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43斤女大学生重病去世 被捐款100万只收到2万?钱究竟用在了哪里?真相又是什么?

2020年01月15日 20:58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导读:13日,曾受社会关注的贵州43斤女大学生吴花燕因病去世,年仅24岁。

  吴花燕去世后,有媒体曝出9958平台为吴花燕进行的募捐,在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多募集了40万元,总额达到了百万,且只转给吴花燕2万元用于治疗,同时收取6%作为执行成本,引发社会关注。

  吴花燕离开了,而慈善众筹的乱象还在。

  24岁、1米35、体重43斤、父母双亡、省吃俭用给精神病弟弟治病、自己也身患重病。。。。。。在获得全国爱心关注的两个多月后,热心网友的百万捐款没能挽留住贵州女大学生吴花燕的生命。

  生前,她表示:2020年春节,想添几件家具,和弟弟一起过个好年。

  随着吴花燕的去世,对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旗下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为吴花燕“募款百万仅拨2万”的质疑和对其主管王昱的举报随之而来。

  如今,一连串的问号都在等待答案:

  上百万的爱心捐款募款平台为何仅拨2万?

  剩下的98万善款如何处置?

  “9958”拨款是否存在猫腻?囤积捐款理财

  筹款过程中是否存在违规甚至违法的地方?

  吴花燕虽然走了,但很多事情仍然需要理清。

  四问43斤女孩去世事件

  募款百万为何仅拨2万?

  如果不是这场突如其来的去世,热心网友都以为吴花燕在众筹之后会拿到善款,治好了病、逐渐恢复健康。。。。。。但现实却是捐赠人给这个姑娘续命的百万善款,一直到她死,几乎都没用上。

  所有人都在问,为何仅拨款两万?钱到底去哪儿了?

  面对网友的质疑,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对相关质疑高度重视,已迅速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核实。

  经查,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在水滴公益平台和微公益平台共为吴花燕筹款1004977.28元,2019年11月4日,9958救助中心转款2万元至医院,用于吴花燕的治疗。而后,结合当地政府启动救助机制的现实情况,吴花燕及家属同时提出捐款使用意向需求,余下款项希望预留至手术和康复治疗再使用,因此余下善款未能拨付至医院。

  官方回复亲口证实了“筹款百万拨款两万”的事实,承认其所有医疗费用由贵州地方政府负责,同时解释未拨款因“乡政府和家人提出要求留到手术和后期再使用”。

  对此,贵州松桃县沙坝河乡梁副乡长表示,政府只是提供救助,并未干预筹款及善款使用。在地方政府回应后,中华儿慈会的官方声明删掉了乡政府相关部分。

  从2019年10月底到2020年1月,“9958”一直没有公布捐款的具体使用情况,直到舆论场铺天盖地的质疑出现,才更新了一条情况说明。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媒体报道了吴花燕去世的消息和网友的质疑,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清楚捐款的具体去向。

  98万剩余善款如何处理?

  吴花燕已经去世,未能用在她身上的98万剩余善款目前在何处?又该如何处置?

  对此,有网友致电“9958”询问捐款去向,其客服电话回复称,目前筹款还在机构为吴花燕开通的账户下,由机构暂管,后期会与吴花燕家属进行沟通,或用于吴花燕弟弟治疗。后续筹款的使用情况会向社会各界公开说明。

  “我们不一定会把所有的钱给她弟弟,考虑到她的弟弟一个人,我们可能也会和家属商量(资助弟弟)。”“现在有部分捐赠人有意愿想把她剩余的钱,拨给其她更有需要的、生病的孩子,我们正在和她的家属对接。”上述工作人员表示。

  同时,也有捐赠人表示,愿意将这些钱转捐给有必要的孩子,但“9958”回应称,“我们此刻不能做出转捐,是由于还没有和吴花燕家眷确定下来。”

  对于机构暂管善款是否合法的质疑,《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慈善项目终止后捐赠财产有剩余的,慈善组织应当将剩余财产用于目的相同或者相近的其他慈善项目,并向社会公开。

  平台虚构了哪些事实?

