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安一:中轴线上的风云人生

2013年11月10日 16:19
来源: 商界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中国人喜欢英雄,尤其喜欢那些东山再起的故事。自1978年至今,企业家开始作为一个阶层成为时代的新贵。渴望、财富、打拼,披荆斩棘的市场之手与种种非市场因素构成的变量相互冲撞,时间构筑起的洪流,从来没有如此难以形容。

  哪怕再精彩的文字,都不可能还原真实的商业世界。真实的商业世界,除了望不见尽头的平凡琐碎,更多的还是那些“不可说”以及“只能以后再说”的事。

  1959年出生的左安一,是辽宁大学有史以来第一个大学生万元户,在那个大学生创业还被看作不务正业、甚至被人举报的年代,左安一已经通过经商为母亲改善了生活。接下来的故事,则是改革开放大时代下的经典版本:他放弃前途大好的银行职位,出国留学,又在绿卡即将到手之际再度放弃,回国投入火热的中俄边贸。之后,在那个很多地产开发商还未进入北京的年代,他又以精准的眼光,携旗下的天圆集团在北京中轴线上拿下了令旁人艳羡不已的地块。

  中轴线,按民间的说法即皇城的龙脉。天圆地块位于北京中轴线与北二环的交汇处,其正南方是以鼓楼、故宫、天安门等为代表的皇家建筑群。彼时,天圆广场项目得到了北京市领导的高度重视,一度被列为迎奥运的50个重点工程项目之一。

  然而,这一地标性建筑并未从蓝图中站立起来,相反,一段始料未及的冤狱让左安一身陷囹圄。人被剪去自由即为“囚”。看得见的几十亿身家瞬间化为乌有,从最初的无期徒刑到1803天后的无罪释放,这段将近五年的冤狱足以将常人彻底击溃。

  左安一冤案得以昭雪的背后,是多位高层领导的关注和商界朋友的营救,最终当他被宣布无罪释放时,大家都认为他会休整一段时间,但他没有。左安一去看望了母亲和给了他帮助的领导、朋友之后便开始重装上阵,再度投身房地产行业。

  卷土重来。在经历了冤狱浩劫、一贫如洗的艰辛岁月,依然有香港和北京的商界大亨支持他再次创业,最令人百思不解的是,藏传佛教五大门派之一的觉囊派掌门人健阳乐助金刚上师都还借给了他1000万元。

  又是四年的曲折往复。最终,在鸟巢的南侧,两栋高150米、建筑面积22万平方米的摩天大厦破土动工。仅此一个项目建成后,天圆集团的净资产即达50亿元。

  左安一的故事,充满了许多只会在电影大片中闪现的情节,大学创业、体制内下海、边贸生意、投身房地产、从无期徒刑到无罪释放,最终东山再起……时光打在他的身上,集中展现了第一代中国企业家的沧桑人生,以及中国商业社会成长和变迁的完整过程。

  时代风云变幻,没有经历过命运大起大落深度捶打的人,不足以谈人生。对于那些身处真实商业世界的人,左安一的故事则是一个很好的励志故事。因为人生路上,能够温暖和推动自己前行的,唯有澎湃的灵魂。

  向前一步

  今天的企业家总爱感叹生意难做,机遇不再,没能赶上三十多年前的第一拨商海逐浪。事实上,他们中的很多人即便真赶上了那个时代,依旧很难向前一步。机遇,绝大多数时候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创造出来的。

  人必须去主宰机遇。纵观今天的地产江湖,大佬们多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王石1951年出生于广西柳州,王建林1954年出生于四川,黄怒波1956年出生于甘肃兰州,许家印1958年出生于河南,左安一比许家印小一岁,出生于辽宁鞍山。

  上世纪50年代生人有一个普遍特征,受过物质生活的磨砺、基础知识好,身上多少有一些时光打不掉的理想主义。当然,这种理想主义在今天往往被称之为“犟”。与黄怒波的成长路径相似,因为父亲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年轻时的黄怒波尝尽生活苦楚,差不多与之同时,左安一也因为父亲被打成走资派,全家在1970年被下放到辽宁营口一个叫祝家沟的地方。

