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1年2亿!罗永浩“真还传”背后的野望:逐猎尚纬股份

2020年11月19日 00:37
作者:符胜斌
来源: 新财富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原标题:1年2亿!罗永浩“真还传”背后的野望:逐猎尚纬股份

摘要
【1年2亿!罗永浩“真还传”背后的野望:逐猎尚纬股份】自资本市场监管环境日益宽松以来,许多早先“绝迹”的重组方式又再现江湖,前有硅谷天堂的三方交易,今有罗永浩逐猎尚纬股份。在这次逐猎中,交易各方意图通过精心设计的收购方案来规避监管,但却始终不能绕过注入资产盈利性这个重组中最致命的关键。(新财富)

K图 603333_0

  自资本市场监管环境日益宽松以来,许多早先“绝迹”的重组方式又再现江湖,前有硅谷天堂的三方交易,今有罗永浩逐猎尚纬股份。在这次逐猎中,交易各方意图通过精心设计的收购方案来规避监管,但却始终不能绕过注入资产盈利性这个重组中最致命的关键。

  若注入的资产难以获得持续且稳定的盈利,无疑将严重影响上市公司股东的长远利益。与此同时,不顾企业自身实力,强行加杠杆,转移控股股东债务压力之嫌等,又将对尚纬股份公司治理的有效性造成严重的冲击。

  面对新的发展环境,更好的适应方法应是有敬畏之心,敬畏市场、敬畏股东、敬畏规则。

  没想到“耿直boy”罗永浩会以这样圆滑的方式触电资本市场。

  2020年11月,以生产电缆为主业的尚纬股份(603333)抛出一份收购方案,计划以5.89亿元现金,收购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成都野望”)40.27%股权,并实现对后者的控制。成都野望是一家从事直播电商的公司,其“代言人”是蜚声业界的罗永浩。

  伴随尚纬股份跨界收购行为的,还有另一个动作:成都野望股东及关联方收购尚纬股份实际控制人李广元所持的15%股权。把这两个动作结合起来看,等于是尚纬股份出钱、李广元变现、成都野望注入尚纬股份,其股东获得相应股份。

  罗永浩和李广元之所以采取这样的合作方式,一个很重要的动机是可以规避监管部门的审核,加快项目交割。如果尚纬股份采取发行股份方式收购成都野望股权,将会因审批进度不可控,降低交易效率,增大交易变数,甚至存在被监管部门否决的风险。但这只是表面上的原因,二者精心设计的交易方案之下,还隐藏着逐猎尚纬股份的诉求和企图。

  01、罗永浩的朋友圈

  自嘲为“行业冥灯”的罗永浩,在历经牛博网、老罗英语、锤子手机和小野电子烟等多次创业失败后,似乎在直播电商领域找到了感觉。与之一起努力的,是诸多前期创业伙伴,尤其是锤子科技的同伴。

  2020年9月23日,罗永浩在《脱口秀大会》上透露,其因创办锤子科技失败所欠的6亿元债务,已经用两年时间偿还了4亿元,剩下2亿元债务大概再用一年左右就能还清。

  不去美国考察收购苹果手机机会的罗永浩,能以如此快的速度还债,引起轰动。众人对罗永浩“赚钱能力”由衷钦佩的同时,也为直播电商行业能有如此暴利感到惊讶。

  尽管后来罗永浩在微博中澄清了4亿元偿债资金的大致构成,但从澄清说明中还是可以看出,直播电商收入无疑是其偿还债务的重要资金来源。罗永浩也铆足了劲,计划2021年前后做到日播,加快还债速度。

  直播电商是一个表面上光鲜,实则非常辛苦的行业,比拼的是带货人的影响力、带货品类和价格,单凭个人力量难以做起规模。即便强悍如罗永浩,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2020年4月1日是罗永浩首次直播带货的日子。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与罗永浩一起搭档带货的是锤子科技1号员工朱萧木。

  罗永浩第一次直播带货的宣传口号是“不赚钱,交个朋友”。之所以称“交个朋友”,原因大概有两个:一是宣传的需要;二是罗永浩所在的带货公司(MCN)以“交个朋友”作为公司的主要名称,比如成立于2020年4月的成都交个朋友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成都交友”),以及北京交个朋友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北京交友”)等。

