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行杀入酒局 “喝酒”真的香吗?
2021年07月13日 09:12
作者: 阎侠
来源: 贝壳财经
1604人参与讨论
东方财富APP

方便,快捷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专业,丰富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提示: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您的

朋友圈

摘要
【外行杀入酒局 “喝酒”真的香吗?】在资本市场,跨界“喝酒”并非新鲜事,维维股份2007年决定进军白酒行业作为战略性投资,娃哈哈集团2015年便入局,尽管遭遇“酒水不服”,但近年来,企业于酒类行业寻找“第二春”的影子并不难寻:天士力、联想控股、复星系等已有所布局。

  谁在“裸泳”,谁已退圈?

  跨界白酒,风头正盛。

  “沾酒就涨”正在资本市场制造一个又一个的“神话”。

  6月下旬,金针菇大户一脚跨进白酒行业,随后,股价连续7个交易日收盘上涨,其中包含6个涨停板。

  仅一周时间,吉宏股份加入这一行列,作为一家营销公司,打算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有限公司不低于70%的股权,进而持有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古窖酒业有限公司资产。其间,股价亦出现短暂强劲上涨。

  在资本市场,跨界“喝酒”并非新鲜事,维维股份2007年决定进军白酒行业作为战略性投资,娃哈哈集团2015年便入局,尽管遭遇“酒水不服”,但近年来,企业于酒类行业寻找“第二春”的影子并不难寻:天士力联想控股、复星系等已有所布局。

  2021年,这场喝得正酣的酒局上,也将上演新战事。

  01

  杀入“酒局”

  进军酒类行业这股风,可以追溯至10多年前。

  2015年,娃哈哈集团旗下的娃哈哈商业股份有限公司收购了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领酱国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不过,此番入局并非顺风顺水,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娃哈哈官方微信里最近一次领酱国酒的宣传,还停留在2019年4月。

  复星系同样起步不晚。2017年,复星集团入股青岛啤酒,彼时,复星系方面表示:“复星国际将积极推动旗下各类酒店、餐饮业务与青岛啤酒的全面对接,提高青岛啤酒的渠道渗透力度,采用多种形式加快提升青岛啤酒的市场拓展和业务发展。”

  然而,2019年年末,复星集团持有的青岛啤酒H股便已经有所减少,2020年9月1日,复星集团再度减持。

  贝壳财经记者梳理看到,2019年至今,复星集团多次减持青岛啤酒H股股份,并且每次减持均价都不低于当年买入的价格。据了解,2020年8月31日至2020年12月11日,复星集团通过出售青岛啤酒H股股份,共套现约48.22亿港元,加上2021年4月的23.39亿港元,总额已经超过71亿港元。

  减持动作不断,复星系未有与酒类切割之意,而是展开新的“资本逐利”。

  去年以来通过一系列操作,郭广昌淡出啤酒,加码白酒的意图十分明显。作为复星系旗下重要的资本运作平台,豫园股份在白酒板块积极发力。2020年7月末,股份过户完成,金徽酒的控股股东变更为豫园股份,实际控制人变更为郭广昌。

  同年年底,豫园股份在一场拍卖中竞得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所持有的舍得酒业控股股东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70%的股权,成交金额为45.3亿元。

  “中国白酒行业是一个很有潜力和发展前景的行业。酒是快乐的灵魂,复星对白酒有着20多年的追求。” 伴随着频频拿下酒企控制权,郭广昌高调公开白酒“野心”。

  近年来,跨界“喝酒”的企业队伍不断壮大。众兴菌业宣告欲全资收购圣窖酒业100%股权,这意味着,若收购完成,圣窖酒业将实现曲线上市,众兴菌业也将开启双主业发展的模式。

  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众兴菌业于2015年6月26日在深交所上市,是专业从事食用菌研发、工厂化培植与销售的现代农业企业。上市以来,众兴菌业业绩不太稳定,时起时落,产品毛利率不足30%,因此一直在积极寻找新产业,以求增加公司新的盈利增长点。

  吉宏股份成了又一个后来者。6月28日,吉宏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通过包括但不限于受让股权、增资等方式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有限公司不低于70%的股权,进而持有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古窖酒业有限公司资产。

  作为一家主业为营销的公司,2021年年初,吉宏股份取得“遵义产区·中国好酱酒”项目互联网独家运营权及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技术开发公司贵州牌-京御圣宴系列酒一级经销商资质,以此为切入点进入酱香型白酒领域,主要业务模式为通过第三方平台(如京东、有赞、天猫等店铺运营)+团购分销+线下渠道等方式销售白酒。

  销售过程中,吉宏股份发现“酱酒市场需求较大,优质厂家产品供不应求”,拟通过建立上下游一体化经营体系,在降低生产及销售成本的同时,提升公司的盈利水平。此后,选中了古窖酒业作为收购标的。