  对于百万捐款,吴花燕曾特地写声明感谢好心人,要求停止筹款,媒体的报道更是曾让她彻夜难眠。

  “每月只有300元低保、早餐不吃、中餐晚餐吃馒头,或者糟辣椒拌饭持续5年、几乎每天花2元”,以及9958紧急救助中心在筹款平台上发布的“吴花燕4岁后父母相继去世,2017年奶奶去世”的报道,让她彻夜难眠。这些描述,并非完全准确和真实,也未经吴花燕核实。她觉得对不起高中时帮助她的班主任和同学,对不起贵州盛华职业学院帮助她的校长、老师以及长期帮助她的乡亲。

  吴花燕真的从来没有得到过人间的温暖吗?

  根据封面新闻的调查了解,她所就读的贵州盛华职业学院不仅免除了她的学费,并且每年资助她奖助学金7000元。学院有位老师,还另外每月资助她500元。

  贵州铜仁民政局曾表示,据查,从农村低保制度实施以来,吴花燕所在的松桃县民政局为吴花燕姐弟长期发放低保金,并两次发放临时救助金。鉴于其姐弟生活困难现状,民政部门紧急启动急难救助程序,解决2万元急难救助金。

  而耸人听闻的筹款新闻,把吴花燕周围付出爱心的人们全部抹杀,新闻发布和筹款行为本身,根本就没有得到吴花燕本人和她弟弟的同意。

  “9958”拨款是否有猫腻?

  “9958”,全称为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据其官方微博介绍称,其为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9958儿童紧急救助项目。

  天眼查资料显示,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成立于2009年9月,为全国性公募基金会,原始基金2000万,理事长为王林,业务主管单位是民政部。

  该基金会救助的对象主要是社会上无人监管抚养的孤儿(包括艾滋病致孤儿童)、流浪儿童、辍学学生、问题少年和其他有特殊困难的少年儿童。其微公益募捐页面披露的信息显示,负责吴花燕募捐工作的为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西南执行团队。天眼查数据显示,

  作为民政部首批确认的16家慈善组织之一,中华儿慈会下属的“9958”公益平台近年负面新闻频传。

  据公益人郑鹤红举报表示:

  “43斤女大学生吴花燕被9958主管王昱当做敛财工具,不告知患者真实情况,超额募捐并且不及时拨款,拖死患者达到囤积捐款的目的……他们会选择这种临近不治、危重而且家庭条件差的,这是他们一贯的操作手法……我们是一个举报小组,从2018年6月份开始,发现9958很多违规行为,从上万个个案中发现了一二十个违法比较严重的,已经递交到民政部了。”

  作家陈岚连发数篇微博,质疑“9958”三大猫腻,质疑“9958”利用善款做理财,称这就是为何拨款缓慢的根本原因。

  而天眼查数据显示,作为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下的重要项目,9958项目五年累积收入比支出多1.7亿元。

  目前,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有多个项目信息,2018年,该基金会共开展了134项公益慈善项目,项目总支出约4.5亿元人民币

  其中,“9958 儿童紧急救助中心”是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的自主品牌项目。2018年度,该项目年度支出约1.85亿元,占全部项目的40%,该项目年度收入则约1.67亿元。

  据中华儿慈会2018年年度工作报告,2018年捐赠收入总额为5.22亿元。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华儿慈会的货币资金为466万元,短期投资为4.09亿元。

  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作家陈岚还揭露,“9958”在救助对象因病去世后,没有及时关闭捐助通道,很多已经去世的孩子,至今还能对他们进行捐款。

你所不知道的

  吴花燕最后的日子

  14日凌晨,贵州盛华职业学院官微发文称,2020年1月13日17:50,该校2017级财务管理专业学生吴花燕因病于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校方表示,吴花燕是一个积极乐观、懂得感恩的女孩,在得到众多陌生人的关心与帮助后,她曾经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希望能够捐赠自己的遗体和器官,目前相关部门也按照花燕同学的意愿开展工作。

  这让不少人感到震惊和心疼。

  就在2个多月前,一篇《大三女学生患病体重只剩43斤,贫困家庭面对20多万医疗费只能求助》的新闻稿件引发了全社会的关注,吴花燕的故事开始被更多有爱心的人关注和知晓。

  曾经,她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令人担忧——身高只有1.35米,体重43斤,父母双亡,省吃俭用给弟弟治病,自己也身患重病。

  据北京青年报此前报道,吴花燕的弟弟吴江龙表示,姐姐最重的时候体重仅有50多斤。2019年10月,吴花燕在医院检查时发现患有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等多种疾病,体重仅剩43斤。

  即便生活已经如此艰难,吴花燕感恩同学、老师对她的帮助,在校期间经常参加学校支教活动,希望将温暖传递给贫困山区的孩子们。

  去年,吴花燕曾说,“我现在就希望自己快点好起来,可以参加明年6月份学校的专科升本科考试和9月份的会计证考试。我的梦想是当一名审计员,希望能用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那样多好多幸福啊!”

