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民间金融的前景论坛(实录)

2012年05月28日 19:18
来源: 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2012(第四届)大连·中国经济论坛”于2012年5月26日-27日在大连举行。

  以下为“钱景与民间金融的前景”分论坛实录:

  徐浩然:欢迎各位,午饭后就进入一场盛宴“中小企业的钱景和民间融资的前景”,我是远东控股集团的徐浩然,接下来请出对话嘉宾,有请第一位广东易事特电源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王庆;第二位吉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行长刘鸿魁; 第三位东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院长邢天才;第四位大连东霖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沈琳;第五位上海融道网金融信息服务公司总经理周汉;第六位十月妈咪董事长赵浦;最后一位大连联合创业担保有限公司总裁赵艳红。

  因为咱们在大连这么一个特别有气质、现代化的城市,我们应该有一种特别开放的胸襟和气魄。今天的话题其实是老生长谈,融资难、借贷难,中小企业融资难,我想今天在坐各位有三位实业家,一位金融服务的,一位金融学院院长、一位银行行长,我首先问一个问题,第一为什么融资难?究竟有多难?为什么会融资难?解决融资难有什么样好的方法?第一轮从实业企业家开始,都说中小企业融资难,在坐的都以中小企业来冠名,我们把中小企业融资从数字一到五越来越难的话,你会给答一个什么分数有请王总。给个分数从一到五,一是最不难,五是最难,您认为你的企业行业在目前现实下融资有多难?

  王庆:目前我们融资在四还不算是太难,我觉得企业在创业当中是融资难,那时银行不会放钱给你,当企业做强后,就不是企业去找钱,而是钱来找你了,现在经过二十年发展,我们在行业里已经建立了一定的基础,所以我们融资还没有感觉到太困难的。

  我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也感觉难,应该是从05年以后抓住了一次机会成功利用一次外资,对企业规模上有一个很大的提升,外资三个亿,整个企业规模、有了很大的提升。

  徐浩然:其实正是像你这样的企业我非常愿意听。我们还有两位企业家,听听你们的看法,一个是沈董,一个是赵董,你们两位差不多都是03年左右开始创办的,谁先来?

  赵浦:那就我先来,我是97年开始第二次创业,刚才我也很认同前面这位嘉宾讲的,开始银行融资会非常难,现阶段会不一样,我们目前消费品行业被人们所认识,我个人公司有200万融资,融资的难度对我来说在二或三的程度。银行来找我们,因为我们的品牌做了投资,所以有很多银行愿意融资给我们,或是股权的方式,银行创新方面也愿意和我们合作。

  徐浩然:也是有品牌以后得到的好处。

  赵浦:对。

  徐浩然:其实并不是融资难和借贷难,借贷是向银行要钱,你们向银行要多少钱,你们现在的资产负债有多高,方便公布一下么?

  赵浦:我们没有什么太多的固定资产,都是租赁的办公室,物流,基本上,早期的时候跟银行的贷款是拿我个人的房产做抵押,那时候融资是银行给我们一些额度。公司和个人完全区别开,基本上像某些银行给我们一定额度的贷款,我们可以申请这个额度的指标,谁用谁还这个方式。

  徐浩然:我们沈董,对你的企业有所了解,以外贸为主,包括餐饮等等,据你所感受到的,融资难不难?

