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养老金是可以创造财富的资本

2017年12月15日 08:37
作者:曹月佳 艾亚 岳斯嘉
来源: 国际融资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打造公平、全覆盖、可持续的社会养老金体系一直是世界各国正在积极探索与完善的国家制度。目前,由于各个国家的人口结构与国情不同,对于养老金体系建设的进度与制度大相径庭,人类社会的养老金体系建设到底应该拥有什么样的视野?社会养老体系目前普遍面临哪些挑战?中国在养老金体系建设中尚有哪些方面需要补足,又有哪些国际经验可供借鉴?作为广受国际认可的加拿大养老金制度建设成功的关键因素有哪些?为此,《国际融资》杂志记者独家采访了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金融教授、国际养老金管理研究中心名誉主任、KPA 咨询公司总裁安集思(Keith Ambachtsheer),并有幸了解到他在2016年出版的《养老金管理的未来》论著中所传达的理念

  记者:很高兴您撰写的《养老金管理的未来—综合设计、治理与投资》论著的中文版在中国发展出版社出版,让我们能够全面了解全球养老金管理的未来。请问是什么缘由促使您撰写这本书的呢?

  安集思:这本书的来源和启示源自德鲁克先生在1964年写的《成果管理》。德鲁克先生一生写了39本著作,40年前,我有幸读了他的这本书,他在书中的观点影响了我的职业生涯,并改变了我对养老金研究的思维方式。他在书中写了三点:一是人们应该更加仔细地考虑一下如何设计养老金体系,为了今后长足的发展,应把养老金体系设计得更加可持续化。二是他在书里描述了如何构建有效的养老金管理组织,人们需要知道如何投资自己退休时的养老金,这也正是我在过去的10年里一直关注研究并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继续研究的问题。三是他的整合性思维,这对于人们而言很有挑战,意味着每个人必须将自己好的想法分享出来,从而建立更加有效的体系。我在撰写这本书时,就是将整合性思维贯穿于中。

  记者:安集思先生,请问您想通过《养老金管理的未来—综合设计、治理与投资》一书传达哪些理念呢?

  安集思:德鲁克关于政府管理体系的经济哲学有三个重要元素:一是要有清晰的远见;二是要有好的体制,能够驱动组织不断向前;三是对于养老金体系而言,应该把所有的资源都收集在一起,然后达到一定目标。如果可以将这三点结合,就能够创建一个优异的管理组织。基于这点,以加拿大为背景,我认为确实能够把这种组织架构设计应用到实际的过程之中。同时,这应该是一个自下而上的组织,这种模式可以成为养老基金管理方法中最好的一种模式。当前,加拿大的养老基金管理模式其实就是把德鲁克很多年前说的这些原则运用起来了,并足以应对之前养老金管理存在的一些挑战。这也证明了该理论可以使投资物有所值。

  今天,人类社会的养老金管理体系建设应该拥有什么样的视野?我们应该注意设计什么样的内容?一个国家怎样才能够让所有的国民即使在他们不工作的时候也能享受到一般市民的待遇呢?毕竟他们将自己年富力强的最佳时光贡献给了社会。为此,我希望能够更好地设计养老金体系的架构,这也就是我在这本书中传达的三个重点理念:一是强调养老金体系建设,是否能够让整个体系更完善、科学、公平、有可持续性,能够承担且担负得起。二是对养老金机构的管理是否能够进行改善。三是养老金机构肯定要进行投资,那么,对于长期投资、短期投资、各种投资的理念,机构的战略和投资方法是否能够做得更好?只有考量这三个层面,才能真正把养老金的事情做好。

  记者:既然德鲁克先生的著作对您的职业生涯产生了深刻影响,那么,能否谈谈您对德鲁克先生养老金管理学说的认识?

