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文洲:神猫不会自己走下神坛

2015年04月10日 11:01
来源: 商界评论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网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文/宋文洲 日本软脑集团创始人

  在欧洲一个古老的教堂里,有一个神父养了一只猫,每当他默默祈祷时,那只猫就会静静地坐在他的身边等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后来,那只猫去世了,神父十分悲伤,作为悼念和慰藉,他为那只猫雕了一个石像,放在它原来坐着的地方,从此石猫陪伴神父祈祷。

  再后来,神父也去世了,又新来了一个神父,石头雕的猫还摆在原来的地方,没有人动。有一天,新来的神父差点被那只石猫绊倒,于是他将石猫捡起来,顺手放到神坛的一角。新来的神父本来想祈祷完了就拿走的,但他忘了。于是,石猫就一直坐在神坛上。

  后来,教堂的神父也不知道换了几代,早已经没有人知道那只石猫的来历。于是那只石猫也成了教堂的神像,神父们和信者们虔诚地向这只神猫祈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石猫变成了神猫。

  神化是怎样形成的

  这只猫之所以成为神猫,不是因为它有成神的梦想,更不是它有成神的本领。那只猫之所以成神,只有两个原因。第一,因为这只猫生活在教堂里,这里是崇拜和祈祷的地方,这里有被神化的环境。第二,有人将其放到了神坛上,这是被神化的偶然。

  很多人说中国人没有宗教,其实中国人比其他国家更喜欢神。只是这些神不是在教堂里供奉,而是活跃在各种领域里。

  的确,我们现在的企业家早已不是上世纪90年代的企业家。我不相信马云真的会从毛泽东思想里寻求经营思想,但我却听说马云曾对一个耍蛇的大师顶礼膜拜。我亲眼在电视上看到一个生产平板电脑的老板,指挥部下用锤子砸碎一个巨大的冰雕苹果,并声称他的公司将打败苹果。如果在国外,人们会对这种失礼无知的行为付之一笑,敬而远之,可是此人的公司后来股价冲天。当然,最终信神的股东们要为自己的浅薄付出惨痛的代价。

  从特斯拉到锤子手机,从海底捞到胖东来,从马佳佳到黄太吉……中国人创造了无数的神话,创造了无数的颠覆行业、引领未来的标杆梦幻,但最后都被事实拉回了现实。在经济社会里,消费者不是信徒,那些神叨叨的企业家们不可能像在保守的教堂里的石猫那样,一直坐在神坛上。

  对神的需求,反映了人性的软弱。人都不愿自我否定,不愿自我承担。有了神以后,人可以减少犹豫,减少烦恼,把所有的痛苦和思虑都推给神。所以,软弱的个体,是产生神的土壤。尽管不断有企业家被拉下神坛,却一直有企业家不断走上圣坛,其最大的原因在于我们社会内部,在于我们软弱的个体,我们在期待着神。软弱的个体不愿正视或相信自己,又嫉妒身边的成功案例,所以他们愿意去寻找那些自己学不成,也学不到,可以不嫉妒的“经营之神”。

  企业为什么热衷被神化

  现代社会信息灵通,环视全球,会发现很多企业都喜欢被神化。如IBM喜欢被称为“蓝色巨人”,中国茅台酒屡屡搬出传说的“巴拿马金奖”,甚至连一个开火锅店的海底捞也搞了“地球人阻挡不了海底捞”这样的段子。

  在江湖上弄一个高大上的诨号,的确可以节省不少广告推广费用,但说到底,还是这些企业愿意被社会舆论或媒体抬高,那种感觉如沐春风,尽管企业里的人都知道外传的虚名如“一袭华丽的袍子,里面爬满了虱子”,但听起来终究是舒服的。

  当然,企业是由企业家来领导的,上有好者,下必投其所好。

  前几年到北京生活后才发现,国内有人对日本京瓷创始人稻盛和夫尊崇备至,称其为“经营之神”,他的著作《活法》也被视为管理经典。于是,就有很多人想利用神的力量来做生意,有人愿意成为神的传道人,尽管这些人连一个小企业都没有经营过,他们也在向人们神叨叨地传授经营之道。

  我承认稻盛和夫是一个了不起的企业家,但无论是他的业绩还是他的想法,都是时代的产物,都是扎根于他的时代和他本人特性的独自创造,既没有普遍性,更不神圣。

  可是稻盛和夫本人特别喜欢将自己神化,喜欢别人崇拜他,并愿意为此花费精力和钱财。如果有人看过稻盛和夫出钱请世界著名芭蕾舞团为他编排的,歌颂他一生丰功伟绩的歌舞,我相信他们很多人都会目瞪口呆。