  成都交友是由张立东、罗锐两名自然人分别出资51万元、49万元设立,但公司的执行董事和总经理均由曾任锤子科技产品总监的黄贺担任,监事由曾任锤子科技客服副总裁的乔立元担任。

  北京交友由黄贺独自出资100万元设立,其同时担任执行董事和总经理。这家公司的另一名重要成员——监事郝浠杰,是子弹短信(后更名为“聊天宝”)联合创始人,曾担任锤子科技产品高级经理。

  由此看来,即便经历了多次创业失败,但走上直播带货之路后,罗永浩依旧获得了诸多旧部和好友不离不弃的支持,既有直接搭档上阵,也有在身后的付出。正是有了这些支持,罗永浩的直播带货业务渐入佳境。在刚过去的双十一,罗永浩直播带货销售额突破1亿元,有超过800万人次观看老罗跨夜直播,最高同时在线人数12.5万。

  所谓天助自助者。罗永浩“杀入”的直播电商领域,近两年也逐步进入发展的高潮期,不仅涌现出一大批带货明星,而且深刻改变了传统的营销观念和方式,郭广昌、董明珠、梁建章等一批企业家也陆陆续续站在直播镜头前。直播电商无疑是近两年互联网行业为数不多的站在“风口上的猪”,碰到就能飞。罗永浩“行业冥灯”的自嘲似乎即将失效

  02、风口急上市

  资本市场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热门领域。

  自2016年以来,越来越多的电商平台(淘宝、京东拼多多等)、视频直播平台(抖音、快手、斗鱼等)、MCN机构、品牌厂商参与到直播电商行业。这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4家传统行业的上市公司,出于各种动机涉足直播电商领域:梦洁股份(002397)与谦寻文化的薇娅、新文化(300336)与美腕的李佳琦、星期六(002291)与遥望网络的瑜大公子、起步股份(603557)与辛选的辛巴。这4家上市公司在宣布合作后,股价都连续拉出数个涨停板。

  就合作方式来看,4家各不相同,各具特色。

  梦洁股份与薇娅采取的合作方式是委托销售。梦洁股份通过在阿里 V 任务平台下单,经过选品,由薇娅以直播的方式进行销售,梦洁股份按协议约定支付链接费以及销售佣金。截至2020年5月底,梦洁股份共与薇娅合作7次。

  新文化与李佳琦的合作不同于薇娅的带货,主要方式是新文化为李佳琦及美腕提供营销方案,目的是提高李佳琦及美腕旗下其他艺人的线下曝光度。

  与前述两家合作方式不同,星期六与遥望网络、起步股份与辛巴的合作,发生在更深的资本层面。

  星期六采取收购遥望网络88.57%股权方式,涉足直播电商领域,收购对价17.71亿元;起步股份则是由其控股股东向辛选投资和张晓双转让公司10%股权的方式开展合作,转让对价4.32亿元。辛巴持有辛选投资95%的股权,张晓双是辛选投资的联合始创人和供应链负责人。

  上市公司积极探索新的经营模式,无可厚非;为上市公司股东带来更丰厚利润回报的努力,值得鼓励。但呈现在市场面前的,却是随着合作而来的上市公司大股东减持。比如起步股份,2020年8月公告大股东减持计划,9月就披露大股东与辛选等签署转让协议。尽管后来大股东终止实施减持计划,但此时已减持1100余万股,占起步股份总股本的2.36%。梦洁股份、星期六、新文化的大股东也有类似的行为。

  看着这些“头部”主播接触资本市场所产生的巨大财富效应,不甘人后的罗永浩也开始谋划上市,尽管此时其涉足直播电商领域仅7个月时间。

  罗永浩急上市的动机非常简单——抓住行业风口机会,将直播电商业务以高估值装入上市公司,利用资本市场的财富效应,加快偿还债务,并利用此资本运作平台,为“交个朋友”的下一步发展提供融资通道。罗永浩选择的合作上市公司是尚纬股份。

  尚纬股份是一家颇具传奇色彩的公司,其前身是明星电缆。尚纬股份2003年创立时,恰逢乐山市政府招商引资,便就此落地。其创始人李广元时年28岁。经过近10年发展,尚纬股份成为西南地区最大的特种电缆生产商,并于2012年5月在上交所上市。

