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资本市场30周年】一南一北:中国大地率先开办了证券交易所

2020年09月24日 20:59
作者:李几招
来源: 证券时报网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原标题:一南一北:中国大地率先开办了证券交易所

  改革开放后,中国最早的证券交易始于沈阳证券交易市场和上海静安证券交易营业部。

  上篇:沈阳“找托忽悠”开办了第一家证券交易市场

  1983年到1985年,沈阳国有企业每年的技术改造资金大约需要7亿元,国家当时计划仅能满足3亿元,企业自筹1亿元,余下的3亿元资金,这些企业就采取了向社会和企业内部发行1年、2年、5年的债券和股票的形式筹集。1985年,沈阳市发行了企业债券1.5亿元,其中1.2亿元面向社会发售。到1986年7月底,筹集资金约2.7亿元。后来到1986年,筹集的资金存量达到4亿元。

图片1.png

  但是企业职工购买后,发现自己的资金被沉淀了,要急需用钱则没有地方流通变现。而社会上的居民又急于想买到这些内部债券和股票。

  2001年我去采访沈阳信托投资公司孟铁总经理和罗振忠副总经理。他们回忆说,基于此,沈阳市政府决定开办一家证券交易市场以解决此问题。

  沈阳市市委书记张国光、市长武迪生、市政府顾问副市长黄毅祥大力支持,中国人民银行沈阳市分行的领导孙学斌、孙培泮、马忠智具体组织实施。他们找到几个实力强大的信托投资公司商量开办证券交易市场,结果却被以各种理由谢绝了。而当时实力最单薄的沈阳信托投资公司总经理孟铁却毅然决然接受了这项具有风险的任务。尽管当时沈阳信托投资公司各方面条件都很差,但是孟铁和其他几位公司领导罗振忠、全巨山、缪金魁等向上级表态,决心办好这个全国首家的证券交易营业部。他们和市银行一起制定了具体操作方案。

图片2.png
图片3.png

图注:开业当天股民蜂拥而至(孟铁、罗振忠提供图片)

  1985年,沈阳市政府发布了《沈阳市股票、债券管理暂行办法》。1987年7月22日,沈阳市信托投资公司颁布了《债券转让办法》。后来经沈阳市政府和中国人民银行沈阳市分行的批准,1986年8月5日,沈阳信托投资公司在沈阳市市府大路六段23号开办了第一家证券交易市场。

  开业当天原来准备发个消息或广告告知,后来黄毅祥副市长决定以沈阳市政府的名义召开新闻发布会扩大影响。8月5日9点,在沈阳市政府办公楼第一会议室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主管财贸的副市长黄毅祥等领导和与其有关的上百人出席。沈阳市市长助理张瑞昌宣布“从今天开始,开放有价证券的交易市场”。中国人民银行沈阳市副行长马忠智和孟铁具体介绍了证券市场的基本情况和业务规则,居民可以在该市场买卖债券、股票,其方式有4种:《公司》为买卖双方提供买卖服务;债券持有人自由定价,委托交易部门代卖;有价证券抵押贴现兑现现金;鉴证有价证券真伪后到指定地点自由交易。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孟铁他们立即到证券营业部着手当天的运作事宜。

  为防止当天交易冷清和股民不认识营业部的位置,孟铁、全巨山他们决定当天派2俩卡车拉上沈阳市黎明机械厂和沈阳市工业品贸易中心的上百名职工来为开业造势,必要时允许这些职工“假买假卖”,目的是助威宣传造声势,避免冷场。

  令孟铁、全巨山他们吃惊没有想到的是,新闻发布会后他们赶到仅有40平方米的营业部时,发现已经有成千上万的真股民自发来到证券交易营业部门口,早早等候开业买卖证券,而被卡车拉来的造势的假股民早被真股民挤出了营业部,没有派上用场。