  在日本,比稻盛和夫有名又有业绩的企业家有的是,而我更喜欢本田汽车和丰田汽车的创始人,倒不是因为他们让企业成为世界级企业,并且繁荣至今,而是因为他们活得更像一个人,而不去装神弄鬼。

  我没见过本田汽车创始人本田宗一郎,但电视和纪念文章里知道他对企业以及人生的看法。他一生都把自己看成一个技术人员,所以愿意主动把财务等权限交给有才能的人。可实际上,他这样做才是最聪明的,让包括自己在内的每一个人都发挥其才能,同时又让消费者觉得本田是重视技术和领先时代的企业。本田宗一郎早早地退出了企业经营,主张创始人要把钱花掉,只要花钱不让人讨厌就行。

  阿里巴巴的大股东孙正义,我和他也有交往,和他吃饭简直是一种痛苦,除了商业,他几乎没有其他乐趣,但我却非常尊敬他,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从不宣扬自己的经营和思想。按理说,作为韩国移民后代,他在日本这个保守排外的国度能成功到今日,已经是一个奇迹了。更何况他能在一瞬间抓住雅虎和阿里巴巴的投资机会,这简直是奇迹里的奇迹了。要是摊上别人,尤其是中国企业家,那还不到处演讲和出镜,忽悠和鼓励那些为自己造神的信徒粉丝了吗?

  正是因为孙正义对这些不感兴趣,他的企业才一直是不倒翁,而且不断跟随时代潮流,在亚洲乃至世界经济上留下一串串坚实的脚印。

  被各种峰会论坛、街头巷尾、机场书店等疯狂传播的中国企业家也不少。我可以保证没有人是在理解了其经营模式和业绩之后而做出的判断,都是人言亦言,一知半解。一个企业家之所以被神化,一是因为民众喜欢神话,二是因为企业家喜欢被神化。但有一点是反复被证明的,那就是没有经营之神。一个企业家一旦被神化,他就不可能自己走下神坛,肯定最终是被事实拉下神坛的,并且从此一蹶不振。

  经过时光的冲洗,后来他们或对被神话的历史后悔莫及,或惆怅茫然,或付之一笑。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被神话的过程,打断了他们作为企业家成长壮大的可能性,起到了揠苗助长的副作用。

  飞上天的猪终会掉下来

  2009年,我开始回到北京生活,发现中国企业家们的思维远远比日本同龄人活跃得多。关于“站在风口,猪也能飞上天”的说法,也曾给我上过一课。

  小米的雷军是我认为最有创新力的中国企业家之一,但关于“猪上天”的说法还是从我的一个老部下那里听到的,当时那位部下正在一家电子书企业做管理,小米还没有创立。

  这位老部下曾对我说,电子书恰是当时的风口,抓住电子书的机会,保不齐能将整个企业带动起来。我当时的感觉是即使飞到天上,如果没有翅膀,还是会掉下来的。此后两年,果不其然,这家企业业绩跌入谷底,说到底还是产品研发和自身管理跟不上,光靠外面吹来的大风,风停了,必然会掉下来摔得很惨。

  举几个我接触过的例子,首先是搅动汽车产业的电动汽车特斯拉。通过各类媒体,了解过特斯拉电动汽车及创始人埃隆?马斯克的事迹。尽管我个人赞同发展电动汽车,尤其是清洁能源的电动汽车,但对特斯拉能否成长为新一代汽车产业巨人,仍存有疑虑。不过,其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毫无疑问,他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创业家之一。

  特斯拉刚进中国时,赞赏之声之高,前所未有,即便iPhone也没有这待遇。科技大腕们都纷纷为特斯拉站台,并以开特斯拉车为荣耀,尤其是互联网+产业,更是CEO、总裁们的必备座驾。甚至朋友也怂恿我去买一辆,我还一度动心,并去了一趟特斯拉的体验店。

  老实说,特斯拉的车真是不错,坐进去,完全有种到了一个新时代的感觉,但让我真金白银地买,还是犹豫了。首先是高得离谱的价格和中国配套的充电设施,这当然和厂商关系不大,但无疑抬高了门槛。2014年度财报出来,特斯拉在中国销售业绩如此之差,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不过当初入华时高调门、高姿态,其亏损和负面自然受到媒体的深度关注了。这也应了那句话,“爬得高,摔得狠”。

  不过,特斯拉美国市场的情况还算过得去,中国这点亏损,应该不是大事。现在回想起来,特斯拉入华时可能需要高姿态,但中国的互联网精英们出于各种目的,不惜力气地捧人家,现在人家遇到一点挫折,大家又在摔人家。还是我的老观点,中国民众喜欢神化,精英们也不例外。

