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不确定性下的确定性投资机会论坛(实录)

2012年05月28日 20:01
来源: 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2012(第四届)大连·中国经济论坛”于2012年5月26日-27日在大连举行。

  以下为“不确定性环境下的确定性投资机会”分论坛实录:

  叶檀:感谢刚才那场论坛替我们节省了不少时间,我们现在单刀直入。我们的主题是不确定性环境下的确定性投资机会?这个问题有些难,第一什么是不确定的,第二什么是确定的?大家认为确定的投资机会在哪里?我们就依次开始。

  王立新:首先来说,现在的经济环境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个不确定性,首先是从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角度来说,全球经济一体化从美国、欧盟到亚洲经济都有很强的不确定性,欧盟的主权债务危机,区域经济一体化和政治多元化的矛盾短时间内不会得到解决,经济发展不均衡导致很多国家的主权债务危机发生,也会影响经济的发展和需求的发展,这样的话,由于中国是一个出口输出型经济,欧洲市场出了问题,中国出口行业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是一个连锁反应。同时,全球的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矛盾是未来长期存在的基本矛盾。我再说确定性,由于时间关系我点一下题,从确定性角度来说,还是从全球经济一体化角度来说,经济发展有一定的规律,经济发展的规律从空间上还是时间上这两个规律需要我们把握,首先国际分工在空间上的分工,也就是一个区域产生了需求,欧洲有需求,对某个产品有需求,在哪里得到满足,比如从实体产业是制造,服装在哪里生产,是从几个方面决定的,比如说劳动、原材料、技术等等,什么最适合生产服装?这个要说的话是确定性,但是这个确定性从空间上来说的确定性,你把制造业的基地放在这里面去,就能够提供出满足这个市场需求的最佳的作业模式。当然这种确定性在时间上是发生变化的,你今天适合明天未必适合,过去三十年我们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很好的集散地,现在由于劳动资本的增高、土地资源的上涨,中国现在失去了我们很好的优势,这样的话,你说不确定没错,从时间方面不确定,但是又是确定的,为什么说是确定的?趋势是不可逆的,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还有能源价格的上涨。不确定又是确定的,还有另外一个区域,东盟在替代我们,这又是确定性的变化趋势。

  叶檀:能不能理解成东盟制造业的投资机会是确定的?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中国的哪些投资机会是确定的?

  冯华伟:其实从投资来说市场机会是不确定的,在不确定里面找确定的投资也是专业团队一直在追求的目标,就是如何管理确定的风险,现在我也先回答主持人第一个问题,现在大众都认为市场是不确定的,最大的风险在于恐慌,因为我工作的原因见过很多市场一线的恐慌,这个是最大的难题。我们一直做财务投资的工作,也一直试图在这里面找到方向性的机会,可以从三个方面理解,如果想继续做的,一个是全球创新浪潮带来的机会,即使危机也好,市场的压力也好,我很高兴的看到在中国市场还有持续不断的创新,科技层面的,包括互联网。第二应该寻求中国在体制改革里面衍生出来的投资机会,包括投融资体制改革。第三个,在过去几年里中国的资本市场得到了发展,尤其是股权投资也好,我们在座很多是知名的基金经理,我觉得应该从中国的资本市场成长中发现投资机会。所以我认为未来的机会可以从三个方面寻找。

  叶檀:不好意思,打破一下常规,刚才你说的几个投资机会,但是我们听着有点虚,能不能具体告诉我们一下,值得投资的到底是哪个行业?或者您认为在资本市场的投资机会到底在哪个行业?