  9点40分,中国第一家证券交易市场在沈阳市市府大路六段23号举行了开业典礼。到场的领导、嘉宾达到200多人,中央驻沈的16家媒体进行了现场采访。10点整,新中国第一家证券交易市场开张营业了。尽管没有敲锣助威(当时没有想到用敲锣的方式开业),但是当时鞭炮齐鸣,掌声雷动,人群沸腾,好不热闹。市银行副行长马忠智、总经理孟铁、副总经理罗振忠等领导亲自在门前发放宣传材料。

图片4.png

图注:孟铁现场回忆当天开业情况(摄影李幛喆)

  开业当天,上市的债券有黎明机械公司第二期有奖有息债券和沈阳市工业品贸易中心第二期大厦建设有奖有息债券。当天买入债券的有97人次,343张,卖出债券15人次,204张,成交额大约是2.26万元。不过当天都是低于50元面值买卖的,如2年期到期的50元面值的债券,买进价41元,卖出价42元。到1986年年底,成交额为1665万元。

  1986年10月到1987年,该市场不断扩容,先后有五大类、21个单位的55个品种的有价证券上市交易。交易品种的丰富,极大地调动了投资者的积极性。

图片5.png

图注:外国媒体纷纷来采访报道(孟铁振忠提供图片)

  还另孟铁、全巨山、罗振忠没有料到的是,这家小小营业部的开业一石激起千层浪,引来了国内外大批记者的采访报道。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当晚报道了此消息;新华社、人民日报、经济日报、甚至解放军报都在8月6日报道了此消息。美电意味深长的评论是:新中国第一家证券交易营业部在尘土飞扬面条铺式的小胡同中开业了。香港《明报》评论说:原来估计第一家证券交易市场在深圳开设,结果却在沈阳市开设了。西方媒体还把沈阳证券交易市场开业评为中国当年十大新闻之一。

图片6.png

图注:人民日报报道沈阳开办证券交易部消息

  开业第二天,首位来访的是精通汉语的美国驻沈阳领事馆的商务领事斯洛茵女士。她试探性问:按照中国以往做法,进行大的改革要有中央领导坐镇,你们有没有北京中央的秃顶老头来蹲点坐镇?

  接待她的马忠智回答:我们搞这项工作,都是中青年人,我们是按北京高层的改革试点方针进行的,无需中央派人蹲点坐镇。

  斯洛茵当时摇头表示不理解,甚至脸上显露出此项改革长不了的表情。

图片7.png

图注:罗振忠接受外国媒体采访(孟铁、罗振忠提供图片)

  开业第二天,日本每日新闻的记者打电话对孟铁说,你们证券营业部如果20天之内不黄(没有交易量关闭了)的话,我就去采访你。

  孟铁坚定地回答:别说20天,20年也黄不了。

  20天后,该记者果然来采访,他对沈阳市的大胆举动表示赞扬。

  当时日本和美国在沈阳市都有领事馆,他们派人每隔几天就来营业部观察,看看这个第一家证券交易市场何时关闭。事实胜于雄辩,新中国第一家证券交易市场没有关闭。

  到1987年的8月5日,一年来该证券市场接待了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金融界、媒体记者170多人;国务院各部委和国内各省市有800多人来实地考察取经(除了新疆、西藏、青海)。国外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等在内的多家媒体来采访。中国外交部还特意组织了在京的48家外国使馆、办事处机构的驻京官员来此考察参观。

图片8.png

图注:外国友人来参观营业部(孟铁、罗振忠提供图片)

  由于原来40平方米的地方太小,黑市交易也出现了。1987年7月30日孟铁他们又在原址北侧新建了一个200多平方米的交易大堂。但是日本一家媒体记者说,你们这还不行。

  孟铁回答:我们是刚起步,和国外比有差距,但是我们一定会好起来。

  2001年我去采访沈阳信托投资公司孟铁总经理和罗振忠副总经理。他们也很遗憾地说,我们当时想法也很朴素,只是想为股票、债券的转让找个地方。没有预见的太远,开办什么正式的证券交易所。如果当时我们再把眼光放远一点,坚持办下去,北京高层再支持我们一把,也许新中国的第一家证券交易所就在沈阳市开办了。