  2019年9月,同学去看望她时,发现她的病情太严重了,不顾阻挠坚持背她去医院,终于在医生的确诊下,吴花燕的三个心脏瓣膜都有严重问题,必须尽早治疗,手术费用需 20 万。

  因为担心医疗负担,吴花燕好几次都放弃希望,和弟弟说“ 回家吧,不治了 ” 。

  贵州盛华职业学院会计学院教师侯志雄最后一次见到吴花燕是2020年1月3日,当晚,他下班后从学校赶到约100公里外的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看得出她有些浮肿,人的精神状态还算好。”吴花燕告诉侯老师,有两个以前的同学考完研后来医院看了自己,她很高兴。

  侯志雄是吴花燕大二下学期的班主任,从吴花燕2019年10月12日住院到2020年1月3日之间,他记不清有多少次往返于学校和医院之间,“开始我一周去看两次,同学们轮流照顾。”2019年11月14日,花燕的伯母接手照顾她以后,侯志雄去医院的频率就没那么多了,遇到医疗会诊的问题和心理上的起伏,吴花燕会跟侯老师通电话。

  2019年10月12日开始住院时,学校刚刚帮助花燕在学校附近的科技公司找到了一份实习工作,因为有四级肢体残疾,能拥有这份实习工作对花燕来说并不容易,她很珍惜。吴花燕是感到呼吸困难选择到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治疗的,她选择这家医院的理由也很简单,高中同学在这家医院实习,方便有个照应。

  诊断结果是吴花燕患有心源性水肿和肾源性水肿,心脏瓣膜也有损伤,病情严重,这让吴花燕没法离开病床继续实习,她曾经告诉侯老师自己的学业梦想是考过英语四六级,再拿到初级会计证,将来想找一份审计的工作,能赚钱养活自己自又能主持社会正义。

  病痛面前,吴花燕需要面对的“坎”除了怎么寻找最优的治疗方案,就是钱。

  从大一入学到住院,学校为吴花燕提供的各项帮助约有31740元可以用于日常开支,住院后,学校为她发放了政府资助资金5650元和学校助学金7500元。此时,吴花燕稳定的经济来源还有一份长期低保,每月730元。

  治疗的花费可能超过20万元,资助补贴和低保满足不了治病的需求,老师、同学和病友们都想到通过网络寻找爱心人士的帮助。经过媒体报道,很多人心疼这个比同龄人明显瘦小很多的姑娘。

  有爱心人士帮助吴花燕做过一个统计:

  截至2019年10月30日。网络众筹平台收到了超过80万元善款,

  爱心人士给花燕微信转账合计7万多元,

  弟弟的支付宝收到了直接转账捐款155855元,

  学校和师生捐助了超过两万元现金,

  老家的乡政府组织干部职工和村民亲友捐了38000多元,

  县民政局送来了两万元紧急救助,

  老家乡里的微信公众号也收到了3643元爱心款。

  1月14日晚,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通过微博发布声明,称该会9958救助中心为花燕在公募平台开通的筹款项目已经筹款1004977.28元,2019年11月4日,9958救助中心转款2万元至医院,用于花燕的治疗,余下款项希望预留至手术和康复治疗再使用,因此余下善款未能拨付至医院。

  2020年1月13日,9958救助中心得到吴花燕突然因病去世的消息。声明表示,将尽快与吴花燕家属进行沟通,了解意愿,后续善款的使用情况及时向社会各界公开说明。

  救命钱对吴花燕来说不愁了,侯志雄却收到了来自医生的噩耗——花燕也许没有治愈的可能。

  吴花燕的基因被送进了检验部门,医生们希望通过基因检测报告和染色体检测报告找到更直接的病因,毕竟只用经济条件不好、生长发育期营养不良这样的表象,很难解释身高、体重、脏器都有明显异常的现实。

