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工业富联市值问鼎科技股 主营毛利率却只有10% 掌舵人这么看

2018年06月09日 10:39
作者:李华清
来源: 经济观察报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K图 601138_1

  “不一样的是,它们(指美的集团格力电器)是做品牌,而我们是为品牌做制造。”工业富联(601138.SH)董事长陈永正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

  6月6日上午,在富士康30周年活动宴会厅现场,陈永正一出现便被人群簇拥。当人群最后散去,他终于有时间阅读手中笔记本里夹着的纸张。当天下午,他还要主持一场富士康赋能中小企业的论坛。

  面对记者的毛利率比较之问,陈永正显得十分轻松。在他看来,工业富联是不一样的。

  工业富联毫无疑问是过去一周A股最闪耀的新星,6月8日上市当天毫无悬念地涨停,当即成为A股市值最高的科技制造企业。

  不过,作为制造业巨头富士康的上市主体公司,按照工业富联披露的财务数据,其主营毛利率只有10%左右,与美的集团的26%及格力电器的36%依然有很大距离。

  当然,如果不跟有品牌的制造企业比较,只跟电子制造商比较的话,工业富联的毛利率水平能排在前列。据IDC此前一份数据显示,2016年度全球排名前十的电子制造服务行业公司的毛利率在4.28%-13.62%之间,平均值约为6.92%。

  但当我们聊起工业富联的盈利能力时,在陈永正看来,他看工业富联,并不会过于关注它的毛利率,他看到的是,2017年工业富联母公司的资产约为285亿元,而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能达到158亿元。“你要另外来看,我200亿的资本,一年挣150多个亿,是不是很好挣?”面对经济观察报的疑问,陈永正用反问给出了回答。

  成长的烦恼

  6月6日,在富士康30周年活动上,陈永正跟记者们聊起一个细节,最近富士康从惠州招了一批工人到上海工厂工作。富士康也面临着招人难的问题,即使是学历不高的年轻人,现在也不是很愿意进生活枯燥的工厂当流水线工人。中国制造业低廉的人力成本和原材料成本优势正日益消减,劳动密集型企业往智能制造转变是大势所趋。

  招人之后,还有进一步管理的问题。目前,工业富联旗下有60家子公司,营收基本来自旗下的子公司,管理层如何管理数目庞大的子公司?面对经济观察报的疑问,陈永正解释道:“管理、研发和财务都会在上面,下面的子公司只是看成业务单位。”

  而富士康总裁郭台铭有更多的想法。在上述活动中,郭台铭表示,他想在富士康内部培养工业互联网的种子军团,像师傅带徒弟那样。在郭台铭看来,在工业互联网这一新生领域,在硬件生产线上浸润多年的人去学相关的技术往往会比刚毕业的高学历人才容易上手得多。

  工业互联网对于当下的富士康来说,是一次新的机遇。“富士康的朋友们,让我们一起重生。”6月6日下午,富士康30周年论坛上,一条介绍富士康的短视频以这句话结束,黑底白字的“重生”二字,打在大屏幕上,相当抢眼。

  在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的语境下,但目前工业富联的主要业务依然是“代工”。工业富联的招股书披露,其主要客户为Amazon、Apple、Dell、Nokia、华为、联想等,客户集中度非常高,2015-2017年度,来自前五名客户的营业收入占当期营业比例分别为76.81%、78.63%和72.98%。

  重生的说法,来自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对海尔创始人张瑞敏的一句话的思考。郭台铭记得,张瑞敏说,一个鸡蛋如果从外面被打碎,它就是被吃掉的命运,而如果从里面打破,意味着它获得了重生。

  富士康与海尔有颇多的相似点,两者均创立于上世纪80年代,趟过中国制造业发展的风风雨雨。对比30年前,经过一系列内部改革的海尔奔上了工业互联网的跑道,去年3月,海尔首次展出旗下的工业互联网平台COSMO。而富士康,也正试图借助“工业互联网”的概念撕下“代工厂”标签。

  6月8日,鸿海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腾挪倒转出来的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工业机器人业务和资产以“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工业富联”)为主体挂牌上交所。

  工业富联从申报A股上市以来就备受关注,36天的“闪电”过会时间、271亿元的巨额募资金额、罕见地采用战略配售,一次次宣告着它的特殊性。6月8日上市首日,毫无悬念地涨停,总市值超3900亿元。

  新故事

  “阿里也好,腾讯也好,它们的互联网创业都是在第三产业,为什么?”在富士康30周年的活动上,富士康夏普董事刘扬伟向记者抛来了这个问题。

  工业互联网的逻辑跟消费互联网的逻辑大体相同,均涉及数据收集、数据清洗和运算分析,为何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如此缓慢?在刘扬伟看来,是因为绝大部分的人经常接触服务业,了解服务业的运作还能感知其痛点,在服务业积累了专业知识,而工业的运作,相对大多数人来说,是陌生的。“富士康才深刻了解工业。”刘扬伟说。

  那么富士康所谓的工业互联网究竟是什么?郭台铭有个表述简单却又内涵复杂的解释:实体经济+数字经济=工业互联网。“我们强调+互联网,不是互联网+,虚拟经济是互联网+,实体经济是+互联网。”在富士康30周年的活动上,郭台铭进一步作出了他的判断。

