王董事长也在,中国企业家里很多大哥,做地产一个社区就比你大很多,那是我们没做好。因为全世界的首富是西班牙一个做服装的人,日本已经连续几年的首富,优衣库一家做服装的。

  在中国,我们的企业如果开始思考管理合作,我相信中国很快就能够解决真正的用服装这个联合体,能够呈现千亿级的企业,甚至我觉得世界首富有机会也让我们这些产业来当一当。

  二是做一个社会企业不容易要读懂和谁在一起。

  15年前我开始二次创业,一次创业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一个农村的孩子考进了政法大学毕业以后留校,一个月300多的工资不安心,然后就下海辞职,一点一点创造了一个时尚帝国。

  15年前的第二次创业,我真正开始改变一群人的命运,当时我创建了一个社会型的企业,它解决的是8000多名绣娘,5000多名中国的美学传统,1000多家的绣梦工厂。

  当时我做了中国手工坊的企业,我当时干的时候,很多企业家包括柳传志都劝我做企业要冷静,好不容易干了那么多年,从农村干到都市,干到时尚企业,你又干回大山了,这危险不危险。

  但15年前第一次走进大山深处的时候我只有一个想法,把中国最好的传统美学纹样用在服装上,否则我们去走秀走的多好人家都说你像某某大牌。

  因为当天的县长组织了比今天人还多的绣娘坐在那,村长给我做翻译。我说我今天看见了,特别惊艳,大家的刺绣是一个艺术。底下没反映,村长说他们不懂艺术,这就是他们年复一年贫困的日子。我说大家好好干,干好了我带大家去北京,底下就鼓掌了。我说大家好好干,干好了我带大家去伦敦,底下又懵了,村长说他们不知道伦敦是什么。

  我从进入大山开始做中国手工艺,很多人觉得这事没有商业模式,我相信没有哪个人是商业模式想好了再做。

  15年时间,我们建了全世界今天最大的数据库,这个数据库里有8000手工艺绣娘,他们的手工、技法,在哪、是哪个民族,最重要的是这个数据库里有全世界最精美的纹样,各个民族最美的纹样,文化部的部长说这是中国的美学基因库。

  那些大山里传承了几代人的漂亮的纹样,今天在我们的解读下,变成全世界设计师可以用的色稿、文稿,大家才知道我衣服上的鸟是苗族的吉宇鸟。全世界今天40多场时装周,也已经开始用我们的纹样,我们也开始用中国的纹样授权他们,大家联合设计、联合开发。

  这张图是我到今天,做的不够好,心理浮躁了我都会跟团队一起看看的照片。15年前第一次走进大山,那时雄心壮志,我想把所有的中国绣娘都能培养成真正的刺绣艺术家。

  于是我开始培训,把最好的设计师、最好的工艺师都找去,各个县的村长都发文,告诉大家第二天9点给我们腾了一个招待所培训,我一直在那等大家,太阳快落山了人还没到齐,我在台阶上拍下了这张照片,这个世界最远的距离是不懂得。

  在城市里,今天早上9点在这开论坛,大家都可以打车来,但在大山深处大家没有滴滴只有腿。所有的老人家,都是早上起来梳洗打扮,穿上盛装一直走到下午甚至傍晚的时候才到了指定的培养基地。

  那一刻我告诉自己,做一个社会企业不容易,首先要读懂和谁在一起。

  我们开始做培训到户,订单到人的模型,一干就是15年。15年我在大山深处建了16坐村寨博物馆,就是为了就地把这些绣片收上来,把纹样提取上来。我建了100多家工坊,我挨村挨寨的培训,不用他们再走。我们起码可以搞一个车,车不好但也能抵达村寨。

  15年后的今天,我才敢站在这里,特别自豪的跟大家说,今天我们已经有机会让8000多绣娘就在自己的家里,养鸡养着娃绣着花,养活自己养活家。

  这是15年后今天的景象,今天已经有很多绣娘就在自己的家门口背着孩子,我们培训,用互联网的方式把订单接到每一家。

  这也是今天我们的方式,能够让中国手工艺的这种原创艺术,在各个大都市里以不同的方式呈现。

  这是我们的创意空间,大家想不想看看他们做出来的东西今天有多美?这是绣娘刺的刺花笔记本,今天已经卖给全世界,在伦敦也有,诞节前很多人排着队就是为了买这个。

  我们有1800多种图案,不同的绣种,不同的村落,奶奶教的刺绣都不一样,但没关系,不影响它很美,不影响我们用最好的原料让她绣出最美的产品。

  我经常说我们能否创造一些模型,把规模化的个性化做出来,在这一点上,我们做到了,这是我们和英国皇室最好的品牌阿斯皮诺共同创造的。今天我们进入中国创意全球设计的合作时代,这个包我觉得一点也不比某V差,我们自己的包已经在给全世界,和全世界的设计师合作。我们把我们的刺绣绣在羊绒大衣上,这是最传统的中国蓝染我们做成时装,已经在巴黎、米兰成为很多时尚者的最爱。

  在这个环节里,我特别想说,从中国创造到全球设计,自主创新最重要。在改革开放40年以后,在未来40年上的发言,我们进入了共同创造时代,共同创造才能让世界为我们买单。

  三是今天的中国智慧。

  我们可以把最美的那些东西变成内容,一个企业原来说是做产品的,怎么是做内容的?这几年我在做社会型企业时,在做中国手工坊,我感受最深,我们在创造一个营销内容,这个内容可以被大家无限应用。

