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获受理不足两月遇抽查 湖州银行IPO一波三折

2020年03月17日 05:42
来源: 时代周报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原标题:获受理不足两月遇抽查 湖州银行IPO一波三折

摘要
【获受理不足两月遇抽查 湖州银行IPO一波三折】“现在检查的问题包括如关联方和关联交易披露不完整,与关联方无业务背景资金往来,内控缺陷,持续经营能力等,很多企业怕现场检查,要么主动选择撤回材料,要么就接受全面检查”。3月16日,浙江头部券商一位投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时代周报)

  “现在检查的问题包括如关联方和关联交易披露不完整,与关联方无业务背景资金往来,内控缺陷,持续经营能力等,很多企业怕现场检查,要么主动选择撤回材料,要么就接受全面检查”。3月16日,浙江头部券商一位投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继IPO审核恢复正常后,3月13日,证监会公布了2020年首次IPO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企业名单。中国证券业协会组织完成了对申请在主板、中小板、创业板上市的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的抽签工作,此次抽签工作距离上次的抽签工作已过去8个月。

  上述投行人士表示,这是2020年公布的第一批企业抽查名单,后续应该还会陆续公布,按照以往的数据,被抽查的企业IPO被否可能性更大。

  此次参与抽签的IPO申报企业共73家,其中被抽到企业为湖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湖州银行”)、湖南华联瓷业股份有限公司、江苏新视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江苏益客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所涉及的保荐机构分别是中金、海通、华泰联合和中信四家一线机构。

  值得关注的是,湖州银行是此次被抽查的唯一金融企业。

  一个不容忽视的背景是,在监管鼓励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优化股权结构背景下,近年来一批扎根区域的中小银行密集上市融资。

  然而,中小银行由于规模小,起点不高,本身存在业务和风险管理上的弱点,且管理上多少也有问题,一直成为上市的拦路虎。

  2019年以来,包商银行、锦州银行等部分城商行风险事件,引发中小银行信用分层,影响迄今未消除。

  中小银行在严监管、去杠杆、稳增长之间如何把握微妙的平衡,正在考验整个行业,就湖州银行而言,此前其因虚增存贷而被监管部门处罚。

  3月16日,时代周报记者就相关问题给湖州银行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依据证监会2014年印发的《关于组织对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进行抽查的通知》,抽查完成后,如发现存在一般性问题的,将通过约谈提醒、下发反馈意见函等方式督促其在后续工作中予以改进。情节较重的,将由中国证监会相关职能部门依法采取监管谈话、警示函等行政监管措施。经过抽查发现明确的违法违规线索的,将移送稽查部门进一步查实查证,涉及犯罪的,将移交司法机关严肃处理。

  贷款集中度高存忧

  证监会官网显示,截至目前,除湖州银行外,还有厦门银行、厦门农商行、江苏海安农商行、上海农商行、浙江绍兴瑞丰银行、兰州银行、江苏大丰农商行、重庆银行、江苏昆山农商行、安徽马鞍山农商行、东莞银行、广州农商行、广东南海农商行、广东顺德农商行、齐鲁银行等15家银行在排队候场A股IPO当中。

  资料显示,湖州银行建立于1998年6月,注册资本为10.13亿元,法定代表人是吴继平。公开资料显示,吴继平曾任浙江安吉县委书记、湖州市南浔区委副书记等职。

  目前,浙江省内共有13家城商行,其中宁波银行杭州银行分别在2007年、2016年登陆A股,这也是该省内资产规模排名前二的两家城商行。

  当前,还有温州银行也处于浙江证监局辅导备案名单中,服务券商同为中金公司,其资产规模约2000亿元。

  在浙江省内资产总额千亿元以内的城商行共4家,相比金华银行、宁波通商银行、宁波东海银行,湖州银行资产总额520亿元,属于浙江省内最小的城商行。

  早在2018年,湖州银行就已经开始筹备上市,向浙江证监局报送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辅导计划及实施方案材料,并接受中金公司的上市辅导。

  从财务指标看,过去4年,湖州银行存贷规模保持快速增长及低水平不良贷款率,截至2019年9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仅为 0.58%。

10BG.jpg

  不过,与众多地方银行一样,湖州银行在优良的资产质量和经营业绩表现背后也暗藏隐忧。

  招股书显示,湖州银行的营收较依赖利息净收入,如2016―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利息净收入占营业收入分别为98.71%、103.66%、103.37%、99.01%,远高于国内四大行80%的一般水平。

  在各项业务中,湖州银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连续三年亏损,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湖州银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分别为-0.71亿元、-1.00亿元、-0.98亿元。

  贷款太过集中,是许多城商行的短板,湖州银行也不例外,其当前存贷业务规模八成以上都来自湖州地区。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末,该行湖州地区分支机构发放贷款规模278.37亿元、占该行贷款总额比例的82.57%;湖州地区分支机构吸收存款规模451.79亿元,占该行存款总额比例的89.80%。