  冯华伟:刚才姜总在舞台上讲了延伸,肌肉的延伸发明了蒸汽机,我很受启发,我觉得很多创新出现在把现实社会延伸到虚拟层面,当然这里面有一些泡沫,可能泡沫化是未来三至四年的趋势。

  叶檀:听到虚拟的社会,有可能未来我们拿着一部手机可以走遍天下。接下来我想问一下王庆先生,您认为现在最好的投资机会在什么地方?确定的机会,模式是什么?越详细越好,咱们说几个比较详细的行业。

  王庆:谢谢您,我们这个论坛的主题是不确定性环境下确定性的投资机会,确定和不确定实际对于普通人是不一样的,对于专家是确定的,对于外行是不确定的,这个论坛的主题,不确定性环境下的确定性投资机会,对于我来讲是确定性环境下的不确定性投资机会,在座各位是专家,在我看来很多环境因素是确定性的,确定性的环境因素是什么呢?第一,中国经济的成长速度未来十年比过去十年要慢很多;第二,中国经济的增长动力将会是以消费为主,而不是以投资;第三,中国向前看,中国更多是人口结构的变化带来储蓄率的降低,以及中国过去十年出现的储蓄充裕、资金充裕、流动性过剩的情况将会明显发生改变,这些环境性因素是确定性的,所以作为企业家和投资者来讲,如果忽视这种确定性的趋势性变化,逆潮而动的话面临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是大大增加的,我提出这样一个看法。

  回答您的问题,具体到投资机会,我觉得任何投资、任何企业最终要回归到做企业、做事情的本源是要满足人的基本需求,就是吃穿住行,还有精神需要的,我们提出一个思路就是说未来什么样的企业、什么样的业态能够更好的服务于以消费为主导的经济发展方式?那么投资机会在这个思路可以寻找到。我举一个例子,这个例子就是零售业态,其实零售业态的变化经历了这么几个环节,一个是小店、家庭小作坊,然后到百货商店,然后到超市,然后到大卖场,包括沃尔玛,现在出现电子商务,这样一个演进过程,但是在中国的这个过程中,由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经济房地产业出现的泡沫现象,以及中国地方保护的现象,实际在中国很难出现大卖场沃尔玛这种业态方式了,但是消费的提升,中国消费者的需求需要这种廉价的商品方便的提供给消费者,那么,有这个需求业态供给方面无法产生,于是我判断电子商务这种B2C的方式很可能会取代或者出现跳跃式发展,这个跳跃式发展,不仅满足了人们对B2C业态的需求,可以取代传统的大卖场沃尔玛的方式。

  叶檀:谢谢,还是围绕中国特色来说,其实我们有没有想到,中国特色会催生很多意料不到的投资,也毁灭了很多投资机会。接下来还是老问题,越详细越好。

  刘宏:我给大家提供这两个问题真正专业的标准答案。现代金融学收益的不确定性作为风险的定义,如此说来,确定性的投资机会就是无风险的投资机会,金融学上面的概念是无风险投资在有效的前提下能够期望的收益率应该是无风险利率,而无风险利率比较公认的数值是主权国家发行的半年期的央行票据或政府债券利率,是非常小的投资。所以说,严格的讲,在市场基本有效的前提里,确定性的投资机会是不存在的。那么,我们的投资必须要向不确定性敞口换取收益,也就是任何收益都是风险带来的,也就是不确定性带来的,我们所能做的工作是可以管理这种不确定性的敞口,也就是说我们可以选择风险来配合你自己觉得比较舒服的风险换取利润,如果所有都是确定性的,是没有利润的。关于怎么样管理不确定性?怎么样管理这个敞口,我想接下来主持人会在下一个问题里问到。

  叶檀:刘先生利用金融学的概念,打了一个太极,确实现在所有的投资都存在风险和不确定性,其实投资就是管理敞口的问题,刘先生您能不能说一下,我想说的是什么呢?在目前的情况下,不说债券或者股权的投资,我们说的是如果让您投资现在中国的各个行业,您认为哪些行业,或者怎么样的企业相对来说是机会比较大一点?风险的概率比较小一点?

