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星金融互助业务关停 背靠小米却主动淡化存在感
2021年05月09日 12:53
来源: 证券市场红周刊
485人参与讨论
东方财富APP

方便,快捷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专业,丰富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提示: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您的

朋友圈

  天星金融是小米集团旗下的金融平台,作为该公司曾经重点发展的项目,却在监管升级的过程中开始主动淡化与母公司的关系。

  天星金融背靠小米集团,其一度是小米公司重点发力的核心业务,但随着2019年后金融监管深化,天星金融在经营中存在了一定压力,不仅主动调低存在感,甚至在母公司报表中为0存在。

  4月30日,天星金融APP官方通过微博表示,经过10个月的守望相助,天星金融提供的“互助计划”将于2021年5月14日24点正式关停。此外,天星金融APP首页“保险理财”选项重点推荐的保险产品是“弘康3年”,其收益率也在明显下滑中。

  天星金融互助业务出师不利

  公开信息显示,天星金融旗下的互助业务是于2020年6月正式上线的,模式类似支付宝中的“相互宝”,可提供50万元的互助金保障,覆盖92种大病。然而在运行10个月后,选择关停了。

  其实在天星金融互助业务关停之前,已经有多家“相互宝”类型的产品叫停运营了,譬如美团互助在年初时就发布了关停公告,这是首家关停的大型网络平台大病互助计划。其后,轻松互助在成立5年后,也于3月下旬宣布关停;另一家头部品牌水滴互助也在3月底停止运营。

  作为互助类产品的探索者和行业老大,蚂蚁集团旗下的“相互宝”在上线后也是多次引起激烈争论的。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曾在官网刊发的《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研究》一文中表示,网络互助平台近几年野蛮生长、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

  在监管升温下,蚂蚁集团的“相互保”更名为“相互宝”,开始淡化保险色彩。而其“相互宝”中参与分摊人数也在2020年10月创出1.06亿人峰值后也快速下滑,目前已降至不足9100万人。就募集规模来说,《红周刊》记者获悉,相互宝2018年成立至今仅募集了169亿元的资金,相比之下,成立于2020年的天星互助的规模更小。总体上,行业仍在试水阶段。

  除了定位暧昧的互助业务,互联网背景金融公司的“标配”也少不了信贷业务,天星金融也不例外。其推出了网贷产品为“小米随星借”,宣传语中最高可借30万元、日息最低万分之二,号称一分钟即可放款。但记者在豆瓣“负债者联盟”、知乎等社群发现,不少天星金融的用户反映其涉嫌暴力催收、电话轰炸等等。黑猫投诉平台也有不少用户投诉天星金融委托的催收机构也存在暴力催收、电话骚扰的行为。

  《红周刊》记者还注意到,有不少用户抱怨天星金融近期下调了用户的网贷额度。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可能和不久前央行等联合出台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草案)》有关,其规定:对自然人的单户网络小贷余额原则上不得超过30万元,或不超过其最近3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

  天星金融APP的官网还链接了股票开户的入口,包括中信建投华西证券、利弗莫尔证券等4家券商。值得注意的是,利弗莫尔证券主打港股市场(雷军也是其战略投资人之一),尤其是火热的港股打新业务。

  但4月底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表态称“金融产品属‘专卖品’,必须持牌经营,不是随便开个铺子就能卖金融产品”,开展境内金融业务要取得我国金融管理部门的牌照,持境外金融牌照不可在我国境内“无照驾驶”。而利弗莫尔证券持有的是香港证监会批准的牌照。包括老虎、富途、利弗莫尔等持有境外资质但又在境内开展业务的新兴网络券商,未来也将面临更大的监管不确定性。

  合作方弘康人寿业绩下滑

  除了已经关停的互助业务,天星金融还有传统的保险业务。《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天星金融APP首页“保险理财”选项重点推荐了包括国华人寿、弘康人寿的投连险产品。其中,弘康人寿对应的产品为“弘康3年”[弘康鑫溢保两全保险(投资连结型)],历史年化收益率仅为4.89%。