  “白酒属于刚性需求的产品,且以国内市场为绝对主导,具有内循环概念,名酒的品牌与产区又具备稀缺性价值,随着国内经济环境的升级,市场普遍看好白酒行业的发展前景。”酒水分析师蔡学飞分析道。

  不过,在涌入“酒局”的这些跨界者中,不乏投机分子。

  “吉宏股份入局白酒行业的真实性与前景非常模糊”,有业内人士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从目前整个酒业板块资本化比较活跃的现状来看,吉宏股份这次的收购,带有很明显的资本操作的性质。”

  02

  “收割利器”:股价沾酒就涨

  酒香诱人,闻者皆醉,资本的嗅觉更是格外灵敏。

  2020年,白酒板块出现多次上涨行情,五粮液总市值也是在这一年突破1万亿元。数据显示,A股白酒板块(包含18只白酒概念股)的总市值,2020年一整年累计增长约2.54万亿元,以贵州茅台2020年年底的收盘市值为分母,相当于涨出1个贵州茅台

  2021年,市场出现震荡行情,但是白酒板块整体上扬趋势未改。2021年上半年,A股白酒板块(包含18只白酒概念股)的总市值累计增长约1862.82亿元。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股价“沾酒就涨”屡见不鲜。众兴菌业欲全资收购圣窖酒业100%股权消息发布后,其股价连续7个交易日收盘上涨,总市值累计增长约28.17亿元,累计涨幅约为87.46%。

  吉宏股份同样收获了一波上涨。在跨界“喝酒”披露前,吉宏股份的股价已经连续4个交易日收盘上涨,消息发布后的第一天,股价开盘涨停,盘中涨幅大部分时间也在4%以上,但尾盘突然急速回落,最终收盘时跌幅为1.09%。

  深交所问询函“火速”抵达,要求吉宏股份说明收购决策是否审慎合理,是否存在迎合热点炒作股价的情形等。面对质问,吉宏股份否认迎合热点炒作股价,自称跨界“喝酒”切实可行。

  如今,疯狂之势仍在蔓延。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近期,两家上市公司陷入酒企借壳传闻,尽管官方多次澄清不存在涉及与酒企“借壳”、“重组”的洽谈或谈判等相关行为,但是股票已然成妖。

  2021年5月24日起,*ST天成的股票已经连续25个交易日收盘涨停,在此期间,*ST天成的总市值从7.49亿元上涨至25.51亿元,累计增长约18亿元,累计涨幅约为240.59%。

  此外,在6月18日至7月9日,ST摩登总市值从10.97亿元增长至21.45亿元,累计增长约10.48亿元,累计涨幅约为95.53%。

  这样涨势并不陌生,甚至让投资者看到卖点。当前,在互动平台上,不少股民给上市公司献策,建议其与白酒企业合作,或者在该领域投资布局。

  去年9月23日,园城黄金披露计划收购圣窖酒业,同日股票停牌复牌首日股价涨超9%,并于次日实现连涨。然而,这起收购在被交易所下发问询函一周后,便宣告终止。

  2020年11月24日,因打算收购红星股份,大豪科技股票停牌,复牌后股价连续13个交易日收盘上涨。

  数据显示,大豪科技去年11月23日收盘时总市值为80.48亿元,今年7月8日,这一数字达到324.60亿元。今年7月7日,大豪科技收到中国证监会出具的《关于北京大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核准>的受理通知书》。

  浙商证券分析师在研报中表示,由于白酒需求具有一定消费刚性,在消费基础较为稳定的背景下,酒企拥有的较强定价能力使得其盈利能力在消费品行业中极具竞争力,虽然疫情的暴发使得消费场景消失,进而造成部分酒企业绩大幅下降,但白酒标的股价仅在国内疫情暴发期及全球疫情蔓延期出现过短暂回落,之后迅速恢复,韧性较强,因此白酒为最好的赛道之一。

  03

  跨界有B

  酒企谋求“曲线上市”

  白酒行业属于充分竞争的行业,目前没有任何一家白酒生产企业在全国市场占据绝对的市场份额,全国性名酒在全国范围内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但区域性名酒在细分优势区域内具有较强的市场影响力。

  记者梳理这些收购标的发现,基本都是区域性名酒。于外界而言的跨界,至于酒企来说,则暗藏上市隐痛——借助上市公司收购,实现“曲线上市”。

  今年意欲“卖身”的圣窖酒业,坐落于中国酒都仁怀市茅台镇7.5平方公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自成立以来专注于酱香型白酒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茅台镇重点酿酒、储酒企业之一。

