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从“在线蹦迪”到“区块链音乐节” 背后是音乐从业者的爱与焦虑

2020年02月14日 19:48
作者:陈小北
来源: 中国经营报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前两天社交媒体掀起一阵热潮,说起来其实也很无聊——立扫帚。就这么个事儿,在当下人人不出门儿的环境里,席卷了每块手机屏幕。我所身处的音乐行业自然也是没能免俗,从音乐人到周边从业者,千奇百怪的扫帚、乐器、酒瓶子,立满了我的朋友圈。

  这事儿告诉我们一个什么情况呢——音乐人都很穷,因为他们普遍家里没有扫地机器人或者戴森。这当然是句玩笑话,但至少我们能从中看出,当前环境下的音乐行业从业者,在被动经历了个把月的休整之后,进入了一个“我就想找点儿事儿干”的急切状态。

  “睡衣猛男”在线蹦迪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原因,音乐行业从业者,包括音乐人、演出公司、livehouse等,自打年前“封箱”之后到现在,近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再没开过箱。

  幸好作为一个依托于创意的行业,这帮闲不住的从业者办法总比困难多——从2月4号开始,摩登天空在B站上拉开了一场“宅草莓不是音乐节”的“在线蹦迪”活动,为期5天的在线直播中,百组音乐人通过各种形式——以往音乐节现场录播、自制节目或者直播生活琐碎,和几十万同样宅在家里的观众一块儿找点儿事儿干。

  于是你能看见低苦艾乐队的主唱刘堃,穿着豹纹睡衣化身“睡衣猛男”,带着儿子弹琴唱歌,还给旁边的小恐龙玩具“奢侈”地戴上了N95口罩。然后几万人隔着手机看着唐朝乐队的丁武胡子拉碴地烙了一锅饼,看着宋冬野慢条斯理地吃完了一顿饭,想不到他们有朝一日也享受到了张云雷级别的待遇。

  音乐节行业的另一代表品牌迷笛也没闲着。立足于音乐教育的他们同样在2月4号发起了“云上音乐会”的活动——在社交平台上发布迷笛考级曲目,任何人可以运用任何乐器参与曲目演出,进而发展成为一场声势浩大的“隔空jam”,乐器高手们隔空接力演奏同一首曲子,另围观者大呼过瘾。

  实际上这项活动早在疫情防控初期就已经开始了——1月26号晚上迷笛音乐学校通告全校师生延期开学,紧接着,师生们线上演奏练习相互切磋的活动就已经酝酿了雏形,当时他们给这个活动取的名字叫“弹琴打鼓揍病毒”。

  一群乐观有爱充满热情的人。

  紧接着“线上音乐节”走向了意想不到的方向——乐迷组织“河南制燥”也通过乐队录播授权的方式,将一些乐队以往现场视频进行线上播出,组织了“浪漫线上音乐节”,而音乐节产生的所有收益,都将捐赠给武汉疫区。一群摇滚乐爱好者聚集的微信群“24小时摇滚聚会”,也组织了自己的“卧室POGO音乐节”,说唱赛事组织“8英里”,通过定时发布现场演出视频的形势开启了“8英里卧室音乐节”,再加上各个音乐人不定期的在线直播,这个本来寂寥冷清的冬天,突然一下变得热闹非凡。

  开句玩笑说,“音乐节”这个事物,从过去演出公司包办的“中心化”,突然间变成了其他机构、乐迷组织甚至乐迷个人、音乐人个人都可以组织的去中心化、集体维护的模式,这不成了“区块链音乐节”了吗?

  在2020年伊始,音乐从业者们忙完年底最后一波大大小小的跨年活动,收拾起一年的疲惫,给自己的下一年制定了一个新的不大不小的目标的时候,大概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并不太冷但多少有点儿不寒而栗的冬天,激起了一个传统的行业哀兵必胜般的创造力、想象力与乐观精神。

  “线上”能够治愈音乐从业者的焦虑吗

  在线蹦迪也好,区块链音乐节也罢,线上一派热闹景象,几十万人狂欢过后,直播间一关闭,从业者们还是要面对一个现实问题——这个月老板还给开支吗?

  所谓在线音乐节,说穿了不过是一些过往现场重播,或者炒菜做饭过日子的直播,观众不必付出什么成本,组织者也获得不了多少收益。即便是对于“表演者”来说,从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录播授权是免费的,直播即便有一点报酬,也可以说是微不足道。

  圈儿里有一个笑话,说每一个音乐人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上社保。虽然是个玩笑,但对于这些没有“单位”的音乐人来说,一个月没演出,就是一个月没有生活费。

  此次疫情已经让大家的开工推迟了两周,而账还远不是这么算的——且不说整个3月的演出都已经取消,在不明朗的未来,4、5月份的演出也是注定都要取消或延期的。从行业内来看,实际情况可能更不乐观——以目前形势预估,演出审批大概要在疫情真正结束以后才会恢复正常,再加上审批周期,整个上半年基本上不会有大型演出落地了。

  至于规模小一些的各地livehouse,或许恢复营业会稍早一些,但是也别高兴得太早——这些小本儿买卖,压根儿撑不到开门迎客的那个时候。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全行业都在急不可待地探索线上运营模式,对于以往过于依赖线下的音乐行业来说,这个冬天狠狠地给了一记当头棒喝。

  将互联网和音乐行业结合得比较好的腾讯音乐娱乐(TME)或许可以给出一些参考——2019年Q3,TME来自社交娱乐服务的收入是在线音乐收入的两倍还要多,翻译成简单直接的语言,在线直播更挣钱。

  我们能注意到在黑撒乐队主唱曹石直播唱歌的时候,他穿的毛衣引起了网友的注意,从弹幕追到微博索要购买链接。实际上可以被音乐人、唱片公司、演出公司和livehouse开发的运营模式还有很多——随着短视频时代大幕的拉开,B站等短视频平台对内容创作者的补贴、流量变现都是未来音乐行业可以获得给养的水源。

  当然,即便到了那一天,线上消费让音乐人上了社保远离焦虑,我们依然会想念现场。

  腾讯音乐娱乐在疫情防控期间向所有用户赠送7天VIP音乐特权,痛仰乐队为疫区一线捐出了100万元善款,他们让我们相信音乐的力量驱散焦虑,爱的力量治愈病痛。

  我最后一次去音乐节的现场是2019年的5月,草地的远处是夜幕下灯光绚丽的舞台,我和朋友们在草地另一端的山坡上跳舞,举起手中的酒杯互相碰杯,我们在轰鸣作响的音乐声中扒着耳朵互相喊:2020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坡上见。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责任编辑:DF526)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737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焦点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含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