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院:公司的左手

2013年10月14日 15:12
来源: 商界评论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网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策划:本刊编辑部

  召集:陈志强

  执行:代永华谢康利丁宝祥王卿陈曦高道龙韩洋

  好公司之格

  既要习惯用右手挥斥现在

  更要长于以左手推演未来

  现实市场可以造就公司筋骨

  不确定的未来方铸企业魂魄

  左手探索,右手点金

定位公司的左手

  ■ 文/许正,GE中国副总裁

  在探讨研究院这个话题之前,我们需要涉及到另外一个话题:企业能否变成更好的创新者?当前,成熟经济体的增长陷入停滞,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放缓,很多企业对国内外创新的数量和质量感到忧心忡忡。因此,研究院这个话题已经变成了一个关于创新的核心问题。

  博斯管理咨询公司每年都对创新投入力度最大的1000家上市公司进行研发支出调查。他们发现,企业每年研发支出的多少与总体业绩表现无关。

  而且很少有企业会从大规模的消费者调查中寻找创新线索,消费者其实并不知道什么是有可能的,他们能说出自己的需求,但他们不知道技术能做到什么程度,尤其是因为技术的能力变化很快。必须把它创造出来!

  对企业而言,我们往往把主要精力,即右手放在了当下能带来赢利的业务上,但我们也需要以左手来进行那些着眼于未来的创新。

  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跨国公司的研究院模式,就有了特别的意义。它们在中国的研发和创新布局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发展趋势怎样? 这其中的战略布局可以为中国企业带来怎样的启示?……全文阅读

如何让梦想照进现实?

  ■ 文/韩树杰,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

  这是一个有组织、大规模的创新时代。无论是产品创新、技术创新还是模式创新,持续创新已经成为企业在市场摸爬滚打中争取生存和发展空间的关键要素。

  然而,许多公司对研发部门的态度却总有“想说爱你不容易”的纠结:常常只见大笔资金投入,但预计的研发目标和商业化收益却遥遥无期,研发部门看上去总在做些与当前业务无关的事,甚至成为公司里最闲、最自由的人。但当看到华为这样的大企业通过研发创新实现跨越式发展、成为行业领导者时,每每又羡慕不已、心向往之,期望自己也能通过研发突飞猛进、创造未来……

  事实上,通过具有颠覆性意义的研发而创造未来的伟大机构是真切存在的。比如20世纪从AT&T脱胎出来的贝尔实验室,就堪称是一个开创未来世界的伟大研发机构。在那里,先后产生了7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其发明成果包括晶体管、激光、硅太阳能电池、电脑操作系统UNIX等,在通讯方面的成就更是惊人。美国人有个形象的比喻:好莱坞是人类的造梦者,贝尔实验室则是科技的造梦者。

  公司内部研究院模式,扮演的不只是现实和梦想之间的架桥者,还代表着公司对于行业领跑者地位和丰厚利润的强烈渴求。那么,如何建设高效运营的企业研究院,多快好省的实现企业期待的创新成果和商业价值,对任何拥有研究院或准备创建研究院的公司来说……全文阅读

Google X Lab追风筝的技术狂

  ■ 文/本刊记者代永华

  今年4月份的时候,谷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出人意料地宣布,“到2020年,全世界所有人都将用上互联网。”怀疑者跳起来,怎么可能?全世界有60%的人不能上网,很多国家甚至没有可靠的电信网络。

  过了两个月,Google X Lab就公开了一个项目:Project Loon,通过热气球为特定地区的人提供Wi-Fi网络,它的目的,就是解决大部分偏远且贫穷的地区无法以相对低廉的价格自由而快速接入互联网的问题。

  而在2月份的时候,Google X Lab总监阿斯特罗·泰勒就曾找到谷歌CEO拉里·佩奇,希望他能批准一桩看似不可思议的并购,买下一家风力发电创业公司Makani.

