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茵体育转型不顺28年仅盈利3亿 高继胜父女套现16亿再抛减持计划
2021年11月26日 07:44
来源: 长江商报
26人评论
东方财富APP

方便,快捷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专业,丰富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提示: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您的

朋友圈


K图 000558_0

  长江商报记者明鸿泽

  转战地产与体育两大领域后,高继胜、高靖娜父女决定彻底告别莱茵体育,大踏步离场。

  11月23日晚间,莱茵体育(000558.SZ)披露,持股5%以上重要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减持期限期满,并将继续实施减持计划。披露这一减持计划的就是高继胜父女。

  2002年前后,通过借壳上市,高继胜成为莱茵置业的实际控制人。2015年,莱茵置业更名为莱茵体育,高继胜声称告别地产市场,转型至体育领域。

  不过,莱茵体育的产业转型,并非真正彻底离开房地产领域。回过头看,无论是地产、还是体育,高继胜在这两大领域搏击均不成功。成功的是,高继胜大规模套现。

  据长江商报记者粗略估算,高继胜父女通过协议转让及二级市场减持,已累计套现约16亿元。

  1994年上市以来,莱茵体育累计仅盈利3.03亿元。目前,成都国资委已经成为其实际控制人。

  转型效果不佳连续亏损

  产业转型并未改变莱茵体育的基本面,其经营仍然处于亏损状态。

  今年前三季度,莱茵体育实现营业收入1.07亿元,同比增长10.4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0.66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0.68亿元,均为亏损,同比分别增亏203.76%、137.45%。

  从单季经营业绩看,今年一二三季度,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亏损0.13亿元、0.37亿元、0.16亿元,三个季度均为亏损。

  在今年半年报中,莱茵体育称,受疫情影响,原定于2020年举办的全国第十四届冬运会未能如期举办,恢复举办时间亦无法确定,鉴于此,浙江省女子冰壶队、冰球队的联办合作终止。公司积极策划筹办科勒·2021杭州家庭慈善乐跑、2021年第二届科勒全国青少年足球挑战赛等赛事,但受2021第四届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跑突发公共安全事件以及疫情的影响,赛事未能如期举办,后续将视疫情及相关政策调整赛期。不只是今年前三季度亏损,2020年,莱茵体育也出现亏损,亏损金额为0.72亿元。

  莱茵体育的前身是莱茵置业,一家房地产公司,公司创始人就是高继胜。莱茵置业的前身是辽房天,1994年登陆深交所,属于中国第一批上市房企,仅次于万科等。

  公开资料显示,2001年、2002年,莱茵达集团通过2次受让股权成为辽房天第一大股东,并将其重组为一家注册地在杭州的房地产上市公司,股东更名为莱茵置业。至此,高继胜完成了借壳之旅。

  1952年10月出生的高继胜,是国家二级篮球裁判。曾历任浙江萧山二轻工业总公司副总经理、萧山市国营工业总公司总经理等职务,兼任浙商总会体育产业委员会主席、浙江省足球协会顾问、浙江省篮球协会顾问、亚洲职业篮球发展有限公司主席、浙江省马术协会副会长及浙江省高尔夫球协会副主席等职务。由此可见,高继胜与体育颇有渊源。

  投身地产领域,在房地产黄金时代,莱茵置业并未像很多房企一样躺赚。2003年到2014年,公司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年度最高也只有1.69亿元。

  2015年,房地产市场调控,房企经营整体承压,莱茵置业亏损3.58亿元。也是在这一年,高继胜推动莱茵置业转型,转向其熟悉的体育领域,公司也因此更名为莱茵体育。

  只不过,转至体育领域后,曾号称“中国体育小镇第一股”莱茵体育经营业绩依旧不佳。2017年以来,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持续亏损,处于艰难保壳状态。

  wind数据显示,1994年上市以来,莱茵体育实现的净利润累计只有3.03亿元。上市近28年,累计现金分红4次,合计派发红利0.92亿元。扣除借壳之前的经营业绩数据,整体盈利能力依旧不佳。

  由此可见,无论是主营地产还是主营体育,亦或是地产+体育,莱茵体育的经营业绩均表现不佳。

  高继胜父女计划再减持或套现2.6亿

  产业转型也不能改变莱茵体育的基本面,似乎是在无力回天的情况下,高继胜下定了离场决心。

  2019年1月24日,莱茵体育控股股东莱茵控股与自然人范明科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将其所持莱茵体育3.74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转让给范明科。权益变动完成后,范明科将直接持有莱茵体育29%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莱因控股将继续持有18.70%股权,为公司第二大股东,莱因控股一致行动人高靖娜持有6.16%股权,二者合计持有24.86%股权。

  根据当时公告,本次股权转让总价款为13亿元。

  不过,一个月后,莱茵体育发布公告称,自《股份转让协议》签署以来,经莱因控股多次催促,仍未收到交易对方范明科支付的股份转让价款,鉴于范明科迟迟未能支付款项,交易被迫终止。

  首次转让控股权失败,高继胜并未放弃,并闪电签署新的股权转让协议。

  2019年3月11日,距离终止上次股权转让公告发布不到一周,莱茵体育发布新的公告,莱茵控股与成都体育产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成都体投集团”)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将所持公司3.85亿股股份转让给成都体投集团。权益变动完成后,成都体投集团将以29.90%的持股比例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莱因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高靖娜合计持股比为23.95%。同时,莱因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高靖娜放弃5%股权对应的表决权。

  成都体投集团成立于2018年11月,其实际控制人为成都国资委。

  这次股权转让顺利完成,高继胜父女顺利套现13.26亿元。

  顺利完成易主后,高继胜父女继续减持套现之旅。

  根据公告,2019年10月至今年11月,高继胜、高靖娜父女合计持有100%股权的莱因控股在二级市场上完成了四轮减持。具体为,2019年10月至2020年3月为第一轮减持,合计减持2273.10万股,2020年5月至9月为第二轮,第三轮、四轮减持期间分别为2020年12月至2021年5月、2021年7月至11月。

  剔除披露计划15个交易日后才能减持等因素,莱因控股的减持动作基本上没有停止。

  据长江商报记者根据股价粗略估算,上述四轮减持分别套现约0.75亿元、0.25亿元、1.07亿元、0.72亿元,合计为2.79亿元。加上协议转让29.90%股权的交易总价款13.26亿元,高继胜父女合计已经套现16.05亿元。

  今年11月23日晚间,莱茵体育披露莱因控股新的减持计划,其拟在公告日起的15个交易日后,通过大宗交易、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不超过6%股权。

  如果本次减持达到上限,以11月24日收盘价3.44元/股计算,莱因控股将套现2.66亿元。届时,高继胜父女将合计套现接近1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高继胜筹划让出莱茵体育控制权,并对2019年、2020年的经营业绩作出承诺,那就是这两个年度均不亏损。按照约定,出现亏损,莱因控股需以现金补足。由于莱茵体育2020年陷入亏损,莱因控股未按照约定兑现承诺,今年9月,成都体投集团已经提起诉讼。

(文章来源:长江商报)

文章来源:长江商报 责任编辑:43
原标题:莱茵体育转型不顺28年仅盈利3亿 高继胜父女套现16亿再抛减持计划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举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

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关注

东方财富官网微信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