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伊朗启动“史上最严厉制裁” 伊核协议存续成疑

2018年08月11日 06:45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靴子终于落地。8月7日,美国宣布重启对伊朗的制裁,并称将在11月进一步升级制裁。虽然美国总统特朗普声称这轮制裁“是史上最有刺痛力的”,但因为事前早就已经张扬,重启制裁倒不让人意外。问题是:特朗普能达到目的吗?美国退出,伊核协议还能存续吗?刚刚脱离长期制裁两年才有复苏却又被压回制裁阴影下,伊朗经济能撑得住吗?新制裁下,中国在伊朗的投资和项目将受到怎样的影响?……这些林林总总的疑问,也许唯有时间能给与答案。

  对于特朗普对伊政策的重点,美国国会研究处中东问题高级分析师卡兹曼表示,通过对伊朗经济施加重压,让伊朗政局陷入动荡,无法继续支持其他武装组织,从而迫使伊朗回到谈判桌前——“这是美国政府的希望,但是我觉得不可能发生。”

  毫无意外,如期而至。

  当地时间8月6日17时许,美国白宫发表声明,宣布美国将于7日重启对伊朗金融、金属、矿产、汽车等一系列非能源领域制裁。

  8月7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称,这些刚刚生效的制裁“是史上最有刺痛力的”,而11月还将进一步升级。“任何跟伊朗做生意的人将无法跟美国做生意。我要的是世界和平,不折不扣的!”

  2015年7月,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核问题全面协议(简称“伊核协议”)。根据协议,伊朗承诺限制其核计划,国际社会解除对伊制裁。但在特朗普眼中,这却是一份“糟糕的单方面获益的”协议。今年5月8日,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将重启在伊核协议下豁免的对伊朗制裁。

  在过去的90天中,剩下的伊核问题五国以及欧盟都在呼吁美国能从长远和大局出发,尽快回到继续执行伊核协议的轨道上来。但在“退群”方面有言必行的特朗普任性如故,毫不迟疑地于8月6日签下重启第一阶段制裁的行政令。

  而就在特朗普落笔前的几个小时,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与英法德三国外长发表联合声明,认为维持伊核问题全面协议事关对国际协议尊重,欧盟和三国将保护欧洲企业与伊朗之间的合法利益。

  8月7日,俄罗斯外交部发布声明称,对美国恢复对伊制裁感到失望,谴责任何绕过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单方面制裁,更何况还涉及第三国利益的限制措施。

  对于特朗普对伊政策的重点,美国国会研究处(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中东问题高级分析师肯尼思·卡兹曼(Kenneth Katzman)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通过对伊朗经济施加重压,让伊朗政局陷入动荡,无法继续支持其他武装组织,从而迫使伊朗回到谈判桌前——“这是美国政府的希望,但是我觉得不可能发生。”

  从谈判策略的角度来看,沃顿商学院谈判专家斯图尔特·戴蒙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评论说,“这样的谈判策略由一个纽约地产商采用还行,但在今天这样一个多极化的世界,被政治领导人用在国际谈判中可能是不太好的。”

  尽管特朗普“非常擅长选举”并有可能因此获得连任,但戴蒙德称,“他的任期越长,可能给世界带来的危险越大。”

  “史上最严厉制裁”

  按照白宫声明,8月7日生效的制裁将涉及六个方面:伊朗政府购买或获得美元;黄金和贵金属交易;工业用石墨、钢、铝、煤炭和软件;与伊朗货币里亚尔相关交易;与伊朗主权债务相关活动;伊朗汽车行业

  美国宣布将于11月5日重启对伊朗剩余部分制裁,涉及以下三个方面:伊朗港口运营商,能源、航运和造船行业;石油类交易;外国金融机构与伊朗央行交易。

  此外,美国政府还将重新把几百个曾在制裁名单中的个人、实体、船只和飞机列入制裁名单。自5月以来,美国政府已对38个和伊朗相关的个人和实体实施过总计6批制裁。

  “我高兴地看到,很多国际企业已经宣布打算离开伊朗市场,某些国家还表明将减少或终止从伊朗进口原油。”特朗普8月6日发表声明称。他敦促所有国家都采取这样的做法,以迫使伊朗“改正它充满威胁性和破坏性的行为”。