  刘宏:我们公司投资人专业比较另类一些,因为我们是做基金管理的,我们非常喜欢通过数量化的方式来消除我们认为的不确定性,正好昨天晚上看到了一个报道,公募基金发展11年来,给投资人创造的收益不到300亿,每年的收益在1-2%,还不如银行存款,也就是说相当于无风险收益,这样看来,可以说公募基金行业没有创造价值,是寄生在社会上的,没有贡献的这么一个状态。这里面我们细看下来,这里面有大量的主动管理和基金经理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这个不确定性,实际投资界已经做出了非常强大的反应,就是我们现在看整个全球的基金管理规模里面,哪一种基金规模最大,指数基金,这也就是说,实际上大家通过对被动管理的认可,间接的去回避由于基金经理人带来的不确定性。当然我不是说所有基金经理都没有贡献。在这种情况下,好象太不作为了,跟他类似也就是说将会发生什么事,是确定的,你股票的选择,权重的配置,是模型式的,模型是事先开发好的,将要发生什么不取决于基金经理人为的表现或者运气,同时可能还有对应的风险管理手段,也是螺旋驱动的,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可以消除掉一个非常大的不确定性,那就是人的主观因素。

  叶檀:其实我们对冲掉的就是人的不确定性、人的风险。我想问葛先生,您在投资的过程中怎么把握确定性的机会?

  葛亚君:不确定性存在,但是还要投资,这是肯定的。不管投资什么行业、投资什么产品?关键是对趋势的把握,你把握好趋势,控制好节奏,对于投资来说成功的概率就大。但是只把握了趋势,没有把握好节奏,风险也是很大的。所以,我的感觉从投资行业来说,前面都说了,中国的城镇化进程肯定是不可阻挡的,环保是一个大趋势。最重要的就是估值,这个很重要,我可以跟大家介绍一下我目前的感觉,现在林业的投资跟十年和十五年前的矿产资源投资差不多,林权刚刚市场化,林业缺钱是近几年的事。有价值的一个是房产证,一个是林权证。林权证是土地的使用权和地上树林的所有权。而且林业刚刚开放,而且林业是涵盖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还有种植业、加工业、服务业、旅游业。所以,这里面的项目很多,这是我感觉这是很好的投资机会,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关注,这里面的投资价值除了经营价值以外,还有生态价值,还有交易价值,所以我感觉这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

  叶檀:葛先生提出一个具体的,我们以前觉得只有煤矿、铁矿可以投资,现在知道林权证也是值钱的,接下来我们进行具体的探讨。最后一位是杨磊先生,您怎么看?认为哪个行业比较确定一点?

  杨磊:其实刚才看到题目的时候,觉得题目比较抽象,几乎是哲学问题,不确定和确定,我们作为投资做的就是不确定和确定之间的平衡,什么是确定的?什么是不确定的?当确定大于不确定收益好一些,还有一些因素,我们现在不能忽视的就是物理学里面有量子力学的概念,就是所有人都觉得确定的时候是不确定的,所有人觉得不确定的时候是确定的,这种现象不是没有发生过,如果我们看过去几年中国遍地都是这样的例子,中国经济发展都经历一个野蛮生长的时期,在野蛮生长时期大量的迅速的短期建立起来,而经过短期之后,价格跳水,我给大家举几个例子,太阳能光伏行业的太阳能电池从5块钱降到2块钱用了1年的时间,2块钱降到8毛钱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多晶硅从300块钱跳水到80块钱用了1年时候,80块钱跳到20块钱用了2年时间,所以我们一定要意识到投资这个东西讲的是真知灼见,随大流一窝蜂冲上去当不了先烈,但是当成了炮灰,我觉得在这里如果我们给你很多建议去投资哪个行业,你真的去投了,可能你也赚不到钱,真正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有和别人不一样的判断,你有和别人不一样的管理风险的能力。前面也提到,作为投资人最重要的是管理风险的能力,怎么去管理风险,这个才是最重要的。作为我们风险投资说实话面对不确定性非常的大,政策不确定、市场不确定、产品技术不确定,几乎没有一个确定的,在这种环境下,怎么去做出相对确定的投资?关键其实是在于你有没有别人没有的把握风险的能力,而这些能力的话,作为量化投资领先者,他们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作为风险的投资我们有一套方法,每个人自己必须有自己独特的方法在各自的领域里挣到钱,不然的话就会被别人洗掉你的钱。