  沈琳:融资难有两方面,一个是对企业个体,一个是大环境,融资渠道,产品种类,中小企业自身来说,我认为企业的生存发展提前有个战略规划,同时又个财务规划,同时完善企业自身的职能,规范财务,在资金规划当中把它想在前头,三五年的发展我到底需要多少资金,提前做准确,相对资本市场或者是金融行业认可一种方式跟大家沟通和交流,从这个意义讲,我认为融资得提前准确,不是用钱的时候想办法找资金,那是非常难的。有企业或朋友说今年融资很难,但对我们来说没那么难,因为我们提前做了一些财务计划,同时公司发展的规划,几年前从外贸出口企业转向内销企业。今年在融资的时候很多银行开始的时候不支持我们,当知道我们企业市场份额很高的时候,他就非常高兴的支持我了,融资难不难,作为企业本身来说要有个规划,你选择的行业,还有企业自身核心竞争优势,这个是对融资是有帮助的。第二点,我们国家是金融关系相对不太相仿的国家,我认为他有好的方面,比如08年的金融危机,我们国家的管制让我们没有太大的冲击。大的环境有它好的一面,但是另外一面金融过分的管制,它的金融产品、渠道就束缚一些中小企业,银行还是以国家大银行为主,首先看重的是大型或国有企业,中小企业发展规模还不是很大的时候相对支持少一点,这个时候金融业的市场氛围还不好,金融业市场化相对来说不是很活跃,让我们选择很少,从这个角度讲企业融资是难的,我们就那么几家银行,没有担保公司,没有更多的选择,从这个角度讲融资难的。

  徐浩然:你的身份说这话虽然说的非常好,感觉你应该到金融学院当老师,你做得这么好,他们两个都有股权融资了,你有没有做这方面。

  沈琳:一直在沟通或接洽,我们财务发展都是匹配的,在资金上没有感觉到太难。

  徐浩然:有银行贷款吗?

  沈琳:有。

  徐浩然:资产负债率多高

  沈琳:大概50%左右。

  徐浩然:赵艳红,大连联合创业担保有限公司总裁,现在担保的特别多,出问题的也特别多,我查了一下资料你们是03年成立的,那时现状和现在有什么差异:

  赵艳红:2003年底有这个想法,创建一个联合担保公司,成立于2004年8月27日,当时注册资金一个亿,但经过2004年到2009年发展,04、05年初级阶段,06年从一个亿增到72900万,大连联合担保规模也不断扩大,现在对于企业来说是初创期是最难的,服务银行业务,有些企业到银行做贷款,有些抵押物有瑕疵,首先想到担保公司,现在担保业发展不错,不完全统计也有七八十家,正常运作好的也有十几家,联合担保在全国来说整体排在前十名吧,相对企业来讲,先确实有大连企业发展,联合担保快速的发展,到银行融资相当难了,有个门槛要求,创立三年,有一些条件,相对初创时期的企业是相当难的,银行和企业是不对称的,可以说我也是从建行出来的,91年我参加工作以后被分配到建行,中小企业确实从银行融不到资,这怎么办,有很多渠道可以取得资金,大连很多中小企业,初创期跟我们合作,发展也是很壮大的。对于发展初期的企业融资比较难,发展中的企业或是已经很成熟企业,额度会不断扩大,赵总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50%,已经相当不错了,对我们初创的企业应该怎么发展,自己作为一个决策者或是法人,一定要做一个至少三年的规划,你的经营时间不够,经营资产也不够,那你怎么去发展,必须做出一个规划,你发展过程中,发展好了,银行也是筛选客户,可以给你做贷款,中间有些小额贷款公司,可以战略合作,企业长期发展长期规划是比较好的,不能盲目的发展,制造业今年特艰苦,咱中国的制造行业完全是服务。水泥行业制造行业,因为08年09年经济危机,对制造行业影响不是很大,因为都是生产前两年的定单,但11年12年影响就很大,没有定单了。在制造业困难的情况下,大连制造业搭建了一个平台,一定要信息要对称。

  徐浩然:你们现在累计给人家做了担保额有多少?

  赵艳红:11个亿。

  徐浩然:现在我们几位企业家也说了,担保公司也说了,再往后留给我们院长压轴,行长压轴,前面讲的都是,剖析的内容,融道信贷的一个信息平台,你们现在企业是什么样的一个经营状况,你们究竟帮了多少中小企业实现融资?

