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亚投行行长金立群答一财:疫情后业务扩大至医疗卫生领域 花大力气调动民营资本

2020年07月30日 07:57
来源: 第一财经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原标题:亚投行行长金立群答一财:疫情后业务扩大至医疗卫生领域,花大力气调动民营资本

  “虽然(开业)四年半来,我们已经为这一中国倡议设立的国际多边机构建立了公信力,但巩固这种声誉仍是要花力气的,尤其是在遇到困难的情况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行长金立群说道,“在风平浪静的时候,任谁都可以驾驶一艘巨船往前开,但这不能说明你是一个真正合格的船长。只有在大风大浪之中遇到各种复杂的险情时,看你是否能保持正确的方向,这才是一种考验。”

  在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的笼罩下,多边主义承受的压力不断加重。作为规模仅次于世界银行的全球第二大多边开发机构,亚投行未来的工作是否会受到外部冲击的影响?未来五年的议程是否会与此前发生巨大转变?扩大“朋友圈”的步伐是否会减慢?

  7月29日下午,在北京亚洲金融大厦的亚投行新总部,刚刚成功连任第二个五年任期的金立群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多边主义遭遇的逆反潮流,虽然要重视,但也无需过分紧张。在疫情的特殊时期,亚投行采取了超常规的手段调整了业务,但当疫情被遏制,亚投行将回归此前的业务正轨。

  未来或将考虑把“软贷款”项目中有优惠的资金拿来降低客户贷款成本

  金立群表示,当前多边主义和全球化均受到逆潮流的侵蚀,而之所以出现该现象,是因为全球化经济以及多边主义无法解决所有的问题,在向前发展的过程中总会出现一些问题。但金立群称,自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到现在70余年,贫富差距以及国家间发展的差距不能完全归咎于多边主义或全球化。因此,应冷静看待多边主义的逆流。

  “我们对这种逆反的潮流,既要重视也不能过分紧张。对于前期发展中出现的问题,我们要尽快努力地解决。这也是为什么要成立亚投行,我们实际上想要解决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一些问题。” 金立群举例称,亚投行在创建时就并未考虑设置条件优惠或能用本国货币偿还外币贷款的“软贷款”窗口,而这在世界银行(下称“世行”)以及亚洲开发银行(下称“亚行”)中是较为常见的贷款类型。

  金立群介绍,设置“软贷款”的多边金融机构在扶贫领域的投入力度较大,相应地分给基建部门的资金就较少,因此亚投行选择将资源聚焦在基础设施和其他生产性的领域。“这样可以对世行进行补充而非取代,因为世行与亚行也有基建项目,只是资金量相对不足,因此我们就专门成立了亚投行。另外,我们在机构的设计上也力求高效,使资金的利用达到最佳效果。” 金立群表示,因此面对“逆流”的出现,不应大惊小怪,只要继续经营好银行,就会使大家看到多边开发机构真正的价值和作用。

  不过,金立群也没有完全否决运行“软贷款”项目的可能性。金立群称,尽管亚投行未设置“软贷款”窗口,但也愿意接受成员提供的“软贷款”资金。金立群透露,展望未来,亚投行或将考虑把“软贷款”项目中有优惠的资金拿来降低客户的贷款成本,使之成为一笔可以长期使用、减少还贷负担的贷款,但仍需“还本付息”。

  亚投行议程是否被疫情改变?

  对于亚投行未来的议程问题,金立群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亚投行当前最大的挑战是遏制新冠肺炎疫情,因此管理层迅速调整业务、采取了超常规的手段。

  金立群认为,在疫情期间,许多严重依赖旅游、餐饮和服务行业的国家经济遭受重创,相关行业的企业缺乏流动资金并陷入财务困境,因此政府不得不推出临时措施应对。疫情以及应对疫情的各种措施使一些低收入国家的债务问题更加突出,经济处于下行趋势,因此亚投行相应地推出了“预算支持和产品”。