  叶檀:刚才说到,其实刚才我想的非常功利,我希望各位说出来,哪些行业是你们比较看好的,有比较大的投资,但是杨先生告诉我们其实机会在哪里不重要,关键是分析方法,如果你分析方法比较好的话赚钱就比较容易。接下来我想问一下,刚才事实上在台上的时候跟王庆先生探讨,王庆先生说刚才台上说环保的问题,大家说环保是未来投资的机会,但是到底在投资领域里面有什么样的投资机会?用什么样的模式去套,这样的投资机会是很好的?事实上有可能有政策,有可能有那些东西的并不是太好的机会,而是有一些东西是不可缺少的,有了这个东西你才去投资,不知道大家怎么理解这个?

  王庆:刚才我们听第一个论坛,很多关于创新,关于环保,可能对人类生活的改变,对这些方面的需求,涉及到投资,投资本身是一个市场行为,所以投资和人类社会新诉求的结合并不是无缝对接,很可能有些矛盾,有些东西有诉求,但并不一定是市场行为,只有市场行为才能创造出投资机会,所以,刚才您提到的节能、环保领域,毫无疑问有需求,但是能不能转化为有商业价值的投资机会,这就取决于如何发展,尤其是环保领域的机会,可能是公共产品,而公共产品不可避免有政府行为,那么你这种商业模式如何跟政府行为来嫁接,这就需要有特殊的安排,如果你这个商业模式短期的成功是跟政府行为密切相关的话,从市场角度来讲,它就会有一个不确定性,因为政府行为是不确定性的,政府分配资源和市场分配资源是不一样的,这种估值是会给你打折扣的。回过头讲是不是好的投资机会就不一定。

  叶檀:也就是说只有市场认可的才是好的投资机会。我想问杨先生,刚才您说您有分析的方法,我想问您一个问题,如果有一个行业是政府主导的,然后政府在税收方面优惠特别多,或者有补贴政策,您也知道有未来的前景,您如果进入这个行业怎么看?或者您是否进入这个行业?或者您说政府补贴的坚决不做,而去做另外一个行业,您到底怎么看?

  杨磊:政府鼓励的行业,对于政府的政策也会变,当今社会是一个快速变化的社会,如果政策不能够随着时间和状况的变化而变化,那其实政策很难起到他本来应该有的作用,但是我会把它看成一个加分,我们看的更多是其他的东西,市场对我来说很重要,市场我们希望相对确定,完全不确定的市场非常困难,在产品和技术方面,因为我们做早期的投资,从我们的经验来说,最开始说的产品和技术,随着时间的变化都会有改变,这个可以相对明确。对于商业计划可以完全不确定,因为几乎商业计划不会按照商业计划书来走,没有特别大的价值,我们最看重的是团队。如果团队在一个河流里面的浮萍,那么这个团队就是能够定住这个浮萍的东西,从团队角度的话,我们其实花了很多的时间去思考问题,可能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我们如何去看待创新型团队,我们主要觉得在现代社会需要两个快速,第一个是快速决策,第二个是快速应变,因为现在信息传播的非常快,很多事情今天你知道明天大洋彼岸的人都知道,相信市场发生变化,变化是一个常态,快速是一个常态。我们刚才提到两个快速,第一个是快速,快速决策的方法就是知觉,我们有部分企业家非常善于用知觉判断方向,这个是一种方向,往往快但是不可依赖。第二类是没有数据靠知觉,没有知觉靠数据。有些人完全靠数据性的,数据分析比较慢,周期比较长,对于现在社会来说依靠数据往往落在后面,等你明白的时候茶已经凉了。最重要的是一个复合模式,在英文里叫数据直觉,以直觉为先导,以数据来辅助。能够掌握这种做决策方式的人,是一种可以在现在的快速变化的社会里,确定和不确定之间做相对确定决策的人,第一点快速决策。

