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资本市场30周年】许春华:春华秋实

2020年11月16日 16:31
作者:周俊生
来源: 证券时报网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对于许春华来说,1992年的9月,实在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

  在这一年的春季,已经在股票市场上摸爬滚打了一段日子,积攒了几十万元资金的年轻的许春华产生了新的想法,他要到期货市场上去搏击一番。6月13日,他退出了股市,带着所有的资金来到了上海的物贸大厦,他在大厦的23楼租了一个房间,他决心要在这里大干一场。

  初战告捷,仅仅一个星期的小试牛刀,许春华就赚到了10万元。志得意满的许春华觉得期货比起股票来,做起来更容易,他毫不犹豫地把所有的资金投入到了一笔铜的期货交易中去。

  波谲云诡的期货市场很快就打破了许春华的美梦,随着一家超级机构的进场,他们娴熟的做空手法使期铜价格一路下跌。许春华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跌势,他套用着在股票市场上学到的一些做法,总以为在什么价位上就应该反弹了,但是,事与愿违,他在那几个月里却从来就没有看见过反弹!一直到9月底,这笔期铜到期交割的时候,许春华才懊丧地承认:

  打穿了。

  交割完毕,许春华不仅把三个月前带进交易所的50万资金统统赔了进去,不仅把他刚刚在交易所赚到的10万元赔了进去,而且还倒欠了交易所35万元。

  面对交易所开出的骂他单,许春华一下子就懵住了。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但是,这是现实,期货市场同股票市场一样,不能只承认赢家,也要承认输家。

  第二天,就是国庆节。平日里喧嚣烦闹的期货交易所放假了,物贸大厦出现了难得的安静。许春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陷入了苦苦的思索之中。

  怎么办?怎么办?

  许春华找不到答案。他想,自己已是一个没有工作的人,原本想在股票市场上能够大把大把地赚钱,对此也没有什么担心,但谁能想到会有如此的结局呢!35万元的欠账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自己的身上,叫自己怎么还得清呢?再有,家中的老父老母,新婚的妻子今后还怎么过日子呢?

  许春华要从痛苦之中解脱出来,他想到了死。

  许春华似乎找到了答案,他平静了下来,伏在桌上,写好了一份遗书。

  这份遗书,是许春华不多的文字生涯中写得最为艰难的。等到写完,已是深夜了。他把遗书放在桌上,义无反顾地就往窗口扑去。

  窗外,正是风雨大作……

  

  1990年,23岁的许春华从上海工程技术大学毕业,他没有费很多的精力就得到了在上海工程成套设备公司的一份工作。但是,在这位正沐浴着改革开放春风的年轻人的眼里,处处都充满了鲜花,他决意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找一份工作,他要检验一番自己的能力。许春华骑着自行车用一整个星期把偌大的上海兜了一遍,终于在上海冶矿厂找到了一份工作。比起那个设备公司,这份工作似乎并没有特别胜过的地方,但因为是自己找来的,许春华特别珍惜。

  带着欣喜的心情,许春华去上班了。他被分配在研究所里。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他在这个研究所里却觉得有点无所事事。说也不奇怪,虽然我们的国家已经步入了市场经济的轨道,但长期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运行的工厂还停留在原来的习惯之中,每天上班,就是一杯清茶、一张报纸。这样的工作状态对于一些人来说也许会觉得很舒服,但是对于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许春华来说却觉得很不适应。

  但是,刚刚上班的许春华也只能像别人一样过日子。每天,他第一个到了办公室,泡开水、抹桌子,然后就是看报纸。

  然而,这时候的中国社会毕竟已经是生气勃勃了。正是在报纸上,许春华发现了一块新大陆。有一天,在无意之中,他看到了登在报屁股上的一小块国库券行情表。

  反正也是闲着无事,许春华对着这张行情表细细地琢磨开了。他发现,国库券在北京和上海这两个地方的价格是不一样的,上海要比北京高出一两元钱。许春华的脑筋转开了,“嗯,如果把北京的国库券买来,到上海再抛出去,不就可以赚钱了吗?”

  这样一想,许春华的劲头来了。他假想自己已经有了1万元钱,把它作为投资,到北京去买国库券,一个星期跑一趟,一个月大概跑四趟,一年就是四十八趟,去掉北京和上海两地来回的火车票钱,一年下来就可以赚到3万元钱。

  3万元,这对于一个刚从大学里走出来的年轻人来说,该有多么大的诱惑力。但是,许春华一看自己的现实,马上就又有点沮丧了。因为他明白,自己算的这笔帐,是以1万元作为基础的,可是自己在工厂里的工资才100元出头一点点,自己在大学读书的时候虽然有一点靠勤工俭学积攒下来的钱,但也只是一个小数字,现在到哪里去找这1万元的资本呢?