  诊断一步步指向了早老综合征(HGPS),这是一种先天性遗传性疾病,目前没有有效的办法治愈这种疾病。

  这种疾病的特点是身体衰老速度比正常衰老过程快5~10倍,患者体内的器官也快速衰老,造成各种生理机能下降。患有这种病症的人通常有独特的外观:身材矮小,体重下降且和身高不成比例,性发育不成熟,皮下脂肪组织减少,下颌比正常人小,脱发呈普遍性。眼呈鸟眼样外形,两脚分开的宽度大,走路时拖着两脚。

  这种罕见病的患者一般只有7到20岁的寿命,大多死于心血管疾病等衰老病,有研究记载,目前全世界只有一名早老综合征患者活到26岁。

  侯志雄不知道怎么把这个情况告诉吴花燕,直到最后一次见面,吴花燕对自己病情的判断依然是需要增加体重,为心脏瓣膜手术做好准备。

  事实上,吴花燕一直用积极的心态为手术治疗做着准备。她把好好吃饭当成必须完成的任务,老师同学去看她时,通常会带上点儿好吃的。

  许多人猜测吴花燕40多斤的体重是不是因为长期生活艰苦,或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患上了厌食症。贵州盛华职业学院调取出的贵州省2017年普通高考学校招生考生体格检查表显示,吴花燕身高137厘米,体重25公斤。

  学校同时调取了吴花燕的校园卡使用情况,消费记录显示,除了部分时间在校园外就餐外,她在学校食堂平均吃饭的花费为早餐2.82元、中餐6.19元、晚餐6.24元,偶尔会吃一顿夜宵。

  侯志雄很心疼,他感觉吴花燕一直努力像健康的同学一样活着,心理装着自己和弟弟的未来,而疾病一直折磨着她,前两年的大学生活里一直硬撑着,不对别人诉苦,直到实在撑不住了才走进医院。

  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个多月里,吴花燕还经历了一场与爱人的生离死别。

  2019年12月2日,她收到了一封特殊信。信中写到:你给我寄的三百二十封信我都收到了,有的是照片,有的事卡片,有的是诗歌,有的是枫叶,有的是银杏叶,有的是你画的画,有的是你写的毛笔字,有的是一支钢笔,每一封都那样独特。

  信中称呼她为燕子的男孩说,这是我第三次给你写信,亲爱的,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亲爱的了……我生病了,查出了癌症晚期,我一直不敢告诉你,9月21日那天你无缘无故和我吵了一架,要和我闹分手时我很开心,因为我想让你忘了我。

  “我看到了新闻报道,说你病了很重很重,当时我好想飞到的身边来看你,我是我不能,我躺在床上动也动不了”男孩说,燕子,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可能去另一个世界了,这是托我同学在我走后发给你的,你要好好活着,配合医生的治疗,你还要照顾弟弟,忘了我吧!爱你三千遍!

  吴花燕把这封信发在了朋友圈,发出这条朋友圈20分钟后,她写下了一句留言:让我好好的哭一场再回复你们。

  没人料到,42天后,2020年1月13日中午,治疗中的吴花燕病情突然严重,呼吸心跳几乎消失,紧急抢救后,住进重症监护室,下午5时20分再次出现心脏骤停,抢救无效不幸离世。

  1月14日,弟弟吴江龙在遗体遗体捐献证明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按照姐姐生前提过的心愿,将遗体捐赠给贵州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人体解剖学教学实验中心,供教学、科研及医疗所用。

  人民日报点评: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爱与善?

  一个鲜活生命的离开,本就让人悲痛难忍。更难过的是,逝者尚未安息,家人还在心痛,这件事就引致关于救助、慈善、爱心等方面的诸多质疑。

  目前,发生在吴花燕身上的“慈善风波”并未完全清晰,相关报道是否片面夸大,吴花燕是否得到及时救助,善款众筹是否合法合规,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为何筹得百万善款才打过去2万,余下的善款怎么处理……面对网上汹汹舆情,这起慈善事件如今真的需要一一细细核查,相关部门也应该认真对待、严肃回应。

  事实上,现在很多人之所以找出以吴花燕名义募捐的平台,并查看善款的流向,以此提出一些疑问、要求给予解释,就是想让以悲为名的生意落空,就是想让消费悲剧的行为停止。“虚假募捐”“消费悲剧”到底有没有发生,在多大程度上发生?

