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华泰汽车魔咒

2019年01月25日 11:18
作者:先声
来源: 猎云网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近日,华泰汽车拖欠员工薪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

  华泰汽车员工向媒体发出“求助信”,信中内容显示,自2018年2月以来,华泰汽车集团一直未按《劳动合同》约定的每月20日发薪日正常发薪,公司已经拖欠全体员工1000多人4个月工资。员工称,年关将至,他们陷入断米断粮的绝境,实在没有办法,才向媒体求助。

  实际上,以前也有媒体爆出华泰汽车拖欠员工薪资的消息,但并没有达到如这位员工所说,“拖欠全体员工1000多人。。。。。。4个月薪资”这样严重。

  2019年1月22日,华泰汽车对此回应称,拖欠工资等消息是不实内容,部分因绩效考核不及格被劝退员工的恶意抹黑。

  这一回应有些苍白无力。无风不起浪,华泰汽车正处于多事之秋。

  去年12月,华泰汽车刚做了两次股权变更。变更之后,股东分别为张秀根(华泰汽车创始人,占股99%)和苗小龙(张秀根妻弟,占股1%),张宏亮(张秀根独子)从股东中退出。这是什么信号,暂时还不好定论。

  2019年1月10日,华泰汽车金融因存在董事、高管未经任职资格核准实际履职和库存融资贷款“三查”不尽职共两宗违法行为,被天津银保监局处罚100万元。华泰汽车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张秀根及相关负责人张冬梅被予以警告。

  2019年1月24日上午,猎云网尝试浏览华泰汽车官方网站,发现该网站已无法打开,具体原因不明。

  华泰汽车,这家成立近20年的车企,会在寒冬的洗牌中倒下吗?

  草根发迹

  在创立华泰汽车之前,张秀根所从事的工作,与汽车并无关系。

  张秀根1961年生人,山东籍贯,中专毕业,18岁入伍,22岁退伍回乡。退伍之后,张秀根找几个哥们儿一起搞建筑,一身泥一身汗,不辞辛苦。

  成功者发迹的桥段总是相似的,与碧桂园掌门杨国强一样,张秀根也受到了领导的赏识。1990年,新城乡党委找到张秀根,让他当建筑队的“头儿”。

  当时,建筑队只有6人,固定资产10万元,流动资金2万元;第二年,他们不但在激烈的竞争中活了下来,人员还增加到215名,拥有167万元的固定资产,40万元的流动资金。此后张秀根还拿下了新城乡银河游泳馆和包头宾馆副楼的建设资格。

  张秀根凭着两把刷子,在建筑、房地产等行业的成功经营,为其积累了大量的原始资金。

  1996年,张秀根成立了包头恒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将一个账面流动资金只有2万元的小公司,运作成年产值108亿元的全国优秀乡镇企业。

  华泰汽车的前身是1991年成立的山东荣成汽车改装厂——当时山东省唯一一家拥有整车生产资质的企业,那时,韩国现代正在中国组装“战马”越野车。

  2000年7月,张秀根从一汽集团手中收购山东荣成汽车厂,成立荣成华泰汽车有限公司,并将总部设在北京。

  华泰汽车的故事从这里正式开始。

  从“汽车新贵”到“边缘车企”

  中国不缺跨界造车的故事,但张秀根的恒通集团算是较早吃螃蟹的一个。张秀根开始造车时,吉利李书福的第一辆车刚下线两年,比亚迪王传福还在一心搞电池。

  华泰汽车从一汽集团脱离后,依然有不少一汽人加入华泰汽车,而华泰汽车也继续与原先的老东家现代汽车进行技术合作,生产吉田越野车。

  在当时,华泰汽车的SUV车型一度占据市场份额的10%,位列国内SUV车型前三,华泰汽车生产的SUV一度供不应求。

  鉴于国内SUV市场不断升温以及代理权问题,华泰汽车开始偷偷模仿现代汽车未经授权生产的车型,被发现后,现代极为愤怒。

  经过与现代的紧张谈判,双方于2002年达成合作协议,华泰汽车在吉林延边建立工厂,以总投资11.72亿元拿下现代SUV特拉卡的生产权。

  2003年,华泰汽车特拉卡在山东荣成工厂正式下线。第二年,特拉卡成为市场上增速最快的国产SUV车型,该车还被选为中国维和部队指挥专用车。2005年,华泰汽车与现代达成协议,争取到了圣达菲在华的“准生证”,在韩国现代的品牌背书之下,华泰汽车成为汽车圈的新贵。