  周汉:金融机构和中小企业之间有个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我们的平台就是帮大家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第三方平台,中小企业要贷款可以在我们这个平台上申请,然后等待就可以了,我们有很多信贷员已经对你的基本情况了解了,洽谈效率就非常非常高。

  现在国内银行推出的中小企业产品有一百多个,传统的信贷员很难通过传统的方式找准目标,咱们的企业常常是吃了饭喝了酒找错银行了,发现不是我的目标,但是咱们的平台上,二十个平台,一看是我的客户,效率会大大提升。

  徐浩然:你现在促成多少这样的信贷金额?

  周汉:不完全统计,大概交易5%到10%

  徐浩然:数额能有多少?

  周汉:这个不好说。

  徐浩然:你们这个网站靠什么盈利?

  周汉:中小企业做融资分两个问题,第一叫找对人,因为做银行,咱们中国的行业非常非常多,有两千多个行业,不能要求信贷员懂两千多个信贷,从网上就能找到懂自己行业的信贷,做一个精准的匹配,第二,咱们今天来的都是中小型企业,中国中小企业2001年有各统计数据,有限公司1163万家,这1163万家有99.6%是中小企业,实际上曾经获得银行贷款的不到10%,还有1000多万没有获得过贷款,我们个体工商3452万户,这3400多万户基本上没有获得过贷款。咱们这么多中小企业,原来历史上都没有和银行接触过,很多中小企业见到银行嘴巴都张不开,说不出话。我接待过一个客户,我说你要贷多少钱,他说50万也行,100万也行,越多越好吧,第二我问你的贷款用途是什么,无非是生存发展。第三个问题我问他你去年营业额是多少,他说这个不好说,一分钟之内三个问题错了,中小企业没有和银行打交道,不知怎么讲。

  徐浩然:听说你们要做天下没有难借的钱,我也有个小怀疑,通过各种信息沟通,不对称已经没有的时候你们怎么去服务,你们怎么去生存。

  周汉:信息不对称是一个主题,中小企业融资难,是两个概念,一个是融资难,第二个是融资困难,举个例子来说,现在很多银行中小企业业务,企业能做,放给企业去做,是法人主体,企业不能做,信贷员会劝企业,我建议你个人怎么样,借给你个人以后你再用于企业。第二个是很多银行是信用连带,各个银行差异是非常非常大的,我们这个平台最有价值的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贵的问题,最终是有利于中小企业借款人的。

  徐浩然:接下来我们把目光聚焦到院长和行长,哪位愿意先讲。

  邢天才:王总说融资不缺资金,我当时一个想法,你那个企业要是不缺资金的话,经营的理念和企业的状况,也可能你选的行业是一个非常好的行业,但是我作为一个企业来讲要不断推进创新,我感觉到中小企业融资难,企事是不难,我们也不能光看银行角度的,从银行来讲,金融业应该扶持小企业发展,对银行是有好处的,有三个问题要注意,我们回顾一下08年到现在,融资为什么不难,我们国家整体战略融资安排,对小企业没有具体可操作性的政策。修铁路架桥,盖别墅,这是消费的。09年我们中国小企业占了总是的60%,交税收50%,获得贷款20%,国家08年到现在造成什么后果。我做了很多调查。我们从今年开始各个地方省市,都提出投资建设,拉动经济增长,今年到现在,多个省市大项目基建投资达到7.89万个亿,中央预算要提前到位,加速和提前到位不符合经济规律。所以说湖南省今年4月份之前一个亿以上的项目1239个。我们能不能想到中小企业他们非常不容易,给国家做了很多贡献,得到支持。整个就业就经济的贡献好多方面。我们看宏观背景,光说中小企业,这个东西不光在下面,应该在上面。资本市场上市很难,资本市场价值这么低,一般企业上不了市,特别是小企业,所以说我们建议小企业怎么办呢,我们想法是捆绑上市,我贷款不行,一两个企业比较小,我们一个集团,我们把钱投到里面去,这恐怕是企业应该想的事,民间继承我们应该鼓励,去年高利贷怎么打他,打他不行,高利贷本高一点,利高一点,他把小企业救活了。我们调研过,小企业非常不容易,他在最底层,小企业的完善和规划程度如何是一个标志。这么多钱,搞了一个建设,我们现在想地没了山没了,海填完了,还能干什么,小企业修娱乐场所,光游泳洗澡去了,能解决吃饭问题吗。