  虽然许春华觉得自己算的这笔账有点不太现实,但他的心已经被那张国库券行情表煽动起来了,他在那个研究所的办公室里再也坐不住了。那天,他利用一点空余时间,悄悄地溜到了一处证券营业部。

  那里正是万国证券公司的上海徐汇营业部。跑到那里,许春华才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来晚了,人头挤挤的投资者在那里一堆一堆地议论着证券行情。许春华一看,噢,除了国库券,还有一种叫做股票的东西。

  股票?什么是股票?许春华不懂。不懂就学,营业部里到处是他的老师。他静静地挤在人群中,听着他们的议论。

  “我看这个电真空的价位已经不低了,现在买进去恐怕会套住的。”

  “不可能,你看看这里人这么多,大家都要买电真空,它怎么跌得下来呢?”

  “电真空是个国营企业,效益不太好,买电真空,我看还不如买小飞乐保险。”

  “小飞乐?那种小企业有什么花头经?电真空的优势就在于它是大企业,国家会重点保护的。它如果跌下来了,国家的脸上也无光彩。”

  …………

  许春华对他们的这些对话,听着有点似懂非懂。但是,年轻人就是有一股钻劲。他到书店里去买来一本叫做《漫步华尔街》的书,仔细地看了起来。

  这是一本美国人写的书,介绍了美国股票市场的基本情况。许春华用一个月的时间几乎把这本书翻烂了,他也终于明白了股票是怎么回事。同样是证券,他觉得股票比国库券更有意思,它的上升空间不像国库券那样让一个最终的得益率封死了,1元钱的股票,在美国居然可以升到几十元、上百元,到哪里去找这样的好事呢?

  许春华又回到了证券营业部。他对着那块闪烁不定的行情表又盘算开了。看看电真空的价格,现在已经超过400元了,但它的面值就有100元,如果把它当作1元来算,那它现在不过才4元多一点。

  便宜!许春华几乎要喊了出来。

  当机立断,许春华把自己的全部积蓄拿了出来,一共有2500多元,买进了5股电真空股票,每股价格471元。

  从此,许春华便把自己的命运与股票拴在了一起。他倒也没有天天往证券营业部里跑,但是,那忽上忽下的行情着实地牵制住了他。电真空涨了,他掩饰不住满心的欢喜,但有时候电真空也要往下沉一沉,他便显得万分的焦急,即使是在上班的时候,也定不下心来。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买股票,也毕竟,这一笔买卖投入了他所有的资金。

  皇天没有辜负许春华的这第一次投资。一个月后,电真空已经涨到了将近700元。许春华一算,这5股电真空,已经让自己赚到了1000多元,许春华欣喜若狂,要知道这已经相当于自己10个月的工资了。

  许春华想到了那本美国人写的书,那个没见过面的美国人告诉他,买股票就像吃鱼,不能希望把鱼头和鱼尾巴都吃掉,能够吃到鱼的身子已经是上上大吉了。他觉得自己虽然没有吃到鱼头,但已经吃到了鱼的身子,那个鱼尾巴也留给别人吧。于是,他就把5股电真空抛出去了。

  许春华喜滋滋地把自己的收获告诉了父母,父母也为儿子的成功感到高兴。

  “爸爸妈妈,我想以后再要去买股票,多积点钱,这样你们的生活也可以轻松一点。”

  听他这样说,父母倒有点犹豫了:“买股票当然好,可是你这一次赚了,下一次也能保证赚吗?”

  “不瞒你们说,在单位里上班,实在没有什么大意思,钱又少,到时候,我结婚都成问题呢。”

  儿子已经在谈恋爱了,两位老人也确实正在为他的婚事犯愁。手头就这么一点钱,现在办婚事的费用又是日长夜大,只怕到时候开销不起。他们一商量,觉得儿子说得也不无道理,既然他有这方面的想法,不如让他去闯一闯吧。“好,可是我们全部的积蓄也只有这3万元,你可要当心啊。”

  许春华拼拼凑凑,手里有了5万元资金。他再一次来到了证券营业部。这一次,他到了位于广东路上的上海最为闻名的万国证券公司黄浦营业部。

  广东路上天天是人山人海。黄浦营业部开通了深圳股票的买卖。在上海人眼里,深圳股票是最有魅力的了,营业部里唯一的一部传真机整天忙个不停,把上海股民的买卖盘传送到深圳。许春华将上海与深圳的股票作了一番比较,觉得深圳股票价位低,给投资者的回报却高,它们比上海股票更有投资的价值,当即决定,买深圳股票。