  Makani是一家“追风筝的公司”,“风筝”就是无人驾驶飞机。他们将风力涡轮机安装在“风筝”上,起飞时,发电机作为电动机带动螺旋桨转动,让“风筝”飞上天;“风筝”不需要其他助力飞行,一旦风带来的推力和螺旋桨的拉力达到平衡,发电机就开始自动发电。研究清洁能源是当下比较紧迫的问题,泰勒对佩奇说,这家公司很有前途。佩奇批准了Google X Lab收购Makani,目前交易正在进行当中。

  Google X Lab里聚拢着超过800多位工程师和科学家,在这里每年产出的想法就多达数百个,不过只有一两个能进入现实生活。……全文阅读

三星经济研究院智库时代排头兵

  ■ 文/本刊记者高道龙

  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日本、韩国就兴起一股以发展战略以及科学与技术论等为主要内容的“软科学”研究,大企业纷纷开始成立内部的研究机构,为企业重大决策提供支持服务,三星经济研究院就是其中应时产物之一。

  作为韩国三星经济研究院的一部分,中国三星中国经济研究院于2005年在北京成立,扮演着和总部类似的功能。为什么要在中国成立研究院?一方面是不断提升核心竞争力的内在需要,为了提升自己的管理能力,三星曾寻找过外部顾问公司,试图让他们对一些发展策略提供提高管理能力的建议,但作为一个全球化的大集团,外部机构的理解常常并不精准,难以提供深入完善的建议。因此,向三星提供最合适的建议,自然成为经济研究院这个“智囊团”最重要的使命。

  其实中国三星不同的部门也有各自的发展中心,但它们主要是以市场为导向,将技术转化为产品,将研究成果立即市场化。作为企业的智囊,三星经济研究院的任务则是制定集团长期的发展战略:例如研究社会发展将给三星带来哪些机会;在宏观经济、产业和技术、企业战略和中韩关系四个方面进行基础性研究;为企业发展提供即时策略等。为了实现这样的目标,三星也有自己的智囊之道。

  研究员要具备企业家精神,研究员除了需要对研究中国经济和其他科研工作的有强烈兴趣之外,还需要具备一种企业家精神,必须有愿意面临挑战和接受挑战的决心,在宏观领域有独到的眼光,提倡创新创新、不断坚持。正是由于有这样一批高标准的研究能力和企业家精神的研究员,对全球经济、电子行业经济、三星战略与竞争对手都有深度的研究,所以三星才能够提供最佳战略……全文阅读

腾讯研究院:模仿到创新的转换器

  ■ 文/本刊记者陈志强

  1000亿美元,在刚刚过去的9月16日,腾讯成为了中国首家市值过千亿美元的互联网公司,再加上入股搜狗,一时风光无两。尽管曾经被冠以“山寨王”的称号,但腾讯的创新能力同样不容忽视,其中腾讯研究院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2007年,腾讯公司投资过亿元在北京、上海和深圳三地同步设立了腾讯研究院,进行互联网核心基础技术的自主研发。这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的首家研究院,腾讯CEO马化腾还亲自制订了腾讯研究院的文化:强调团队合作及与高校之间的广泛合作,强调研究实用的基础技术,强调学习;探究的科研精神;以及强调技术和产品应用的创新。

  从2007年成立到2012年这五年间,腾讯研究院招聘了1000多人,但是人手还是不够用。原因很简单,作为腾讯未来产品的“孵化器”,研究院里的某个项目一旦获得认可,就会从研究院剥离出来,大量的研发人员会随着项目进入各个产品事业部。

  其实,腾讯的各个产品事业部也在进行类似的产品研发工作,但寄望开发部门花大力气做好研发工作显然不太现实,毕竟他们也面临着严苛的短期KPI考核。另外,不同事业部之间的“各自为政”和“野蛮生长”,使得腾讯后台程序上的很多东西缺乏统一规范,连统一的数据挖掘接口都没有。这些都制约着腾讯的长期发展。……全文阅读

利丰研究中心:供应链价值分析师

  ■ 文/本刊记者丁保祥

  从最初给洋人做采购中介的小商号,到现在全球最大的贸易与采购商之一。一本《供应链管理——香港利丰集团的实践》已经成为零售、电商等从业人员的必读书目。这本书的撰写者便是利丰研究中心,书中揭示了一个事实,百多年的成长历程中,利丰的核心竞争力就藏在它的供应链管理当中。