  安集思:实际上,德鲁克先生是非常有前瞻性的人物,1964年时他还非常年轻,那时他就觉得不管什么样的年轻人都会退休,人口结构肯定会对整个社会的经济结构和社会经济治理造成重要影响。他是全世界第一个提醒并警告人口老龄化到来会对社会经济产生重要影响的人,他的观点引起了我对养老金研究的兴趣。而1976年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年份,我的职业生涯有了一个很大的改变。当时我读了德鲁克先生的另一本书,叫《看不见的革命》。德鲁克先生在书中直面20世纪70年代养老金体系存在的诸多问题与挑战,这本书是德鲁克先生自认为写得最好的一本书,尽管与他的其他著作相比,这本书的读者相对较少,但作为读者,我觉得他在这本书中提出的很多问题都值得政府及养老金机构研究并给出答案。1976年看到这本书之前,我一直在做有关投资顾问的工作,当我看完这本书后,我的职业发生了改变,开始专注于研究养老金问题,包括养老金体系的建设,养老金机构的管理、架构、组织,投资理念、投资战略这三个方面的研究课题。

  此外,我认为德鲁克先生也是当时对于马克思理论持有不同见解的一个人。100年前的马克思提出,工人在未来通过革命、暴动等一些行为可以推翻剥削他们的资本家。而德鲁克先生却认为,工人最终会推翻资本家的剥削制度,但不是通过暴动,而是在开始投资自己的养老金时。工人可以通过投资慢慢变成自己的主人、拥有自己的生活。而这一切,是可以通过养老金的体系建设和养老金的投资效益实现的。

  记者:养老金是一种最主要的社会养老保险待遇,过高的养老金势必会对政府造成强大的财政压力,过低的养老金则会降低人民群众的幸福指数,您认为这两者之间该如何平衡?

  安集思:首先要对保持平衡的多少做出定义。社保的目的是为了让老百姓退休以后可以保持一定的生活水准,保证生活水准就要计算出大概需要多少钱?目前世界范围内都在热议这个问题,怎样才能让退休人员生活得不错呢?很多西方国家的人在退休后可能不和小孩住在一起,那么,养育子女的费用就不能算作生活费中的一部分了。而住房方面,退休人员在工作了几十年后已还清了房贷,不存在住房按揭的问题,所以居住开销的要求就不会很高。因此,一定要计算清楚各国家或地区退休人员的生活标准在什么程度可以满足老百姓的舒适生活,才能制定好其他的相关政策。

  然后就要思考这样两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一是充足性问题,即所提供的资金够不够充足。养老金的资金来源于退休人员退休前的缴费,这占到资金来源总额的25%,余下75%来自于收缴费用后的投资回报。由于大部分的资金源自再投资,这就意味着要在收缴费用与投资回报两者间进行精算与平衡,一定要保证投资回报足以支撑养老金的供给,如果投资回报达不到预期,资金来源就等于有了很大缺口,会造成将来的发放落空,这点给养老金投资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和要求。二是在养老金充足的情况下,是否能承担得起支付的金额。

  社会养老金制度尚存挑战,股权投资或可应对

  记者:您认为当前全球在养老金制度体系设计上面临哪些挑战?

  安集思:在设计养老金制度过程中,1994年世界银行提供了一套被称为三个支柱的经济模型。第一支柱是每个人都参与的国家体系;第二支柱是基于就业和家庭环境的养老金体系;第三支柱是基于个人的养老金体系。从这三个支柱就能够分析出当前全球各国所面临的四方面挑战:

  第一,最大的问题在于可持续性,各个国家的养老金体系是否在接下来10~20年可以更加有效地运转呢?这是每个国家都面临的一个挑战。

  第二,在整个养老金体系之中,个人的养老金体系是个非常重要的挑战。养老金体系到底能够覆盖到什么程度呢?有的国家强制要求所有的职场员工都被覆盖于养老金体系之下,也有的国家采取自愿。我们没法拥有一个非常慷慨的国家体系,这关乎成本问题,因此,需要在国家养老金体系负担和个人支付之间做出平衡。

  第三,投资的风险问题,应思考如何更好地把第二支柱建立好并同时进行风险分析。

  第四,对于第三支柱,全球范围内人与人的行为模式不一样,如果有国家在第一和第二支柱做得非常好,其实并不需要第三支柱。但如果政府在第一支柱和第二支柱上的工作做得不够,那么,个人就必须要思考应对自己退休之后的养老金来源了。在这个过程中,必须要确定个人该如何储蓄与投资,而且要为每个人提供专业性的建议。

  记者:目前各个国家都在积极进行养老金投资,请谈谈您对养老金投资的看法?