  在家里,左安一排行第六,他有三个哥哥,两个姐姐,三个弟弟。左安一受到的商业启蒙,来源于父亲的影响。由于家里人口多,生产队分的粮食不够吃,怎样能让家里人吃饱饭?祝家沟除了产高粱玉米之外还产苹果,每年分到苹果时父亲都让家里人少吃或不吃,然后父亲就把苹果用毛驴拉到那些粮食稍有富余的人家问愿不愿意用粮食换苹果。这种今天被称之为以货易货的方式,让家里人多吃了很多顿饱饭。左安一也受到了商业的陶。

  左安一的读书成绩很好,他将此归结于自己能够找到更好的学习方法。他的语言逻辑很早便得到了老师们的肯定,课堂上总是被叫起来总结某篇课文的中心思想,等他回答完毕,老师会让他再说一遍,同时让同学们记下来作为课文的中心思想。

  尽管左安一在农村时学习成绩一直很优秀,但父亲1978年被平反全家返回鞍山市后,当左安一到了鞍山市第三中学这个辽宁省重点中学时,由于农村的教学质量与省重点的差距,左安一在半年多的时间里都是班级的最后一名。但左安一没有放弃,凭借自己良好的学习方法,1980年,左安一以鞍山市第三中学文科第三名的成绩考入辽宁大学国际金融专业;紧接着,左安一在校园里创下了“奇迹”。

  那个时候,全中国几乎听不到有大学生经商的新闻,但左安一却悄悄做起了生意,一年下来,他竟然成了“万元户”。“万元户”,一个泛黄的时代名词。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人们的月平均工资只有四、五十元,一个学生每月连吃带用也只需要10多元钱。左安一是怎么成为万元户的呢?

  他家住鞍山,大学在沈阳,两地往返之时,左安一发现鞍山家具市场的东西比沈阳要便宜很多,而鞍山距沈阳不过一个多小时车程。于是,他成功说服母亲,从1978年鞍山市政府给父亲平反的3000元赔偿款中拿出了2000元。然后,左安一每个周末到鞍山搞一车家具,再拉到沈阳售卖,如果没有卖完,他就让弟弟们接着再卖。

  左安一说:“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才刚刚开始,经商还是一个非常新鲜的概念。那个年代商人是没有社会地位的,人们也一度瞧不上个体户。因此,一般的大学生绝对不敢越雷池一步。”

  越雷池一步。如果说现在创业者是因为市场竞争的日益充分而喟叹生意难做,那在当年,不明确的风向则更考验向前一步的勇气。只是无论哪个时代,成功都不是偶然,敢不敢向前一步孤独地承受未知的前方,非常关键。当然,这句话,说着容易,做着难。

  成为万元户后,左安一用5000元买了一套房子孝敬母亲。沧海桑田,当年在鞍山5000元能买一套房子,现在连一平方米都买不到了。

  再向前一步

  人生实在是神奇。一年一年,我们看不到行进中的自己,只能回过头去,看看自己的影子。步出大学后的左安一遭遇了很多的不理解。而这种不理解的缘由与他选择在大学的周末做生意时一样,这个人没有按照世俗的看法生活,他超前了一步。

  1984年,左安一被分配到中国银行黑龙江省分行做外汇信托业务,三年后当上科长。当时的左安一,业务和品德都得到了同事们的尊重,事业可谓一帆风顺。银行在当年是个不折不扣的金饭碗,很多人梦寐以求,而左安一所在的部门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1989年,左安一却顶着家人朋友的压力,坚决辞去了中行的职务。

  他准备只身前往澳大利亚留学。

  没有冒险精神,人生就缺乏诗意,活着就感觉少了激情。多年后,回忆起当年的决定,左安一仍然庆幸自己的选择:“那时候银行的工作,旱涝保收,衣食无忧,这在当时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工作啊。但是,我不甘心,我不愿意干一开始就知道生命终点在哪里的工作,所以你得冒这个险。”一手砸碎了银行工作的“银饭碗”,虽然看上去信心满满,左安一也曾担心万一达不到预期怎么办。可开弓没有回头箭,他说,自己只能一心向前。