  肯尼思·卡兹曼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特朗普制裁的杀伤力“绝对”可以达到2012-2015年制裁的水平。

  “这些制裁(在正式生效前)就已经给伊朗经济带来压力,因此,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卡兹曼说道。自4月以来,受制裁预期的影响,里亚尔贬值近半。据伊朗外汇网站“邦巴斯特”的数据,里亚尔兑美元汇率7月30日在非官方市场跌至119,000:1,创下历史新低。

  不过,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研究院院长李绍先对此持不同意见。“伊朗今天所处的环境与当年已经完全不同了。”李绍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伊核协议前,美国对伊制裁得到绝大多数国家的支持,特别是美国的盟国,使得伊朗石油出口量降至谷底;如今,绝大多数国家都表示反对,虽然最后情况还有待观察,但至少说明美盟立场存在分歧。

  李绍先还指出,美国当年推动联合国对伊朗实施了制裁,使之成为具有法律效力的国际协议;如今,美国抛弃安理会取消对伊制裁的决议,不仅对伊实施一级制裁,还要对同伊朗打交道的国家实施二级制裁,“这在法理和道义上都是站不住脚的”。

  伊朗石油出口下滑,对华对印出口逆势上扬

  8月7日仅仅是开始,特朗普还有大招留在了90天后。届时,伊朗石油业和航运业将全面遭遇禁运。事实上,在特朗普5月放出制裁风声后,伊朗石油出口已连续三个月出现下滑。

  据标准普尔全球普拉茨数据,伊朗石油出口7月下降7%至日均232.2611万桶,为四个月以来的最低水平。7月,韩国停止从伊朗进口石油,欧洲进口量减少4.2%。分析认为,随着的贸易结算和航运保险被美国全面封杀,伊朗石油出口的跌势9月后将更加迅猛。

  “伊朗的石油出口已经出现下滑,很多欧洲炼油企业决定离开伊朗,甚至印度、韩国等国家的炼油企业也开始将石油订单从伊朗转向了他国,如沙特、伊拉克、尼日利亚等。”卡兹曼说。

  标准普尔全球普拉茨称,欧洲对伊朗即期原油的需求大幅下降,但欧洲炼油公司仍然在执行定期合同。欧洲是伊朗的第三大石油买家,7月份出口欧洲占伊朗石油出口的20%。其中,法国、西班牙和土耳其的需求下降,意大利和希腊的采购量稳步上升。

  尽管欧洲的进口出现下滑,但作为伊朗石油的前两大买家,中国和印度的进口却继续保持高位。据标准普尔全球普拉茨数据,7月,中国进口增长10.7%至日均79.9452万桶,占伊朗石油出口的34.4%;印度进口增长5.4%至70.6452万桶,占伊朗石油出口的30.4%。

  另据中国海关数据,今年1-5月,中国日均从伊朗进口约71.8万桶,相当于伊朗石油出口的四分之一以上。与去年相比,中国对伊朗石油进口量增长了9.3%。

  “这无法扭转伊朗石油出口下降的趋势,因为销往其他地方的石油将大幅下降。”卡兹曼说。

  石油是伊朗的经济命脉。过去两年,随着制裁的解禁,伊朗的石油产业终于重焕生机。据伊朗官方数据,2017年,伊朗平均每日出口281.9万桶石油,比2015年增长了76.7%;石油收入从2015年的27.308万亿美元增至2017年的41.123万亿美元。

  据2018年版《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截至2017年底,伊朗探明石油储量达1572亿桶,占全球总储量的9.3%,居世界第四位;探明天然气储量达33.2万亿立方米,占总储量的17.2%,居世界第二位。

