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无序扩张与连环诉讼:昔日“票据之王”恒丰银行今官司缠身

2018年08月11日 06:51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恒丰银行不得不花更多精力消化两三年前种下的苦果。

  2018年7月3日上午9点,山东省高院第六法庭开庭审理一起合同纠纷案件,原告恒丰银行烟台分行,被告江西银行,争议标的额高达14.85亿元。

  当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到场旁听,在核实完旁听人员身份后,法庭以该案涉及尚未侦查结束的刑事案件敏感为由,拒绝多名银行员工和记者旁听,临时改为不公开审理。

  为何一起普通的案件让各方如此紧张?

  21世纪经济报道自相关渠道获悉,除此案之外,恒丰银行涉及多起票据业务民事纠纷,案件金额合计高达数十亿。案发时间多为2015年至2016年,既有恒丰银行作为最后出资方,向前手诉讼追索要求承担票据或合同权利的,也有恒丰银行作为通道被其他银行起诉的案件。

  而在这些案子中,大都有票据中介的影子,牵涉银行众多,既有和票据中介合作的出资行、也有票据中介控制“同业户”的村镇银行,还有不少城商行、农商行、股份行在其中承担过桥行的角色,一旦风险暴露,往往引发相互追索的连环诉讼,四五家银行深陷其中。

  一名法律人士表示,恒丰银行在业内有“票据之王”的称号。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获悉,2013年该行原董事长蔡国华上任后,该行一大发展策略是通过同业业务进行扩张,票据业务是重点之一。来自安徽宣城的多名票据中介甚至专门注册了一家名为“久益恒丰”的公司从事中介业务。但内部风控的缺失,以及与一些票据中介“走得很近”,最终导致多起案件风险的发生。

  牵涉多起票据案件

  与江西银行的合同纠纷,恒丰银行烟台分行于2017年3月21日提起诉讼,要求江西银行返还14.83亿元的银行承兑汇票资金以及相关损失和成本。此外,该案还涉及到第三人中原银行和库车国民村镇银行。江西银行曾在其上市的招股说明书中披露部分案情,不过恒丰银行被匿名为“B银行”。

  恒丰银行称,该行于2015年9月15日与江西银行订立票据转贴现交易,江西银行当时须在收到钱后向恒丰银行交付票据,但江西银行未能根据有关条款交付相关票据。同时,江西银行以牵涉欺诈为由向公安机关报案。

  据银行业人士介绍,这起案件是一起由票据中介久益公司参与撮合的交易,并没有真实的票据交割,很多类似的交易名为“票据转贴现”,实际是资金融通行为。恒丰银行和江西银行的诉讼为链条中的一环,资金的流向为中原银行、恒丰银行、江西银行、库车村镇银行。中原银行和恒丰之间的协议已经履行完毕,但作为第三人,库车村镇银行则表示该行并未参与交易,“同行户”被票据中介控制,资金被票据中介套取。

  该案最终结果还有待法院判决。值得注意的是,类似案件恒丰银行牵涉多起。

  如,2015年6月11日,恒丰银行南通分行与贵州凯里农商行签订两份《票据代理转贴现协议》,约定恒丰银行南通分行贴入贵州凯里持有的7亿元商票。2015年12月票据到期后,7亿元票面金额只托收回1亿元,出票人无力给付余款,恒丰银行南通分行作为前手银行已收到后手银行发起的追索。其后手分别为平安银行宁波分行和华福证券。

  恒丰银行在向后手垫付了6亿元资金后,向凯里农商行起诉追索。凯里农商行则表示,案涉票据及协议上的贵州凯里农商行签章系伪造,该行从未在案涉票据上签章。这中间同样涉及到票据中介南京中立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