  因为时代原因,左安一所在的那批留学生都能拿到绿卡,但澳方有一个附加条件,拿到绿卡后,四年之内不许回国。当年,中国在澳大利亚的众多留学生中,几乎没有一个愿意放弃绿卡,但左安一却再次做出了与他人不同的选择。

  一方面,左安一觉得自己的女儿刚刚出生,四年内不回国,他显然办不到;另一方面,他认为绿卡随时都可以办,而国内改革开放下的大好机会却不能等,更不能错过。

  左安一回国了。1992年,他创建了天圆经贸公司,此时中俄边贸生意正如火如荼,不到一年的时间,他顺利赚得200多万元;第二年,又赚了1000多万元,左安一随即成立了天圆金融信息服务公司,主营业务为他的老本行——外汇期货以及金融理财业务。通过这些业务,左安一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到了1995年,注册资金为5000万元的天圆集团成立了。

  一个细节可以说明左安一的资源整合能力。通过以前在银行时积累的人脉,听说左安一出来创业后,很多企业老板都主动找到左安一寻求合作。在这些商界老江湖眼中,左做人的实在和厚道足以让他们信任。于是,天圆集团当时的股东构成中,还有带有国企背景的“哈高科”,以及在1995年资产近20亿元的庆大集团。

  彼时的左安一,雄心万丈,稳中求进。海外留学经历让他目睹了西方国家在金融业上的发达,在相继考察多个国家后,1996年,左安一在纽约世贸大厦租下办公室,成立了天圆金融公司。

  按照左安一的规划,通过以前在中行工作时结识的众多国外优秀公司,美国天圆将在金融业务上大有斩获;另一方面,国内的朋友和同学也在不断地邀请他进入一个全新的行业——房地产。

  闯荡京城

  事实上,左安一挺进房地产业的上世纪90年代中期,正值海南房地产泡沫彻底破灭,很多人对地产行业并不看好。经过调研,左安一坚定地认为中国的地产行业将进入全新快车道。海南的泡沫,只是一个区域性市场不符合经济规律的过度膨胀,而在中国巨大的城市版图上,春潮已经暗涌。

  左安一选择的市场是首都北京。此时的北京俨然一个大的工地,飞速发展的城市释放出众多建设项目,但左安一对一般品质的项目兴趣不大,他一门心思地寻找位置,交通,环境俱佳,能够建成地标性的项目。

  通过一番艰苦的努力,到2002年,左安一已经拥有了北京天圆广场和元泰国际公寓两大项目。如果没有后来的那场飞来浩劫,2004年这两个项目建成,收益至少在40亿元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天圆广场项目。

  单从字面上很难说清天圆广场的价值,但谈一下它所在的地块即能说明一切。作为北京城的空间灵魂,以紫禁城为核心的南北中轴线在过去被称之为龙脉,这条线上从南到北分别为永定门、天坛、前门、天安门、故宫、北海、鼓楼、钟楼。而钟楼的后侧,即为天圆广场。

  即便今天,左安一谈起这个让他人生悲喜交加的项目,依旧豪情万丈,充满感情。

  “天圆广场,在北京中轴线上肩负着历史与现代相互交接的使命。一方面作为历史轴线的结束,另一方面又作为新城空间的开始,是传统空间与现代空间转换的标志!”

  为了拿下天圆广场项目,从1997年到2001年,左安一投入了巨大资金和心血。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对这个项目投入的感情和精力,甚至超过了他唯一的女儿。

  天圆广场推进虽然艰难,但好消息依旧不断。

  1997年下半年,天圆集团和北京东城区园林局签署项目协议;1997年12月2日,首都规划建设委员会明确了天圆集团对鼓楼北中轴地区两侧用地(即天圆广场地块)的运作权利。“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开发建设了!”