  2007年6月,华泰汽车圣达菲由现代标志正式更换为华泰自主车标,华泰汽车的自主研发之路由此开始。

  然而,华泰汽车与韩国现代的甜蜜时光非常短暂。韩国现代转身与北汽“联姻”,华泰汽车被无情抛弃。

  这也是华泰汽车走向堕落的开始。

  不久之后,华泰汽车的新车生产即陷入瓶颈,销量一落千丈。为了掩盖难看的数字,2011年5月,华泰B11车型数据造假,上报中汽协的数据比实际销量高出30余倍。中汽协一怒之下将其数据剔除,并以“0”代替。多年以后,该事件仍被业界提起。

  华泰汽车经常苦恼,为超高的销售目标与苦涩的现实而惆怅。

  2012年-2016年,华泰汽车分别定下了6万辆(卖出3.4万辆)、10万辆(卖出2.88万辆)、16万辆(卖出5.41万辆)、10万辆(卖出7.12万辆)、10万辆(卖出4.34万辆)的销售目标,怎奈无一年完成。

  2017年,华泰汽车时来运转,销量达13.26万辆,突破了10万辆大关。这一成绩又给华泰汽车提振了信心,同年11月,华泰汽车董事长张宏亮提出,2018年销量要达到20万辆。但根据最新的产销数据,2018年华泰汽车累计销售约为12.07万辆,同比下滑9%,仅完成销量目标的60.4%。

  华泰汽车的表现,经常被拿来与吉利汽车等自主品牌相比,无论是品牌美誉度、销售业绩,还是产品实力,都在被其他车企拉开距离,华泰汽车已然沦落为一家“边缘车企”。

  所有惨淡的业绩背后都藏着一个真实的答案。

  地产商、建筑商财大气粗,善于资本运作,又深谙政商关系的平衡之道,通常会低估造车的难度,甚至将造车作为扩大土地版图、吸纳资本的一个手段。

  华泰汽车的骨子里,流淌的仍是造车之前的血液,在建筑、房产、采矿等诸多利润可观的业务中,造车沦为“副业”。

  玩转资本魔方

  2005年,华泰汽车入驻鄂尔多斯的康巴什区,成为鄂尔多斯实施“煤炭资源换产业投资”政策后引入的第一个项目。

  鄂尔多斯的招商力度有目共睹,当时的土地出让的价格仅为6000万元,还为华泰汽车“配套”了两座煤矿。华泰汽车承诺投资150亿元,并承诺2015年产业园完全达产,年产100万台发动机、100万台变速器、100万辆整车,完成工业产值2250亿元以及等额汽车零部件产值。

  十多年过去,华泰汽车工厂地段的土地价格“上涨了8倍不止”,但华泰汽车并未实现当初定下的目标和承诺。

  2016年,康巴什新区启动了新一轮的城市转型和发展战略,产业定位逐步转向旅游和现代服务业,华泰汽车也在拆迁转移之列。由于拆迁赔偿未谈妥,当地政府部门将华泰汽车告上了法庭。但无论如何,华泰汽车这笔生意不亏。

  早在2009年,华泰汽车就已经开始对新能源技术进行研发,并完成了对产品的场景化细分。如今,华泰的燃油车并无起色,张秀根、张洪亮父子只好将新能源汽车作为华泰汽车产品转型的寄托。

  2017年春节前夕,汽车零部件上市公司曙光股份发布公告,称已与华泰汽车达成股权转让协议。曙光股份将向华泰汽车转让21.27%股权,总计超过31亿元,每股转让价格约为23.21元,远高出曙光股份当时市场股价。行业人士认为,这宗收购案件存在猫腻。