  利丰集团的并购与扩展、供应链信息系统的构建、供应商网络的管理、绿色供应链的搭建,都在应用利丰研究中心的总结和研究成果。而且利丰旗下有不少代理业务,比如雅培奶粉、欧美奢侈品服装等,这些业务在中国内地市场的开拓,都参考应用着研究中心的供应链模型。

  在全球化的生产采购业务当中,如何安排生产、库存、物流等任务的外包,如何统筹整个生产流程,包括一切设计、采购、生产管理、物流、融资及其他支持性的工作,这些供应链管理模式的搭建要素、变化与调整的原则,都需要借鉴研究中心的模型。

  作为集团的智囊机构,研究中心的主要任务是要深入集团的各项业务当中,对集团内部各部门、合作伙伴进行调研。与从事实际操作的业务经理、管理人员,以及合作伙伴进行访谈,系统地收集最新业务管理模式和业务发展方向等信息。梳理运作经验,补充并完善运营机制,将既有的经验固化为理论、规则和模式。继而在利丰集团内部分享、推广……全文阅读

中国指数研究院:大数据交易平台

  ■ 文/本刊记者丁保祥

  乍一看,中国指数研究院,“中”字头,与民营企业有何关系?其实,这家研究院脱胎于搜房网内部,整合了所在行业能整合的最权威资源。同时,它又是搜房网的兄弟单位,与搜房网并肩而立,彼此携手前行。

  如果追溯中国指数研究院的历史渊源,它的历史算起来甚至比搜房网都早了五年,它见证了商品房时代的开始。在创办搜房网之前,莫天全曾任职中国房地产指数系统秘书长。这个指数系统创建于1994年,背景满是大旗:国务院研究发展中心、中国房地产协会、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

  从1999年开始,房地产渐渐成长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搜房网也在当年应运而生。随后,莫天全在2000年成立了搜房研究院。到2004年,搜房控股又整合了原来的中国房地产指数系统、内部的搜房研究院,以及外部的中国房地产TOP10研究组等研究资源,成立了中国指数研究院。

  中国指数研究院和搜房网是并列关系,同属于搜房控股。搜房网从事于中国房地产互联网广告业务的推广和运作,中国指数研究院则专注于于中国房地产行业的研究。……全文阅读

海尔中央研究院:整体研发的高速路

  ■ 文/韩树杰,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

  海尔拥有美洲、欧洲、亚洲、澳洲和中国(青岛)五大研发中心,全球研发网络包含超过30家的综合研究中心、全球设计中心和全球信息中心,10家冷柜、空调、洗衣机等产品研究所以及诸多实验室。这种全球性的资源布局,对于海尔来讲,只为实现三个目的:当地化设计、当地化营销、当地化生产。

  中央研究院是海尔中国研发中心的核心组成部分,地位的独特性不言而喻,用官方一点的话说就是:建立世界先进水平的技术研发机构以及先进的资源整合中心,整合利用全球优势资源,为海尔集团在全球的发展服务,支持集团发展战略。

  通常情况下,愿景总是越美好越激励人,落地机制越扎实越能聚拢人。在海尔“人单合一”管理思想指导之下,海尔研发系统的运作机制也显得与众不同,其带有颠覆性的模式创新很有借鉴意义。具体来讲,海尔中央研究院奉行三种模式。

  第一,“人单合一双赢模式”。按照张瑞敏的表述,人就是员工,单就是用户需求,“人单合一”就是员工与用户资源的合一;“双赢”就是员工在为用户创造价值的同时体现自身价值,自身价值的大小完全取决于为用户创造价值的大小。……全文阅读

GE中国研发中心:技术实用主义者

  ■ 文/本刊记者代永华

  就在去年年底,我们还在讨论第三次工业革命时,3D打印机甚至可以打印出一架飞机。今年5月,GE中国研发中心就宣布他们研发出了一种激光增材制造设备,它能用钛合金粉末打印出高达1米的复杂形状零件,用于飞机发动机风扇叶片的前缘部件制造,没有冗余部分,也更精准,能够降低飞机的重量,减少油耗。