  1999年11月29日,天圆公司取得北京市规划局出具的“规划要点通知书”,确立了天圆广场初步的用地规划性质和建筑规模。

  2000年2月28日,在人民大会堂,左安一举办了天圆广场方案国际招标大会。左安一请来了时任国家建设部副部长、美国建筑协会主席、日本建筑大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院长、港澳台三地的建筑协会主席等十多位世界级专家,对天圆广场设计方案招标进行评审。

  ——此举也开创了民营企业房地产项目国际招标的先例,得到了时任北京市委书记贾庆林、市长刘淇的赞扬,该项目还被列为当年北京迎奥运的50个重点工程项目之一。

  2001年11月28日,天圆集团与广东珠江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广东珠江投资有限公司等合作方签订合同,取得了进一步融资。截止到2002年6月13日,珠江实业与珠江投资等投资方陆续向合资公司北京世纪天圆广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天圆地产)转入资金人民币1.44亿元。

  2002年4月1日,天圆地产正式取得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出具的“规划意见书”。这不仅意味着天圆广场项目取得了最关键的法律文件,和原规划相比,新规划的建筑规模和建筑高度都有了很大的提高。

  2002年6月,天圆广场完成了拆迁调查,首付给东城区园林局500万元,拆除近1.5万平方米的临建,并进行了临时绿化。天圆广场项目进入实质启动阶段。

  一路闯关,取得各项“通行证”。对于了解房地产行业的人而言,这些生硬消息背后的甘苦无需累述。然而,就在左安一离自己的人生梦想似乎只有一步之遥的关键时刻,他的命运,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向。

  飞来浩劫

  若按照天圆广场的推进节奏,2002年本应是左安一人生大展宏图之年。蓝图缓缓成真,梦想立体呈现,鲜花与掌声已经在向他走来。

  当年的9月30日,一如平常。左安一亲自去书店购买了很多的中文图书,他原本准备趁国庆假期飞赴加拿大一趟,然后把书和一些礼物带给正在温哥华读书的女儿。殊不知,当日晚餐后,左家的门铃响了。

  来者是哈尔滨市公安局的人。领头的警察说,天圆集团有些问题,希望左安一回去“协助调查”。

  协助调查?左安一莫名其妙。自己创业以来一直奉公守法,何况现在主业都在北京,在哈尔滨能出什么问题?最终,左安一仍不得不配合地随警察返回了哈尔滨。只是这一去,就是五年。

  ——风波的起点,还得从1996年说起。

  1996年,总部设在黑龙江哈尔滨的天圆集团,开始挥师北京。左安一和哈尔滨财政证券公司香坊营业部(以下简称香坊证券部)合作,在北京开发房地产项目,香坊证券部共拆借资金2亿元给天圆集团,双方合作开发的项目为元泰大厦和长青大厦(今天的北京瑞城中心)。香坊证券部的合作条件是,按约定收取拆借资金利息和合作项目利润的20%作为回报。

  在当年,这是一起很正常的商业合作。一方面,因为彼时国家的相关金融政策尚未完全明晰,各地手握丰沛资本金的证券公司普遍有着投资冲动;另一方面,左安一通过手上的两个优质项目向证券公司融资,也符合双方当时的利益及相关法规。

  再后来,由于不可抗拒的原因,1996年10月29日,长青大厦的项目发包方中国老龄协会,决定将长青大厦合作方变更为香港瑞成国际公司。

  也即是说,天圆集团和长青大厦的合作流产了。在当时,左安一并不认为这会对他与香坊证券部的合作构成影响,因为他彼时已发现了另一个更加黄金的地块——即天圆广场地块。长青大厦流产,正好可以腾出手将资源集中到新项目上。他在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通知了香坊证券部,然后便紧锣密鼓地推进天圆广场。

  时至2001年,国家开始调整金融政策,严控各地证券公司在外投资。于是,香坊证券部提出将此前合作开发给天圆集团的2亿元资金转为债务。鉴于双方长期形成的良好合作关系,左安一爽快地答应了香坊证券部的要求,并以天圆集团在天圆广场项目中的股权(占整个项目的40%)作为担保。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几乎一夜之间,天圆集团的普通借款行为竟然变成了“诈骗”!