  《海底捞你学不会》这本书,朋友送过我一本,不过我没读。去过几次海底捞,稍留心感觉一下,就觉得没有必要再读这本书,尽管理念是好的,估计神化的成分也少不了。

  若放在以服务品质著称的日本,海底捞的服务水平也不低,但在同品质服务下的“店员”的素养结构和驱动力,海底捞则和日本有很大区别。在海底捞,店员对客人的服务周到是依据某些要求做出来的,你甚至可以看到店员的努力和上进心。他们是在被企业领袖、公司文化,甚至被大家创造的神化所驱动,离开了店铺,他们可能又会变成社会普通的一员。

  说白了,海底捞的驱动力不是“常态”,而是处于企业领袖及店铺文化的“非常态”,离开了海底捞,到了沙县小吃,可能就会变成另一种“常态”。日本店员的服务水准倒更接近于“常态”,未必是什么远大的目标或老板的许诺激励着他们。

  其实,即便如此,海底捞还是值得赞赏的,但风险在于,如果把自己及大家吹捧起来的神化当作核心竞争力,一旦恢复新常态,那么各项问题就会暴露出来,企业家和企业自然也会被抬轿子的人请下神坛。

  在国内生活几年,“小米”这家企业也屡屡吸引我的目光。然而,小米也在被渐渐神化。直到目前,我个人认为媒体对小米的评估还是适度的,雷军的头脑也是清醒的。不过,雷军的小伙伴们或许不同,从小米人的众多微博来看,已然侧漏出一些霸气,或是攻在必取的自信感。这不是某一个人,而是从这么多人发出的无数条微博上得出整体感觉。估计,雷军的小伙伴们是在敞开胸怀接受这种神化的,甚至鼓励大家去把神话传得更炫一些。

  还是回到雷军的“飞猪说”。小米的成功,和大风相比,雷军及小伙伴们的勤奋和敏锐无疑更重要,但风一旦真的停了或转变了风向,那些借大风之力飞上天的猪们会怎样呢?

  企业转型的关键之革

  开始我就已经谈到,那只石猫之所以被封为神猫,其实就是一瞬间的偶然。如果不是因为那个新神父一时的大意,那只石猫不会自己走到神坛上,更不会一直留在神坛上的。对一只石猫来说,它没有意识,我们只是通过这个故事理解被神化的过程与被神化的对象的主观是多么无关。

  但是,人却是主观的。一个企业家,尤其是通过创业过程和发展过程而受到员工尊重的时候,他就会慢慢觉得自己有一种“神气”。而员工们越来越多地通过表现出对领导的崇拜而获取好处时,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做出这种一本万利的商业行为。这样慢慢地在企业里就形成了“神化循环”,这种循环最终造就了一种一言堂的局面,让没有头脑的人更没有头脑,让有头脑的人无法生存,进而愤而离去。

  上世纪90年代风靡一时,成为电视小说描写对象的那些企业家,即使在外面社会上早已不是神了,但在自己的企业里也仍然是神,这也是很多企业转型艰苦缓慢的原因之一。

  日本这个国家在泡沫崩溃后一直死气沉沉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旧神们不肯离开神坛。过去二三十年,日本的大企业一直被老人们统治着,他们习惯和喜欢自己的那一套成功和被神化了的经验,他们对年轻人不放心,逼迫他们学习自己,而这种学习过程,其实就是对自己的进一步神话过程。

  试想,指导年轻人学习的人,会指导他们否定自己吗?再说,创新是指导出来的吗?那些被神化了的第一代创始人又是谁指导出来的呢?

  仔细观察那些走下神坛的中外企业家们,他们几乎都是坚持自己、不适应时代要求的经营内容和模式的典型。他们走上神坛是因为顺应了时代,走下神坛也是因为落后于时代。

  从这个事实里可以发现,企业家本来就是商人,他们没有做神的必要,更没有做神的好处,当他们对着员工和股东甚至消费者说出那些意在神化自己的令人肉麻的华丽之词时,我们不要忘了说话本人将是最大的受害者。

  那些产能过剩的企业,那些负债累累又不愿退市的企业,那些每况愈下却又期待卷土重来的企业,其最大问题恐怕就是里面有被神化了的领导人,让他们走下神坛,就是中国社会转型的关键。领导人换了,神就不在了,企业也就变了。我不知道欧洲那个教堂的神坛上还有没有那只石头的神猫,但是,我敢肯定那神猫不会自己走下神坛。

(责任编辑:DF070)

我来说两句… 举报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点击排行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54509984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88-2345/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