图片9.png

图注:孟铁、罗振忠在当年开业的现场回忆营业部开业盛况(欧阳红摄影)

  也许读者会问,为什么沈阳市开展证券交易叫证券交易市场,而不直接叫证券交易所。这是因为当时证券姓社还是姓资的争论没有休止,叫证券交易所似乎与资本主义没有区别,太敏感。为稳妥起见,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的领导认为叫证券交易市场比较合适。

  (1990年5月,王健、禹国刚到北京中国人民银行汇报工作。人行的一个司长居然别出心裁提出不要叫深圳证券交易所,改名叫深圳证券市场。禹国刚随即问:这和菜市场、肉市场有什么区别?这位司长说,你不懂。以后再改名嘛。王健和禹国刚当时哭笑不得。)

  后来由于1992年底中国证监会成立,统一了全国的证券交易市场,沈阳市这家新中国第一家证券交易市场于1993年关闭。但是股票历史会永远记住为新中国第一家证券交易市场开业而奋斗的这些历史人物。

图片10.png
图片11.png

图注:媒体纷纷报道,营业部开业当天买卖债券踊跃(孟铁、罗振忠提供图片)  

图片12.png

图注:向上级反映沈阳市证券营业部情况(李幛喆提供文件图片)

图片13.png

图注:沈阳证券营业部显示的证券行情表(李幛喆摄影)

  下篇:1806号:首家证券交易部静安证券交易部

  如果说飞乐股票是内部发行的话,1985年1月14日,上海延中实业则在上海静安体育馆对社会公开发行了500万股。1月13日晚上,延中实业董事长周鑫荣和总经理秦国梁一起睡在办公室,他们碾转难眠,生怕明天的股票发行无人问津。结果1月14日凌晨3点,就有人开始排队,全天认购火爆,附近交通几乎堵塞。为防止意外情况发生,到下午3点,发行了470万股后不得不停止发行。排了一整天队没有买到股票的市民愤愤不平。

图片1.png

图注:延中实业发行股票人山人海(胡瑞荃提供照片)

  为鼓励市民持股,延中实业采取了有奖发股的办法,即:每年提取2%的分红基金作为个人持股奖励,每年初开奖,特等奖是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这种有奖发行股票的办法也极大刺激了上海市民的购买延中实业股票的热情。第二年开奖,上海衬衫二厂的女股民获得特等奖,得到了一套住房。后来有奖发行股票在有关部门的制止下停止了。

  股票要发行,就需要有一个专门买卖的地方。由于股票不能流通,飞乐和延中实业股票轰轰烈烈发行后就死气沉沉了。此时,有急需用钱(留学、看病、装修等)的市民无法将股票变现非常失望,私下交易也开始了。一个老先生生气地说,有女儿要嫁,有儿子要结婚,这样不嫁不结,难道等到老去买棺材吗?

  当时身处一线发行飞乐股票的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市分行信托投资公司静安分公司经理黄贵显和静安分公司副经理胡瑞荃意识到这个问题。他们曾先后3次向上打报告,要求建立股票转让买卖的交易部,但是报告上去后无人理睬,杳无音信。

图片2.png

图注:简陋的1806号静安证券营业部(李幛喆摄影)  

  1986年8月5日(注:当天正是沈阳信托投资公司开办了第一家证券交易市场),上海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通知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市分行信托投资公司经理胡瑞荃去参加一个重要会议,可以向江泽民市长汇报股票交易的问题。胡瑞荃引用一个股民的形象比喻对市委书记江泽民说:“股民有了股票,就像有了女儿要出嫁,有了儿子要结婚一样,不婚不嫁会带来矛盾。因此光有一级市场发行股票不行,一定要有二级市场转让才行,股票的生命力在于流通,不会产生很大投机。我们已经3次打报告给有关部门了。”

图片3.png

图注:2001年胡瑞荃接受李幛喆采访回顾向江泽民汇报的情况(李幛喆摄影)