  但是,许春华还是牢牢地记着那个美国人在书上说的话,不要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他只拿出了三分之二的钱,在3.55元的价位上买了一笔宝安,又在14.10元的价位上买了一笔深发展。

  还没有等到他把这些股票放在口袋里捂热,仅仅过了两个星期,深圳股市像吹足了气的皮球,大涨了起来。在黄浦营业部里,那时候还不能很方便地看到深圳股市的行情,许春华只能每天从隔了一夜的《深圳特区报》上来了解行情。他越看越欢喜,因为,他的这两个股票,让他每天都有三五千元的进账。许春华还是像上次买电真空那样,只吃鱼的身子,在16元的价位上抛出了宝安,又在26-27元的价位上分几次抛出了深发展。

  把这两个深圳股票抛出以后,许春华并没有离开市场,他天天在等待着机会,只要有回档出现,他马上就冲了进去。

  几个回合下来,仅仅过了半年,许春华的资金已经有了50万元。从最初的5万到现在的50万,许春华完成了他最初的原始积累,他体体面面地结了婚。

  许春华觉得,自己在股票买卖上似乎有着特殊的才能,确实,自己厌烦工厂里刻板的生活,而只要走进股票市场,倒就像是猎人嗅到了动物的腥味,浑身都感觉舒服了。看样子,做股票比在工厂上班更有意思,也更能实现自己的价值。于是,许春华辞掉了工厂的工作,开始心安理得地泡在股票市场里了。

  生活是多么美好啊。空下来的时候,许春华总会这样想。

  

  最初的成功让许春华的每一根神经都处在兴奋之中。他张开了网,捕捉着任何一个可以让他赚到大钱的机会。

  时间匆匆地进入到了1992年春夏之交的时候,这时候的许春华,已经不是一年前刚踏入股票市场时那样什么都不懂的一个小伙子了,他俨然已经是一个熟悉股票市场的行家里手了,什么样的股票最容易赚钱,什么时候应该出货,什么时候应该止损,他都可以说得头头是道了。这半年来,他虽然比起刚入市的时候来已经没有了那种一夜暴富的感觉,但他把股票买卖当作了自己的工作,更当作了自己的事业,他活得有滋有味,活得浑身是劲。但是,他又觉得不满足,他要寻找更大的发展空间。

  就在这个时候,上海金属交易所成立了。从电视里看到金交所成立仪式那壮观的场面,许春华的神经又高速运转起来了。金属交易所是从事期货交易的,而期货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说,还是一个实在太过陌生的东西,但许春华又想,正是因为陌生,大家都不懂,反而又是一个能够让人赚大钱的机会。自己在股票上的成功就是因为抢上了头班汽车,那么,期货这一班自己也不应该脱掉。

  于是,许春华从股票市场里把所有的资金提了出来,他退出了股市。这正是1992年的5月,上海股市在高速发展以后出现了第一次大幅度的调整,许春华的退出使他避免了一场灭顶之灾,但是,他万万没有料到,一场更大的灾难已经在等待着他。

  一场小小的期货风暴使许春华满盘皆输。面对着金交所开出的赤字单,他觉得已经别无选择,只有死亡这一条窄路了。于是,在物贸大厦23楼那一间他租下的房间里写好了给妻子的遗书后,他就往窗口扑了上去。

  但是,窗外的狂风却把那扇窗关得紧紧的。许春华推了几次,居然都没有把它推开。

  狂风关紧了许春华的死亡之门,他颓丧地坐倒在地上。

  看来,要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许春华对自己说:“天不让我死,看来我还是应该活下去。活下去了就会有机会,死了就什么机会也没有了。”

  放弃了死的念头的许春华又把自己在那个房间里关了一天,陷入了冥思苦索之中。现在第一步的事情,就是要认输,要退出期货市场。

  坐在房间里,许春华往外打出了一个又一个电话,找遍了他的亲朋好友,向他们借钱,他要还清欠下的债务。

  许春华还清了债务,赶紧把租用的房间退掉了,他拿到了1500元退房钱,像逃避瘟疫一样离开了物贸大厦。三个月的期货生涯一下子就改变了许春华,几天下来,他似乎苍老了许多。

  接下来的路怎么走?许春华抬头问天,天仍然是那么蔚蓝色的,很美丽,但是没有答案。许春华觉得,老天没有把自己的命要去,已经是够宽宏大量了,它不会再给自己指一条阳关大道了。

  许春华低头看地,地上还是那么繁忙。一辆辆自行车从他的身边擦过,那是匆匆忙忙赶去上班的人流。一个建筑工地上,外地来的民工们正在挥汗大干。看着看着,许春华渐渐地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找到了路,这条路就在自己的脚下:

  一切还得从头干起!