  2003年11月5日,哈尔滨检察院对左安一提起诉讼,指控左安一“利用已终止合作的项目骗取香坊证券借款”。

  检察机关起诉称:1996年8月,被告人左安一与中国老龄协会袁秀石洽谈合作开发北京“长青大厦”建设项目,并签订了意向性合作协议书。同年9月,中国老龄协会决定“长青大厦”正式与香港瑞成国际公司合作,并将其决定通知了左安一。而左安一在明知项目合作已经终止的情况下,仍于1996年10月与香坊营业部签订了以筹建“长青大厦”为名的合作协议,拆借资金1亿元人民币。

  检察机关形成了自己证据逻辑,但显然,这些事件的时间顺序和左安一所述并不符合,也即是说检察机关在取证过程中出现了问题。从起诉书的内容看,老龄协会终止与左安一合作的时间,是在借款前还是借款后,将直接决定左安一是否构成诈骗罪。

  案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身在看守所的左安一对外界情况知晓甚少,诉讼却一步步朝向不利于他的境地发展……

  一个日记本

  当左安一即将领刑无期徒刑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一个日记本里记录的东西竟在不经意之间改写了他的命运。真相究竟是什么?

  时至2003年11月,哈尔滨的气温与往年一样,开始陡降。而左案已经走到了开庭前的千钧一发之际,就在此时,一个关键性证据出现了!

  在左安一的律师找到当年与左安一合作的长青大厦项目总经理袁秀石取证时,袁秀石竟然在家里找到了当年与左安一合作签订的协议书及自己的工作日记。这些原始证据赫然记录着:合作协议书是1996年9月14日签署的,而中国老龄协会于1996年10月29日才决定与香港瑞成公司合作,1996年10月31日中国老龄协会正式通知左安一终止合作,且合作是老龄协会单方强行终止的。

  这真是上帝的眷顾!回忆此事,左安一说,袁总有记工作日记的习惯,但取证时,袁总已退休多年,之前的那些日记本很多都扔掉了,单单这本记录有与天圆集团合作过程的日记本还在!

  袁秀石的日记本和合作意向书,彻底推翻了起诉方的时间链条。“借款在前,终止合同在后,也就是说,左安一向香坊证券部借款,是在接到中国老龄委终止合作通知之前。此期间天圆集团也在务实地进行项目前期准备,因此不存在隐瞒真相问题,属于完全正常的商业借贷行为。”左安一当年的辩护人、黑龙江大学法学院院长于逸生律师曾如此表述。

  公诉方的第一次起诉,因原始证据被推翻,开庭没能如期进行。可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左安一即将洗去罪名、重获自由的时候,2004年1月18日,公诉机关再次对左提起公诉,起诉罪名与第一次相同,但指控左安一诈骗的手段则变成了虚构事实——谎称合作项目已获得政府批准,从香坊证券部骗取信任和资金。

  当年2月26日,哈尔滨市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左安一犯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

  ——无期徒刑,天崩地裂!自认为已经洗清嫌疑的左安一恍如五雷轰顶。他突发心脏病,几近丧命。此前,左的身体一直很好,也没有心脏方面的问题,但判决结果对他而言实在太荒唐、太冤枉了!他不知道究竟是从哪里伸出的力量,执意要将他置于绝境。

  左安一无语问苍天:“为什么善良诚信的自己会遭如此劫难?为什么张冠李戴的罪名也能拘留我?为什么办案机关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竟然用空白的逮捕证强行将我逮捕?” 让左安一无法理解的是,当左安一质问办案人为何没有罪证就将他逮捕时,办案人竟说:“你经商已有十多年,不可能都是合法经营,定你点罪很容易。”

  左安一失去人身自由后不到1个月,他在北京的天圆广场项目就被强迫以零价格转让给哈尔滨兴业产权经济有限公司,而元泰国际公寓项目因失去了左安一的推动也中途夭折……

  无奈、愤怒占据了左安一的整个身心,他几乎发疯地告诉自己,一定要把那些肆意玩弄他的命运,不把他置于死地不罢休的人找出来,总有一天,他要让那些陷害他的人得到报应!但很快,他冷静下来,理智告诉他愤怒并不能解决问题。在那间同时住有60来人的囚室里,左安一开始锻炼身体,他每天拉着铁门的栅栏锻炼臂力,每天都要踏步跑两个小时,他要冲出这本不属于他的铁门铁窗……他做好了长期战斗的准备。

  在被枉判无期徒刑之后,为了不拖累亲人,左安一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托律师转给了妻子田霁虹。看到协议书后,妻子哭了,她不同意离婚。“就算倾家荡产,也要上访告状!”