  第二点是快速反应。我们反应的往往讲到调整,调整是微调,任何机构的调整都不可能是大动,但是世界的变化非常快,我在这里强调的不是调整,而是学习的能力,快速学习的能力,不但是个人的能力,而且是团体的能力,这不光是这个团队每一个人本身的素质,也讲到了企业文化,也讲到了组织结构,什么样的组织架构能让有新的有能力的人进来,能让团队的学习能力增加,这个都非常复杂。我们会看很多团队的素质、企业文化,这些是不是能够允许这个企业有快速反应。

  叶檀:谢谢,他说在不确定的社会里面也寻找不到确定的政策,也寻找不到确定的行业,都找不到,但是有一个东西我们是可以寻找到的,就是确定的人,这个人到底怎么样?我想是在座做投资的时候最要看的问题,在座的有一位是实体经济的,就是王立新先生,您站在实体经济的角度来说一下您对于他们的看法怎么样?比如说您认为在实体经济领域你期望得到哪些东西?您认为哪些东西是确定的?

  王立新:我先澄清一下,首先来说今天讨论的是确定性投资机会,在不确定的环境下的确定性投资机会,机会的话我认为一定是有确定性机会可谈的,也就是说项目可以是不确定性的,没有确定性的项目,只要有刚性的需求,可持续增长的需求就一定有确定的投资机会。但是这个机会是否成功是另外一回事。

  叶檀:不好意思我插一句,王先生已经明确说了,制造业领域已经向东南亚走了,是不是您觉得在制造业领域在中国没有投资机会了?您是怎么看的?

  王立新:命题是让我去寻找隐藏的确定性的投资机会?是对规律的认知把握寻找机会的能力,授人以渔。回到我刚才说的两个点上,第一个点是空间,第二个点是时间,从空间的角度来说,制造业的产品如何满足某个特定市场的需求,设计工厂所在地如何做到资源配置最佳化,也就是说你找到最佳的位置,就意味着你能比别人更好的把握这个机会,也就是说确定性的机会是有的,但是不确定性的是你满足别人的需求的能力,满足市场需求的能力是不是要比别人强,这个是不确定的。也就是说我们如何能够比别人更好的满足市场的需求,这个能力是我们要培养的。

  叶檀:是不是翻译一下,是不是意味着这样,您认为刚性需求一直存在,但是现在您在东部沿海地区已经不做制造业了,或者您认为空间已经不对了,所以您就开始搬迁,我想问一下您本人是否已经搬迁了?

  王立新:首先说一下我们没有搬迁,我的公司是做工艺品制造的,蜡烛。我们的生产基地在中国、在大连,我们的主销市场是在欧美,随着市场的变化,中国政策的原因和劳动力上升的原因,我们开始走出去,在东盟设工厂,在国外设工厂,更好的满足市场需求,从现在来看,中国工厂和波兰工厂同时做一种产品的成本核算的时候,我们发现外国市场的成本远远低于中国市场的成本。欧盟国家劳动力成本那么高,怎么可能中国的成本比波兰高呢?就是高。把中国的成品运到欧洲去,我们仅仅算出厂的成本就是欧洲的5倍,这是为什么呢?那个时候我们做了这样一个投资决策,也就是说在那个时候我们判断未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除了成本变高以外,同时我们还判断由于欧美国家的经济不平衡,他们会鼓励就业这种情况下他们会利用几个手段,这种情况下即便中国市场生产成本低,他们会提高关税,我刚才说抛开成本因素不说,抛开物流运输实际运费不说,仅仅从反倾销贸易壁垒政策来说,完全可以把中国的产品挡在门外,这是不确定经济环境下的因素,去发现这些确定性的,对这些问题的判断,希望能够把大家的精力、思维集中到如何去寻找这样的机会,用什么样的规律来寻找这样的机会,谢谢大家。

  叶檀:王先生五年前就开始走出去,在波兰建厂,没想到成本这么低,其实我们以前生产蜡烛,蜡烛有没有刚性需求,有,以前没有电采用蜡烛,现在用得起电了,只有真正讲情调的人才用蜡烛,消费群体是不一样,我现在要问葛先生,刚才葛先生说林权的问题引起大家的关注,你就不怕大家知道你投资的秘密吗?刚才我也注意到资源行业是一个大有可为的行业,但是您有没有关注到煤炭、铁矿石价格都在下降,您是用什么样的标准和判断,说未来这方面有非常大的机会?