  截至2019年9月30日,该行投向前五大行业的贷款占全部公司贷款的88.67%,前五大行业为制造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批发和零售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和建筑业,其占比分别为43.44%、14.65%、11.81%、11.60%和7.18%。

  招股书提及,如果上述地区经济出现衰退或信用环境和经济结构出现明显恶化,可能会对公司的资产质量、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产生不利影响。

  折价转让股权

  在冲刺IPO前夕,湖州银行经历了频繁的股权变动。

  2019年6月5日,湖州上市公司美都能源(600175.SH)发布公告称,拟将持有的湖州银行1.14亿股股权全部转让给湖州市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德清联创科技新城建设有限公司、湖州东信物流服务有限公司、湖州新宇丝织有限公司、浙江中新毛纺织有限公司等5家企业,分别受让4550万股、4550万股、800万股、800万股、700万股,每股价格3.5元,交易金额合计3.99亿元。

  蹊跷的是,美都能源出售湖州银行12.5%的股权将产生转让损益约-2850万元,产生所得税费用约6300万元。

  参股标的有望IPO之际却亏损转让股权,让人疑窦丛生。

  3月15日,一位接近美都能源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美都能源当时确实遇到了较大困难,股权折价转让说明其股东为了尽快变现资产,但也不排除存在利益输送的可能。”

  在美都能源退出几乎同时,浙江国资背景的物产中大(600704.SH)则进一步扩大话语权。

  是年6月,湖州银行发布定增预案,该行拟定向增发1.01亿股,预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78亿元,浙江省属国企物产中大(600704.SH)以现金认购本次定向发行的股份。

  此后,物产中大占有湖州银行增资扩股后总股本的10%,取代美都能源成为湖州银行第二大股东。同时湖州银行前4大股东均变为国资。

  前述人士称,监管部门此次对湖州银行的检查或许会问到美都能源的股权变更,“目前关联交易占比过高容易被否,类似交易安排或许会影响利润的‘真实性’,而关联交易价格的公允性其实非常难以判断”。

  而在美都能源转让前,另一家民企持有的湖州银行股份被司法拍卖引发市场关注:2018年7月,鼎立控股所持4950万股湖州银行股权在淘宝司法拍卖官网被挂牌拍卖。上述股权被分为4500万股和450万股两份,分别以起拍价1.54亿元和1543万元成交。

  鼎立集团总部位于浙江金华东阳市,2010年,该公司参股湖州银行成为该行的第六大股东,鼎立集团还拥有一家上市公司*ST鹏起(600614.SH)。

  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工商资料获悉,拍卖获得鼎立集团持有的湖州银行股权的接盘者分别为湖州国鑫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和上海茗雪贸易有限公司。截至发稿,时代周报记者未能联系到上述两家企业予以置评。

  此外,招股书还显示,湖州银行的关联方贷款近年来持续上升,从2016―2019年三季度末,关联方贷款分别为2830万元、4245万元、2.09亿元、3.74亿元,显示2018年以来增加迅猛。

  违规操作多次被罚

  尽管国资是湖州银行的大股东,但湖州银行部分股东股权出质比例较高,显示其部分股东资金面状况不佳。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湖州银行股东质押股份达1.61亿股,占总股本的15.94%。此前的2018年末,股东质押股份占总股本的28.66%。

  从主要股东股权出资情况看,前十大股东股权出资较为集中,且多为民企。如第四大股东浙江诚信投资有限公司和第九大股东华盛达集团所持股均全比例质押,上述2家股东所持股占总股本分别为4.88 %和3.85 %。

  3月16日,北京乾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军文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说:“主要股东股权质押率占其所持股权总量比较高,一旦资金流出现问题可能导致被第三方接盘的风险,这对上市银行股东结构、管理层及运营情况都可能会产生一定影响,这是监管比较关注的一点。”

  此外,湖州银行拨备覆盖率极高,招股书显示去年三季度末已达到660%。

  拨备覆盖率是银行计提的贷款损失准备金与不良贷款之比。去年9月26日,财政部发布关于《金融企业财务规则(征求意见稿)》指出,以银行业金融机构为例,监管部门要求的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150%,对于超过监管要求2倍以上,应视为存在隐藏利润的倾向,要对超额计提部分还原成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

  这意味着,湖州银行拨备覆盖率已超过监管标准4倍,而超高的拨备覆盖率,意味着在未来一段时间即便不良再次高发,但可以通过拨备反哺利润,降低利润消耗。

  对于湖州银行,其上市之路并不平坦。招股书显示,从2016年1月到2019年9月30日报告期内,湖州银行因违反监管规定而被国内监管部门处罚共有13次,罚款金额合计超340万元。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DF522)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3219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焦点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含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