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拍李娜的反叛 但“90后”观众已经没这个包袱

2017年04月21日 06:55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网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第一财经:你曾说,监制这个工作就是要“捍卫电影在商业上电影不会失败”,比起导演,监制的身份是否更加冷静、客观?哪些电影你会选择自己执导,哪些选择做监制?

  陈可辛:监制其实还不是冷静、客观这么简单。监制虽然不是你的作品,但有你的品牌,有观众一直以来对你的信任。你不能做跟个人喜好无关的东西,大方向、价值观还是得一样。

  那些我非常爱的、非常有冲动想拍的题材,或者题材让我有切身体会,对我生活或人生的命题有一些感悟的,我就会选择自己导演。但有些电影,我作为一个观众愿意去看,但我没有一个作者的冲动,我做监制就比较好。

  第一财经:曾国祥、许宏宇这批年轻导演,是不是要跟你有审美上、价值观上的一致,你才会挑选他们来当导演?

  陈可辛:要挑跟你完全一样的人不容易,人是不同的,但大方向还是得比较像。(我)作为一个团队的领导,每次拍戏都是这些人,这个团队本来就建立了一套审美跟价值观。大家在一起这么多年,不只是为了利益,因为利益到处都是,尤其是现在中国电影市场这么红火,我团队里的每一个人离开,可能都会赚得更多。

  我们走在一起,就是因为审美、价值观比较像,所以做得比较快乐,有默契,没那么累。曾国祥也好,许宏宇也好,之前跟我都是十几年很紧密的合作。所以不是我去选择,而是我看到一个合适的剧本,就会问他们准备好了做导演吗?准备好了,那就做。

  第一财经:跟随你多年的年轻人,既延续着你的品质,又各有风格。他们是否算“陈可辛”这个品牌下的新一代电影势力?

  陈可辛:其实没有那么有计划和策略。我们做的时候没有像好莱坞考虑得那么专业,早就想好第一个梯队要怎么样,下面要怎么样。我们应该是有更好的布局,但没有。我们的企业精神是被逼出来的,电影是很困难的行业,要保持这个团队一直做快乐高兴的东西,是有代价和成本的,这些成本也要有资本的介入。

  很多时候都是机缘巧合。曾国祥与许宏宇,我都知道他们的优缺点,之前也找了好几个剧本给他们,谈来谈去谈不拢。刚好《七月与安生》和《喜欢你》两个项目来我们公司,不适合我拍,但我觉得也能发展,答应做监制,找来找去,还是身边这两个人最靠谱,他们也乐意拍。所以你讲的那些很企业的布局,香港人并不强,我们是很家庭作业、家庭作坊式的。香港人做什么都是兄弟帮,内地的格局观比香港强。

  这两年做监制,这两个选题都做对了。但你说我从一开始就有100%的把握?不是。有没有直觉?当然有,不然也不会做。但这个过程里也有很多障碍和起落。包括《七月与安生》上映的时候,其实第一天票房就不好,现在整体票房也不是很好,但是口碑比我们想象的更好,也拿了那么多奖。

  陈可辛:电影是非常复杂的工业。你说它艺术,它不是纯艺术。你说它工业,它绝对不是纯工业。但在这两者之间,就有一千、一万个会偏差的可能性。那只要一个可能性发生了,整部电影出来的成果就是完全不一样的。

  无论你累积了多少次成功,拿到多少所谓的名誉和奖项,每次上一部新电影,你都是忐忑的、诚惶诚恐的。我最厌倦的就是每一部电影上映前,都那么没底,都那么恐惧。每部电影出来以后,无论是评论,还是商业上的成绩,我都那么没底气。

  电影非常复杂。一部电影好看,也不一定卖钱,烂片也不一定不卖钱,它完全是没规律的。所以我常说,我们只能认真地去做电影。讲一句最土的话,就是“勿忘初衷”。无论整个电影的经济格局发展得多好,跟我们工作态度是没有关系的。我们还是得很辛苦地挑自己喜欢的(题材),很爱它、很认真地去做,同时也尽量迎合市场。

  第一财经:在你过去的电影中,《双城故事》、《甜蜜蜜》,以及两部《金枝玉叶》传递的闯荡、冒险、艰辛、孤独和浪漫,非常吻合那个时代青年观众的心态,很接地气。研究不同时代年轻人的内心,是不是你一直在做的功课?电影圈有了哪些变化?

