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消费税影响内需 日本经济下滑6.3%

2020年02月18日 05:32
来源: 北京商报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摘要
【消费税影响内需 日本经济下滑6.3%】该来的总会来,日本还是逃不过消费税的魔咒。纵使日本政府早就打了预防针,称消费税上调不会对国民经济产生影响,但四季度的数据还是逃不过市场的法眼。萎缩6.3%,也成了2014年三季度以来最大的同比跌幅。内需无力,出口难振,奥运效应的加成也抵不过全球大环境的低迷,这是安倍政府当前面临的窘境,技术性衰退的危险日渐逼近。(北京商报)

  该来的总会来,日本还是逃不过消费税的魔咒。纵使日本政府早就打了预防针,称消费税上调不会对国民经济产生影响,但四季度的数据还是逃不过市场的法眼。萎缩6.3%,也成了2014年三季度以来最大的同比跌幅。内需无力,出口难振,奥运效应的加成也抵不过全球大环境的低迷,这是安倍政府当前面临的窘境,技术性衰退的危险日渐逼近。

  意外的表现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2019年四季度日本的经济表现还是有些出人意料。2月17日,日本内阁府公布了初步的经济数据,该数据显示,去年四季度,日本经济折合成年率下降了6.3%,降幅远远大于预期,此前经济学家们预计会萎缩3.7%,这不仅是日本2014年三季度以来的最大跌幅,也是一年多以来GDP首次出现下跌的情况。

  环比来看,数据也不太乐观。去年三季度,日本的GDP增速被修正为增长0.5%。这意味着四季度GDP环比萎缩了1.6%,几乎是此前市场预期(萎缩0.9%)的两倍。内需是主因。从具体的数据来看,内需下跌了2.1%。内需之中,国民消费下滑最为明显,时隔5个季度出现缩水,跌幅达到2.9%;另外,由于全球贸易环境的低迷,企业资本开支方面也不乐观,时隔3个季度下跌,跌幅达3.7%;除此之外,日本四季度出口也下跌了0.1%。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刘军红分析称,从各个指标来看,这次外需方面影响不是很大,主要还是内需,对于投资和消费的影响比较明显。实际上,与2014年相比,那次消费税率上调是从5%上涨至8%,这次是从8%提至10%,国内市场反应基本相同,但下滑幅度没有上次大,上次GDP的降幅是在7.5%,这次是6.3%。

  “罪魁祸首”不言而喻,10月上调消费税和超级台风令经济活动显著承压,导致消费支出、企业投资和生产供应链降温。2019年10月1日,日本正式将消费税上调8%-10%,是自2014年将消费税税率从5%升至8%后,时隔五年再次提高税率。此外,10月,台风“海贝思”肆虐日本大片地区,也在一定程度上使得经济受到冲击。

  消费税“威力”

  消费税的威力早有征兆。去年12月6日,日本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作为上调消费税后的第一个月,10月,日本家庭消费同比大幅下降5.1%,超过2014年上调消费税后的消费降幅,彼时加税后的首月,日本家庭消费同比降幅为4.6%,而在加税后的首个季度,日本经济断崖式下滑,大跌接近8%,之后日本消费支出连续13个月下降。

  “在提高消费税的时候,日本官方之前的宣传是影响不会很大,但实际上忽视了一个问题,是对富人的影响不大,对低收入人群的影响很大。”刘军红表示,整体来看,日本经济增长一直处在较低的水平,而股市的上涨较明显,这反映出来的是政策向大资本方向倾斜,导致社会收入不均,两极分化明显。低收入人群的实质工资处于负增长状态,导致消费支出延续负增长。

  在10%的高税率之下,消费意愿的降低是必然。今年早些时候,日本四大百货店发布的2019年12月现有店铺销售额显示,数据比上年同期均有所下降,旗下拥有大丸和松阪屋的日本J.Frontretailing公司与三越伊势丹集团(HD)的销售额均下降5.9%,高岛屋下降5%,崇光西武百货则下降4.5%。日本四大百货店连续3个月出现负增长。

  为了尽可能降低消费税上调带来的影响,日本政府不是没有想过办法。去年12月,日本内阁正式通过一项总额为26万亿日元的经济刺激计划,这是自2016年8月以来日本政府第二次推出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根据日本政府的预计,这些财政措施将推动日本实际增长约1.4个百分点。“我们制定了一系列强有力的政策措施,通过合并本财政年度的额外预算和下一个财政年度的特别措施,以防范经济下行风险。”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表示。

  刘军红进一步分析称,虽然日本政府一方面增加了数万亿日元的预算,一方面还采取了一些补税措施,但都不足以弥补对低收入人群的影响。减税的政策主要是针对企业以及投资收益等,法人税方面也下调了不少,而免税的措施没有落实到中低收入人群中。此外,虽然股市上涨,但低收入人群不会炒股。而日本又不像美国有消费信贷的传统,消费更多是靠可支配收入。所以总体来看,低收入人群面临着一个非常困难的局面,实质工资没有增加,同时消费税率却增加了。

  至于金融政策,刘军红分析称,这归根结底是无法创造需求的。并且现在日本的政府债务很高,财政收入这一块,安倍上台以来,税收达到了记录高位,但仍不足以抵消开支,一方面是政府开支高企,另一方面社保开支也很高,所以真正能用于公共建设的部分不太多,“现在财政和金融政策基本上到头了,副作用开始显现”。

  多因素施压

  前一轮消费税的后遗症还在持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近又催促日本将下一轮上调提上日程,原因是日本公共债务与GDP的比率在2019年达到237.5%。2月10日,IMF发布了关于日本经济的年度评估报告,其中指出,为应对老龄化带来的社会保障费增加,“有必要分阶段上调消费税率”。报告建议到2030年上调至15%、到2050年上调至20%,并分析称对富裕人群的增税将成为“调整差距和重要的税收增量”。

  顽疾之外,最近的新冠肺炎疫情也让日本政府焦头烂额。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称,新冠肺炎疫情是经济的最大不确定性因素。17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宣布,停泊在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邮轮新增99名新冠肺炎病例,这意味着“钻石公主”号累计确诊454名新冠肺炎病例,日本确诊感染人数总计达到525人。“日本经济很有可能陷入衰退”,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Yoshiki Shinke警告称,如果疫情延长,供应链将受到影响。

  “总体上来看,内外环境都不是很好,如果今年受到一些影响的话,日本还是比较危险的。”刘军红坦言,日本个人消费占60%左右,这一块上不去,影响会很明显;企业投资方面,又因为劳动力人口减少,会尽可能减少在国内的投资;住宅投资方面,在人口减少的背景之下,也会表现得比较弱;工业生产方面,可能会延续负增长;而由于大环境的影响,出口方面也会受到明显影响。

  至于日本政府一直强调的奥运效应,刘军红认为,一般会在前一年表现得比较好,比如说场馆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对需求的拉动,但到当年可能会进入到一个负面效应的阶段。2019年,日本的GDP增速是0.7%,比较低,2020年可能是负增长。要想改善这个局面,可能还是从海外出口和投资方面发力。

(文章来源:北京商报)

(责任编辑:DF522)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1347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焦点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含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