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国元信托5单政信项目集中“踩雷” “城投信仰”何处安放?

2019年12月28日 01:35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原标题:国元信托5单政信项目集中“踩雷” “城投信仰”何处安放?

摘要
【国元信托5单政信项目集中“踩雷” “城投信仰”何处安放?】公司创新能力不足,政信合作业务集中度较高,存在一定程度的通道业务依赖路径,没想到,国元信托在2018年年报中的一段话,一语成谶。(21世纪经济报道)

  “公司创新能力不足,政信合作业务集中度较高,存在一定程度的通道业务依赖路径”,没想到,国元信托在2018年年报中的一段话,一语成谶。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投向贵州都匀经济开发区城市整体开发及基础设施建设的“国元·安盈·20170200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从2019年11月30日兑付延期后再度延期。

  此外,国元信托与贵州毕节(“国元·安盈·201705032号”)、贵州安顺(“国元·安盈·201703003号”)、贵州遵义(“国元·安盈·201602008号”)以及陕西韩城(“国元·安盈·201702045号”)合作的另外四单地方政信项目,也遭遇延期。

  仅2019年下半年,国元信托“安盈系列”5单地方政信项目集中“踩雷”,其中4个融资方在贵州省内,共涉及资金约5.5亿元。

  最新消息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安盈系列”的另一只产品“国元·安盈·20160501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也在12月12日向投资者发布了“还款及分配方案征询意见函”,其中提到,“受宏观政策影响,融资方及担保方的融资渠道收窄,加之元旦、春节前后,债务集中到期,资金周转临时困难”,融资方“申请延长贷款期限”,并给出了调整方案,如“各期到期日归还信托贷款本金的20%及到期全部利息,三个月后归还每期到期本金30%及到期利息”等。

  这只信托计划融资方为贵州水城经济开发区基础设施有限公司,水城县农业投资有限公司(担保方)提供连带担保责任,贷款期限3年。

  记者了解到,该产品分期次陆续到期,但1月6日以后到期资金都要延期。

  2018年年报披露,国元信托管理信托资产规模1977.63亿元,其中高达48.59%(960.93亿元)分布于基础产业

  对于上述产品集中“踩雷”,12月27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拨打国元信托副总裁魏世春的电话,但是一直无人接听。

  此外,国元信托年报中披露的信息披露事务负责人联系电话,也无人接听。

  5单政信项目集中“踩雷”

  “国元·安盈·201702003号”,成立于2017年年中,分ABCD共4类发行,年化利率为6.5%-7%,总募集金额9310万元,用于向贵州清水江城投集团有限公司(曾用名“都匀经济开发区城市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现更名为“清水江城投”)发放流动资金贷款,主要用于都匀经济开发区城市整体开发及基础设施建设。

  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为国有独资企业,成立于2011年6月,是都匀经开区城市建设经营主体。截至2016年12月末,都匀经开城投总资产63.6亿元,总负债37.87亿元,净资产25.73亿元,净利润1.07亿元。

  此外,担保方为黔南州州级平台公司——黔南东升发展有限公司,截至2016年9月末该公司总资产124.97亿元、净资产109.97亿元、AA级主体信用

  当时的推介材料显示,该信托计划的还款来源为“融资方都匀经济开发区城市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经营性收入”“担保方黔南东升发展有限公司经营性收入”等。

  不过,这只本应于今年8月22日全部到期的产品,融资方申请延期至11月30日兑付,延期开始之日至实际兑付日利率上调至10%/年。

  那么,究竟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致电清水江城投的公开电话,对方称不了解情况。

  不过可以看到,2019年10月14日和11月26日,清水江城投分别被上海金融法院和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据投资者提供的《“国元·安盈·20170200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事务管理报告(第四次临时公告)》,国元信托称,“我司组织多方力量进行催收包括与融资方上级政府部门协商等,但因客观经济环境影响,催收效果不明显。其他债权人通过司法诉讼等方式的维权努力也进展甚微。”

  上述公告显示,融资方、担保方及都匀经开区金融工作办公室出具了一份还款计划(初步方案),主要内容包括“2019年12月25日前支付逾期后的贷款利息”、“自2020年3月25日至2020年12月25日,按月清偿部分本金(平均每月归还10%左右),如果收到土地出让金,提前偿还信托贷款本息”以及“协调追加黔南州一家国有企业提供担保”等。

  无独有偶,本应于2020年1月全部到期的“国元·安盈·201705032号”则因融资方资金吃紧,而提前宣布申请延长还款期限。

  “国元·安盈·201705032号”分ABCDEF共6类发行,目标年化收益为7.6%-7.8%,总募集1.3亿元,融资主体为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新宇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新宇建投”),信托资金用于补充新宇建投的流动资金。毕节市开源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为其连带担保责任。