  3D打印只是GE中国研发中心一个正在攻关的项目。作为GE在全球的第四大研发中心,GE中国研发中心近些年为GE贡献了众多研究成果,手持CT、混合动力机车、1.5兆瓦风机……而你很难想象,十年之前,这还是一个只有20万美元、10个人的“草根组织”。

  GE从爱迪生开始就是一家实用主义至上的企业,从LED到油气技术,从水处理到交通建设,业务繁多又必须务实高效,几乎没有GE不可以涉及的。而站在GE的角度看,全球每年在研发方面的投入约60亿美元,这些钱是需要回报的。

  那么,回报体现在哪儿?研发技术的产品化。

  60亿美元研发资金中,10%会用于研究,90%用于产品设计和开发。GE中国研发中心也遵从上述原则,按1:9的比例进行资金和研发人员配置。

  90%的钱用在产品和技术开发上,是为了最大化实现投入产出的循环变现力度;10%用于研发,也是为搭建从成果到产品的桥梁,比如自主知识产权,比如从科研机构发现可以利用的成果。

  当然,钱也不是那么容易获得的,GE的做法是将钱的来源分成三份,一份是每年的固定投入,另外两份则需要研发中心向业务部门要。……全文阅读

Interval研究院:自由到死

  ■ 文/本刊记者王卿

  时间回到1992年,微软创始人保罗·艾伦启动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这位拥有百亿美元身家的超级富豪,成立了一家名为Interval的企业研究院,这是一个和IBM、微软完全不同的企业研究院。艾伦花费了1亿美元雇佣大批硅谷顶尖专家,营造宽松的科研环境,希望这些技术天才自由发挥,在没有商业压力、利益驱动的氛围中做出不同的研究创新来。

  艾伦在Interval研究院注入大量的感情,因为这最贴近他的天性,对技术研发的热爱。他离开微软是因为厌烦了毫无挑战性的软件产品工作。

  成立之初,声势浩大的投资和更为前沿的愿景,让很多人期待这可能会创造另一种企业研究院的运营模式。

  在这间研究院里有116名科研人员和54名工作人员,他们中有制片人、设计师、音乐家、物理学家、艺术家、软件开发、工程师以及记者,不同领域的人才汇聚一起,有远见、不受束缚地进行创新研究。这听起来就让人感到激动,而他们的确也创造了140多项前沿专利。

  如果说Interval研究院有共同的文化,那无非是包容、追随个性的文化。赤脚办公、随性玩乐是Interval研究人员工作的常态。但缺乏客观评估,缺乏协同合作机制,没有同心协力一起做艰难决定的惯例,大多数研究人员只是自行其是,各自决定项目的存亡。……全文阅读

诺基亚北京研究院:越摇摆,越迷失

  ■ 文/本刊记者陈曦

  71.7亿美元,9月3日,微软以这个并不华丽的价格,收购了盛极一时的诺基亚手机业务及其专利组合。微软以如此低价、快速地完成收购,一如2012年诺基亚关闭全球研究中心的北京研究院,让人大呼意外的同时,又不得不承认似乎如此合理。

  1999年,诺基亚的8850手机,比siri提早12年推出语音拨号;2003年,语音博导系统首先与中国用户见面;2005年成功完成了业界第一个HSUPA演示;名片识别、即拍即译……这些都是诺基亚北京研究院的赫赫战功。然而,内外交困的结局却让它未能善终。

  “诺基亚这几次都是刚出来一个新产品,马上就有消息出来把它扼杀了。每次第一款就是最后一款,谁还买?谁还去开发啊?”一位北研院前高管如此评价诺基亚的平台战略。

  从2011年开始,诺基亚在短短1年多时间内,4次转换系统平台,在不同平台战略间摇摆。是坚持塞班S40、基于Linux平台开发Meltemi,还是跟英特尔合作MeeGo?诺基亚的主营业务像是在玩海盗船,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新品卖不到一季就会被新平台取代,刚赢得的用户口碑就被自己付之一炬,受伤的总是自己。……全文阅读

(责任编辑:DF056)

我来说两句… 举报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点击排行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54509984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88-2345/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