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东欧各国难以挽回人才流失的颓势

2017年02月03日 16:16
作者:武守
来源: 观察者网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网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2004年之后,东欧诸国逐渐都加入了欧盟,梦想着有朝一日能转型成英法德那样“自由民主富强”的国家,他们孜孜以求融入到所谓欧洲主流社会价值观的怀抱。英国《经济学人》杂志1月19日撰文,论述了东欧目前存在的一个残酷现实:青壮年劳动力的出走和高级人才的不断流失。这为“东欧梦”的前景蒙上了厚厚的阴影。】

  在立陶宛帕涅韦日斯市(Panevezys),一个服装品牌Devold(注:挪威最负历史盛名的针织衫生产商之一),在市内划定的经济特区修建的新工厂日前闪亮开工。工厂计划招工40人,满打满算只招了18人。这倒不是说本地的工人们工资要求过高,而是因为工人们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市长说,和10年前比,本地学校的学生们也少了一半。

  出生率越来越低,青壮年移民国外率却越来越高,人口流失的焦虑感弥漫在中东欧各国。这些前共产主义国家在2004年之后逐渐都加入了欧盟,梦想着有朝一日他们也能转型成像英国或者德国那样富强的国家。

  但是如今,他们的适龄工人们却先“转型”了,纷纷出走,去了英法德等发达的西欧国家。

  在拉脱维亚,适龄期的工人数量相比2000年减少了25%,2002-2009这几年毕业的学生,到2014年已经流失了三分之一。

  在保加利亚,调查显示,高达80-90%的医学院的学生在毕业后都有出国的想法。

  立陶宛经济学家Stasys Jakeliunas说,工人流失造成的代价极大。虽然进出口贸易和欧盟用于升级基础设施的补助资金有所裨益,但是劳工短缺让外资望而却步,深深地伤害了本国经济。

  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统计,1999-2004这几年,东欧各国因人口移民他国导致年均GDP增长被拉低了0.6-0.9个百分点不等。该组织还模拟数据,到2030年,相对于没有人口向外移民的理想状态,罗马尼亚和波罗的海三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的人均GDP要低3%到4%左右。

  上述弊病已经危及了公共财政。对很多东欧国家来说,养老金这一块占到了社会支出的一半左右。在拉脱维亚,2013年每3.3个工龄段的年轻人就要供养一个65岁以上的老人(3.3:1),这一数据和英法两国持平。到2030年,数据将变为2:1;到2060年,供养比则会是1:1!

  众多东欧国家都在推迟退休年龄(波兰是个例外,居然无所顾忌地把退休年龄提前)。此举带来的益处杯水车薪,留给缩减公共开支的余地极少。就社会支出占GDP的比例来说,保加利亚、罗马尼亚还有波罗的海三国,几乎已经达到那些欧洲富国的一半。

  既然无法劝说青壮年们不要离开,这些国家便效法爱尔兰和韩国,想办法把他们“引诱”回来。Daumantas Simenas是帕涅韦日斯市经济特区的主管,主持了“创造:为了立陶宛”(Create for Lithuania)这一吸引青壮年劳动力从西欧回乡的项目,为那些移民潮中的职场骨干们提供匹配其教育水平的政府工作。他说,回国就有工作这一政策会让他们更容易做出返乡的决定:“家毕竟还是家啊。”

  诸如此类的计划力图扭转移民态势,其收效却大为可疑。Milda Darguzaite也曾是“创造:为了立陶宛”这个项目的主主要执行人之一,她之前在美国设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市的一家投行工作。她说,此计划已经实施五年了,一共却只召回来一百多人。回来的人包括一个国会议员,一个副市长还有几个总理副手。

  想要把医生和工程师们召回来那就更需费心思了。研究显示,吸引东欧技术工人的主要是国外高质量的科研机构,比如好的大学,还有给国外缺少技术的移民的社会福利。

  有关移民出去然后又回来的,这部分数据目前还不是很充足。不过根据IMF的调查,此数字相当“羞涩”,其中一些东欧国家,回来的人只占到出走的5%。

  匈牙利移民政策研究专家莫莱·克里斯蒂安(Moreh Christian)说,长期生活在国外的匈牙利“一代移民”人数约为86000人,这还不包括在国外出生的匈牙利人。在2008年经济危机之前,只有大约17000名匈牙利人生活在英国,之后这个数字暴增到了44000左右。

  由于匈牙利是欧盟国家,和其他欧盟成员国签署了劳工自由流通协议,这也加剧了匈牙利的人才流失。研究者们认为,除去谋求更好的工作机会和生活条件之外,匈牙利国内政治体制的腐败让大批民众对国家的未来丧失信心。已经移民出去,但在国内还有家人的匈牙利人中的85%都表示未来根本没有回国的打算。

  东欧的大批公司和企业也不得不自我调整以适应劳工短缺的状况。最近在保加利亚召开的一个商业会议上,雇主们说他们被迫逐步提高工资,吸引那些远在国外的工人们回国工作。

  保加利亚和波罗的海三国的工资增长速度已经超过了生产力的增长速度——这削弱了产品出口的竞争力。

  也许有失也有得。丹麦银行的立陶宛经济学家Rokas Grajauskas说,高昂的人力成本正在迫使企业去搞自动化运营。这家Devold服装厂,以前需要手工操作的某些流水端,比如把布料裁成冬季套衫的形状这一程序,现在逐步换成了机器人操作。

  一些国家还另辟蹊径,去更穷的国家引入移民。自1990年代以来爱沙尼亚的人口数量就不断减少,但是2015和2016连续两年处于增长态势,因为该国不断从乌克兰、白俄罗斯、俄罗斯引进了劳工移民。但这些移民国内的抵消不了高智力人才的向外移民。

  截止到2015年,在波兰取得居留权的40万乌克兰移民几乎都在从事农业、建筑业和家政服务业这些劳动密集型产业,但是波兰向外移民的人中,30%可都是高学历人才,按照本国教育程度的人口比做一个对比,这可是两倍多(波兰高学历人口占总人口的不到15%,如下图)

  图中的横轴是高学历人口占总人口比例,纵轴是移居外国的高学历人口占移居总人口的比例(2010年)。从图中可以看到,这些东欧国家都在虚线的上半区,其中乌克兰移居国外者高学历人才高达40%

  那些有能力走出东欧的人们,他们去自己选择的地方自由自在地学习和生活,就如同鲤鱼跳龙门。不过对生他们养他们的母国来说就很苦逼了。这些国家必须要学着如何吸引人才、留住人才,或者学着怎么继续衰败下去。

(责任编辑:DF010)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网友点击排行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沪)-非经营性-2009-0019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证券投资咨询资质:上海东方财富证券研究所(ZX0064)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54509988-2345/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