  田霁虹原本是一个柔弱的女子,1998年陪女儿到美国休士顿读书后又去了温哥华,丈夫出事后,女儿学业受到了影响,但她也顾不上了。此后,不太会写文章的田霁虹写出了厚厚一叠材料;她遍访领导、朋友,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以及各级新闻媒体都不止一次地收到过她的申冤材料。

  涅槃重生

  看守所外,两种力量开始博弈、对抗。

  得知左安一蒙冤的消息后,全国人大常委(原建设部部长)叶如棠,多次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以及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领导反映左案情况;时任最高检检察长也两次批示黑龙江省高检,要求依法公正,不能冤枉无辜;时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王治国组织法学专家在中华工商时报上为左安一呼吁并给时任黑龙江省委书记宋法棠写信,宋书记批示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要依法公正;与之同时,高铭喧、赵秉志、江平等法学权威也联名给中央领导写信,为左安一呼吁……左的案件一度引发新闻媒体广泛关注。

  2005年7月26日,左安一迎来了他蒙冤后的第一次曙光。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撤销了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发回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然而,案件依然一波三折。办案人重新调整了起诉左安一的内容,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后,却依然维持原判……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将阴霾不断笼罩在左安一身上,让狱中的左安一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尤其是精神世界的煎熬,常常让他度日如年。他只能用在监狱里被关押了27年的曼德拉的故事安慰自己,也一度自嘲说,不知道上帝究竟要派他去干一件什么样的大事情,才会让他承受如此磨难。

  2007年9月5日,是左安一永生难忘的日子。在第二次上诉后,黑龙江省高院宣布终审判决:左安一无罪释放!

  ——至此,1800多个日夜的煎熬,终于走到了尽头。

  走出冤狱,左安一却已到知天命的年龄。此时的他虽然获得了哈尔滨市检察院和法院共同赔偿款20余万元,但那个曾经让他付出无数心血的天圆广场却因搁置太久,而被政府收回了。

  一些朋友劝左安一还是到大公司做高管比较稳妥,有人甚至开出数百万元年薪邀请他去做CEO,最终都被他婉言谢绝。朋友们也发现,此时的左安一,似乎并没有被牢狱之灾击垮,甚至他的身体,通过在狱中的自我锻炼似乎更强壮了。

  左安一不能接受自己的事业就此终结,骨子里的硬气要求他必须扛住压力,他要东山再起,要重新创业,要重塑辉煌。

  此时,那些过去结交的好友,开始向左安一伸出了援助之手。香港新鸿基金融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明治,这位香港富豪榜上排名前十名的企业家,不止一次对左安一说,“一个能够战胜无期徒刑冤狱浩劫的人,一定可以重新站起来。”

  李明治决定和左安一联合开发北京房地产项目。他先给左安一提供了1000万元的前期费用,并决定待项目启动时再投入20亿元来用于开发建设。

  左安一的好朋友,著名企业家李晓华不仅帮助左安一整合资源,恢复权益,还主动借给他1000万元,而且不谈回报;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藏传佛教觉囊派第四十七代法王健阳上师。