  在朋友的介绍下,许春华到一家夜总会做了一个承包人,沉重的债务压着他,他想早点还清。但是,许春华很快就发现,自己陷进了一个更大的烦恼之中。一到夜晚,夜总会刚开张,就有一些说不清名堂的人来了,来的自然都是客人,许春华向他们陪着笑脸,但是他们却还是满脸的不高兴,原来他们要求提供特殊服务,说穿了就是要“三陪”小姐。做了老板的许春华满足不了他们的要求,于是客人们就说着各种各样难听的话走掉了。可是,他前脚刚刚送走这些人,后脚就来了一些检查人员,送给他的是满脸的不信任,一个个包房里细细地检查,弄得一些正常消费的客人也是满脸的不高兴。

  就这样,许春华天天提心吊胆地应付着各路大爷,一个也得罪不起,但客人却日见稀少。三个月下来,许春华一结账,只赚到了2000来元钱。可是细一算自己在这段时间里付出的辛苦,却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他明白了,要想把这种夜总会的活干得有声有色,恐怕真的要在“声色”两字上做文章,自己缺少这方面的才能,还是早点离开为好。

  许春华赶紧打点行装,离开了那个夜总会。搞什么呢?他想到了自己的专业,自己学的是玻璃专业,大概还是老本行干起来得心应手一些吧。于是,他联络了一些志同道合的老同学,决定投资搞一个玻璃厂,专门生产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镀膜玻璃,许春华相信自己的水平,这种活虽然干起来辛苦一点,但他相信总能有所收获。

  都是年轻人,说干就干。他们一行人来到嘉定马陆,选中了一块地皮,投资了50万元设备,准备大张旗鼓地干起来了,

  但是,谁能料到,就在这个时候,报纸上发了一条消息,地处浦东的中英合资企业耀华皮尔金顿公司也准备上镀膜玻璃了。大家看到这样一条消息,一下子就呆住了,凭我们这一帮人,怎么打得过这样的大公司呢?许春华甚至暗暗庆幸这条消息发得还算及时,如果我们的这个工厂已经上了马,只能输得更惨。

  就这样,这个轰轰烈烈的工程,还没有开张就结束了。

  许春华不会甘心自己的失败。经过朋友的介绍,他认识了几位搞零售商场的行家,他们准备投资建设一个大型商场。许春华对商业经营没有把握,但是他想,这说不定也是一个机会,于是,他决定参与他们的投资。这个商场最终选定在上海东北角的中原小区,连许春华在内一共有10位合伙人。经过一番辛苦的准备,一个面积达到200平方米的大型商场开张了,许春华也在这里找到了新的事业。

  这个商场的企业组织形式是全新的,那就是股份制的体制,虽然10位合伙人没有明确这样的说法,但每个人都按自己的投资额享有着他们的权利。很可惜,这个走了股份制道路的大商场,却没有真正按股份制的要求来办。当商场刚刚有了一点盈利的时候,一些合伙人的三亲六眷纷纷提出了到商场来工作的要求。这些人来到商场以后,仗着自己在商场里有后台老板,出工不出力,怠慢顾客还是小事,甚至偷拿商品的事情都发生过。许春华虽然也是合伙人,但是他没有投入多少钱,他的权力几乎是微乎其微,说了话也等于是白说。

  该发生的问题终于发生了。这个商场的经营时间不长,便矛盾丛生,甚至经营也发生了困难。最后,合伙人闹了一个不欢而散。

  许春华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许春华离开了那个商场,回到了家里。

  离开期货市场还不到一年,许春华就像一个苦苦挣扎的无头苍蝇,为了生存到处奔波,到头来却还是一无所获。

  妻子已经怀孕,也许是孕期的反应吧,对丈夫没有送上好的脸色。

  许春华自觉有愧于妻子,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沉重地躺倒在沙发上,顺手拿起了当天的晚报。

  一则招聘启事把他的注意力吸引住了。上海工商银行证券营业部招聘业务员。许春华细细地读了一遍,觉得自己很符合条件。他忽然觉得,自己在期货市场上遭到了惨败,退出以后,虽然对股市也关心过,也买过几次股票,但由于忙于那个让人心烦意乱的夜总会,忙于那个胎死腹中的玻璃工厂,忙于那个一无所获的商场,对股票市场反而有点疏远了,那几次有限的股票买卖虽然没有输,但也没有赚什么钱,这是不是一个错误?