  葛亚君:因为经济是波动的,刚刚咱们说的纸张的事,就是再怎么发展纸张这个东西还是需要的,只是可能使用的方法和人群有一些差异,但是刚性的需要还是有的。资源行业不管是铁矿石还是其他的能源,社会要发展,这块大的趋势肯定是需要的。我说的意思是大的趋势,从投资的角度要把握趋势。而且这种趋势不是某一个人、某一个机构自己关着门能够做起来的,很多事情需要大家共同去参与,共同把这个市场往前推才能做起来,谢谢大家。

  叶檀:葛先生说众人拾柴火焰高,大家一起做才能把市场做起来。我特别想给您比较长的时间说说林权的问题,因为我有一个朋友去投资了林业,但是投着投着一开始有补贴,他有一点收益,现在补贴没有了,收益也没有了,您怎么控制风险的?主要靠政府的补贴获得收益,还是通过林权转让获得收益,您让这么多人投资,要规避的风险在什么地方?

  葛亚君:投资林业的话,在座都是做实业、做企业的,林业是你在睡觉、你在旅行,你在做起来事实,因为它天天在生长,总量在生长,从这个角度来说跟其他行业有很大差异,但是投资林业周期相对比较长,投资回报单单从经营角度可能不太高,大家可能看不上,但是要从综合的角度去看,这里的价值就很高。举个例子,我们总结有五大投资价格,第一是经营价值,大家知道我种树、卖树、种苗、卖苗、生产家具,经营价值体现出来的并不是特别高,但是有价值;第二个是机会价值很高,因为林权刚刚市场化,现在价值是很低的,所以这种情况下有机会价值。第三个是交易价值。第四是生态价值,还有生活价值。综合起来,碳排放是大家很关注的,现在国家正在制定森林碳交易。

  叶檀:葛先生肯定已经在林权上投资了,那么在接下来我想请问冯华伟先生,您在判断一个项目的时候是不是用刚才接近哲学的观点,有确定中的不确定或者不确定中的确定,您还是看人,因为这是我听很多人说看人很重要,或者您有什么变量分析这个,分析的时候您的风险比较小一点。

  冯华伟:我是做基金的,把很多钱集中起来投到基金里面去,我们是一个新公司,大概五六年的时间,去年的投资相对来说比较集中,去年投了13支的私募股权的基金,投资了3支阳光大私募,这里面刚才叶女士说的看人、看团队,当然也看行业。我总结了一下去年看到最多的行业在13支基金里面,更多的在消费、移动互联网,有一部分生命科学、农业、先进制造业,大部分集中在这几个领域。其实我们今天讨论这个命题,往往我们有时候会分析,见得到投资人先把投资人分类,确定也好不确定也好,跟投资人相关的,对于一个刚结婚的小夫妻来说,让他换一个大点的房子不错。所以我们今天探讨的,刚才很多专家技术层面非常强,并且更多的我们回答这个问题是回答给谁的?回答给机构投资人,就是大行业,当然看项目的时候,如何看项目?我觉得王总因为操作过实业项目更清楚,肯定是政策、行业、市场、团队。

  叶檀:您这样说可以是可以,但是只能勉强打及格。我们说当您在选择基金中的基金和选择企业不一样,但是有一点是一样的,为什么您选择了这些行业或者这些私募集权基金,为什么不选择另外一些?另外,教育是未来重点的发展方向,您恰恰没有选择教育,你做投资选择的时候用了哪些变量?

  冯华伟:这个跟我背后钱的性质有关系,我们还是做一些财务投资,综合来判断,教育和清洁技术我们看好,我个人有投资,但是从机构的钱来说,可能不允许往哪些方面投资,一个是回报周期比较长,另外教育方面的法规和政策,让你很难把回报拿出来,其实财务投资讲退出,很难退出。

  叶檀:所以您看好股权投资这块,交易类的基金不看好。可以这么理解是吧?