  江泽民市长认真听着,仿佛在思考一项重要的历史性决定。随即问有关部门是否收到此报告。有关部门顿时陷入尴尬,惊慌失措。江泽民要求马上落实此事。

  会后有关部门赶紧让胡瑞荃,黄贵显他们再打报告。没几天,同意静安证券部试行股票交易的报告就批准了。可见上海市长江泽民的支持力度。

  但是静安营业部即将开业时,手中没有股票。为防止冷场,黄贵显胡瑞荃他们动员飞乐公司和延中实业公司卖一些法人股给静安营业部,共有30多张。

  1986年9月26日,在上海静安寺附近的南京西路1806号,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市分行信托投资公司静安证券营业部开业。这是新中国第一家开展柜台交易的证券营业部。此举曾被上海媒体评为“1986年上海十大经济新闻”之一。

  该营业部当时仅有12个人,营业面积12多平方米。开业当日,上市股票仅有飞乐、延中2只。飞乐音响的股本是50万元,延中实业股本是500万元。原定于8点30分开门,结果早7点营业部内外全部挤满了股民,连门口的大树上都爬满上了人。营业部门口的交通业一时堵塞。正式开盘后,飞乐开价55.6元,延中54元。第一位买者是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他用1000元买了18股飞乐。全天飞乐发行700股,开业两小时售空;延中1000股,下午4点30分收盘后,共成交股票1540股,成交金额85280元。

图片4.png

图注:中国日报(chinadaily)及时报道静安营业部开业(李幛喆提供)

  延中实业的董事长周鑫荣当天也在开业现场,他到处找人攀谈,询问市民对延中实业股票的看法。他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市民如此支持延中实业,我们一定用好用活股票筹集的资金。

图片5.png

图注:周鑫荣与股民交谈(胡瑞荃提供)  

  静安营业部开业的消息,第二天上海当地的文汇报、解放日报、新民晚报给予了及时报道。中央级的报纸,只有中国日报英文版(chinadaily)和中国法制报及时报道。而这个历史性的新闻,在当时的中央几个大报上未见报道(后来人民日报海外版1987年2月24日予以报道,见右图),可见当时中央级的媒体对股票市场的认知度还不高。

图片6.png

图注:人民日报海外版1987年2月24日报道了静安营业部开业的消息(李幛喆提供)  

  开业第二天,胡瑞荃就接到一个匿名电话:胡瑞荃你想干什么?是不是要第二次当右派?说完就立即挂上电话。胡瑞荃从来没有当过右派,更谈不上什么第二次当右派了。但是胡瑞荃接到这个恐吓电话还是心有余悸。

  此外有人还写匿名信,指责静安证券部开业是想搞资本主义,是想鼓励人们投机,不务正业,这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在经济界的表现,是新的精神污染等等。

  静安证券营业部开业后,深圳还来了2个大学生搞调研写毕业论文。结果到此一看,12平方米的营业部怎么交易股票,他们没听几句介绍就不屑一顾地走了,这对黄贵显刺激很大。黄贵显对我回忆说,人家美国证交所董事长范尔林都没有嫌弃我们这个小小营业部,他们看重的是长远意义,而我们自己人缺鼠目寸光,一点没有长远眼光。

图片7.png

图注:日本媒体报道静安营业部开业的消息(黄贵显、胡瑞荃提供)

  外国人对此的确更加敏感和热情,他们觉得中国人买卖股票象征着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加快。美国之音当天予以报道。静安证券营业部开业后,到1986年底,就先后有八十多批三百多位外宾来访,英国BBC,日本NHK,美国环球电视台、法国电视台等都来此采访报道。其中英国的女王没有批准她参观,她自己专门跑来观看。二十多个国际和地区的媒体予以报道,他们都称这是中国上海证券交易所。黄贵显回忆说,实际上这是一个小小的柜台交易所。

  也有外国记者专门来挑刺的。

  有外国记者问黄贵显:你们是信奉马克思的。对于股票,《资本论》中曾说过在这种赌博中,小鱼为鲨鱼所吞掉,羊为交易所的狼所吞掉。你怎么认为?