  吃过晚饭,许春华把那张晚报递给妻子,吞吞吐吐地把自己的想法跟她说了,他想去试试自己的运气,如果能够应聘成功,也算是找到了一个新的饭碗。

  “哼!我看你呀,做什么都不会成功。”妻子送过来一句冷冰冰的话。

  许春华什么也没有说,妻子正在怀孕,可是自己这段时间里却没有对她好好照顾,现在她对自己发发脾气,也是应该的。

  第二天,许春华把自己的材料整理了一份,寄了出去。他希望这一次自己能成功。他甚至想,如果这一次再失败,是不是真的应该再到物贸大厦的23楼跑一趟,这一次,老天爷大概不会再有什么慈悲心肠了吧。

  大概过了十来天的功夫,回音来了,通知他去考试。

  考试,对于许春华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没有多久,许春华就跟营业部一位姓谭的经理见了面,两个人谈起了话,实际上这也是一次考试。

  经过一番简单的寒暄,谭经理便单刀直入地发问:“你觉得如果你到了我们这里工作,你有什么优势吗?”

  许春华略一思索,回答说:“我在股市里还有不少朋友,他们整天都在大户室里,我可以把他们拉过来。”

  “嗯……”谭经理听他这样说,沉吟了好一会,不露声色地对他说:“你回去等消息吧。”

  许春华明白,自己的这一番应聘,基本上已经成功了。这位谭经理虽然没有说什么,但自己说的可以把许多大户朋友拉过来显然已经打动了他。许春华知道,上海的许多证券营业部都下起了功夫拉大户,因为每一个大户进来,都会带过来大笔的资金,这对一个小小的证券营业部来说显然是十分重要的。

  许春华在家里等着消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女儿降生了。看着女儿红扑扑的小脸,许春华一阵阵的激动,他暗暗想,托女儿的福,我这一次一定能成功。果然,5天以后,许春华终于收到了录用的通知书。

  一到证券公司,许春华就忙碌开来了。他一个个地拜访昔日在一起炒过股票的朋友,他们没有像许春华那样在赚了一大把以后就转到期货市场,而是坚守在股票市场上,一年下来,有的输的一败涂地,也已经离开了市场,但也有的不少却守住了战果,并且通过买认购证炒新股成了大户。现在许春华回到股市,又来拉他们过去,作为以前的朋友,他们也觉得很高兴。于是,一批大户朋友跟着他到了谭经理的营业部里,将近3000万资金也随之而进入了公司的账户。

  谭经理心花怒放,他把许春华叫到办公室,大大地勉励了一番,接着就让他担任业务员,继续到外面去拉客户。

  但是,谁能料到,谭经理的这个安排却让那些大户不高兴了。他们找到谭经理,开门见山地对他说:“谭老板,我们跟着许春华到你这里来,主要是想要让他给我们讲讲市场的,现在你把他派到外面去,我们看不到他的人影,叫我们如何炒股票。”

  话说得也许有点夸张,但是这些大户朋友都认为,许春华年纪虽轻,但人很聪明,分析起股票市场的走势来头头是道,还是有点参考价值的。因此,他们要求许春华留在身边。

  谭经理觉得这些大户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他就把许春华从外面叫回来,叫他担任了大户室的解盘。这个岗位自然是谭经理自己杜撰的,但许春华却觉得还是比较贴切,他也乐意干这样的工作。

  然而,真的上手干这样一个解盘工作,许春华却又感到了很大的压力。以前他给朋友们提供操作建议,心态比较放松,说对说错都没有什么责任。现在自己作为公司的一个职员,如果解盘发生了失误,不仅朋友们要不高兴,也可能给公司带来不良影响,从而又会影响到自己职业的稳定。已经有了女儿的许春华再也不敢草率从事了。他觉得,以前自己只是凭感觉,现在不仅应当有感觉,更应当有研究。这种研究不应当只是对个股情况的熟悉,还应当对国内外的政治、经济情况都能有所了解。于是,许春华找来一大堆股票图书,开始了他的又一次求学。每天,他都要在证券公司里呆到很晚才离开,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一个人对着电脑上的股票走势图,反复地分析、求证。

  那一天,正是周末,许春华抱着女儿逛马路,走过一个街角,正好也是一家证券营业部,里边人头挤挤,一个股市沙龙正开得热火朝天,他也便信步走了进去,一个股评家正在侃侃而谈:“这次宝延风波,宝安通吃延中股票,延中要进行反收购,两家公司总有一场好斗,我们笃定可以吃进延中,然后坐山观虎斗,到时候一定摇账墨墨黑!”听着他的话,人群中就有人高兴得拍起了手。

  许春华听着听着,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宝延风波这几天在上海确实闹得不可开交,延中的股价也扶摇直上,这几天已经接近40元了。延中的情况他是清楚的,只是一个小公司,哪有什么实力搞什么反收购。

  这样一想,他就有点按捺不住了,掌声响过以后,他接上话茬说道:“刚才那位先生说的话,我有点不同意见。我看延中很难再炒上去了。”

  人群中有人就叫开了:“朋友你不要泼冷水,你懂得什么呀!”