  严格来说,《双城故事》是我最没有考虑市场的一部,毕竟第一部,没有经验,只能拍你相信的东西。《双城故事》接地气吗?绝对不,它讲的漂泊是我很个人的感觉。曾志伟的一生,其实是我的童年。每个年轻导演第一部电影一定是拍自己的前半生,一定是拍自己的故事才会有激情。

  《双城故事》有谭咏麟、曾志伟、张曼玉,但票房绝对不算成功,是亏钱的。到了《金枝玉叶》就比较懂市场,但也没有想太多。《金枝玉叶》拍的是娱乐圈,当时电影里面有几个禁忌,一是不该拍娱乐圈,二是不能拍戏中戏,三是最好不要那么多倒叙,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别拍歌舞片。这些我(后来)都拍了,我还全拍了。那么《金枝玉叶》拍娱乐圈这个题材,当时挑战很难,观众不会相信你的东西,执行很困难。

  老实讲,当时拍电影只能靠自己的本能去想,没有那么科学化。现在中国电影跟美国电影一样,什么都靠大数据、靠网络。

  今天中国电影市场那么大,利益那么大,其实比以前复杂得多。以前我们拍摄很简单,做个梦醒了都能把那个梦变成一部电影,从弄剧本到拍,可能就三四个月到半年的时间。但现在,起码三四年。

  陈可辛:我看过几部十几亿元票房的电影,没有一两部是我喜欢的,基本上20亿元票房的就更没有了。20亿元票房的电影,就是真正通杀的大市场。我的电影还是有一点小众,虽然我拍的也不是艺术片、文艺片,我也拍商业片,但我的商业片还是针对中产阶层的观众。

  我的整个成长就是中产的,所以肯定是非常中产的价值观。现在内地三、四线城市,包括农村、城乡接合部这些地方,我没有生活过,不可能跟他们有共同的语言。我尝试过拍动作片、武侠片,拍得很辛苦。那些(题材)离开了生活的形式,不管什么阶层都能看,是讲肢体、讲动作、讲画面的。但是我又不是一个(擅长)画面的导演,我是一个讲人文故事的导演。

  第一财经:你这几年拍的《中国合伙人》和《亲爱的》,关注中国内地的社会现实,也是从一个中产阶层的视角?

  陈可辛:对,我一个香港人,好不容易能够打破地域的障碍,能拍到像《中国合伙人》、《亲爱的》这种题材。尽管《亲爱的》里面,人物的阶层都不是中产,但价值观还是中产,有中产的人文关怀。

  现在十几亿元票房的电影,要么是喜剧,要么就是超级英雄,要么就是武侠片、盗墓等等。但那些片我又不会拍。说得清高一点,我要拍我喜欢的戏。说得实在一点,你不喜欢的,会把它拍砸了,因为我的判断会全错。什么人就做什么电影,没有认同,你是拍不出来的。

  第一财经:到你这个年纪再拍电影,是不是可以更任性一点,更遵照自己内心一点,拍自己想要的东西,比如《李娜》。如果是青春潮流的题材,就交给新导演去拍?

  陈可辛:好像是有一点那种想法。我很早就非常肯定,《七月与安生》和《喜欢你》这两部戏都不是我这个年龄段能拍的。那是不是说我就拍一些我比较任性的东西?也不一定。我有很多未来的计划,包括弄了两年剧本的《李娜》。

  《中国合伙人》、《亲爱的》和《李娜》,对我来讲有点三部曲的感觉,这三部电影,是我真正开始拍现实生活,跟社会、人文有关。到我这个年龄,会对人生命题有一些困惑,对社会有观察、有关怀。而且我想,我个人的困惑,会跟观众老百姓的困惑搭得上。

  拍《李娜》,我对年轻一代的改变看得特别重,李娜对体制的反叛,个人主义与中国传统集体主义的反抗,这是我看得比较重的。我们在弄剧本的时候就发觉,相比80后的反叛,90后已经不一样了,90后没有反叛了,因为他们觉得根本就没有体制,也没有领导,对他们来讲,这个世界是没人能管他们的,他们已经丢掉那个包袱了。

  现在电影的主要观众群是90后,所以我一直在调剧本,是不是加一个90后的角色呢?后来我又想了一个不同的方向,所以现在还是在调剧本的过程中。

  陈可辛:我任何时候都困惑。你拍了一部电影很卖钱,下一部更难拍。永远不会到一个阶段说,你以后可以很享受了,没有。成功带给你的是更大的压力。每一次,你前面的成功都会重新洗牌,一直到今天,我们每部电影上映前,都没底气,好像觉得完蛋了。每次都是这样,那累积了那么多年,是干吗呢?

  但这不代表牢骚。我是非常乐观的人,虽然永远有困惑,但我会想办法解决。现在这个时代有很多荒谬的游戏规则,或者说没有规则,但仍然是我做电影那么多年遇到的最好的时代。

  陈可辛:我的每一部电影都是我想拍的。尽管我有很多的困惑、压力和障碍,我都会找到一个方法,把这些障碍变成好的事情。所以我还是很幸运的,每次还是能做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所以每次别人问我,我都说,我只能继续做现在的东西,继续这样去困惑,继续这样没底气,但继续这样享受成果的快乐。每次都是这样循环、循环,再循环,希望能做到80岁。

(原标题:想拍李娜的反叛 但“90后”观众已经没这个包袱)

(责任编辑:DF305)

10428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点击排行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54509984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88-2345/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