  黄贵显回答:马克思还说过,没有股票,可能世界上至今还没有铁路。我们只要管理得当,就会防止你说的情况出现。

  令黄贵显印象最深的、最不客气的客人就是前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来访者。

  这位苏联来访者很不客气,进门不打招呼,黄贵显看见他进来就对他说你好,他也不理睬,没有礼貌。他板着脸问:你们信不信共产主义?

  黄贵显:这还用问,我们宪法都规定了。

  苏联来访者:既然你们信仰共产主义,你们懂不懂剥削?

  黄贵显:知道,是不劳而获。

  苏联来访者:你们还知道不劳而获,马克思批判的那些东西你们都看了没有?

  黄贵显:看了一些。股份制有功劳,但也有不劳而获,培养金融贵族,还有大鱼吃小鱼等问题。

  苏联来访者:既然是不劳而获,那你们社会主义国家的共产党为什么还要推行?

  黄贵显反问:你们苏联有没有利息?

  苏联来访者:有。

  黄贵显立即回答:从某种意义上讲,拿利息也是不劳而获。

  苏联来访者尴尬沉默后说:既然你们认为有风险,从我们社会主义的角度讲,把有风险的东西推给人民是不道德的。

  黄贵显提高声音:中国人的道德不会落井下石。比如说当别人陷入困境时来逼债(笔者注:指1956年前后苏联撤走专家,逼中国还债),中国人就认为不道德。中国人绝对不会做这种事。股票虽有风险,但是利润也高,收益大,风险大,这是股票的特性。不能说发行股票是不道德的。

  此时这位苏联来访者脸色很难看,在屋里来回走了几步,也不打招呼就走了。

  与外国人不同的是:中国当时的领导人没有到1806号视察,最高的领导就是中国人民银行的一个王副行长到上海开会曾顺便来过1806号看了一下。

  2001年5月中旬到10月,我先后几次采访了当事人黄贵显(静安证券业务部经理)、胡瑞荃、吴毓明等人。黄贵显回忆说,原来1806号这是一个理发店,改建为营业部办理股票买卖,国内国外一下子都知道了。

  胡瑞荃:1986年9月26日,开业那一天真是不得了,里边都挤满了人,门口的这棵树上面都是人,交通也一时堵塞了一段时期,比较轰动的。

图片8.png

图注:1806号开业当天股民爬到树上看热闹(李幛喆摄影)  

  吴毓明:我们两边放着蹬子,他们都站在上边,外边全都站满了人。里边柜台很小的,全部都占满了,马路上全是人。

  李幛喆:范尔林到这儿说了什么话,您还记得吗?

  胡瑞荃:开始我说这地方很小,我们接待你们差一些,他说:“不错,不错,在上海那么大的城市里边,有那么一间房已经不错了,我们美国那时在梧桐树下边进行股票交易,你们这样做,已经不错了。”

  李幛喆:除了范尔林来过,后来还有谁来过?

  黄贵显:外宾来这里很多,包括英国女王,但是没有批准她。后来她悄悄专门自己跑来看了。著名的如野村证券等外国人都来看。我国当时和南朝鲜(韩国)还没有建交,一个南朝鲜的人要来采访,我们不答应。他就借口说要进来上厕所,坐下来就和我们聊股票。的还有写信的、打电报的、打电话的,都想来,他们称我们是“中国上海证券交易所”,其实我们就是一个小柜台交易所。

  也有外国人质疑:商业银行怎么能搞股票交易,这在国外是绝不允许的。

  黄贵显和胡瑞荃只能解释说,我们刚改革开放,还没有证券公司和证券交易所,我们是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市分行信托投资公司,是代理买卖股票。等试点成功后,就会规范股票买卖了。

  为规范证券业务的核算和会计记账,1986年底,静安营业部编写的第一部有关证券核算业务的手册,编写者有:黄贵显、胡瑞荃、李圣左(上海金融专科学校高级讲师)和励荣泉。