  安集思:我的养老金投资理念也是受德鲁克先生研究成果的影响。他把退休金诠释成一个可以创造财富的资本,并对投资行为和投机行为进行了区分,指出1930年看到的很多投资都不是长期创造财富的一种投资行为,而是一个短期的投机行为。在我进入养老金方面的研究后,我也同样看到了很多养老金管理和养老金投资都属于短期行为,这意味着在1930~1970年之间的养老金投资模式并没有发生太大改变。40年过去了,所幸的是,今天我们终于看见了一些改变,人们开始意识到投资应该是一个长期的行为,也在向此方向发展。这表明投资不仅限于债券或者其它的短期投资方式,更应该有更多私募股权投资的参与。养老金的投资管理应该掌握各个不同的投资机会,且应该由专业人士来管理,因为专业人士比之交易人员更懂得长期投资的重要性。

  加拿大养老金投资与公平制度值得中国借鉴

  记者:加拿大在养老金改革以及养老金管理的综合设计、治理与投资方面做得比较成功,探索出了一条新路,能否与我们分享一下?

  安集思:加拿大的养老金体系是“二战”之后开始建立的,初期设立了老人保障金项目,简称OAS,等同于第一支柱。后来又建立了加拿大养老金投资公司,就是CPPIB,是与员工的工作单位联系在一起,有工作的退休人员能够领取CPP,属于强制性、全覆盖,同属第一支柱。后来,加拿大对这些系统又做了一些改革,加进了GIS(低收入补贴)项目,为没有工作过、享受不到第一支柱的低收入老年人提供额外养老金补贴,同属第一支柱。

  加拿大第二次养老金改革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因为时任加拿大的国家首席精算师的报告中提出了一个严重现象: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加拿大的养老金缴费水平将剧增,会给老百姓造成很大负担。对此,加拿大决定通过四年时间实现将员工工资里原本5%(个人出2.5%,雇主出2.5%)的缴费率逐渐提升到10%(个人出5%,雇主出5%),加拿大政府并为此决定提供了近三千亿的资金支持。这10%的养老资金放到基金池里,蓄满三千亿后拿去投资,保证了养老金的可持续性。

  2016年加拿大开启第三次养老金改革。这次改革着手做了两件事情:一是将之前工作工资额的25%发放的公民退休金,提高到33%,总体约提高到工资额的三分之一水平。二是同时提高缴费额度,将工资中原10%的缴费额提高到13%,相较之下,回报大于缴费水平。这个制度设计是建立在加拿大养老金投资公司CPPIB的模式之上的,加拿大养老金投资公司对加拿大所有公民的养老金进行收缴后再去投资,但投资的前提条件是必须按规定扣除成本后满足最低4%的投资回报率。为什么加拿大敢于把退休人员的退休金以平均年薪6.3万加元的33%额度来计算发放标准?就是因为CPPIB机构所投资的项目能够实现最低4%的实际投资回报率。

  记者:您认为加拿大实行CPP制度取得良好效果的关键因素是什么?哪些经验值得中国借鉴?

  安集思:加拿大可以成功实行CPP模式的关键因素在于加拿大的养老金计划是联邦政府和各省政府之间的一个协议,它不是孤立决定的,联邦政府必须与加拿大所有省份中的三分之二省份达成协议,同时,这三分之二省份的人口还必须要达到加拿大总人口的三分之二。因此,也就是说,加拿大联邦政府必须与安大略和魁北克这两个总人口占加拿大总人口三分之二的省达成协议,才能进行养老金制度的变动。这点对中国是有一些借鉴意义的。因为中国的一些省份之间贫富差距、人口落差都很大,那么,在做全国性的整体计划时,应当考虑多方意见,以保证所有公民权益的公平性。

  记者:您认为中国的养老金体系面临哪些挑战,应如何应对?