  但好景不长,2013年,李广元因卷入四川官场腐败窝案失联,接着退出尚纬股份管理层。2016年,李广元因涉嫌单位行贿罪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判有期徒刑11年。这一时期的尚纬股份,群龙无首,生产经营逐渐陷入困境,营业收入从2012年的11.54亿元下降至2016年的5.58亿元,企业从盈利变为亏损

  李广元案尘埃落定后,尚纬股份的股权架构随之发生变化,军心渐稳,经营也得以逐渐恢复。截至2016年底,李广元持有尚纬股份3.015亿股,占比57.98%。其后,李广元分3次向其兄李广胜转让1.56亿股。转让完成后,李广胜持有尚纬股份29.99%股权,李广元持有27.99%股份,李广胜成为尚纬股份的实际控制人。除李氏兄弟外,李广元的表姐夫、尚纬股份总经理盛业武还持有375万股,持股比例0.72%。

  随着股权调整逐渐到位,尚纬股份经营业绩呈现明显的“V字”反转,经营状况稳中有升。2017年尚纬股份实现营收9.14亿元,较2016年增长64%,其后一路走高,2018-2019年分别实现15.75亿元、20.34亿元(图1)。尚纬股份也得以在2018-2019年连续3年分红

  图1:2012-2019年尚纬股份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变化情况(亿元)

数据来源:根据尚纬股份历年年报整理

  尽管如此,李氏兄弟还是决意让渡尚纬股份控制权。笔者猜测,原因可能在于两方面。

  一是尚纬股份业务不赚钱,利润薄,经营压力非常大,尤其是资金压力大。

  2017年之后,尚纬股份经营逐渐向好。即便如此,其经营活动现金流基本为净流出,直到2019年才转净流入

  这表明尚纬股份在2019年前,维持日常运营都存在资金缺口。如果考虑投资资金需求,尚纬股份的资金缺口将会更大。即便在经营现金流较好的2019年,其整体资金仍存在缺口。对于这部分缺口,尚纬股份只能依靠借款填补,导致资产负债率攀升至47.6%(表1)。

  二是李氏兄弟高企的股份质押率。截至2020年11月12日,李广胜持有的1.56亿股中,被质押1.01亿股,占比64.6%;李广元持有的1.46亿股中,被质押1.39亿股,占比达95.8%;二者合计质押2.4亿股,占比近80%。如此高企的质押率,意味着一旦尚纬股份经营业绩恶化、股价下行,李氏兄弟将无足够的股份用于补充质押,已质押的股份将有被执行之虞。

  如此看来,在罗永浩背负沉重债务压力的同时,尚纬股份的李氏兄弟也面临相似的困境。再加上两人的公司同处四川,双方一拍即合,祭出了一套已被市场“抛弃”的收购方案。

  03、逐猎尚纬股份

  薇娅、李佳琦、辛巴等头部主播与上市公司合作时,占据合作主导地位的是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不会让渡控制权。但罗永浩不同,与尚纬股份的合作,目标直指控制权,淋漓尽致地彰显出“彪悍”风格。

  具体而言,罗永浩的合作分三步走:首先是搭建上市平台成都野望;其后由尚纬股份收购成都野望40.27%股权,并实现并表;最后应再由尚纬股份收购剩余股权。在这个过程中,罗永浩可能会伺机获得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在搭建成都野望上,罗永浩先是以各种方式引入了10名股东,并由黄贺持股25.84%,居第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李钧持股18.19%。李钧是天津花生好车信息科技公司的顾问,与小野电子烟3名联合创始人中负责渠道的李钧名称一致(另外两名联合创始人是罗永浩和彭锦州,彭锦州曾经担任华为荣耀副总裁和锤子科技总裁);第三大股东罗永秀是罗永浩的弟弟,持股17.23%。成都野望前三大股东与罗永浩的关系极为紧密。(表2)。