  冯华伟:差不多。

  叶檀:刘宏先生您做数量型投资,您说在市场里面不确定性因素太多,无法把握,只有数量型的东西是可以把握的。

  刘宏:实际我选择在二级市场做数量型投资这只是一个选择,这可能跟一个人成长和经历有关系,往往我们没有办法说现在选什么是最优的。包括在PE投资里面。最难管的不确定性是二级市场的价格波动,正好今天上午我看到一条微博,从头像来看应该是一个很年轻美貌的小姑娘发出来的,估计应该也从业了,她提出一个问题,她说我买的股票有没有保险公司可以给我上保险?我觉得是出于不确定性,为什么呢?隐含这么一层意思,如果我买股票跌了,能不能让保险公司赔给我,我付一点保费给他,这个是伟大的思想。她的思想是跌的时候我付点保险费出去,保险公司负责赔给我,但是涨了别找我,我不会给你钱的。像这样一个效果能不能实现呢?表面上看实现不了的,特别是在当今中国,但是我非常荣幸,非常自豪的告诉大家,不仅能够实现,而且我们开发了这样一个类似产品。肯定很快就要发行。给大家讲一下这个道理,听上去非常荒唐,但是很有意思,实际是用指数看跌期权保护投资价值风险的概念,小姑娘发了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实际上是隐含了一个她自己都不知道答案,但是业界成熟的风险管理方案,就是用保护性期权保护你投资组合,你要付出代价,涨的时候你要付一点期权费,跌的时候你也要付出一点代价,虽然不赔,但是要付一点期权费。现在没有交易所期权买不到,没有卖的,怎么办呢?不详细展开,提一句,就是期权可以在它任何一个瞬间,如果连续起来做的话,可以通过连续的动态交易把整个交易,能够实现投资组合的保险,能够实现微博上小姑娘提出的问题,就能够把一个具有这样风险收益特性的产品设计出来,提供给投资人,让它能够享受到上涨跟我有关系,下跌跟我没关系,对冲掉了。谢谢大家!

  叶檀:其实刘先生给我们描述了一个非常好的前景。

  刘宏:这个产品是春节前开发的,承销是招商银行总行,可以说下周就开始发行了,那个小姑娘是今天早晨才出现的。

  叶檀:最后一个问题,因为时间关系,接下来请教杨磊一个问题,刚才说到确定的投资机会只不过说虽然现在形势很不确定,但是仍然认为在惊涛骇浪中有一个东西是确定的,这个确定的是可以分析出来的,我想问如果您站在投资者的立场,比如站在我叶檀的角度来说,您会得出一个什么样的结论,在这样的环境里面,作为普通投资者应该怎么办?或者是作为一个结构专业投资者怎么办?我们用比较简短的话来回答。

  杨磊:作为普通投资人是交给专业的人去投,不要自己做。作为专业的人,我想说的是术业有专攻,把你自己该做的事情做深做好。

  葛亚君:术业有专攻,对于我们来说,做自己熟悉的、专业的事。

  叶檀:我稍微打断一下,非专业的投资人交给专业的人来做,有一个问题必须要问,站在普通投资人的立场,就是什么样的专业投资者可以信赖,在这些专业投资里面有哪些人我们普通投资者可以把自己的钱甚至把自己的未来交给他,让他去打理或者投资,能不能告诉我?