  出狱后,基于对人生的全新认识,左安一经常去健阳上师处交流。当得知左安一将重新创业时,上师竟然提出借给了左安一1000万元人民币,不用写一个借条,也不求任何回报。

  这确实是一段旷世奇闻。

  2011年,经过近四年的重新创业,左安一再度迎来了事业巅峰。他获得了北京奥林匹克文化商务区二号地项目的开发权益。左安一将这个项目命名为“天圆祥泰”。

  祥泰,是一种安宁,也是每个人对自己生命状态的渴望。祥泰项目同样地段显贵,其位处北京中轴线东侧,鸟巢、水立方的南侧,亦是北京市2013年重点工程之一。

  天圆祥泰项目建筑面积22万平方米,两栋150米高的5A智能化写字楼建成后,将成为北京奥运商圈的一个标志性建筑,也将为天圆集团贡献超50亿元的净资产。

  淡看风云激荡

  2013年3月28日,天圆祥泰正式开工奠基。数百位各界名流出席庆典,媒体云集,镁光灯频闪。

  左安一拿起铁锹,当第一锹土洒向奠基石的时候,那些如烟往事,滚滚袭来。1803天的冤狱磨难,回归自由后将近6年的艰辛打拼,左安一最终再次回到了中国商业的中轴线上。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企业家精神其实是一种基因,这种基因支撑一个人的商界生命,只有那些真正为商业而生的人才能够给彼此理解、彼此神会。就像当年70多岁的褚时健被保外就医,昔日的烟草大王开始在家乡的哀牢山上遍植柑桔,在一片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争论中,这位到今天已经80多岁的老人,最终还是创造了“褚橙”奇迹。

  东山再起,大不了从头再来。这一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翻越自己人生的“哀牢山”的。谈及往事,左安一已经不愿意提及当年将他送进冤狱的力量究竟来自哪里,他非常平静,也没有怨愤,“如果我成天还想着那些度日如年,生不如死的苦难岁月,还想着怎样报复那些陷害我的人,那获得自由和在监狱里还有什么区别?我感谢命运让我战胜了生死考验,让我跨越了常人无法跨越的死亡峡谷,铸造了我引以自豪的人生”。

  2013年初,当左安一走出了人生困境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感恩健阳上师。他不仅还完了借款,还捐资2500万元给健阳上师正在兴建的时轮金刚坛城,同时捐资200万元帮助上师所在藏区的贫困儿童上学。

  对于李晓华先生的相助,左安一也在一年后偿还了借款。与之同时,他还回敬了1000万元以表达感恩之情。在谈到应该感激的人时,左安一泪光闪动,他说:“无论是在我蒙冤的岁月还是重新创业的艰辛路上,我应该感恩的人太多太多……”

  事实上,在左安一出狱后的那段时间,很多昔日部下也纷纷要求归队,出于当时条件所限,他只挑选了八个人归队。随后,在2012年公司老员工的一次聚会中,面对这几位同心同德、与自己不离不弃的员工,左安一承诺每人给予1000万元,改善他们的生活。

  经历大起大落的左安一,同样也是三十多年中国商业史上东山再起速度最快的企业家。

  商海一生,左安一将信用和品德看得很重。尽管一路走来,他也被人伤害过;也曾经因为自己单方面的信任对自己造成过损失,但左安一始终坚信,没有信任的世界是悲惨的世界,只有厚德才能载物。而朋友比财富重要,朋友间的信义比黄金珍贵。

  在他身边人眼中,左安一最大的特点就是善良、讲义气,甚至因为这两个特点吃过亏。左安一的员工也非常佩服他“先做人,再做事”的秉性,认为和他在一起共事,尽管很有压力,却非常开心,有意义。

  在天圆祥泰项目的合作中,左安一的合作伙伴在支付最后一笔8亿元的合作款项时迟付了4个多月。按照合约,对方需支付2100多万元的违约金。但左安一得知了对方违约的特殊原因,在合作伙伴将8亿元款项及2100多万元的违约金支付到天圆公司账户时,他居然将这2100多万元违约金退还给了合作伙伴。

  置身欲望纵横的商业江湖,要事事如愿难,要一夜暴富更难,很多时候,当你决定了做多大的事情,便同样需要经受住多大的磨难。在这条路上,如果能够始终保持着追求事业的信念,并且拥有着真正属于自己的舞台,左安一说——那就是命运最大的赋予和关照。

 

(责任编辑:DF050)

我来说两句… 举报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点击排行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东方财富

扫一扫下载APP
天天基金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54509984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