  安集思:第一,不仅是中国,目前全世界的人口结构都在不断改变。例如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和退休政策都在一定程度上对人口老龄化问题产生了很大影响。面对这样的现状,原本的养老金制度已不能够充分发挥作用,所覆盖的范围也越来越小,这个现状亟待改变。

  第二,如何运用资金、运用多少资金来进行养老金体系的建设和改革。我觉得中国整体的养老金体系虽然包含了养老金制度的主要元素,但它并不是一个有机且非常有整体性的大系统。总体上系统中对于不同元素、不同省份、不同地区的公平、平等性做到了基准水平,但有点儿条块化,整体性、有机性不强。

  第三,三个支柱的平衡性还有待提高。第一支柱是基于政府行为的全覆盖实施。第二支柱是企业、单位提供的,虽不是政府行为,但毕竟属于集体行为,不是某个人在投资。第三支柱完全是个人的投资行为,包括通过理财、储蓄等形式为自己准备养老金。中国要在第一支柱和第二支柱之间进行非常仔细的计算,思考如何平衡,政府应提供多少?企业应提供多少?我不太赞同扩大第三支柱的个人投资行为,国际上有很多前车之鉴,一些人在有了家庭积蓄后就自己去投资,但因为缺少专业性,加上对信息了解的不充足、对数据准备的不精准,很难计算出自己退休后需要多少钱足够生活之用。因此,重点还是要思考第一支柱和第二支柱间的比例分配。

  记者:请您谈一下养老金制度在未来全球的发展趋势?

  安集思:每个国家的体制不一样,很难一概而论,一定要具体对这个国家现在的制度状态做一个深刻了解。以中国为例,从国家层面来看,中国在第一支柱的全覆盖、平等问题上还存在很大挑战。因为各省份的贫富差别、地域差别造成了省内为居民提供的福利程度大相径庭,还需要国家层面去调控、平衡。但这个问题对于加拿大来讲已经不是挑战。加拿大养老金制度历经30年的三次大改革都在围绕平等、全覆盖进行研究,问题已经全部解决。但加拿大的体制也不完美,介于现在的养老金体系走向和国情,也许在未来加拿大又会面临全新挑战,但会是与中国或其他国家不一样的挑战。毕竟每个国家所面临的发展趋势都不一样,同样的问题很难发生在同一阶段。(摄影杜京哲)

  点击安集思(Keith P. Ambachtsheer)

  安集思先生是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金融教授、国际养老金管理研究中心名誉主任、KPA咨询公司总裁。他在企业治理方面拥有丰富的实战经验,现任两家企业董事会成员,并曾担任一家大型医疗基金会董事长。他同时还担任墨尔本-美世全球养老金指数顾问委员会委员、CFA研究所金融未来顾问委员会委员、乔治敦大学退休研究中心学术理事会理事,以及安大略省退休收入保障顾问工作组成员。

  安集思先生自1969年以来投身于养老金及其投资产业。他在养老金设计、治理和投资问题方面是全球公认的最具原创性的思想家之一。KPA咨询公司自1985年创立以来,已经成为养老金领域著名的深受信赖的新思维温床,它通过面对面和每月的“安集思来信”为全球客户提供战略性咨询意见。安集思先生1991年共同创办的CEM基准研究公司已经成为全球养老金及其投资产业中声誉最卓著的基准研究机构。安集思教授被《养老金与投资》评为“养老金领域最具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并且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荣获众多荣誉和奖项。他的第四本论著《养老金管理的未来》,介绍了该领域的进步,参照了世界各国的案例研究,并运用整合性思维的严谨方法,推导出应该如何更好地应对当今养老金领域面临的挑战。

(责任编辑:DF350)

8841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要闻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东方财富

扫一扫下载APP
天天基金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