  需要权威部门的深入调查,倘若确有其事,一旦触犯相关法律,必须严惩不贷,以儆效尤。这起事件也警示所有从事公益事业的人们,爱心首要是心正,慈善关键要经得起推敲,不能成为以爱为名的别有用心。

  社会充满了善意,但重要的是,善意需要用对地方、用好力度,才能释放出最大正能量。可惜的是,吴花燕生前曾因媒体对自己的报道而感到不开心,因为有些内容过于偏激、夸大、不真实,以至于她自己承受巨大压力。或许其中有不少良好出发点,希望她能够尽快得到更好救助。

  但是,爱与善都不是盲目的行为,更不能以此来大做文章、肆意包装,乃至忘了“爱心因何出发”。救急于危难,救人于水火,不是比拼“集善排行榜”,而是要有恰到好处的善心、务实可贵的行动、实实在在的效果。

  人们愿意相信善良永存,更愿意看到制度完善。这些年来,慈善与救助事业在中国飞速发展,互联网平台也成了重要渠道。

  很多人通过这一渠道得到救助,也有一些人因此陷入风波,“众筹”成了“乱筹”。但是,慈善是没有围墙隔档的,互联网也是开放的,每一次慈善捐助都会被置于“放大镜”下检视,人们一次次的质疑、追问与讨论,都是在分辨是非真假,也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推动网络慈善的完善、救助事业的进步。

  当然,慈善与救助事业发展的过程,既是制度完善、法律健全的过程,也是慈善教育、爱心普及的过程,“大眼女孩”“冰花男孩”就让人们看到了多元的途径与慈善救助的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善良需要呵护,制度务须健全,社会信任需要在公序良俗的正轨上筑牢。

  吴花燕喜欢写诗。她曾写道,“在贵州最高的屋脊,种上一片深蓝色的海洋;在那里,会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我驶向远方”,充满了对生活的渴望;然而,她写的最后一首诗中有这样一句话,“在这个冬天里我忘记了来年还有一个春天,忘记了桃花开放的样子”。

  她没有等来下一个春天,留给我们太多的遗憾、太沉重的思考。当人们为她惋惜、激烈讨论时,别忘了最初的爱、最初的善,用一个个实际行动修好慈善之船的桨,带上更多人的爱心、载着更多人的希望,驶向那个桃花开放的远方。

  结语

  从整个为吴花燕爱心筹款的过程来看,吴花燕生前及其亲属对各种项目的发起以及资金的去向都充满疑惑。

  微博上@作家陈岚也发出质疑,收了那么多捐款,除了每个项目收 6% 的管理费,真正捐出去的金额又是多少呢?

  吴花燕事件暴露出的,随意定金额问题,是不是也是因为越高的募捐额,有越高的管理费,所以才定了远远超出吴花燕所需的金额?

  可见,9958 的问题是在太多了。

  这也直接引发了公众的质疑:钱都是从哪些平台来,由谁发起,最终用在哪里?关于“钱”的问题,从来都马虎不得,何况是公众的爱心捐款。

  吴花燕生前说过,“如果当初一篇报道也没报出去,那我宁愿选择回家,等待去另一个世界去完成我的梦想,去写我的诗,过着没有悲伤的生活”。

  她曾对媒体透露,今年的愿望是:2020年春节,想添几件家具,和弟弟一起过个好年。

  如今,43斤的吴花燕走了,但是慈善乱象还在。

  侠客岛近期发表评论文章《把“43斤女大学生”的悲情当生意,可耻!》,文章提到:

  真实,是任何报道都需要遵循的底线;对同胞的关心、救助应该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能是编造出来的,否则就会透支社会的善念,磨损你我的良知。

  文章还指出,我们应该从此事中明白两个道理:

  一个就是关心真相,追问真相,不人云亦云。

  否则就会像刀尔登在《中国好人》中说的那样:“道德下降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容易的办法还是把自己从这一负担解脱,让别人来告诉我谁是‘坏人’,我只负责吃掉他。”

  再一个就是,保持善心,不管这世界带来多少伤害。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DF529)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3213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焦点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含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95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