  除3名与罗永浩关系密切的自然人股东外,其余7家投资机构与罗永浩的关系也很深。这7家投资机构可以分成三类。

  第一类是罗永浩的朋友圈投资人。以罗永浩为核心,依据紧密程度由内向外递次波及。最核心的是深圳小野科技。

  这家公司是小野电子烟的发展平台,彭锦洲持有60.27%股权,姜梅持有29.68%股权,红塔证券、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也在其中。

  姜梅还持有成都野望另一股东天津梅薇科技50%股权,卢薇持有剩下的50%股权(现已变更为李毅持有;卢薇另持有天津甜橙智能67%股权,后转让给成都野望)。天津鱼别丢的股东洪雁、罗晶等,又通过芜湖博源投资、苏州云中信信息技术、开通融资租赁等公司与卢薇发生联系。

  第二类是员工持股平台公司。成都逸致创新、成都逸致共盈两家投资机构,笔者猜测未来可能会成为成都野望的员工持股平台公司。

  成都逸致创新现由黄贺持有90%份额、赵平持有10%份额;成都逸致共盈现由罗子雄持有80%份额、钟雨菲持有20%份额。罗子雄曾是锤子科技设计总监,因在TEDx演讲《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设计师》而突然闻名;钟雨菲有可能是小米创建初期的老员工,曾担任小米手机运营经理。这两家投资机构,未来可能会作为成都野望实施员工股权激励的平台。

  第三类是财务投资人。浅石投资是一家“星光熠熠”的投资机构,其投资人有蚂蚁科技、中金资本、陌陌科技、四川成都天府新区管委会、浅石创投(由曾任经纬创投投资董事的胡海清和曾任陌陌科技运营副总裁的郑毅创立)等。上海峰瑞创业的投资人主要有中国烟草、诺亚投资、财通证券、清科集团、七匹狼集团等。

  从成都野望的投资人构成可以看出,罗永浩在创业界依旧有着比较大的号召力。

  成都野望股东到位后,罗永浩就将散布在各处、与直播电商业务相关的4家公司全部注入成都野望,并新设3家公司。整合完成后,成都野望拥有了成都交友、成都星野未来、小野造物等7家控股或参股公司(图2)。

图2:成都野望对外投资情况

数据来源: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这7家公司分别承担了直播、供应链、广告、信息技术服务等业务,应可以形成一条完整的直播电商产业链。截至2020年9月底,成都野望资产1.64亿元,负债1.12亿元,净资产0.52亿元;2020年4-9月,累计实现营业收入3.69亿元,净利润约0.4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成都野望第一大股东黄贺控制的、同样从事直播电商业务的北京交友并未注入成都野望。这或许与成都野望的股权可能存在代持关系有关,此点稍后分析。

  屋子打扫干净之后,罗永浩开始“迎接”尚纬股份这位贵客。罗永浩与尚纬股份现阶段的合作由两部分组成。

  其一,尚纬股份以5.89亿元现金收购李钧、罗永秀所持成都野望的全部股权和深圳小野科技、浅石投资、天津梅薇科技所持成都野望的部分股权,合计收购40.27%股权,并实现控制和财务并表。在估值上,因为李、罗二人需作业绩承诺,其转让股份价值按成都野望全部股权估值15亿元计算,其他3名转让方不需业绩承诺,转让股份价值按成都野望全部股权估值12亿元计算(表3)。

  其二,李钧、浅石投资和二者的关联方龙泉浅秀互联网合伙企业(简称“龙泉浅秀”),以及罗永秀、孔剑平等,将以现金方式收购李广元所持尚纬科技科技15%股权,收购对价5.1亿元。其中,李钧出资1.7亿元收购5%、浅石投资出资0.34亿元收购1%、龙泉浅秀出资0.6亿元收购1.76%、罗永秀出资0.76亿元收购2.24%、孔剑平出资1.7亿元收购5%。

  这一步运作下来,等于是尚纬股份收购成都野望的5.89亿元资金,转了一圈,落到了李广元的手中,起到了尚纬股份掏钱,李广元套现的效果。想必李广元的债务压力能得到极大缓解。

  对罗永浩而言,通过此番运作,也能极大解决偿债问题,其在《脱口秀大会》上所讲的1年内偿还剩余2亿元债务,并非空穴来风。

  仔细分析这步交易可以发现,此时出现了两名新的交易方:孔剑平和龙泉浅秀。孔剑平在2015年投资了比特币挖矿机生产商嘉楠耘智760万元资金,并担任联席董事会主席。嘉楠耘智于2019年11月底在纳斯达克上市,目前市值4亿多美元。