  由于静安证券营业部面积太小(12多平方米),每天买卖股票的人员拥挤,开业过了4个月,就搬到了西康路101号。

  1806号的静安证券营业部的开业,开创了新中国股票交易的先河。可惜的是:“1806号”这个新中国原始的股票交易所,2002年由于拆迁已经消失了(2000年和2001年我曾经2次写信给上海市领导,要求保留这个证券文物,可惜杳无音信)。

  1806号被“拆迁”了,但是不能拆迁的是什么呢?就是历史。中国股史将会记住“1806”号,记住黄贵显、胡瑞荃、吴毓明他们静安营业部的全体12个工作人员和早先到这里买卖股票的人们;还有纽交所董事长范尔林。

图片9.png
图片10.png
图片11.png
图片12.png

图注:股民拥挤在不到20平方米的营业部柜台前买卖股票(黄贵显、胡瑞荃提供图片)

图片13.png
图片14.png

图注:黄贵显、胡瑞荃在1806号现场接受李幛喆采访(欧阳红摄影)

图片15.png
图片16.png

图注:当年的静安证券交易部的股民们。2001年我去采访时,1806号这个历史文物地点改为小服装店了,后来拆掉了,非常遗憾。(李幛喆摄影)

图片17.png
图片18.png

图注:2004年8月22日,是邓小平诞辰100周年纪念日,CCTV英语频道为此专作了一期邓小平支持股市发展的电视专题片。2004年8月22日,李幛喆在CCTV英语频道与主持人一起回顾邓小平当时支持股市的情况。主持人拿出1806号的号牌展示。(摄影欧阳红)


图片19.png

图注:静安营业部编写的第一部有关证券核算业务的手册(黄贵显提供)  

  一南一北:中国2个证券交易场所互动共赢

  中国有了沈阳、上海2个证券交易场所,2个市场交易的品种虽然不同,但都属证券范畴。沈阳交易的证券品种是企业债券,上海交易的证券品种是企业股票。为相互交流经验,沈阳市信托投资公司全巨山副总经理带队于1986年10月10日到静安营业部和飞乐公司去考察取经。这种谦虚的行动使得上海方面有些不好意思。双方见面后,互相介绍了各自的业务并交流了经验。1987年以后,沈阳市信托投资公司也开展了金杯、辽物资的股票交易;上海静安营业部也开展了国库券的债券交易。中国一南一北的证券交易市场相互交流起到了实际效果。

  上海开展国库券交易还有其它原因。国库券当时利息高达15%到22%,但是国家发行国库券当时都是从个人工资中直接扣掉,这种强行摊派的做法使人们产生逆反心理,很反感。再加上国库券无法流通,人们需要用钱时一筹莫展,搞得当时国库券信誉一落千丈,发行遇到很大阻力。

  此外的原因是:1806号开业后,只有飞乐和延中2个股票交易,而且买多卖少,有行无市。静安营业部陷入死气沉沉要关门倒闭的地步。

  面对国库券发行遇到的尴尬和静安营业部的有行无市,黄贵显、胡瑞荃他们打报告要求代理发行国库券并让其上市流通。一来可以增加静安营业部的证券交易量;二来可以解决国库券发行流通的尴尬。1987年10月,黄贵显在有关方面举办的股份制联谊会上提出“代理发行国库券并让其上市流通”的建议,1987年10月26日,文汇报记者应延安为此写了一篇内参(135期),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陈慕华看后批示:国库券只有上市流通,才能提高信誉,建议中国人民银行有关部门研究这个问题。

  上海市财政局的领导认为静安营业部代理发行国库券并让其上市流通这样做胆子太大,在黄贵显的保证下,最后还是从上海3亿元的国库券额度中拨出3000万元试试发行,结果很快就销售一空。这样不仅解决了国库券发行的尴尬,而且国库券流通后人们认购国库券的热情提高,静安营业部也搞活了。

  1988年2月,国务院批准国库券可以上市流通。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网)

(责任编辑:DF010)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您可能感兴趣
  • 焦点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含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