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成都先导IPO:业绩靠政府补助支撑 招股书与环评文件内容打架

2019年11月22日 07:48
来源: 中国网财经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原标题:成都先导IPO:业绩靠政府补助支撑 招股书与环评文件内容打架

  科创板股票上市委员会日前发布公告,成都先导药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先导”)将于11月22日接受上市委审核。

  招股书显示,成都先导计划发行不低于4000万股新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保荐机构为中金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成都先导主营业务为利用核心技术——DEL技术提供药物早期发现阶段的研发服务以及新药研发项目转让。具体业务包括:DEL筛选服务、DEL库定制服务、化学合成服务、新药研发项目转让等。

  2016-2018年及2019年1-6月,成都先导的研发费用投入分别为1605.43万元、4621.4万元、6186.44万元和3705.86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97.72%、86.84%、40.92%和34.65%。

  2019上半年逾七成净利来自政府补助

  在过去的三年半时间里,虽然成都先导在研发方面投入了近2亿元,但其成功扭亏却是2018年后的事情。

  数据显示,2016-2018年及2019年1-6月,成都先导分别实现营收1642.91万元、5321.87万元、15119.6万元和10695.13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297.42万元、-2308.07万元、4496.05万元和5967.25万元。DEL筛选和DEL库定制作为公司的核心收入,报告期内合计实现营收分别为776.91万元、4425.48万元、12767.02万元和9777.75万元,合计占营收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7.29%、83.15%、84.44%和91.42%。

  众所周知,核心业务单一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在带来高收益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容忽视的弊端。成都先导在招股书中坦承,公司未来的业务增长主要依赖于DEL技术的发展和其在早期药物发现领域的应用。若DEL技术领域整体发展受到技术上的局限,或在技术上无法进一步形成标准的体系化、工业化和规模化,亦或者DEL技术发展速度不及预期,将导致公司业务增长放缓甚至主营业务发展受到不利影响。

  此外还需要注意的是,尽管报告期内成都先导营收持续走高,净利润也扭亏为盈,但这离不开政府对公司的补贴。招股书显示,成都先导获得了国家和地方政府多项专项资金、科研经费,前述资金及经费协助公司进一步提高了研发和创新能力,也提升了公司经营业绩

  报告期内,成都先导计入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778.10万元、1012.27万元、1930.46万元和4347.71万元,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公司计入损益政府补助占当期净利润比例分别为42.94%和72.86%。由于公司未来获得新的政府补贴金额和时间具有较大不确定性,若公司未来几年未能获得新的政府补贴且主营业务发展缓慢或发生不利变化,公司净利润可能有所减少甚至亏损

  逾八成收入来自美国

  除了依赖政府补助可能带来的净利润减少风险外,成都先导海外收入的高占比也成为影响其发展的一大因素。报告期内各期,成都先导超过90%的收入均来自于海外,而来自美国地区的收入比例均超过80%,据测算,若美国地区收入下降5%,则2016-2018年和2019年

  1-6月,模拟测算主营业务毛利将分别下降20.62万元、146.99万元、509.18万和343.09万元。公司在招股书中的风险提示也指出,若贸易政策发生重大不利的变化,公司主营业务开展或将受到不利影响。

  海外收入占“大头”的同时,成都先导还面临客户集中的风险。成都先导主要客户为全球范围内的制药企业及生物技术公司和部分科研单位。报告期内,公司向前五大客户销售的收入分别为1288.29万元、4180.91万元、10753.94万元和7323.75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8.42%、78.56%、71.13%和68.48%,公司的客户集中度相对较高。若未来因公司主要客户经营状况不佳或因公司无法及时满足客户需求等原因,导致公司主要客户对公司产品的需求量降低,则可能对公司的业务经营、财务状况产生不利影响,进而导致公司利润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成都先导还存在报告期内未为部分员工缴纳社会保险住房公积金的情形,同时,存在未按照实发工资为基数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的情形。经测算,成都先导如为全员缴纳并按照实发工资为基数缴纳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报告期各期需补交的金额合计分别为255.06万元、401.11万元、518.60万元和186.64万元,其中应由公司承担部分的金额分别为179.74万元、282.22万元、359.58万元和124.32万元。

  募投项目与环评文件内容多处不一致

  成都先导的问题还远不只这些。据微信公众号《号外》报道,公司的募投项目与环评文件内容存在多处不一致的情形。

  招股书显示,成都先导拟募资66002.87万元,投向新分子设计、构建与应用平台建设项目和新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据披露,新分子设计、构建与应用平台建设项目拟投入49795.51万元,其中环保投入为2282.00万元,占总投资比例4.58%。该项目拟新建化合物发现/优化大楼+动物房、化学合成大楼+DEL库两栋主体建筑,且同步购置一批行业先进设备和各类试验试剂。新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拟投入16207.36万元,其中环保投入为682万元,占总投资比例为4.21%。该项目拟新建一栋药物化学大楼+库房作为公司新药研发场所,且同步引入行业先进的新药研发设备及分析仪器。

  值得重点关注的是新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依托了新分子设计、构建与应用平台建设项目的大部分建设内容,诸如动物房、危化品库、危废暂存间、事故池、污水处理站、预处理池等。