  龙泉浅秀成立于2020年11月,极有可能是专门为此次交易而设立。成立时的投资人主要有李钧、黄贺、罗永秀、卢薇、浅石投资等,后来黄贺、卢薇退出。也就是说,龙泉浅秀收购尚纬股份1.76%股权的资金,也将来自李钧、罗永秀和浅石投资。

  如此一来,李钧、罗永秀和浅石投资前期通过转让成都野望股权获得的5.64亿元资金,将会拿出3.4亿元用于收购尚纬股份10%股权,净得2.24亿元。罗永浩则有可能将2.24亿元净收益用于偿还债务。与李广元5.1亿元资金需求的差距,将用孔剑平的1.7亿元来填补。

  这一步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设定。交易双方同意,尚纬股份将获得成都野望的控制权并对其财务并表。这个设定的意义在于,能为下一步尚纬股份收购成都野望剩余59.73%股权扫清障碍。

  考虑到尚纬股份现金并不充裕,其下一步收购动作大概率会采取发行股份收购的方式进行。由于不涉及到成都野望控制权的变更,黄贺、成都逸致创新等股东不必作出业绩承诺。同时,由于黄贺、李钧、罗永秀与罗永浩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罗永浩将极有可能根据成都野望的新估值,伺机获得尚纬股份的控制权;李氏兄弟则可能采取减持退出的方式予以配合。

  如果上述分析得以成立,罗永浩触电资本市场的故事可能是这样的。罗永浩急于变现偿债,李广元急于套现解押,双方因债务压力走在了一起。李广元的偿债目标是5亿元,经过协商,双方同意成都野望估值在12-15亿元之间,并据此确定了尚纬股份收购成都野望的股权比例和收购对象,其中李钧、罗永秀因与罗永浩关系密切,承担了主要的转让任务。

  尚纬股份完成现金收购后,将获得对成都野望的控制权,其前期用于支付成都野望收购对价款的大部分资金,兜转一圈后落在了李广元的手中,缓解了李广元的债务压力,而罗永浩则通过引入孔剑平这位强力外援,也缓解了自己的偿债压力,交易双方的主要问题都基本得到了解决。尚纬股份收购成都野望剩余股权,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从监管政策来看,尚纬股份现金收购成都野望40.27%股权的方案,只需在其股东大会上,由无关联方股东审议通过即可,无需获得监管部门的审批同意。直播电商的风口效应,无疑会获得绝大部分股东的同意。

  如此看来,罗永浩的交易似乎非常完美,偿还完剩余2亿元债务的目标触手可及。但事情真的会这么简单么?

  04、四大疑点

  初步分析,罗永浩的交易存在四大疑点:尚纬股份如何支付5.89亿元收购资金、成都野望是否存在股权代持、成都野望估值是否合理,以及成都野望盈利的持续性和稳定性如何?

  尽管交易方案不需要审批,尽管可以完全自主交易,尽管现在的监管环境宽松,罗永浩还是需要向市场解释清楚这些疑虑。

  首先看尚纬股份的资金实力。前文已经分析过,尚纬股份刚走出经营低谷,盈利能力,尤其是现金流创造能力都还比较弱。截至2019年底,尚纬股份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仅0.53亿元,尚不及5.89亿元交易价款的10%;截至2020年9月底,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也只有1.91亿元。考虑到自身发展资金、偿债资金需求,尚纬股份到底能拿出多少自有资金用于收购?