  根据国元信托11月中旬向相关投资者发送的《“国元·安盈·20170503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还款及分配方案征询意见函》显示,“我公司持续催收,并与融资方充分协商,要求其尽一切可能筹集还款资金。现融资方正式来函,申请延长贷款期限,承诺将通过采取积极融资、处置资产等多种方式筹集还款资金。”

  目前,新宇建投提出了一揽子解决方案,如“该项目每期到期日,融资方偿还该期贷款金额的30%及到期利息;2020年5月15日,融资方偿还信托贷款总规模30%及到期利息;2020年10月15日,融资方偿还剩余本金及到期利息”,此外,“新增担保方毕节市德溪建设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发行过专项债券信用评级AA)”。

  但上述方案最终能否落地,仍待观察。

  除了“国元·安盈·201702003号”“国元·安盈·201705032号”,融资方为贵州省安顺市交通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国元·安盈·201703003号”、融资方为贵州遵义市播州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国元·安盈·201602008号”也被爆出违约。

  屋漏偏逢连夜雨,国元信托与陕西韩城合作的政信项目,本应于今年11月到期,也已构成逾期。

  “国元信托·安盈·201702045号”集合信托计划成立于2017年11月24日,分六期向陕西省韩城市黄河新区建设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黄河新区建设”)发放信托贷款共计2亿元,用于补充融资方流动资金,担保方是其母公司——韩城市城市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韩城城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推介材料发现,韩城是陕西省第一个省辖计划单列市、副地级市,被誉为“太史公司马迁故里”,融资方系韩城市重点投建区域——黄河新区的唯一基础设施代建主体。

  作为担保方的韩城城投为韩城市最大的基础设施建设综合性资产运营平台, 其股东分别为韩城市国有资产管理局(持股86.44%)、国开发展基金(持股13.56%),实控人为韩城市政府。

  目前,黄河新区建设和担保方联名向国元信托出具《关于明确“国元·安盈·20170204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还款期限等要素调整的恳请函》,承诺2019年12月15日前归还贷款本金总额的10%(2000万元)和全部到期利息,剩余的1.8亿元贷款自2020年4月至2020年10月底分期偿还,并将延期后的贷款利率提高2%。

  此外,追加龙门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韩城市国资委的全资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12月27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致电韩城城投,一位工作人员回复,“据我了解,目前公司和黄河新区建设的相关领导已去安徽合肥协调解决这个事了”。

  “城投信仰”何处安放?

  眼下被5单政信项目风波牵扯的国元信托创立于2001年12月20日,注册资本30亿元,是一家地方国企背景的信托公司,以其雄厚的股东背景为投资者所信任。

  其中,大股东安徽国元金融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为安徽省政府的全资子公司,持股49.68%。

  根据国元信托2018年年报,截至2018年12月末,国元信托存续信托项目487个,管理信托资产规模1977.63亿元,其中风险资产总规模为28.1亿元,大部分已化解,存续风险信托项目5笔约9.6亿元。

  2018年,国元信托为信托受益人实现收益130.3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在国元信托不足2000亿元的信托资产规模中,高达48.59%占比(960.93亿元)分布于基础产业,相比之下,其投向房地产的信托资产仅占比1.29%(25.58亿元)。

  从业绩来看,2016年以来,国元信托连续3年营收和净利润双降:2016年、2017年和2018年营收分别约为8.76亿元、6.75亿元和5.78亿元,同比下降27.82%、22.92%和14.47%;同期净利润分别为5.84亿元、4.72亿元和3.68亿元,分别下滑32.93%、19.17%和21.97%。

  2019年上半年,国元信托实现营收同比增长3.5%为2.44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0.5%为1.71亿元。

  不过,从行业排名来看,根据信托网《2018年信托公司综合实力评价报告》,国元信托综合排名59,较2017年再降2位,风险管理能力17.22,而排名第一的中信信托风险管理能力为21.45。

  “从根源上讲,违约的是融资方,而不是信托方,不过国元信托多个产品集中爆发延期,其是否尽职管理且充分披露信息,更值得关注。”12月27日,一位信托行业从业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此外,一家金融机构人士也评价,“需要反思投资者对政府平台项目的信仰”。而从信托公司的角度,其认为更应该提升风控能力,“有没有及时披露融资方的财务数据,追踪其融资资金用途,乃至产品延期后,有没有相应抵押措施,追究担保方的责任”。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DF524)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3953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相关资讯
您可能感兴趣
  • 焦点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含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