  许春华继续说道:“我们应当冷静一点,认真地想一想,前一阵股市暴跌,教训难道还不深刻吗?延中前两天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是说过要进行反收购,但这不是说着玩玩的,真要搞反收购,那是要拿出钱来的。延中现在已经快要到40元了,这么高的价位,买10万股就要400万资金,延中拿得出来么?而10万股对控制延中是根本没有什么作用的,因为宝安拥有的延中股票已经远远超过这个数字了。当然,我们可以假设,延中为了保护自己,不惜一切代价,甚至去搞贷款,这样自然可以大量购进自己的股票了。但是你们想一想,这样对延中有什么好处呢?它所有的资金都投入到了这个高价位,今后怎么办?谁来接它的盘?没有人接它的盘,它就只能割肉,那么它注定就要遭受损失,今后的经营业绩就要滑坡。因此,我看延中的反收购只是说说罢了,不会有实质性的行动,银行也不会为了这样的事就贷款给它,今后收不回来,银行也是要吃赔账的。”

  听众中,有人开始点起了头。

  许春华趁热打铁,继续说道:“我说的到底对不对,相信过几天就可以得到检验了。”

  襁褓中的女儿睁大了眼睛,似懂非懂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许春华说完了自己想说的话,也感觉一阵轻松,便抱着女儿离开了那个沙龙。走在回家的路上,许春华心想,这种股市沙龙倒是一个好地方,大家都可以发表意见,自己以后也可以多到这种地方走走,听听市场上的各种说法,对自己也有好处。

  宝延风波很快过去了,事实证明了许春华判断的准确,他的名气也渐渐响了起来。在朋友的介绍下,他到一些证券公司的股市沙龙里开始上课,他在上海很有名气的股评刊物《一周投资》和《证券市场研究》上发表文章,他到上海电视台的财经频道讲起了股市……许春华开始以一个股评家的全新姿态出现在上海股市,他把自己的研究重点放在个股推荐上,这是一门很有实用性的工作,许春华为此付出了很多的精力,他几乎顾不上他那个家了。

  时间进入到了1994年,中国股市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熊市,股价不断创出新低,成交量持续低迷,市场几乎陷入了一种恐慌之中,在深圳,一些原本极为抢手的新股居然连发行都遇到了困难。长期低迷的市道甚至使一些证券经营机构也发生了困难。但许春华坚信,即使是在这种低迷的市道中,也有好的股票可以让人发掘。他精心研究个股,谨慎地向投资者提出操作建议,一些机构也聘请他担任了投资顾问。他为山东一家信托投资公司的证券部作的投资建议收到了切实的效果,在1994年上半年大盘暴跌的情况下,仍保持了25%左右的盈利,当年7月初,正好中国证监会推出“三大救市政策”,大盘一飞冲天,他所推荐的个股更是冲在了前面。那家信托公司的老板没有忘记许春华的功劳,给了他一笔厚厚的奖励。许春华正是用这笔钱还清了他所欠下的债务。直到这时,他才挺直了腰板。1995年年初,他再一次应聘,跳槽到长沙证券公司,正式担任了公司的投资顾问。

  但是,他没有料到,新的挫折正在等待着他,这一次是后院起火。他在期货市场的失败,他退出期货市场后将近一年劳而无功的奔波,他进入证券公司后废寝忘食的劳动,使他和妻子之间开始产生了隔膜。妻子提出了到国外去的要求。许春华二话没说,把还债以后剩下的所有的钱都交给了她,让她办理出国手续。妻子带着女儿到了澳大利亚,不到半年,就向他提出了离婚。

  

  这时候的许春华,不仅身无分文,而且还失去了女儿,失去了家庭。他又一次回到了人生的起点。

  但是,人生毕竟不是简单的重复,这时候的许春华,已经有了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在这个新的打击面前,他没有倒下去。现实虽然残酷,但必须勇敢地面对。他把痛苦埋到了心里,把股市当作自己的生命,发疯一样地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去,以更大的热情研究市场。