  尚纬股份若采取银行融资等借款筹集资金,恐对其资产负债率产生影响,并且尚纬股份还要考虑收购完成后,如何偿还借款利息。截至2020年9月底,尚纬股份资产32.31亿元,负债16.77亿元,资产负债率51.9%,较2019年底的47.6%又有上升。而且从债务结构来看,尚纬股份以流动性短期债务为主,短期借款余额7.24亿元,应付票据3.22亿元,二者合计超过10亿元,尚纬股份的债务接续压力已经很大。

  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尚纬股份收购成都野望更像是把罗永浩、李广元的债务背负了过来。尚纬股份管理层将如何妥善解决收购资金问题,维护公司其他股东利益?无疑值得关注。

  其次是股权代持疑云。

  股权代持是笼罩在罗永浩关联公司头顶的一朵阴云,表现最为突出的是成都交友和成都野望两家公司。

  成都交友的股东是两名自然人,这两名自然人并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公司的关键岗位由黄贺和乔立元担任。这与北京交友的情况截然不同。北京交友由黄贺设立,黄贺本人在公司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这两家关联度非常高的公司,在公司治理上为何呈现出如此明显的差异?是不是因为存在股东代持股权的原因?

  如果说成都交友是否存在股权代持只是疑问,成都野望的股权代持关系则是清晰的。

  成都野望于2020年4月成立,当时共有6名股东,其中黄贺出资128万元,持股64%;其余5名股东是深圳小野科技、成都逸致创新、成都逸致共盈、天津梅薇科技、上海峰瑞创业,分别持股15%、10%、5%、5%、1%。

  自此之后至重组上市前夕,成都野望共发生了3次股权调整。首先是2020年7月,浅石投资以增资方式认缴8.95万元注册资本,持股4.29%;第二次是2020年9月,天津梅薇科技转让1.43%股权给天津鱼别丢科技;第三次黄贺将其代持的股权还原,其中向李钧还原18.19%、向罗永秀还原17.23%。

  从成都野望股权的变更过程可以清晰看出,黄贺代李钧、罗永秀持有了部分股权。但值得琢磨的是,两人为什么不能在设立成都野望时,就成为显名股东?难道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么?会不会还存在一种可能性,两人现在持有的股份,实际是代罗永浩持有?

  除此二人外,黄贺也有可能代罗永浩持有成都野望股权,主要是因为黄贺在还原股权后,仍是成都野望的第一大股东,在未来还有可能成为尚纬股份的大股东。但黄贺并未将其控制的、同样从事直播电商业务的北京交友纳入重组范围,由此可能会与尚纬股份形成关联交易,或者是同业竞争,这将会成为整个资产重组的一道“硬伤”。

  罗永浩委托他人持股的可能性不能轻易排除,主要是因为罗永浩欠债太多,已被法院列入“老赖”名单。为防止名下财产被法院冻结执行,罗永浩很有可能委托与其关系密切的人士,如黄贺、李钧、罗永秀等,代其持有相关公司的股权。由此形成无论是在成都交友、成都野望,还是在其他利益相关的公司,如龙泉浅秀等,都找不到罗永浩持股的痕迹。

  再谈谈成都野望的估值是否合理。

  成都野望的交易价格现在有两个:15亿元和12亿元。15亿元对应的是需要作出业绩承诺的股东,12亿元对应的是无需业绩承诺的股东。二者存在差异的原因是,作出业绩承诺的股东需要承担业绩补偿风险,需要给予一定的收购溢价,二者只是在定价上有所区别。因此,成都野望的估值应是12亿元。那么,12亿元的估值是否合理呢?

  由于罗永浩介入直播电商行业时间很短,仅7个月时间,经营历史数据不足,导致很难用正常的估值方法对其进行估值。即便强用,得出的结果也不准确。目前只能参照类似的案例,进行简要的对比分析。

  目前上市公司收购直播电商业务,仅有的参考案例是已经完成的星期六收购遥望网络88.57%股权。星期六对遥望网络的估值情况,可做参考。

  遥望网络成立于2010年,2015年在新三板挂牌,2017年3月终止挂牌。在此期间以及终止挂牌后,遥望网络经历了多次股权转让和增资,每次股权变动都有相应的估值基础。截至2018年10月底,星期六启动收购遥望网络时,遥望网络资产7.63亿元,负债1.15亿元,资产负债率仅为15.07%;实现营业收入6.56亿元,归母净利润1.49亿元,均比2017年有所增长(表4)。

  星期六对遥望网络全部股权的估值是20.38亿元,最终定价20亿元。按此计算,遥望网络估值的PE倍数约13.68倍。按照同样的方式计算,成都野望估值的PE倍数约30倍。