  《红周刊》记者获悉,弘康3年最终对接的是“增利90号”投资账户。据天星金融APP介绍,增利90号主要投资于上市权益类资产、债券、债券回购等金融资产,其中投向股市的比例不超过40%、投向债券/债券回购的比例不超过60%、投向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不动产相关金融产品的比例不超过75%。然而观察其历史走势,增利90号的投资收益率已经出现下滑,其一年前的回报率还在5%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两家被推送到首页的险资均为中小型险企业,尤其弘康人寿的规模更小。弘康人寿自我定义为一家以互联网为战略的寿险公司,其前总经理张科曾在几年前透露,公司因为没有个险渠道、架构比较扁平,而且通过互联网渠道开发和销售保险产品,降低了消费者投保保费,以及企业的运营成本,“管理效能大约是行业平均20倍左右,因为我们没有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其他一些费用”。

  可供佐证的是,除了天星金融,弘康人寿还和其它一些金融互金平台也有合作。据《红周刊》此前报道,某金融平台中有着一款极具特色的产品“小金罐”,该产品对接的是弘康人寿的“弘康悦享长盈终身寿险(投资连结型)”。小金罐有“一笔资金两种收益”的优势。App展示材料显示,可转账户的近30天年化投资回报率为3.95%、期限账户的近30天年化投资回报率为5.54%,整体的最新近30天年化投资回报率达4.31%。如客户投保1000元,其中750元进入可转账户(可随时转入/转出),240元进入期限账户,5年后作为持续奖金返回至投资账户。

  小金罐产品中为何有75%的保费可以随时转出?该金融App的“产品详情→转出规则”页面显示,自投保之日起,“可转账户”金额可随时以“保单贷款”的形式、转出自用,资金由保险公司提供(不计入征信系统)。转出部分的贷款利率为4.2%,贷款利息由账户收益偿还,可转账户但凡日贷款利息>收益的部分,则从定期账户中的当日收益中扣减。

  换言之,投保客户将75%的保费转出,并非无成本,而是以贷款的形式从弘康人寿处借入一笔资金,当然这也是需要付出一定的贷款利息,而该金融App并未在显眼处提示此事,只强调“可灵活转出”“随时转入转出”,如此设计,不排除有诱导客户之嫌。

  更大的风险在于,中国经济“L”形的长期趋势并不支持高投资收益的长期存在。《红周刊》记者测试后发现,期限账户对应的是“弘云1号投资账户”。据弘康人寿公告,2017~2020年上半年,弘云1号的投资回报率从5.8%降至5.5%。显然,弘康悦享长盈终身寿险的收益率也在走低,一旦投资收益无法覆盖可转账户中转出资金的贷款利息,则该金融App的用户可能需要再补缴一笔贷款利息。

  这种亏损的风险其实是真实存在的,弘康人寿在2019年报中提示,经过测算,当无风险利率曲线上升50个BP时,公司整体层面的投资收益率将由5.8%下降为4.26%。

  需要注意的是,这款产品还出现在天星金融APP首页上。《红周刊》记者发现,北京小米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也是“弘康小金罐”的销售渠道之一,同样宣称“25%资金锁定,稳健增长”,“75%资金灵活,随时取出”。

  弘康人寿之所以一度维持业绩增长的高增速,与其产品结构是有一定关系的。投连险、分红险曾被安邦、华夏、前海人寿等险企青睐,并成为险资在2015~2016年掀起举牌潮的主要资金来源。其后,监管部门加强了对“野蛮人”的监管,这3类产品的市场占比已大幅下降。不过,弘康人寿仍主要依赖上述产品来扩张规模,据年报,弘康人寿2020年保费收入前5的产品中就有3款为分红险。而无论是其它金融平台推介的弘康悦享长盈终身寿险,还是天星金融推荐的弘康鑫溢保两全保险,均为投连险产品。