  尤其在环保工程方面,新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虽投入682万元,但实际该项目需要建设的内容却略显“单薄”,其基本依托了新分子设计、构建与应用平台建设项目所建的环保工程内容。新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则仅需建设通风设施(通风柜、通风橱、排气筒、风机)和废液收集桶。

  同时,环评文件还提到,成都先导拟在购买的地块内建设三个项目,除了以上提到的两个募投项目外,还有“数据分析中心建设项目”。目前可知数据分析中心建设项目拟新建综合楼及食堂及员工俱乐部,以上两个募投项目员工就餐将依托数据分析中心建设项目的拟建食堂。至于该项目是否也会依托两个募投项目的建设内容,我们不得而知。

  除此之外,两个募投项目新增设备清单也存在显著差异。

  根据招股书,在新分子设计、构建与应用平台建设项目中,化合物发现中心拟新增26种设备,外加其他配套设备150万元,合计6074万元。研发化学中心则新增53种设备,外加其他仪器设备357.82万元,合计12474.9万元。以上设备购置费用合计18548.9万元,是该募投项目中所新增的所有设备投入。

  而该项目的环评文件却显示,化学合成大楼内实验室内的主要设备清单多达220种,而生物研发大楼内实验室主要设备清单则为45种。在两份文件中,无论是设备名称,还是采购数量,招股书所披露都与环评所说相去甚远。

  招股书中,另一个募投项目,新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需新增31种不同名称的设备共计5303.2万元。而环评中,该项目的主要设备清单多达88种。同样的,无论是设备名称,还是采购数量,招股书所披露都与环评所说截然不同。

  综上,两份官宣文件数据多处不一致,而募集资金的使用或存在疑问。

  董监高问题频出

  除了上述风险外,成都先导的高管股东也不让人放心。

  据披露,成都先导控股股东、实控人JINLI(李进)曾存在一宗作为被告的民事诉讼案件,主要涉及附条件赠与合同纠纷。招股书显示,JINLI(李进)于2016年初邀请王成周投资精准医疗产业重组四川精准医疗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精准医疗”);王成周、JINLI(李进)及案外第三人于2016年7月签订了《合作协议》,王成周附条件赠与JINLI(李进)700万元现金,由JINLI(李进)出资到精准医疗用于重组精准医疗;JINLI(李进)在王成周赠与其700万元后,违反了其接受赠时所附条件。王成周诉请JINLI(李进)返还上述赠与款及资金占用利息并承担相关诉讼费用合计813.46万元。

  2019年7月30日,成都高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2019)川0191民初7036号),该案原告王成周与JINLI(李进)经法院调解,自愿达成合意,JINLI(李进)于其名下银行账户内810万存款解除冻结后7个工作日内向王成周支付415万元,双方认可JINLI(李进)的上述支付义务履行完毕后,双方之间的纠纷全部终结且王成周自愿放弃其他诉讼请求。根据付款凭证,JINLI(李进)已于2019年8月向王成周支付415万元人民币

  在JINLI(李进)风波未平的时候,另一起“风波”也已经在路上。成都先导董事王霖被证监会“注意”。

  据披露,2018年7月至今,王霖任成都先导董事职务,此外,还担任多家公司的董事或监事。而在王霖担任董事的几家公司中,成都康弘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弘药业”)值得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康弘药业成立于1996年,是一家致力于生物制品、中成药及化学药研发、生产、销售及售后服务的医药集团。2015年6月26日,康弘药业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2019年6月,康弘药业收到证监会出具的《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项目审查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191233号)提到,董事王霖担任成都先导药物开发有限公司董事,是否存在未经股东大会同意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的情形;董事在其他单位任职是否存在未经股东大会同意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发行人同类的业务的情形。康弘药业回复表示王霖在成都先导任职均不存在以上情形。

  此外,成都先导的股东还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据招股书,钧天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钧天创投”)持有成都先导3.780%的股份、北京中岭燕园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中岭燕园”)持有成都先导0.833%的股份。公开信息显示,钧天创投曾在2015年因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被列入经营异常名,而中岭燕园则在2019年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现均已被移出。

  供应商被处罚多次

  成都先导的供应商也“劣迹斑斑”。

  作为成都先导供应商之一的成都佰奥美迪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成都先导向该公司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68.89万元、378.78万元和272万元,采购占比分别为4.35%、9.23%和8.84%。

  据微信公众号《号外》报道,成都佰奥美迪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3日,截止2018年8月8日,该公司的五险缴纳人数均为0人。而成都先导的另一家供应商赛默飞世尔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因存在违法行为三次被处罚。

  据天眼查数据,沪市监徐处字(2019)第042019001673号显示,赛默飞世尔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因进口或销售未经国务院计量行政部门型式批准的#计量器具#被徐汇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7.28037万元;浦市监案处字〔2017〕第150201662254号显示,该公司被没收违法所得14133.99元、被没收违法经营的杂草类花粉混合WX5过敏原特异性IgE抗体检测试剂盒675盒、被罚款295461.87元;沪食药监(浦)罚处字[2016]第2220160038号显示,该公司因医疗器械案件被罚,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责令改正,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产停业,直至由原发证部门吊销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

(文章来源:中国网财经)

(责任编辑:DF527)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1985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焦点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含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