  葛亚君: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取向,你投资一个行业,对方是不是已经做过,有没有这样的经验,有没有这样的成功案例。第二,他以往投资的东西回报也好等其他东西对你有没有帮助,这是一个选择,选择的过程很痛苦,毕竟信息不对称,这个过程可以一步一步来,小的先做一下合作,如果合作好了,可以做大的。

  刘宏:我同意把钱交给专业的人去搭理,但是不要交给一个人,要分散的交,我非常赞同这样一句话,如果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免费午餐的话,那一定是金融投资领域里面的分散化,因为分散化可以提高收益,降低风险。另外,刚才您说怎么选择专业化的人?我觉得可以看生存状态,如果不需要付出有价值的服务又能够生存的话,那我觉得是有问题,如果说只有提供有价值的服务才能够在夹缝中生存下来,在恶劣的环境里面能够生存下来的话,我觉得这样的基金管理人是靠不住的。

  叶檀:我们是把钱交给一个巴菲特好呢?还是把钱交给十个基金经理好呢?

  刘宏:如果你知道那个人是巴菲特的话,那把钱全部交给他好了,但是只能事后知道他是不是巴菲特,我们只知道过去,不知道未来,即使是巴菲特,也不知道未来十年是不是还会向过去十年那样,所以还是分散开。

  叶檀:所以找六个项目是比较合适的?

  刘宏:六个以上,十个以内。

  叶檀:王先生不知道您怎么看?

  王庆:实际前面几位谈的非常好,补充一点,作为普通投资者来讲,交给专业人士,不要交给一个专业人士,第三要注意长期投资。我们不妨回想一下,过去七八年,最重要的投资决策不是买到,而是配置,如果过去五年、八年,高配房地产,低配股票的话你就赚很多钱。那么,未来的五年发展,资产配置是不是仍然是资产投资表现的重要因素,另外,从投资来讲,普通投资者来讲,只能通过二级市场买卖股票和债券实现,如果大家有机会的话,不妨参与私募股权投资,这样避免短期内我们纠结的一些估值和宏观因素,毕竟投资的期间是3年、5年甚至更长,这样对经济基本面的判断更准确。

  冯华伟:王总说得很好,要对趋势有一个看法,在趋势里面做选择。对机构投资人,应该更加积极主动的进行选择,拿PE行业来说,其实风险往往是投后,做风险管理。对于个人来说,我同意刚才杨总来说,要交给专业的机构进行一个配置,因为财富的机构化是未来不可逆转的趋势,你不交也得交,不交赚不到钱,有些人表面上不交是因为找不到团队。

  叶檀:刚才有一个问题大家比较有兴趣,以前十年左右的时间做一个资产配置,闭着眼睛就能够赚钱,我们特别希望有这样一个黄金时代,接下来的时代里面,不光是王先生感兴趣,我也感兴趣,在座很多都感兴趣,有没有这样的行业?

  杨磊:我觉得是有的,但是不是一个特别大的范围,如果你说股权投资肯定赚钱,我肯定投。如果你说私募股权基金里面,中国前十家、二十家会持续赚钱,我觉得几乎是肯定的,因为这些家聚集了大量的优秀投资人,大的方向也是对,但是也不太容易进去总的来说,现有的出资人往往会把这些份额占了,如果有机会可以考虑。

  王庆:两句话,我看好一个行业叫天使投资,80、90后一代人开始中国将停止以前的状态,就是没有人获诺贝尔奖,中国会停止那种状态像微软、FACEBOOK改变人类生活方式的伟大企业的企业家。

  叶檀:也就是说您看好未来中国会出现中国的乔布斯或者比尔盖茨是吧?

  王庆:我觉得中国的改革已经到了一个拐点,就是人的创造性、潜能或者幻想,也就是说我们会出现我们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我们会出现改变人类状态的伟大企业和企业家,引领世界发展潮流。

  冯华伟:不一定要在最前沿扩张,从PE来讲,我刚才讲到过去五年、十年,闭着眼睛买房地产,过去十年、八年煤老板挣很多钱,所以,向前看,中国有些领域还没有实现货币化,林权很可能是这么一个机会,林权货币化会不会创造一个非常大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只有在中国才有,因为在其他国家早就实现了这是一个。还有林地,也有货币化的过程,刚才提到教育行业,包括医疗卫生,这些需求是非常确定的,但是现在还没有投资机会,那就是监管制度问题,不允许商业化运营、市场化运营、私人资本进入。

  叶檀:谢谢大家。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焦点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含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