  徐浩然:刑院长提出小企业集合上市是一个思路,打包吗,小企业可以联合或者联盟,企业集团是一个思路,刚才提到的问题,为什么银行愿意把钱贷给大企业,小企业寿命很短,企业死了怎么办,我找谁要去,这里面我们行长如何看待这个问题,有请刘行长。

  刘鸿魁:实际上这个问题回到刚才谈到的第二个问题,探讨三件事,我讲第一个问题是最难回答的,每家年初的时候我们会给小企业贷款设置一个额度,以我们行为例,原来计划投放30个亿,可是截至目前25个亿没投出去,你说这钱没放出去我也着急,你说不难,确实有很多小企业反映,跑了很多次贷不出来。按计划有很多资产确实没有投放出去,从我理解来讲,融资难是融资渠道窄,绝对不能把中小企业融资难变成从银行贷款难,因为中小企业融资渠道从国家发改委、证监会来说,他们做了很多探讨。比如一个人缺乏营养,需要补充水、蔬菜,肉,银行只是水,有些东西是银行提供不了的,融资渠道比较窄。第二个观点是中小企业融资难,探讨变成一个负面问题,我认为这是非常正常的想象,从市场经济来说,资金一定是投向最优价值领域,我们刚才谈了大型企业,有的嘉宾谈为什么投到大企业,成本低,我贷款贷到一家企业,我只需要跑一趟,如果500家我得跑500趟,我倒觉得中小企业融资难是一个非常正面的现象,从银行角度讲这个事是存在的,有些统计数据可以做一个支撑,从吉林省来看,吉林省中小企业十几万家,跟我们发生信贷业务的大致一万家,也就是十分之一中小企业和我们有信贷关系。总得来说这个难肯定是存在的,但是我想因为这个事回到第二个问题,为什么会难,应该怎么办呢。

  徐浩然:刘行长说得很有创意,融资难是融资渠道窄,第二不是融资难不难的问题,银行行长也难。但这两者之间能不能找到一个最佳的调和点。第三个问题就是怎么解决这个难,这是今天最有价值最有意义。

  周汉:某种意义上讲,融资这个问题把中小企业打倒在地上,对手是怎么把他打倒的呢,高手过招肯定要快,如果我们把动作分解的话就能知道他是怎么被打倒的,刚才刘总也从银行的角度谈了,他也实实在在存在很多问题,前面我也说了,中小企业也想找银行贷款,他自己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这些因素都造成他被打倒了。去年成立了中小企业研究中心,我们总结一下,从银行角度来说,有四个字概括以下,一想三不,一想是想给企业做贷款,实际上这些银行主要客户是中小企业,咱们分析一下。中国的银行业利润来源主要是信贷利差,来自三大客户,第一是大企业,大企业银行贷款他实际上不是很需要,大企业这块每年增长是非常有限的,第二是个人信贷业务,是房贷。银行在房贷这块领域赚钱赚得多,现在房产宏观调控,对他走下坡路,第三大块业务是中小企业信贷业务;只有十分之一的中小企业有信贷关系,90%没有在银行贷过款,这个市场需求非常非常旺盛。现在从银行信贷实践上来看确实已经有很多银行往这方向走。华夏银行也在定位做中小企业。银行是想做中小企业。他还有个三不,我来之前跟上海一个常务副行长交流,我中小企业业务我是真做哪还是假做难,假做我就相一响号召。假做就是不够贷不敢贷不愿贷。什么是不够贷,银行还是愿意把钱贷给大企业,中小企业额度不够,第二个是不敢贷,涉及到风险的问题,第三个是不愿意贷,实际上是成本问题。一个中小企业的客户跟大企业的投入是不一样的。如果说银行利率机制的调整人员调整没有达到位的话。咱们中小企业被打倒在地存在两个方面的因素,为了解决这的难,还得从五个因素上解决。