  如果以重组时承诺利润计算,遥望网络承诺的2018年归母净利润是2.1亿元,对应9.7倍PE;成都野望承诺的2020年归母净利润0.6亿元,对应20倍PE。尚纬股份对成都野望的估值PE倍数均高于遥望网络。

  但根据当时评估机构的意见,遥望网络的估值水平要低于当时相关上市公司收购互联网营销行业企业的估值水平,也低于可比上市公司的市盈率水平。

  也就是说,在与类似交易估值PE倍数、可比上市公司市盈率进行比较时,尚纬股份对成都野望的估值PE倍数是处于较高水平的。这一估值结果是否合理,相信市场自有判断。

  最后再分析成都野望盈利的持续性和稳定性。

  成都野望给出的业绩承诺是,2020-2023年,每年实现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0.6亿元、1.13亿元、1.5亿元、2亿元,4年赚5.23亿,增长3.33倍。相比之下,遥望网络给出的业绩承诺显得保守。

  遥望网络承诺,2018-2020年分别实现1.6亿元、2.1亿元、2.6亿元归母净利润。3年时间只增长62.5%。2018-2019年,遥望网络实际实现归母净利润1.68亿元、2.16亿元,以踩线方式完成承诺,过程并不轻松。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分析报告,直播电商行业在经过前几年的飞速发展后,增长率将会有所下降(图3)。

  图3:2017-2020年直播电商行业市场规模(亿元)

  这些变化似乎意味着,直播电商行业已不再是一个飞速增长的行业。2020年双十一期间,当红脱口秀演员李雪琴直播带货,围观311万人,但只有11万是真实观众,其他观众人数都是机器刷量虚增的。根据公开信息,花10 块钱就可以买到1万的机刷人气。311万流量,只需约3000块。行业虚火已旺,颓势已现。加之在行业头部效应日益显著的今天,罗永浩能后来居上、赢得超过行业平均水平的收益吗?

  成都野望目前仅与罗永浩建立了正式的合作关系,旗下带货艺人奇缺。尽管从2020年10月开始,成都野望陆续与戚薇、李诞、吉克隽逸、胡海泉、钱枫等建立合作关系,但这种关系稳定性如何,尚待时间检验。

  罗永浩也在谋求成都野望业务转型,力图打造一个直播电商行业新模式,即不以培养带货主播为主,而是向外输出强大和标准化的供应链服务、直播运营服务和营销服务,深耕流量平台,打造达人矩阵。黄贺将这种业务模式表述为“(明星和其他主播)完全可以拎包入驻”成都野望。这种模式盈利能力如何,也需要时间检验。

  总的看来,时与势,都将对成都野望盈利的持续性和稳定性造成相当冲击。

  05、野望与希望

  为加快企业去杠杆和支持发展高端制造产业,我国将资本市场的功能和定位置于前所未有的高度,在上市、再融资、资产重组等方面陆续出台了一系列鼓励性政策,监管基调和氛围较前几年宽松许多。许多以前不可能证券化的公司或项目,都能出现在资本市场的舞台。但这并不意味着现在仅凭一个故事、一个题材就能进入资本市场,更不会允许以前种种“丑陋”的财技沉渣泛起。

  对尚纬股份来说,在自身资金实力不强的情况下,举债加杠杆,将控股股东的债务压力转移到自身,这种行为不仅与当前去杠杆的主基调背道而驰,而且还会导致公司陷入治理困境。尚纬股份的管理层是否就举债的后果进行过充分的分析、判断;是否就拟购买的资产价值及未来现金流做过充分的研究、论证;是否就收购失败对公司价值的影响及预案做过充分的思考、推敲?难道仅因为现金收购不需审批,就可以实施一起极可能伤害公司价值和其他股东利益的收购?

  就成都野望而言,仅成立7个月就能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并且依靠远超行业发展速度的业绩承诺赋予高估值,“勇气”可嘉。有意思的是,既然未来业绩可期,为何不申请科创板或者创业板上市呢?成都野望的诸位股东有没有仔细想过,其业绩承诺的含金量究竟有多少?你们实现了野望,尚纬股份其他股东获取投资回报的希望会不会落空?

(文章来源:新财富)

(责任编辑:DF524)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已有27人评论, 共8716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焦点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含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