  在富士康的30周年展会上,一面演示板展示着工业互联网的基本逻辑。富士康的一名工程技术员向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工业互联网可以看成三层,一是感知执行,二是网关,三是信息运算。感知执行层的定位标签、定位手环、RFID、传感收集器等终端收集各类工业数据,传达到网关,各个工业环节收集到的数据不一定统一,网关可以看做是一个翻译器,将数据标准化,再往上传导到信息运算层,在这一层,有些数据可能只会在工业服务器上被运算,有些则会上云平台。

  富士康30周年照片、硬件展上,展出了这一全球知名的电子设备制造商30年来的代表性时刻和代表性产品:1998年上市的戴尔主机、1999年上市的iMac,2004年上市的MO-TO手机、2005年上市的Nokia手机、2007年第一代iPhone从富士康工厂诞生的合影。

  不过,在讲工业互联网故事方面,富士康还是个新手。展会上对于富士康成长历程的介绍,2014~2018年才提到“工业互联网”的字眼。工业富联的招股书介绍,2015年工业富联才开始研发工业互联网平台BEA-CON,2016年1月才将该平台应用到自身的生产流程中,目前陆续引入制造基地。

  这并不影响郭台铭现在对工业互联网充满希望。他判断“工业互联网消费价值是消费互联网平台的100倍。”这个带领着上百万流水线工人打下“全球最大电子设备制造厂”江山的老企业家,有个观念是“走出实验室,没有高科技,只有执行的纪律”,这一观念颇符合外界对富士康的印象:执行和重复是工人的常态,工作的技术含量不高。工业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郭台铭却做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他得知美国给高中生列了一本必读书目叫《人工智能》,翻完这本书后,买了2万本,买到出版社要加印,这些书被发到富士康员工的手上,从公司的秘书到生产线的仓库管理员,都要学习什么是“人工智能”。

  从全世界的范围来看,工业互联网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通用电气和西门子是该领域的主要参与者和推动者。通用电气发布了全球第一款专属于工业领域的云服务Predix,核心功能涉及安全监控、工业数据管理、工业数据分析等;而西门子则发布了基于云的物联网操作系统MindSphere,该系统提供了一个可扩展的云平台,可在云平台上开发各类工业应用。在我国,2016年2月,工信部牵头组建了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政府层面推动工业互联网产业的实践应用。

  工业富联的含金量

  在这种趋势下,工业互联网的前景引人遐想。据Accenture(埃森哲)出具的《工业互联网展望报告(2015)》和《工业互联网市场定位报告(2015)》,2020年,全球工业互联网领域的投资规模将超过5000亿美元;到2030年,工业互联网将为全球经济总量带来超过15万亿美元的增长。2015~2030年间,工业互联网预计将为我国GDP带来约1.8万亿美元的增长。

  那么,打上“工业互联网”烙印的工业富联有多少含金量?

  毋庸置疑,工业富联是一个巨无霸。工业富联的招股书披露,截至2017年末,工业富联全资及控股境内子公司共31家,全资及控股境外子公司29家,拥有员工将近27万人。2015~2017年间,分别实现营业总收入2727.9亿元、2727.1亿元和3545.4亿元。2015~2017年间分别实现净利润143.5亿元、143.9亿元和162.1亿元。上百亿元的净利润规模足以碾压A股上九成的上市企业。

  在招股书中描述自己是“全球领先的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及机器人专业设计制造服务商,为客户提供以工业互联网平台为核心的新形态电子设备产品智能制造服务”的工业富联主营业务收入来自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的销售收入,其中通信网络设备的毛利率在15%左右,云服务设备毛利率不超过5%,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做的通常是高端定制,毛利率接近50%,近三年主营业务毛利率只有10%左右。但是,同为制造企业,美的集团、格力电器的主营业务毛利润已经可以达到26%、36%。

  现在的工业富联跟工业互联网的关系大概体现在它生产的产品可以应用到实现工业互联网的流程中;基于掌握的工业数据和工业制造经验,它研发了一个工业互联网平台BEACON用于改善自己的生产流程;未来,它想将这一平台开放给其他的制造企业。2018中国(广东)数字经济融合创新大会上,郭台铭宣布富士康将向中小企业开放工业互联网平台。

  “中国的自动化投资增长非常快,2016年自动化行业的收入增长只有6%~7%,而自动化投资的增长是23%。”中金公司董事总经理、电子及技术硬件行业研究部首席分析师黄乐平介绍道。据他的观察,中国电子制造行业的毛利率在稳步上升,但很多小制造企业却产生了“邻居老王挣钱而我不挣钱”的困惑。“小企业怎么做?小企业利用大企业工业互联网的能力去赋能,不然它的盈利水平会越来越差,因为它的自动化能力、信息化能力都赶不上一流的企业。”黄乐平建议道。

  过去的富士康,可能会凭借着自己在工业制造领域的经验挤压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而现在的富士康,会跟中小企业家坐下来探讨富士康如何给它们赋能。

  “最后,领导指示,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必须对中小企业提供赋能服务。”郭台铭在富士康30周年的高峰论坛上以这句话结束发言。

(责任编辑:DF120)

已有34人评论, 共67012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要闻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