  徐浩然: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还是靠银行借贷,银行也是难,这两者之间怎么去破这个局,不缺钱的人永远不缺钱,缺钱的人永远永远贷不到款。自由发言。

  赵艳红:对初创时期的企业是相当难的,但是目前我接触的客户和我18年的金融经验,对于初创的企业我提两点意见,你们企业刚刚创立,财务制度一定要完善。为以后走银行贷款或其他融资都会产生一个效率制度,第二建立信息对称制度,初创期是凑点钱就做企业了,没有长期的规划,现在暂时来说你不用银行贷款,可能几年以后你要扩大再生产更新改造,提前要有个信息对称,一个交流,有个信息沟通,为以后贷款做准备,人脉的沟通吧。初创期的企业完全从银行贷款来解决资金也很难,怎么解决目前的资金困境,现在国家中小企业部也成立很多小额贷款融资,从银行贷款中小企业上浮30%左右,再加上担保费等费用几乎也差不多少。现在目前来说应该13左右吧。

  徐浩然:没人存款只有贷款,你的钱从哪来,深圳银行有多大,中国最缺乏的都是中小型银行,中小型银行能为中小型企业服务。美国有八千多银行,中国叫银行的只有三百多家,最后没办法就是地下金融。小企业走高利贷吧,他的危害也是非常巨大的。

  赵浦:我从三个方面来讲,从企业角度来说,小型企业风险相对来说是比较大的,这和风险投资一样,本身来说银行早期风险大,本身也应该有相关的机构来做,这样的机构有国家的相关支持,利率会高一点,回报会高一些。作为企业来说,企业跟银行的沟通有很多,大家都还想找熟人,通过熟人介绍。同行可能会帮你做分析,做企业可能在某个行业是强项,在这方面有些金融的顾问,作为银行角度来说,我这也是一个方面,中小企业的管理,各方面问题确实存在问题,我原来在杭州创业,后来到了上海,我觉得上海跟杭州的企业还是有很大差异。在杭州相对可能会做得灵活一些。其他的地方可能会更灵活。像这样的情况,包括现在很多管理层,管理意识提高了很多。

  徐浩然:沈总,我想问一下你最缺钱的时候有没有想去民间借贷

  沈琳:没有。

  徐浩然:没有钱实在过不下去了,想要向高利贷借款。

  沈琳:规划很重要。我们国家应更加注重中小企业的发展,我们三十年的发展,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做了一定的贡献,很多中小企业家民营企业家其实很辛苦,在竞争环境中,是比较不容易的,国家和全社会要真正高度重视中小民营企业。他们占的社会资源不是很多,其实国家一直呼吁支持中小企业发展,支持中小企业借贷融资,刚才刘行长讲了,他是不愿意贷款给中小企业。我刚才开头也说了金融改革一定程度的开放让中小企业机构存在,现在大家一直在呼吁民间资本借贷的合法化,在搞一个试点单位,不要在地下,能不能合法化。作为自然的选择。再一点我觉得要归结要完善社会体系的建设和法制的建设。嘉宾也提到企业要完善自己的公司制度,财务制度,这个钱支持你发展没关系,但是怎么发展,你让人放心。今天在下有很多金融学家,我想大家的呼吁,对民间资本合法化大家在积极努力探讨,要推动这个问题。

  徐浩然:现在说到一个解决方案,民间资本怎么规范化、合法化。我们说到这,刘行长好象也要回忆一下,如果将来真的民间资本合法华,阳光化的话会不会对大的银行形成一个冲击。