  一般而言,对分红险、投连险的较高依赖,往往意味着偿付率和业绩波动较大。据弘康人寿年报,其综合偿付充足率虽然从2019年底的130%增至2020年底的163%,但在行业内仍排名较低。此外,公司的业绩表现也不佳,去年的保险业务收入下滑约1/3,净利润更是从1.75亿元跌至2600万元,行业排名出现大幅下滑。

  金融监管强化

  天星金融主动调低存在感

  无论是保险业务,还是理财代销,天星金融的持续发展都有赖于“小米系”的背景,以及在小米手机上的较高装机率。据小米集团2018年年报,尽管其金融业务尚处于亏损状态,但整体来看,得益于互联网金融业务和有品电商平台收入的增长,小米集团2018年的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同比增长80%,达到了32亿元人民币。金融业务是小米2018年冲击A股CDR时的重要业务板块,公司当时表示,将继续大力发展互联网金融业务,以覆盖手机业务之外的客户。

  彼时金融业务还是所有互联网巨头趋之若鹜的“肥肉”,然而其后“一行三会”对互联网金融市场的监管逐步收紧,特别是对网贷、消金、网络支付、结构化存款等风险点或严查或叫停,尤其是对蚂蚁集团IPO项目的紧急叫停可视为一个关键性的信号。不少有着互联网公司背景的金融品牌逐渐低调,其中就包括了小米旗下的金融业务,其继向“数科”概念靠拢后,又在2020年10月改名为“天星金融”。

  实际上,天星数科仍在低调布局,除生不逢时的小米互助被关停外,其在去年还获得了消费金融牌照,其在港申请的虚拟银行牌照——天星银行也在去年6月开始营业。天星数科的管理层也一直维持高配置。目前公司董事长为洪锋,其曾是小米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早年曾主导了MIUI业务;天星金融的战略副总裁为曹子玮,其曾任重庆市金融办副主任,而重庆也是注册小贷和消金公司的首选地,蚂蚁集团、百度旗下的度小满、天星金融等的小贷/消金牌照均落在重庆;另外从2020年底开始,小米CFO林世伟也开始兼职天星副董事长。

  不过在小米集团层面却是一直在淡化天星金融存在的。《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小米集团2020年年报也未公布金融业务的详细收入情况,而且相比雷军此前在2017年提出的“黑科技、新零售、国际化、人工智能、互联网金融”五大核心战略,到2020年年报时,已把核心战略调整为“手机×AIoT”,互联网金融已难觅踪影,并通过股权激励的形式最终在2022年前从集团层面剥离金融业务,实现独立运作且不再纳入合并报表。

  除了天星金融外,小米在银行、网贷、信用卡等领域也有过其他布局。譬如小米参投了51信用卡的B轮融资,其在港上市也曾引起很高的关注,但2019年后因存在非法爬取数据等问题,被公安部门突查。股价也从每股最高近10港元跌至目前的1.34港元;小米也领投了P2P平台积木盒子的B轮融资,小米副总裁洪锋也一度加入了积木盒子的董事会,但积木盒子在2020年初彻底爆雷,洪锋则在爆雷后退出董事会。

  此外,小米集团还是新网银行的二股东、持股29.5%。新网银行成立以来高速增长,但2020年也遇到了瓶颈,去年营收同比下滑12%、净利润下滑4成,总资产下降了近1/10。新网银行的管理层也频繁变动,短短4年内董事长一职3次换人。而且3月中旬还被银保监会官网点评批评。

  此外,新网银行的部分股东也遭遇了债务危机:其第五大股东四川省巨洋集团持有的6%股权将在5月中旬被法拍,评估价为5.2亿元、整体估值大致接近招商银行,但迄今无人报名竞拍。

(文章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文章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责任编辑:DF062
原标题:天星金融互助业务关停,背靠小米却主动淡化存在感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举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

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关注

东方财富官网微信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