  欧盟“阻断法规”的实效有限

  在特朗普的步步紧逼之下,德国汽车制造商戴姆勒成为最近一家宣布放弃扩大在伊销售计划的欧洲企业。

  此前,法国能源巨头道达尔宣布从耗资20亿美元的伊朗南帕尔斯气田项目中抽身,马士基油轮将在11月初结束任何现有客户订单,标致雪铁龙已开始暂停在伊朗的合资项目……

  在上述欧洲抵制美国制裁的声明中,欧盟宣布于8月7日正式启动修订后的“阻断法规”。“阻断法规”旨在鼓励欧盟公司无视美国的制裁威胁,它还规定欧盟将补偿欧盟公司因为在伊朗进行合法交易而受到的损失。

  对于“阻断法规”的效用,卡兹曼认为,这仅仅是欧盟维护伊核协议的一个“象征性的姿态”,实际上完全无法消除欧洲企业的顾虑,“远远无法弥补失去美国市场的损失,欧洲企业无论如何都将离开伊朗市场”。

  德杰律师事务所(Dechert LLP)负责国际贸易事务的驻伦敦高级律师罗杰·马休斯(Roger Matthews)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目前尚不清楚“阻断法规”会有什么实际效果。尽管欧洲委员会发布了一些指导原则,但不太有帮助。

  对于留在伊朗的欧洲企业,马休斯认为,它们可能需要做出两难选择:如果继续与伊朗打交道,就要冒被美国市场排斥的风险;但如果不这么做,将受到欧盟的处罚。“如果被迫选择,欧洲企业可能会认为美国的执法威胁更加真实。”

  对欧盟和英法德力挺伊核协议的声明,鲁哈尼在8月6日的采访中表示,“问题在于他们的企业处于美国的压力之下,而且受到了美国制裁的影响。”他暗示,欧洲国家提出的措施缺乏可操作性,也不够具体。

  “伊朗政府要的不是欧盟出台新的法律条例,而是让欧洲企业安心与伊朗做生意的实际效果。”卡兹曼说,“一旦认定伊核协议无法再给伊朗经济带来好处,那么包括最高领袖在内的强硬派就可能指责鲁哈尼(向美国)屈服。那么鲁哈尼就可能被迫要退出协议。”

  美伊首脑会晤可能性为零?

  “特朗普希望通过对伊朗经济施加重压,引发伊朗民众对政府的不满,让其政局陷入动荡,没钱购买武器,无法继续支持各种武装组织,从而迫使伊朗回到谈判桌前。”卡兹曼说,“但这只是美国政府的希望,我觉得根本不可能发生。”

  卡兹曼分析指出,过去,鲁哈尼冒着很大的风险相信了美国,谈成了伊核协议,但这个成果却被特朗普抛弃了;现在,伊朗国内巨大的政治压力不会允许鲁哈尼重新就伊核协议进行谈判。

  至少目前来看,伊朗政府表示坚决不接受重新谈判。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特朗普屡屡大放厥词的反感。伊朗驻华大使哈吉就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称,特朗普是一个“不可靠的人”,“跟这样不值得被信任的人谈判没有意义”。

  “鲁哈尼绝不可能在当前的形势下跟特朗普会面。”李绍先指出,伊朗当前的政治气氛不允许他这么做,而且伊朗具有极其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如果哪位政客敢在伊核问题上对美国妥协,他的政治生命将立刻结束”。

  卡兹曼也认为,美伊首脑会面的可能性为零,因为特朗普的会面邀请不仅是有条件的,而且是完全无法被伊朗接受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在特朗普首次示好之后马上表示,只有伊朗做到“改善平民生活”和“停止一切邪恶行径”,美伊首脑才能进行会面。

(责任编辑:DF155)

8525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点击排行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东方财富

扫一扫下载APP
天天基金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54509984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