  圣窖酒业此前得到过上市公司的青睐,不过未能成功,“牵手”园城黄金失败之后,圣窖酒业转身投向众兴菌业,可见其上市之心的急切。

  “据我了解,圣窖酒业本身就是一家区域酒企,而且其品牌影响力有限,生产规模有限,产能有限。如果圣窖酒业想尽快实现快速扩张,借助此轮酱酒优势,利用自己在酱酒核心产区的区位优势与品质背书,确实是比较便捷的、快速的上市方法。”酒水分析师蔡学飞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相比之下,古窖酒业位于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双龙村,主要生产酱香型白酒,现有窖坑24口,年产优质酱香基酒180余吨,现有近2000吨上世纪80年代至今不同年份53%vol大曲酱香基酒。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看,古窖酒业是茅台镇典型的小型酒厂之一,本身产能有限,品牌力非常弱。

  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在与大豪科技走到一起之前,红星曾有过上市计划。

  据媒体报道,2011年2月,以红星股份和龙徽酿酒有限公司为主体,北京首都酒业有限公司成立,旗下囊括了红星、龙徽、古钟、六曲香、中华、夜光杯等酒类品牌。成立伊始,北京首都酒业有限公司便提出力争十二五中期实现上市目标:如果能尽快找到合适的壳资源,首都酒业集团将于2012年借壳上市;如果不能借壳上市,则将在3年内登陆A股市场。

  不过,三年的承诺并未如期兑现。

  面对强敌牛栏山,红星必须继续前进,步子还得加快。本次再度征战A股,也被外界视为红星股份最为接近IPO的机会,并有业内人士指出,本次交易准备充分,不会出现障碍。

  04

  “喝酒”真的香吗?

  既然是跨界,整合则成为第一难题。

  “如何与公司现有业务形成协同?公司是否具有足够能力经营酒业资产?公司能否对标的资产实现有效控制?”几乎是每个跨界玩家都躲不开的“灵魂三问”。

  在众多跨界“喝酒”的企业中,成功者有之,失败者不绝。舍得酒业的前东家天洋控股就是典型。

  2016年6月30日,作为四川省的混改标杆,舍得酒业在产权交易所以公开竞拍方式进行股权改制,开创中国名酒企业混改的先河。天洋控股以38.2亿元的高价获得沱牌舍得集团(舍得酒业的直接控股股东)70%的股权。射洪市人民政府持股另外30%。天洋集团的实控人周政由此成为舍得酒业的实控人。

  根据2016年的投资者调研报告,天洋控股看中的是舍得酒业的品牌价值和产品质量,“如果改变机制,比如营销方面,会采用一些更具有市场化的方式来运作,未来潜力可期”,报告提道,“天洋不是做资本运作的,是做产业的。”

  或许,最初天洋说要把舍得打造成为世界一流品牌,并不是在讲故事,自2016年6月30日天洋入主以来,舍得酒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的确在逐年增长。2018年1月公司股价最高峰时达到了51.24元/股。

  转折点出现在2019年,天洋控股的资金陷入紧张。

  2019年1月以来,舍得酒业控股股东四川沱牌舍得集团、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因资金紧张、偿还即将到期的贷款,向舍得酒业寻求资金拆借帮助。

  债务的雪球越滚越大,“将用百年的时间,将舍得打造成为世界一流品牌”,天洋当初的豪言余音尚存,然而,天洋控股最终失去了舍得酒业的控制权。

  维维股份亦在跨界后,挣扎多年,最终放弃。其主要产品为豆奶粉系列产品及乳品系列产品,2007年,维维股份决定进军白酒行业作为战略性投资。2009 年,维维股份收购枝江酒业 51%的股权,公司主营业务增加了白酒的生产销售。

  维维股份2013年年度报告显示,酒类业务无论是营收规模还是毛利率水平,都可以称得上是维维股份的业绩支柱之一。但是最近几年,维维股份逐渐剥离酒类业务。

  “公司2017年第四季度亏损0.15亿元,主要是白酒板块的亏损”,2018年决定将贵州醇酒业的股权出售是“根据公司整体战略规划做出的”,“剥离贵州醇酒业有利于公司聚焦大食品主业,减轻包袱,回笼资金,集中力量做强优势产品”。

  2020年,维维股份以46150万元的价格将其持有的枝江酒业71%股份出售,至此,维维股份“不再有酒制造行业”。

  有业内人士表示,投资白酒行业的资金,也有止损点要求,如果撑不到天亮,退出成为必然。“跨界的资本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资本需要话语权,往往会形成的局面是‘外行人管内行人’,专业程度缺乏,加上营销模式没有创新的话,失败亦在情理之中。”

(文章来源:贝壳财经)

文章来源:贝壳财经 责任编辑:DF398
原标题:外行杀入酒局,“喝酒”真的香吗?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举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

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关注

东方财富官网微信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