  刘鸿魁:庞大的小企业贷款短期内解决是不现实的,民间金融我认为也有很多困难,从很多民间借贷案件来看,民间借贷对资金的要求和期望是非常高的,包括温州一些企业很有钱,你跟他谈到10%他都很不愿意做。他的信用非常高,甚至谈到50%到70%,作为小企业贷款的需求,恐怕愿意,通道建立起来了恐怕小企业也难承担。应该从几个方面入手,一个是从政府角度,从机制上下工夫,千万不要把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变成一个运动一个口号。别的增长10%小企业在11%12%,贷款绝对额不能低,这其实就是一种形式上的手段。我觉得可能更多的还是习惯于行政手段。除了这些手段之外,还是建立机制,让银行愿意贷款给中小企业,让他有钱赚。小企业风险比较大,从政府的角度一定要用市场的机制考虑思路,比如小企业贷款这块不良贷款的容忍度提高了5%,但是大型企业1%。银行虽然容许我不良贷款扩大,但是我生活不了了,我挣了很多钱但是利润很多,不良贷款很高,从政府的角度讲,更多的是如何建立市场化机制让小企业愿意找他。这是从政府角度讲。从我个人讲还是从信誉角度下工夫,把财务做透明,但是短期内,小企业把财务做的无懈可击显然是不符合实际的,信用机构很重要。中国目前信用体制体现差,小企业更明显,他没有把信用看成和生命一样重要。但是根本上还是靠小企业业主包括企业家珍惜自己的名誉事业上下工夫,从银行角度来说需要在创新上下工夫。以目前的模式肯定解决不了小企业贷款难的问题。以解决大企业的流程解决小企业肯定不行。银行一定要在流程创新、体制创新上下工夫。大量的中介机构和担保机构就融合双方之间。多角度共同发展才能解决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徐浩然:刘行长从政府、企业角度、银行角度、中介机构角度解决这个问题的提了几个招。

  邢天才:刘行长讲得非常好,金融机构贷款出问题怎么办,国家愿意补贴,科技部每年拿出几十个亿来补充,可以实验,可能有几个事需要我们思考,吴英诈骗案,她那么一个小女子为什么把钱骗到手,短期内多少个亿,一个是我们金融管制比较严格,弄地下去了。金融改革实验区。去年中小企业倒闭,企业倒闭了,实验吧,改革吧,这么多资金。改革实验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做,实验成功三五年以后咱们再做也来得及。我们北方也可以做,包括产权转让。我们北方要开放。领导说了让我们先干,成为试点然后推广。企业融资怎么办。中国市场这么低迷,通货膨胀老调准备金,能不能转换思维,把资金引到资本市场上去,房子不能买,股票不能买,小企业上不了市怎么办。再一个民间金融为了疏导规范,参与地方金融改革,你可以融资租赁,可以融资,搞外贸融资。

  徐浩然:时间已经来到三点钟,我们论坛已经差不多了,现场有没有特别想提问的,如果没有更好,我们可以更加遵守时间。每位嘉宾以一个关键词对中小企业钱景是什么、民间金融的前景是什么?

  王庆:中小企业前景非常看好,民间金融目前不太乐观。

  邢天才:民间金融规范、试点已经开始推进了,中小企业融资空间很大、广阔。

  刘鸿魁:前途官名的,道路是曲折的,民间金融前景也是一句话如何从变成阳春白雪。

  周汉:中小企业融资找对人才是王道,民间金融前景十年以后都是中国真正的金融家。

  沈琳:中小企业科学理性的发展。民间资本相信一定会有艳阳。

  赵浦:中小企业前景是多元化,民间金融的前景我觉得是艰难的。

  赵艳红:中小企业前景曙光再现,规范中发展。民间金融的前景多渠道融资,进一步发展。

  徐浩然:银行就是水,企业最需要这样的水,水上面跑得都是大船,我们能不能看到既有大船又有小船,而且小船越来越多。谢谢我们所有在场的嘉宾。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焦点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含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