  中国证监会出台的“救市政策”,虽然激活了人气,但由于提出的一些措施在短时间内无法落实,市场很快又冷却下来了,上海和深圳两地的股价指数都再一次无可奈何地往下滑落。翻开一些证券报刊,触目所见,也是一片“唱空”的声音。

  许春华苦苦地思索着股票市场的这种状况。作为公司的投资顾问,他一方面要让公司的投资尽量减少风险,一方面要在这种低迷的市道中尽可能地抓住盈利的机会,他肩上的担子着实不轻。作为一个在股民中有一定的名气的股评家,他还要为一些投资者作出切实可行的操作建议,让股民们在低迷市道中也能看到希望,他自感责任不小。

  中国股市一直被股民们称为“牛短熊长”。确实,从上海和深圳两地的证交所建立以后,每次的牛市都是来去匆匆,而熊市则总是漫漫无边,特别是从1993年以来,市场除了在1994年7、8月份有过一段短暂的冲动,一直处在萎靡不振的局面之中。许春华对市场这几年的发展轨迹做了认真的研究,他发现,所谓的“牛短熊长”,正好是与这几年国民经济的状况基本吻合的。90年代初,中国进入“八五”时期,国民经济每年都以10%的速度向上递增,并在1993年初达到最高峰。此后,通货膨胀加剧,1994年国民经济的增长率如果扣除通胀率其实出现了负增长。在这种情况下,股票市场不可能摆脱经济环境的制约,必然也只能向下寻求支撑。

  基于这样的分析,许春华认为,回过头来再看1995年的股市,就可以发现,由于国家的各项经济指标在这一时期已进入底部徘徊状态,随着宏观调控的见效,国民经济将在九十年代下半叶出现一个新的发展高潮。因此,实际上这一时期的中国股票市场也正在构筑一个大底部,如果不能对此有较为清晰的认识,就会丧失一次大好的投资机遇。

  1995年3月15日,许春华在《上海证券报》上发表文章,提出了“大底部、大牛市、大趋势”的观点。在这篇洋洋数千言的文章中,许春华从基本面和技术面两个方面对中国股市的运行趋势作出了详尽而客观的分析,毫不犹豫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中国股市目前正处于一个大底部中,一波真正的大牛市正悄悄地向投资者走来。

  其未来的发展趋向是在今后的一年或两年甚至更长时间内稳步向上发展,这是必然的

  大趋势。1995年正是国家“八五”计划向“九五”计划过渡的一年,经济的发展再次

  步入上升轨道已是在预料之中的,因此,现在已到了入市投资的最佳时机。

  一石激起千层浪。许春华的这个观点在市场上引起了比较大的反响。不久,市场的走向就开始为他提出的这个观点作出印证。上海股市和深圳股市你追我赶,节节升高,一个月上一小步,一年上几大步,到了1997年,两地的指数都创出了新高。

  许春华紧紧地跟踪着中国股市的脚步,不断地变换着手中的股票,个人资产也像滚雪球一般地开始膨胀起来。就在这个时候,爱情再一次降临到了他的身上。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大连人寿保险公司证券业务部驻上海证交所交易场内的一位“红马甲”。

  “红马甲”名叫王瑜玮,年轻、漂亮。但是,吸引许春华的并不仅仅在于这些,通过几次接触,许春华这位来自东北的姑娘与自己在股票上有着很多的共同语言。他们之间没有那种花前月下的喃喃情话,两人碰在一起,总是热烈地讨论着股市的走势,讨论着个股的买入点和卖出点。议到深处也就是情到浓处了。

  许春华受过伤的心灵在王瑜玮的抚慰下,感到了温暖。1996年底,两个年轻人组成了新的家庭。

  又是一天的交易结束了,上证指数又上涨了几十点,许春华快乐地回到了家里。

  看着许春华乐滋滋的样子,王瑜玮忽然问他:“春华,你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了吗?”

  “当然。”许春华不假思索地回答说,“瑜玮,你是知道的,我受过不少的挫折,我今天这样的生活也是来之不易,我很珍惜。”

  “不!”新婚的妻子说:“如果你仅仅满足于做一个操盘手,你就再也不会长进。”

  “那,依你的意思……”

  “走出现在的小圈子,到更大的天地里去闯一番!”