  在与华泰汽车“交往”前,曙光集团正与七里港集团打得火热,华泰属于半路“截胡”。

  据媒体报道,华泰汽车“先用高价诱惑曙光终止与七里港合作”,华泰的收购价比市场价高10多亿元,曙光股份于是毁约,选择“卖身”华泰。

  然而,华泰汽车签订协议后,不愿以当时约定价格收购。双方一直未完成股权过户手续,前后经历5次延期过户,还因此两次被上海证券交易所监管质询。这起本该在2017年内完成的收购,拖到了2018年9月才完成。

  华泰汽车看重的是曙光股份的商用车生产资质和新能源商用车生产资质。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审批日趋严格,通过收购,华泰汽车成为拥有双份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自主品牌。

  值得一提的是,华泰汽车品牌成立近二十年的时间,推出的车型数量有限,品牌标识多次更换,频繁换标制约了消费者对其品牌的认知度。然而,比换标更频繁的是换高管。

  铁打的华泰汽车家族,流水的职业经理人。

  无论是总裁还是销售总经理,与张秀根家族的“蜜月期”超过半年者不多见,任职超过三年的已是奇迹。

  职业经理人“离职魔咒”

  据猎云网统计,在华泰汽车成立以来的18年里,至少有14任总裁或总经理级别的高管离职。高管更迭如家常便饭,华泰汽车这个典型的家族企业,成为职业经理人们难以攻克的“山头”。

  华泰汽车的高管中,很多都是汽车圈内知名职业经理人,从张才林、李广凡、高凤有,到徐恒武、童志远、刘志刚,再到侯海靖、王向银等,都无法摆脱离开的魔咒——最长任期不到3年,最短任期甚至不足两个月。

  华泰汽车前常务副总裁侯海靖,原本要在华泰大干一场,与华泰签了十年的任职合同,并对媒体表示至少要干五年,带领华泰“二次创业”,但任职仅8个月即突然离职。侯海靖后来公开表示,华泰汽车高管离职的故事,版本梗概都是一样的,就当一年演一场电影。

  汽车商报曾讲过一个故事。一位前“总裁”发现华泰汽车人员流动太大,为了鼓励员工的积极性,便建议张秀根通过节省成本,拿出一部分钱来奖励员工,但是后来华泰的管理层并没有通过他的建议。

  “当时员工们等着发钱,但人力资源递交上去的方案又不能被通过,而我因为跟张秀根叫板,他也开始对我有些不满意,没办法,我只能辞职。”这位“总裁”表示。

  华泰汽车家族放权不够,导致作为下属的总裁感到“被极度控制,放不开手脚”。

  张秀根曾与高管当面表示,自己经营资本多年,华泰汽车是北京银行第四大股东、锦州银行第七大股东,深知实体汽车业对于公司股价的重要性,并表示他已经在反思过往的用人与管理问题。

  但对职业经理人的不信任感始终萦绕在张秀根、张宏亮父子心头,华泰汽车仍未能建立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家族式的管理仍是铁板一块。

  虽然华泰汽车的总裁职位充满一定的“危险性”,但还是有英雄前仆后继。

  华泰汽车前总裁王向银2016年11月入职华泰汽车,同样准备大干一场,他还制定了一份“四年三步走”战略:到2020年,全面实现50万辆的销售目标,华泰汽车集团将成为国内主流的自主汽车品牌及国内领先的新能源汽车自主品牌。

  怎奈王向银与张秀根的“蜜月期”同样未能超过半年,入职刚满一年之时,王宣布去职华泰。

  华泰汽车向边缘车企的滑落,与其频繁的高管变动不无关系,但最终买单的还是张秀根、张宏亮家族。华泰用人策略的反复性也折射了企业对发展方向的迷茫无措。

  2017年,华泰汽车创始人张秀根、张宏亮父子,以120亿元的身家位列汽车富豪榜第6名。目前,集团直接或间接控股的公司大大小小有20余家,拥有煤矿、房地产等众多资产。2019年,汽车行业的洗牌会更加深入,这次被洗的会是华泰汽车吗?

(文章来源:猎云网)

(责任编辑:DF120)

已有7人评论, 共12832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要闻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