  当我第一次把布依族的这些绣娘搬上国际时装周的舞台,那一个夜晚有8000多万人参加互动,大家才觉得这个东西可以变得如此时尚,可以这么好玩。

  每一个老人家都可以织出这么漂亮的东西,可以绣出如此时尚的T台上的时装。当这个内容出现的时候,就变成了一种发酵。

  在伦敦,中英建交45周年让我们展示中国手工,我用一群绣娘影响世界。我们的绣娘那一个晚上做完这场活动,安德鲁王子请她们进白金汉宫。

  做中国手工坊我哭了三次,第一次是在山坡上。

  第二次是我们的工坊建完了之后,老人家能接到订单,绣娘说奶奶做梦都没想到,去年从你们这挣了55万,当她奶奶把鸡蛋给我,我喝着鸡蛋水就流泪了。原来我们如此有价值,做一家企业可以解决这么多人从来没想过的梦想问题。

  第三次是当安德鲁请我们的绣娘,一群从来没有出过村子的绣娘,在伦敦的时候安德鲁把白金汉宫和门打开。大家去过白金汉宫都是等着戴高帽子的安保出来照相,那一天所有的安保都乱了,因为都是他们等着和我们的绣娘照相,我们的绣娘唱着歌在那溜达,我拍照片的时候流泪了。

  去年中英建交45周年我们去,那一年我们引爆了全球的媒体,于是我们有机会在伦敦169年的百货里开了第一场我们的深山集市,把中国大山最美的东西带给世界。

  那天我没想到,他们商场的老板也没想到,那么多人排着队买我们的货,手上带的货太少,绣娘手上的绣片都被带走了,商场的老板说想买30本笔记本都没买到。

  我们用这种方式把自己的美学态度带给世界,但我一直在探讨,有没有一个模型可以把它做的更大可以把它做的更好。

  当时阿里提出新零售,从实体经济的角度,别把它想的那么复杂,新零售是什么?不就是动机、场景、体验。消费者原来是买东西的,现在是来玩、来生活。消费者来了,在一个场景下感动,愿意去用心体验,把时间交给这里就成功了。

  我们用大山里的奶奶做了一场新零售,有温度、有态度的新零售,让大山里的手艺人能够脱贫的心零售,能触动消费者心灵的零售才是永久的模型。

  心零售是心灵的感受,我每一期的集市,只做两个月,这一期是深山集市贵州,让一个商场的客流流量在这两个月期间翻了5倍,让客流的停留时间翻了3倍。

  很多老人家会绣花,她们的先生,她们的男人不会绣花,但他们的手制辣椒酱特别好。果不其然一卖基本都会买了以后又回来,回来了还要捎几瓶给朋友。深山集市是我把大山里的好吃好玩的,用最时尚的方式,让都市读懂大山。

  体验为本,今天很多孩子们真的很可怜,没地玩,我让他们在这玩转中国手艺,孩子人一来不管是涂面具还是染围巾,孩子们染了什么涂成什么样他妈妈都给买走,孩子们也是我的带货王。

  深山集市来自深山,他触碰每一个消费者消费的高尚感,你不仅买产品,还帮助在大山深处的一群人。

  谁可以把零售干到心里就是最强的赢家。我今天想说,我希望做一个标杆,社会型企业极有价值,可以赚大钱的企业。

  我经常说文化自信,我们到底要靠什么,我觉得美是没有国界的,美是硬道理。我们能创造最美的东西,用我们的手艺,用全世界的联合设计。我现在有1600接近2000位设计师参与进来,我今年还搞设计师计划,希望大牌设计师、艺术家都参与进来。

  未来希望做更大的深山集市,做一座体育场那么大的深山集市,我希望把那些老手艺都用新零售的方式呈现给世界。

  为了能让更多人知道它,我们不仅走出来也引进去,我们开始和全世界的旅游公司合作,这是非常著名的巴宝莉的董事长,他走进了深山绣梦之旅。

  我开发了贵州15座原声村落的文化,旅游不仅是看得见的风景更是带的走的情怀,大家可以给自己染一条围巾,可以吃最原生的食品,看到这个部落几代人坚守的文化。

  最重要的是走的时候,我经常说旅游的场景化未来越真实越好,我们没有彩排,每一次来的人走的时候全村的老人家都送到村口,送完就会发现,我们的旅游者自己就会问说能为这里做点什么。

  我变成了贵州招商引资的人。巴宝莉董事长他已经把17家企业11月带到贵州,已经把英国最好的职业教育学院落到贵州,他说我们也能帮着出份力。我们用这种方式把不同村落的原生文化和不同地区的手艺人,用新零售的方法让大家能够最畅快、最痛快的赚到自己该赚的钱。

  我觉得中国是山文化。我们彼此之间的距离很远,生活在都市里的人我们的生活方式,让我们无法理解大山里的人是怎样的生活。

  让未来读懂过去,希望我们的孩子未来走在巴黎、米兰、伦敦的街上,走在北京、广州的街上,喝着可口可乐,穿着阿迪耐克,但也可以用我们的手工艺产品给祖宗看我们有多牛。更希望用这种方法让世界读懂中国,我们有机会用中国智慧创造一条全新的创造之路,谢谢。

(责任编辑:DF075)

6995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要闻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