  “瑜玮,你是说……”

  王瑜玮深情地看着自己的丈夫,说道:“春华,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我们可以开设一个投资咨询公司,让你的聪明才智有更大的空间得到展示。”

  听到妻子的这句话,许春华的心头一震,是啊,前几年自己的那股冲劲到哪里去了?现在钱也有了一点,家庭也重新建立起来了,但反而停下了脚步,满足于现状了,这不应该是我许春华啊。瑜玮说得对,我要不断地给自己加压力,自己向自己提出挑战,只有这样,才能把事业越做越大,才不会被越来越发展的股票市场所抛弃。

  说干就干。许春华和王瑜玮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讨论着这个咨询公司的可行性,讨论着这个咨询公司的业务发展方向,小夫妻俩在一起设计着这个公司的发展蓝图。

  经过一段时间紧锣密鼓的准备,1997年8月,由许春华担任董事长的恒升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在大连市正式注册成立了。

  但是,正当他按部就班地开展工作的时候,他又一次经受了新的考验。1998年初,中国证监会针对证券市场上的混乱现象,开展了规范证券咨询业务的工作,规定只有具有中国证监会认可的资格的人员才能在公开发行的证券报刊上发表股市行情分析文章。许春华按照有关方面的要求准备了报批材料,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被批准。

  对于许春华来说,这是一次更大的打击。那天,他看着报上公布的具备资格人员名单,翻来复去地找寻自己的名字,当确准了榜上无名的时候,许春华一下子产生了一种停顿的感觉,时间在这里凝固住了。他逐字逐句地对照有关的规定,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被批准。

  没有人给他解释其中的原因,许春华只能再一次面对现实。但这时候的许春华,已经不是昔日那个孤身一人蜷缩在物贸大厦23楼的失败者了,他很快便调整了心态,先按照有关规定停止了全部咨询业务,将恒升公司的业务方向作了调整。许春华不再在外边发表股评文章了,但他仍没有一时一刻放松过对股市的关注,他天天在收盘以后将对市道的看法记录在日记本上,甚至在出差的时候也不肯拉下。恒升公司没有因此而倒下,它在中国股票市场这块沃土上继续生长着,它的客户越来越多,它的经营也得到了股东单位的认可。

  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许春华从一个职业操盘手兼股评家转变成了一个拥有一定资产的董事长,他的投资视野也更为开阔了。现在,他的研究具有了更多的前瞻性。在充分研究了目前中国股市的状况以后,他提出了“四个调整”的观点:

  ――政策调整。随着《证券法》的公布与实施,银行、信托、保险业要与证券业彻底分业管理、分业经营,证券公司也要按综合类和经纪类进行分类。这些政策性的调整自然会对股市的走向发生一定的影响;

  ――上市公司产业结构调整。由于国家确立了“科教兴国”的方针,加大了对科技类企业的扶持力度,一些上市公司势必会加大企业产品的科技含量,尤其是要借着资产重组的机会尽量向科技方面靠拢。同时,还应注意到,《证券法》对企业的收购兼并放宽了持股限制,因此,在收购兼并之后所引发的上市公司的产业结构变化也将成为一种普遍现象;

  ――资金面调整。有关方面对1998年参与股市的投资者作的一个调查表明,大多数投资者在这一年里均有不同程度的亏损,这种现象会促使投资者队伍出现分化,以中小散户为主体的投资者会减少股票这种高风险性的投资品种,转向国债、企业债券等风险较低的投资品种,甚至转而参与储蓄,股市会更多地表现为大资金之间的角逐,在证券投资基金的规模进一步扩大以后,股市的资金面将更多地呈现出以基金和综合类券商为代表的大资金领衔,而个人的投资资金也可能是大户类的有所增加而散户类的反而有所减少;

  ――投资者投资方式调整。由于目前正处于国家产业政策调整的过程之中,一些夕阳行业的上市公司经营日见困难,绩差、亏损公司越来越多,股价受其影响难见上升,所谓“跑短差”将越来越难做,使不少股民入市以后难有盈利,这会加剧一些职业股民向非职业股民转化,在实际投资中,也会从原来的短期行为转为中长期投资。

  基于这样的分析,许春华认为,世纪之交的中国股市将处在各方面的大调整中,而指数的表现反而是一种平衡市的状态,至于板块的热点比起前几年来则将有过之而无不及,资产重组、收购兼并、高科技等仍将是股市的热点,重要的是投资者要把握好机会。

  许春华热爱中国股市,他认为是股市给了自己生命,给了自己创造。他最不要听那些对中国股市妄自菲薄的言论。他说:“我们不能盲目地崇洋迷外,什么巴菲特,什么索罗斯,也没有多少了不起。我们就是巴菲特,我们就是索罗斯。我们中国股市的明天,一定会越来越好。正是这个原因,我不想到外国去。”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网)

(责任编辑:DF010)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您可能感兴趣
  • 焦点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含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