  “此前我们的业务不包括政策性贷款和预算支持,这些需要大量的宏观经济学家的工作。”金立群称,“因此,经与董事会商议,凡是这一类项目亚投行都会与世行和亚行联合融资,用其技术手段,而我们自己的专家则去做卫生领域的项目。”

  譬如,此前亚投行批准了24.85亿元人民币的紧急贷款项目,帮助北京和重庆两个城市加强应对突发疫情能力,建设可持续公共卫生基础设施。金立群介绍,这都是由亚投行的中国籍员工执行与推动的。此外,4月初亚投行推出了初始规模50亿美元的新冠肺炎危机恢复基金,截至目前,基金规模经多次扩大已达130亿美元。

  金立群告诉一财记者:“在未来疫情被控制住后,我们就要回到正轨的业务上去。尽管将来不会做政策性贷款,但我们会将业务范围扩大到医疗卫生这一领域。我也称之为社会基础设施(social infrastructure),或者说软件的基础设施。但我们也会保证其处于适当的比例,主要的重点仍会集中在交通、能源、供水与城市发展这些部门。”

  此外,金立群透露,疫情恐会拖延亚投行在调动民营资本上的计划。“亚投行的目标是未来来自主权和非主权的资金比例是50:50。但是实话说,由于疫情,我们要实现这个指标暂时会有点困难,因为很多基础设施项目现在都已经停工了。”金立群说。

  金立群称,疫情的影响不可否认,重要的是尽快动用可用的手段应对,比如通过远程工作跟踪项目的执行,使业务恢复正常。他表示:“在疫情后,我们或许需要加倍准备好弥补损失的时间,所以今后在调动民营资本方面,我们要花相当大的力气。”

  相比扩员,满足成员需求更重要

  近五年来,亚投行从最初的57个创始成员扩员至来自六大洲的103个成员,成为规模仅次于世行的全球第二大多边开发机构。但近期,亚投行似乎放缓了其扩员的速度。金立群对此表示,当前亚投行的成员数量已经相当可观,也具备了足够的全球代表性,但由于资金有限,他并不认为亚投行的成员数目会与世行(189个成员)齐平。

  金立群称:“我现在非常担心的事情是,一些成员加入亚投行后,我们却没能对其产生帮助。截至目前,我们为24个成员核准了87个基础设施投资项目。一些发达国家不见得没有需求,而来自非洲、拉美、中亚和中东欧等地区的国家的需求也并非一两年可以解决的。……这些成员方都是冲着亚投行是一个新型的国际化、高标准的机构才加入的,我们不能长期地让这些经济体感到一无所得。”

  不过,金立群对第一财经记者称,不存在有意加快或放缓扩大“朋友圈”进程的问题。“我们敞开大门,愿意加入并承认和遵守亚投行章程的经济体都被欢迎。”金立群表示,“但当一个机构扩大到一定程度,(扩员速度)自然就放缓了。另外,这也是根据我们的能力来决定的。我现在天天惦念的很重要的一件事是,尽可能给已经加入的发展中国家提供一定的服务和帮助,这是一个艰难的挑战。”

  根据成员需求推动本币融资

  金立群透露,目前亚投行已经在财务上做好准备提供13种当地货币的贷款,包括已提出相应要求的印度、印度尼西亚和泰国等国家的货币。另外,今年6月,亚投行还在中国银行债券市场成功发行首笔30亿元人民币的疫情防控“熊猫债”。

  “我们目前可以提供13种货币,这是因为我们适应借款国家的要求。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美元作为国际结算的主要货币的地位是不会改变的。但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人民币在国际上使用的广泛性越来越高,其他货币如欧元等也是如此,我认为这些都是一个很正常的发展的趋势。”金立群表示。

  对于是否会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金立群提出,亚投行旨在满足各个成员的需求,但不会专门为某一国推动其本国的利益,只要是对整个银行以及许多国家有利的事情,亚投行就应该去推动。他举例称,若有些国家,特别是中国的周边国家因为和中国经济发展关系很密切需要借贷人民币时,亚投行就尽量去满足其需要。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DF524)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745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必读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含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